,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陈青川也抱着她,见她如此粘人,他笑着问:“很无聊?”

  她用力点头,委屈巴巴的看着她。

  陈青川抱着她亲了亲。

  而这时小霸王忽然醒了,从床上翻了起来,坐在那望着抱着妈妈的爸爸。

  许开颜生怕陈青川去抱儿子,她更加用力的抱着他,怒视着床上圆滚滚的冬瓜。

  冬瓜揉了揉眼睛,便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到陈青川面前,也委屈巴巴的看着他们两人。

  许开颜一脸嫌弃说:“你起来干嘛,你去床上睡好。”

  冬瓜望着陈青川:“爸爸,抱。”

  他朝陈青川伸着手。

  许开颜急死了,挡在陈青川面前,整个人缠着陈青川,怎么都不肯让他去抱儿子。

  陈青川望着两人争宠,他很是无奈的搂着怀中的人,对儿子说:“妈妈也是宝宝,陈裕你长大了,应该上床自己睡。”

  许开颜很认同这句话,立马在一旁用力点头,老得意了,她说:“就是!”

  小冬瓜陈裕却哭着说:“爸爸,我今年才两岁。”

  许开颜霸占着老公,她说:“两岁了又怎么样,以后你去抱你媳妇,你爸爸是我的。”

  小冬瓜越发委屈了,他就要来拨开还抱着许开颜的陈青川。

  许开颜生怕陈青川会把他放下来,去抱儿子,手便死缠着他,腿还缠着他腰,整个人挂在她身上。

  陈青川抱着妻子,对冬瓜说:“先抱妈妈睡,陈裕,去一旁坐好。”

  陈裕又来拽许开颜,让妈妈抱,知道爸爸不理他了,许开颜用手推着他抓着她裙子的手说:“你走开,你去跟奶奶睡。”

  陈裕委屈巴巴的哭着说:“不要,我要跟爸爸妈妈睡。”

  许开颜趴在陈青川肩头,哼了一声,不理他。

  陈青川是完全拿这两人没办法了,他抱着怀中的大宝贝去床上,陈裕像条跟屁虫一般,跟在他们身后,跟到了床边。

  陈青川又只能将他从床下抱起,抱床上,陈青川还没洗漱完,所以对陈裕说:“跟妈妈乖乖躺好,不准动哦。”

  家里也就只有陈青川才能制住陈裕这个小魔王。

  他乖乖点头,躺在许开颜身边。

  陈青川望着娘两,他便笑着去换衣服,接着去外头洗漱,等回来后,陈裕和妈妈开颜早就做好了蓄势待发,抢陈青川怀中位置的打算。

  陈青川在那躺着,母子两在那争着。

  毫无疑问陈裕争输了,爸爸的怀抱被妈妈抢了去,陈裕又在一旁摸着眼泪大哭。

  这哭声引来了陈母,在外头敲门问:“青川,怎么回事,陈裕怎么老是哭。”

  许开颜脑袋在陈青川怀中缩了缩,有点心虚。

  陈裕这个时候隔着门跟奶奶告状说:“奶奶!妈妈不让爸爸抱我!”

  陈母在外头一听,当即便说:“开颜!你多大了,你怎么还总是让自己儿子哭啊,小孩子要爸爸很正常,你可不能每天都这样弄哭他。”

  陈青川立马回了句:“妈,没事,陈裕闹困,您早点休息吧。”

  许开颜大约是由着陈母这通说,才在陈青川怀中移了点位置,让了些出来给陈裕,陈裕这才善罢甘休,主动爬进她空出来的位置,也一起趴在陈青川怀中。

  陈青川笑着望着母子两如此。

  之后等陈母一走,陈青川虽然抱着陈裕,却问着怀里的妻子:“今天应该没跟陈麟吵吧,嗯?”

  许开颜乖乖的窝在他怀里说:“没有,我才懒得跟她吵呢,反正都怪陈裕啦,非得去扯她昨天刚栽的橘子树。”

  陈裕恹恹的趴着,见爸爸在温柔的跟妈妈说话,完全没注意到他,他便不再自讨没趣。

  陈青川拨开她额前的头发,他笑着,语气带着夸奖:“是吗?看来这些天我不在,还是妈妈更乖些。”

  这个时候陈裕又开始作祟了,不断伸手去靠近许开颜,想分点目光在自己身上,许开颜将身边的小胖子推开,视线依旧落在陈青川身上,一脸的等待被夸奖的模样说:“那是当然,陈裕天天在家里闯祸,他可不听话了!”

  陈裕没想到妈妈居然开始告他状了,他哭着说:“胡说!妈妈!你明明今天白天才跟姑姑吵了,你跟爸爸撒谎!”

  许开颜搂着陈青川,瞪着他说:“谁说谎了,我没有!陈裕,你撒谎让你爸爸好好教育你!”

  陈青川为了防止母子两又吵起来,忙说:“行了,陈裕也很乖,奶奶同我说了,陈裕比妈妈更乖。”

  陈裕这才罢休。

  在一旁老实躺着了。

  之后,许开颜脑袋窝在陈青川颈脖处,和他说着悄悄话。

  陈青川笑着听着。

  陈裕羡慕嫉妒的很,可是他又能够怎么办,只能自己一个人在默默发呆着。

  没一会他睡了过去。

  等他睡过去,陈青川将陈裕轻轻放在最里头,替他盖好被子后,忽然翻身将那同他撒娇作弄的小娇娇压在身下,吻了上去。

  许开颜玩闹似的同他闪躲着。

  可是闪躲没多久,便被陈青川抓住,扣在身下深吻着,他小声教育说:“你是当妈妈的,不能这么霸道知道吗?”

