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知晓作品 天才魔妃我要了 天才魔妃我要了 第三卷君无恨 420 大结局 一

怨灵们一登场,海蓝、君无恨和阿宝飞身离开,把主神们交给怨灵去对付,里亚有对付他们的法子,他们既然也有对付主神的办法。

成亲前,海蓝和君无恨就知道,里亚定会在成亲之日掀起决战,阻止他们成亲,主神们是里亚的杀手锏,定会用来对付她和君无恨。

里亚也知道,怨灵们不能在白天出没,定然会在白天发起决战,试图在黑夜之前把他们灭掉。她一说这烦恼,君无恨也说出诛神剑的禁忌解放,海蓝心中也有了主意。

上百名地狱深渊的怨灵,力量是极其恐怖的,十余人一队进行围攻,主神们也不慌乱,里亚似已说过地狱怨灵一事,他们应付得不慌不忙。

“晴天!”里亚喊了晴天一声,她侧眸,那白衣胜雪的男子目光冷锐,阿宝顿感不妙,慌忙飞身阻在晴天面前,君无恨和海蓝不明为何,心中诧异。

晴天目光平静,握紧了拳头,阿宝沉声道:“晴天,你真要和我为敌吗?”

时空女神晴天,拥有颠倒日夜的能力,她能在一定空间,一定时限内逆转时间,黑夜变成白天,这是里亚对付怨灵的杀手锏。

阿宝也有这一项能力,但不如晴天。

他们一旦动起手,阿宝抵不过晴天,且只要白日一出现,怨灵就消失,海蓝召唤还需时间,一来一往,主神一定占有优势。

“晴天,动手!”里亚再一次命令,心中已有不悦,这是晴天答应他的,对付怨灵这一环节上,里亚缺少不了晴天,主神中,有两人和晴天感情极好,亲如兄妹,她自不会坐视不理。

她早就秘密答应里亚,她会出手,但仅限于此,且里亚也要答应她,不动阿宝,两人达成交易,一拍即合,晴天抿唇,目光直直看着阿宝。

“如果今天我定要动手呢?”晴天问,混战离他们远去,这一场小小的空间,只剩下他们二人,晴天脸色平静如水。

阿宝凝着她,沉声道:“晴天,若是今天魔界有难,我以死酬知己。”

晴天脸色哀伤,若他说杀了她,或许还会让她舒服一些,可他说以死酬自己,她心如刀割,完全乱了步调,阿宝在逼她。

“罗诺。”晴天唤着他的名字,伤痛一笑,略带几分不甘,“我和你之间,真是不公平,你是我最重要的一切,而我却是你随意可以抛弃的人。以前,你不信我,质疑我,如今又逼我,从不曾想,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何,算了,是我犯贱,和你无关。”

晴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那哀伤的语气让人觉得心疼,金日想安抚她几句,阿宝红艳如火的长发在半空中轻轻拂动,眼睑微垂,喃喃道:“你说反了吧,我才是你随意抛弃的人。”

晴天于他,意义就如海蓝于君无恨,同等重要,这五百年他对她若即若离,理智上告诉自己要远离她,可总是心口不一。

他怕自己又陷得深了,不可自拔,等再被她伤害时,体无完肤,可怎么办呢?即便是如此,他又是陷阱去了,她却又要刀剑相向,他情何以堪?

阿宝心绪起伏,晴天早就默念咒语,骤然厉喝一声,海蓝和君无恨暗道不好,阿宝第三只眼睛睁开,正要动手,却见晴天身影纵起,宝剑冷指长空,一道黑暗的光芒骤然劈下,神魔两界全部化成黑暗。

君无恨的黑暗吞噬,毕竟吞噬的空间有限,出了整个空间,怨灵便不能和主神动手,可如今,晴天的时间法术把两界的白天都转成黑夜。

只要在两界内作战,怨灵可以畅通无阻。

魔界诸人大为讶异,主神们大惊,分神之际有一人被怨灵击中,差点被吞噬,阿宝没想到,晴天竟然会帮助他们。

这么大空间的时间逆转,晴天的力量极差,阿宝眉心一凝,一想起刚刚她的笑容,心中如被人用铁棍搅动,这傻瓜,怎么不说?

