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寻,为何到了现在没有子嗣?”凤青音突然开口, 差一点没有让凤千寻刚把刚喝进嘴里的水给喷出来。

“皇叔,千寻还小。” 他硬着头皮说道。

“是吗?恩。 ”凤青音反问,明明是很轻的声音,可是却是让凤千寻有些头发发麻了。

“千寻,手伸出来。”凤青音抬头,吩吩了一声,而凤千寻的脸有些黑了,“皇叔,千寻的身体很好,十分的正常,至于子嗣,随时都可以,”他说了一大堆,最后还是将手伸了出去。

给别人知道了他皇叔怀疑他那方面有问题,他还不给人笑掉了大牙。

凤青音将两指按在了凤千寻的手碗上,细细的把着脉,而凤千寻的脸上则是落下了道道黑线,他u正襟危坐,就如同受罚的孩子一样。

终于,凤青音移开手,“以后**不要那般频繁,沉迷于女色不是长久之际,我会再配几味药给你。”凤青音轻撩一下衣服说道,为人医者,向来实话实话,可是说却的凤千寻脸又羞又愧。

自己的**被人这样讨论,说实话,就算不是皇帝而是平民百性,那也是很没有面子的,可是,在凤青音面前,他不要说面子,里子都要给。他是谁,他是凤青音,他从小最敬最怕的皇叔。

“对了,皇叔,为何不见药药出谷,我记的她现在应该是有十六岁了,成年了, 也应该找一门好的亲事的, 我这里有几位很不错的,皇叔不防考虑一下?”他连忙的叉开话题, 不想让凤青音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 ,不然以后传出去,他就要捂着脸见人了。

而他的话刚一落下,却是感觉书房里的气息冷了很多。而他不由的打了一下冷战,再度认真看时,才发现,这股冷气不是别的,正是凤青音发出来的。

而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又是说错了什么话了。

“你在打药药的主意??凤青音微眯起双眼,语气清冷的不带温度,让凤千寻不由的惊起了一身的冷汗。

“皇叔,千寻不敢,药药是您最疼爱的徒弟,如果您不愿意, 没人敢的,”凤千寻连忙解释,只是这笑在凤青音的面前,却是难受了很多。

皇叔,可以不这样看他吗。他这小心脏承受不了啊。

凤青音终于是收回了自己的眼神,端起桌边的杯子,低沉间, 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皇叔,药药最近好吗?我有很久没有见她了。”

他刚开口。凤青音却是猛然的抬头号,正好看进他的瞳里。

他连忙的闭上嘴,后半句说什么也无法崩出半个字来。他又不是白痴, 这种红果果的警告,他还是看的明白的,只是, 凤千寻有些奇怪了,为何皇叔不喜欢别人提药药,莫不是凤音谷里发生了什么事,是他所不知道的。

而他难以控制这种好奇心,准备改天找白轩问一下,应该可以问出什么来的。

他又是偷瞄了一眼凤青音,他端坐于桌前,长长的睫毛敛下,皮肤白皙无尘,一双手的手指也是幽自若,让人不由的想要爱慕。皇叔,还是长的这般祸国殃民啊……

看了皇叔这张脸,这宫中的女子果然都成了庸脂俗粉了,而他想要知道,那个安如云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是否可以配的上他的这位貌似天仙的……皇叔。

凤青音安静喝完了一杯茶,书房间到处都是龙诞香的味道,清清的淡淡的,可是不知为何,却是压不过凤青音身上的莲香,让一边坐着的凤千寻不断的暗付,这皇叔的功用还真的大,不但可以用来欣赏,还要以用来熏屋子,不知道能省多少钱。

一道不悦的视线描向他,他连忙的低下头,一幅乖乖的样子 ,唉,当了十五年的皇帝了,也只有在这个皇叔的面前,他有时才会像一个孩子。

“皇叔,何时回去?”

“怎么,赶我?”凤青音两指拿着茶杯,将茶叶向一边拔去,清清淡淡的问着略显尴尬的凤千寻。

“皇叔,你真误会皇侄了,皇侄还八不得皇叔天天在宫里,”凤千寻抹了一下头上的冷汗,这一惊一诈的,这皇叔,比起那些固执的大臣还要难以对付。

“哼。”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淡然,他一连喝了半杯茶才是放下手中的茶杯。

他站起来,清绝的白色落在脚边,身上竟无半分折皱,这衣料是上好的雪花锦,一名上好的绣娘,一年也就能织了那么几尺来,不仅冬暖夏凉,而且穿在身上极为的舒适,柔软的如同无物一般,而这一件衣服,也是值不少钱了。 凤行寻不由的多看了一眼,据说药药从小就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尤其是金子,她可是从他这里拿走不少了,皇叔这件衣服,八成也是药药做的吧。 他看的极羡慕,为何他就找不到一个做菜极好,女红极好,还会洗衣服逗人开心的妃子呢。

“千寻,记住我的话,”凤青音打断的凤千寻心中的思索,迈开脚步向外面走去。

“皇叔,你这是要去哪里?”风千寻连忙站起问道。

“回谷,”凤青音停步,无悲无喜的眼眸中,也未见多少情绪。

凤千寻的头上黑线道道,他刚刚还要问他何时要回去,原来,他的意思就是现在,早知道还不如不问了,还可以多见皇叔一时,这次回去,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来。

这皇位坐的寂寞啊 。

“皇叔,放心,千寻会尽快指婚的,联姻之事,千寻也定放在心上,”凤行寻保证着,向来只有他求凤青音,难得凤青音这一次给他一些事,他定然会做的漂漂亮亮的,不会辜负他老人家,对他的期望的。

只是,他的眼角微抽了一下,面前男子绝色天颜,一股白衣更显的长身玉立,贵气十足,哪是什么老人家。可是,他还要叫人家皇叔。

“恩,”凤青音轻点了一下头,正如同来时一般,身影在他的面前逐渐的淡去,如清风,流水,如明月,最后,他转过身,轻叹了一口气。

皇叔,这皇帝不好当啊,不过,他转而一笑。

不好当也当了。

“来人,”他对着喊了一声,很快的门外就进来一名小太监。

“皇上,有何吩咐?”小太监弯下腰,一由机灵无比的样子。这可是凤千寻身边的大红人,海公公,年纪不大, 可是却是极会揣摩圣意,最主要的是忠心,自然的,他可是皇上的心腹。

“备纸,朕要写圣旨。”

章节目录

吾家有郎初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夏染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染雪并收藏吾家有郎初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