  许开颜哭着说:“可是你是我一个人的啊,你只能喜欢我。”

  陈青川吻着她耳垂,在她耳边小声说:“我当然只喜欢你,不会喜欢别人。”

  他进入她身体。

  许开颜闷哼了一声,抱紧他。

  他在她耳边哑声说:“我和儿子都是你的。”

  第二天早上,陈裕醒来,人是在奶奶房间。

  他忧愁的很,被奶奶从床上抱起便去了前厅吃饭,吃完饭,他时刻盯着爸妈的房间,里头还没动静,爸爸也还没醒。

  他坐在门口的阶级上,小胖手撑着脑袋,望着前方沉思着。

  昨天晚上他好像听到妈妈在哭。

  还没弄明白她怎么哭了,早上醒来,人便到了奶奶房间。

  难道昨晚爸爸和妈妈吵架了?

  可是只有妈妈跟爸爸吵,爸爸从来不会同妈妈吵的。

  这个时候,有个小男孩跌跌撞撞跑进他家地坪扯他姑姑种的橘子树,他立马起身冲过去,对那小孩凶巴巴的说:“那是我姑姑栽的,你不能扯!明年要结果子的!”

  小男孩在那推着陈裕说:“胡说!它长不出果子!我偏要扯!”

  两个小屁孩,竟然为了果树大打出手,吵起来了,陈麟一出来见自己侄子被人欺负,便冲上去帮忙!

  而听到外头吵闹,起床的陈青川,朝前方看去,正看到陈麟带着陈裕在跟一个四岁大的小男孩撕打吵架,当即皱眉,走了过去,沉声唤了句:“陈裕。”

  陈裕回头看去,看到爸爸起了,便同陈青川告状:“爸爸!他扯我家的橘子树!”

  这小东西,还一点也不马虎,顺手还推了一下比他大的小男孩。

  那小男孩坐在地下,哇哇便大哭。

  陈麟生怕那孩子还手,忙将侄子护在身后说:“你哭什么哭,谁让你来我家的。”

  陈青川走到陈麟,将儿子从陈麟身后一扯,他对儿子沉着脸问:“刚才谁允许你推人了?”

  陈麟见陈青川要教训侄子,忙说:“哥,是这个小孩来我家惹事在——”

  陈青川瞪了她一眼,陈麟便闭了嘴。

  陈青川看向陈裕再次说了句:“去,把哥哥扶起来。”

  陈裕不肯,望着陈青川。

  陈青川脸色有些冷,他说:“别让我说第二遍。”

  陈裕其实是怕他的,有时候爸爸比妈妈更凶,妈妈虽然也凶他,可都不是这样的凶。

  他抽泣了两声,也打算哭,可谁知,陈青川并不理会他,只是冷冷看着他。

  陈裕没办法,便抹着眼泪朝小男孩走去,把他从地下扶了起来。

  陈青川站在那看着,问:“之后怎么办。”

  陈裕对那小男孩哭着说:“哥哥,对不起。”

  小男孩见大人都站在那,可能也有些怯场了,忙说了句:“没关系!”拔腿就跑。

  之后陈裕看着爸爸,陈青川才牵住他手说:“以后不许你再动手推人了,不然爸爸会生气。”

  他将陈裕抱在怀里。

  陈裕自然是知道错了,便点头说:“陈裕知道了。”

  陈青川抱着他朝大厅走去,陈裕问他:“爸爸,妈妈呢?”

  陈青川说:“妈妈还在休息。”

  陈裕又问:“妈妈什么时候起?”

  “让妈妈再睡会。”

  陈裕又问:“爸爸,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欺负妈妈了。”

  陈青川看向陈裕。

  他说:“我听到妈妈哭了!”

  他一脸严肃说:“你是男子汉,可不能欺负妈妈!”

  陈青川笑了,他推着他脑袋说:“行了,不要出去胡说。”

  便抱着孩子进屋洗漱,准备用早餐。

  陈青川在,几乎才能镇住这小魔王。

  而许开颜醒来后,来到大厅,见陈青川正在喂着陈裕早餐,她有点不太开心,不过因着昨天晚上陈青川的教育,她才稍微有点为人母的责任,便走了过去开始关心起陈裕:“包子好吃吗?小冬瓜?”

  陈裕愤怒的说:“我不叫小冬瓜!妈妈!”

  陈裕张嘴又要哭,许开颜看了陈青川一眼,她立马求饶说:“啊啊啊,妈妈说错话了,你别哭。”

  陈青川见他又开始撒泼,冷不丁的说了句:“闭嘴,陈裕。”

  他嘴巴像是瞬间贴上封条,立马闭上,脸上还挂着豆大的眼泪,看着陈青川。

  许开颜朝陈裕吐着舌头:“略略略。”

  陈裕更气了。

  陈青川将她拉到身边坐好,对她说:“你是妈妈要以身作则,昨天晚上答应我的事情都忘记了吗?”

  许开颜老老实实坐下,不再逗着陈裕。

  这时许母许父都出来了,一家人便坐在那热热闹闹吃着早餐。

  外头太阳暖洋洋挂在微蓝的天边,夏天的风拂过大门口那棵翠绿的老树。

  

章节目录

你是澎湃的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旧月安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旧月安好并收藏你是澎湃的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