里亚大怒,指尖射出一道白光,只朝晴天心口射去,阿宝红火的长发一甩,瞬间拉长,长发迅速卷住晴天往身边带,避开里亚的攻击。

随着头发卷动,阿宝再一次松开,紧紧地接住那娇小的身影,“对不起。”

半空中,一处在大战,另一处,却是柔情脉脉,所有的误会,猜忌都消失,这一次,彼此的手再没放开过,紧紧地握住。

阿宝心中有了决定,若这一次能战胜了,这女子他是要定了。

晴天冷哼一声,倒也不再说什么。

她不是笨蛋,主神回归参与作战,里亚一直封锁消息,若是他透露给阿宝听,魔界一定会大有准备,里亚届时又不知道会想出什么招数应付,她索性就不说,且答应了里亚,只要不伤害阿宝,她会用她的时间法术对付怨灵,故意让里亚放松警惕。

大战之时,她本就不打算和魔界的人动手,更不会对付怨灵。

神魔力量悬殊,她若真为阿宝好,就该让这些怨灵相帮,虽然这样很对不起神界,对不起她的兄弟姐妹,可她实在不愿意见阿宝伤心难过。

里亚信了她,是她戏演得好,且她没有告诉阿宝,里亚也信了她的借口。

这时候反击,无疑是扇里亚一巴掌。

里亚大怒,海蓝和君无恨相视一笑,这对冤家总算雨过天晴了,她本来还担心晴天会做出什么伤害阿宝的事情,这一下总算放心了。

有了怨灵们的加入,战事扭转了局面,里亚目光一沉,一挥手,出了问天,身后的上位神,下位神倾巢而出,扑向海蓝和君无恨他们。

君无恨长剑一指,墨轩也领着魔王们迎战,问天目光一沉,看着那抹和男子一般挺俊,却略显得单薄的身影,心绪起伏。

墨轩,小心啊。

大战到了此时,已陷入了白热化的阶段,除了里亚、君无恨、海蓝等人,几乎都投入了作战。

狂风咆哮,草木含悲。

大地已血流成河,百里伏尸。

神兵和魔军并非不死之躯,大战一爆发,刀剑无眼,最残酷的就是他们,大军如潮水一般涌上,倒下一批,又扑上一批,前仆后继,各种技能释放,光晕缭绕,这些看似绚丽的技能袭击下,死伤无数。

君无恨骤然飞身而起,朝神兵释放了一个群攻技能,把最主力一部分神兵打得落花流水,诛神剑见了血,战役狂飙,巅峰释放出来的技能强了一倍,死伤无数。

昏暗的天地,血腥扑面,喊杀声震天,这是一场事关三界势力重新洗牌的决战。

里亚自不允许君无恨再出手,飞身立在他面前,冷然一笑,“君无恨,你我的恩怨延续了一千多年,今天总算能有一个了结,你的魔界,海蓝,我统统都要。”

如玉般的男人声音阴鸷,带着几分戾气,再雪白的衣裳也掩不住眸底的欲望和执念。海蓝心中殇痛,苦楚,昔日的青梅竹马已被野心和欲望所吞噬,再也挽不回了。

“里亚,为了你自己的私心,你陷多少生灵不顾?执掌三界真的如此重要吗?重要到你枉顾创世神的责任,视生命为草芥。为了自己的私心,你残害了多少生灵。这不是你和我的恩怨,是你的野心所造成,是你的贪念太大,铸成这场悲剧。你已经颠覆墨魔界一次,我决不允许你再残害我的兄弟手足,只要有我君无恨在一刻钟,我都不允许你踏足魔界一步。里亚,你枉为创世神。”

君无恨黑袍猎猎,金发飘扬,目光坚定。金发蓝眸,长身如玉,他本是芝兰玉树的绝色男子,此刻却如一名远古战神。内敛的霸气锋利外露,睥睨天下,他何尝没有称霸三界之心,可他心中更有一把尺,不愿意挑起三界之战,维持了千万年来的和平。四周的技能不断地释放,各种光彩在黑暗中掠过,时有爆炸之声,时有惨叫之声,那男子就站着这样的光晕和声音中,以强硬的姿态守护着他的家园,他的道义,他的肩膀仿佛撑起了整一片天地。

高大,英武,顶天立地的魔祖君无恨。

这是她的丈夫。

她的男人。

海蓝为他震撼,为他骄傲,正如君无恨所说,他为她的骄傲,她也为他骄傲。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看谁能笑到最后。”里亚声音沉冷,他唇角素来美好的微笑也变了味道,玲珑飞身而来。

诛神剑鸣叫叫嚣,战意浓烈。

两人正要动手,突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主神和怨灵们交战的上空,那人一身黑袍,银发银发,他一出现,十二大魔灵也紧随其后。

冥王和十二大魔灵到了。

海蓝微微眯着眼睛,里亚唇角勾起一抹胜利的冷笑,“你总算来了。”

君无恨一听就知道不好,冥王黑袍舞动,倨傲霸气,君临天下,一挥手,十二大魔灵也加入战争,他们的主兵器赫然挥向墨轩等人。

君无恨沉喝一声,“慕白!”

冥王充耳不闻,冥王之杖在手,音色清冷如月,“冥王权杖,灵魂解放——六道轮回!”

他的技能朝怨灵们释放,海蓝心中大惊,里亚轻声道:“海蓝,你以为你的怨灵真是天下无敌么?你错了,他们再强大,也是冥界中的生灵,既然是冥界中的生灵,冥王就有办法对付他们。”

“卑鄙!”海蓝大喝一声,想要解救已来不及,冥王权杖释放出一道巨大的黑色光牢,这是把六道结合到力量中的技能,具有很强大的吞噬力量,怨灵们本来就是冥界的生灵,六道轮回对他们拥有更强烈的攻击能力,怨灵是杀不死的。

可怨灵却被冥王的技能封锁在六道中,除了他,谁也无法释放出来。

海蓝大惊,此时里亚的玲珑已灵魂解放,越是危急,君无恨越是冷静,沉喝一声,“诛神剑!”

鸣叫的诛神剑飞到他手中,海蓝也顾不上冥王,轩辕剑出手,擒贼先擒王,若是杀了里亚,这一切就结束了,她不知道里亚和冥王交换了什么条件,可若他知道踏月的存在,他会后悔的。

“玲珑,灵魂解放——创世悲歌。”

“诛神剑,灵魂解放——百花月落。”

“轩辕剑,灵魂解放——万世圣剑。”

所有人都停止了作战,目光担忧地看着他们三人,如今学会了灵魂解放的人,本就没有几人,三人的灵魂解放,那是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战。

光影缭绕中,君无恨和海蓝相视一眼,默契十足,轩辕剑和诛神剑相互嘶鸣,吼叫,声音震天,这是一种可怖的力量。

技能还没释放出来,墨轩和问天等人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迫力。

君无恨的灵魂解放出来的白月花有两种颜色,白色的白月花和黑色的白月花,黑色比白色的攻击力要大,诛神剑率先解放,黑色的白月花在天地间缭绕,轩辕剑的技能也释放出来,万世圣剑,剑光笔直射向里亚。

里亚的唇角勾起淡淡的笑意,冥王抿唇,目光冷静到了极点,白月花卷动形成长龙缭绕攻击,配合海蓝的圣剑,两股黑暗力量袭击里亚,把他整个人都团绕住了。

黑暗包裹中的里亚,似是被搅成碎片,巨大的黑色圆球在他身边缭绕,疯狂卷动,里亚轻轻一笑,“玲珑,去吧,让他们看看你真正的实力。”

膨的一声巨响,一道微弱的白色光芒穿透疯狂滚动的黑球,爆裂出巨大的声音,仿佛是黎明前的一道光线,射穿了黑暗。

众人暗道不好,海蓝和君无恨脸色大变,双双飞起,再一次释放灵魂解放,骤然白色的光芒大盛,强猛地撕开缭绕在身边黑球。

突然,两道光箭从黑色的圆球中射出,间接着,里亚的力量和他们两人的力量剧烈冲撞,爆裂开了,君无恨和海蓝被这股力量反扑,又被光箭射中,身子飞了出去。

两人齐齐把以宝剑稳住自己的身影,徒一站定,吐出一口鲜血,海蓝的五脏六腑仿佛搅动起来,疼痛似乎要把身体炸开了。

“魔祖,魔后……”

魔界的人扑上来,君无恨擦去唇角的鲜血,让他们别过来,天地间瞬间黑暗起来,他的身影也在摇晃,可第一担忧的却是海蓝。

“我没事!”海蓝喘气,勉强极了,音色都弱了。

里亚的力量太过霸道了,她竟然没有接住,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的力量怎么会突然强盛这么多?

冥王清冷的音色传来,“放弃吧,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冥王,你会后悔的。”海蓝咬牙,冥王目光清冷,无畏无惧,他劈手指着里亚,道:“你们看那边。”

黑暗中,光影褪去。

穿着金色盔甲的里亚威仪走出,众人大惊,这是一副很奇特的盔甲,和玲珑一个颜色,盔甲后面还长了一对金色的翅膀。

他本生得俊美不凡,这一身盔甲穿上去,更显得威仪,俊美,宛若战神。

海蓝和君无恨大惊,这是什么情况?

他的身边已不见玲珑。

海蓝和君无恨都是聪敏之人,一看就明白,主兵器和主人合二为一了,怪不得里亚的力量突然强猛起来,神界诸人也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招数?”

“灵魂解放第二式。”冥王淡淡道,他到莫愁海下修炼第二式,但凡第一式到了巅峰就能修炼第二式,主兵器和主人合二为一,这是天地间最厉害的灵魂解放。

里亚练成了。

“你们输了。”里亚淡淡道,手心一转,小小的玲珑塔浮现在手心下,“去死吧!”

玲珑塔以泰山压顶的气势朝他们压过来,墨轩等人匆忙上来要抵住,有两道人影比他们更快,审判者和店长当在海蓝和君无恨面前,一把紫剑和黑色囚牢同时释放而出,勉强挡出里亚的创世悲歌。

“审判者,店长……”海蓝错愕,他们怎么来了?冥王目光微微一暗,不悔和踏月也出现在他们身边,冥王神色一凝,瞬间痴傻。

不悔……

“你们也来了,来了又如何,如今三界之内,谁是我对手?”里亚轻轻一笑,“开阳,伏天,你们来了也没用,不过来送死。”

不悔目光一冷,问天和墨轩顾不上忌讳,纷纷到她身边来,墨轩道:“不悔,你的身子怎么来了?”

“娘,没事。”不悔轻声到,目光掠过冥王,很快却移开了,冥王目光一暗,不悔玉臂一伸,“星移。”

一把弯刀出现在她手心,海蓝蹙眉,“不悔,你要做什么?你根本就……”

不悔轻轻一笑,飞身而起,踏月沉喝,“无双杖。”

话音刚落,海蓝空间戒指中的无双之杖浮现在踏月手中,且瞬间变了模样,一道金光拂过,无双之杖上的八级魔核脱落,另外一颗黑色的宝石取而代之,踏月飞身而起,紧随不悔身后。

“你一直想我死,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不悔笑道。

冥王眼睛圆睁,瞬间飞身而去,拦住不悔,直往他怀里带,“你来这里做什么?跟我走,离开这里。”

“我的亲人都在这里,我岂会离开。”不悔拂开冥王,弯刀举起,劈下里亚,从未有人见过不悔动手,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神魔之后具有什么力量,没有人知道。

里亚轻轻一笑,随意一招巅峰解放射向不悔,踏月冷笑,“无双杖,巅峰解放。”

无双之杖的巅峰解放取代不悔的弯刀,奇迹般的挡住里亚的巅峰解放,他目光一眯,“你是哪位?”

真是奇迹,不悔若能裆下,他尚不觉得讶异,毕竟不悔是神魔之后,力量是三界中潜力最高的,又没有人见过她动手,不知她有什么力量。

可这位女子又是谁?

踏月笑眯眯道:“你临时前那一刻,姑娘会告诉你。”

里亚大怒,灵魂解放第二式射出,踏月灵敏往后退,不悔迎上,冥王大惊,不悔沉声道:“斗转星移。”

她的弯刀伸长几十米,竟然吸收了里亚的力量,里亚大惊,三界之内从未有过这样奇怪的力量,吸收后,不悔冷然一笑,正要反击回去,身子一顿,头痛欲裂,审判者欺身而上,果然是不行。

不悔的确拥有可怕的力量,可她释放不出来,根本不能作战,就因为她的灵魂问题,一接触得到这种强大的力量就会把她的灵魂打散。

审判者和店长都不愿意她来尝试,可眼看着海蓝和君无恨被里亚打败,不悔岂能坐视不理,她想试一试,哪怕是能发出一招也好。

可惜,还是不行。

这副身子不能作战。

“娘……”

冥王惊呆,里亚哈哈大笑,长发扬起,俊逸的脸因得意而扭曲,踏月的力量弱于不悔,店长又受了重伤,勉强顶住那一招已耗费不少力量。

里亚突然向不悔出手,海蓝急喝,“冥王,你老婆孩子都要死了,你傻站着做什么?”

其实,根本无需海蓝出声,里亚向不悔出手已犯了冥王大忌,他的身子已挡在不悔面前,灵魂解放,散去里亚大部分力量,在踏月的掩护下退到海蓝和君无恨身边。

“第二式你没学会?”不悔惊讶地问冥王,她敢这么赌一赌,其中赌的就是冥王也学会了第二式,冥王目光凝着她,那么短的时间内,他的第二式才刚摸着窍门,根本就不能释放出该有的威力。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你来这里做什么,快回去,神魔大战不关你们的事情,伏天,你就允许她到这种地方来?”冥王愠怒。

审判者冷哼,他没试着阻滞不悔吗?“她的爹娘都在这里,还要刀剑相向,她会坐得住,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心狠?”

“你没资格说我。”冥王急喝。

不悔轻斥,“够了,别吵了。”

两人同时闭嘴,海蓝和君无恨相视一眼,里亚疯狂大笑,“慕白,你这是要选择和他们一起死?”

两人同时闭嘴,海蓝和君无恨相视一眼,里亚疯狂大笑,“慕白,你这是要选择和他们一起死?”

冥王似乎没听到里亚说什么,指着踏月问不悔,“她是谁?”

不悔愣然,君无恨沉声道:“够了,暂时别理会这些问题,想着怎么对付目前的情况,和我们几个人之力,能不能制得住里亚?”

第二式,君无恨也没有学会,他第一式还没到巅峰,海蓝想起审判者在地狱深渊教她的第二式样,她是学会了,但发挥不出来。

因为她的魂魄不足……如果魂魄能回到她身上,或许……

可若是这样,不悔就……

章节目录

天才魔妃我要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安知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晓并收藏天才魔妃我要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