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凡神智清醒的人,都会为这两个人的决斗而惊心动魄。

靠近院墙的人退出了院墙。靠近房子的人退进了房子。

因为杀气,劲气迫使他们后退。

不住地后退。

退得已看不见拼杀的两个人。

艳后带人终于离开屋子,从后门离开院子。

并且来到了那些人的身。

那些人自然是“丐帮双杰”一帮人。

他们没有逃走。

石顶峰还在艳后手里,武天涯还在生死决斗,他们宁死也决不会逃。

所有的人聚在一处,就在院外的树林边。

快活林的院落与院落之间相阻隔的只有甬道和树林。

所有人都注视着庭院里。

但有院墙挡着视线。

他们只能看见冲天的杀气,只能感觉到飘过院墙的劲气拂面。

艳后的心里本已十分紧张,但她脸上还在笑着。

迷死人的笑!

艳后笑着告诉小呆:“别担心,你爹肯定能胜!”

小呆没言语。

他知道他爹若胜了武天涯肯定就会死!

那时艳后还怎么对待这些人呢?

不错,艳后和武士杰是小呆生身父母,但小呆对父母的感情竟不及对这些人深。

他实在不希望武天涯死。

他也不想刚认了爹,就失去爹。

打平手?这可能吗?!

二虎相争必有一伤!

“丐帮双杰”一帮人自然都希望武天涯能胜。

武天涯可以使他们摆脱艳后之魔掌。否则,他们知道他们会很惨的。

色魔心中竟希望武士杰胜。

武天涯若活着,他就不能活。

武士杰胜了,他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但艳后未必会放过他。

色魔知道,他就算没绑着,没被制住穴道,也未必是艳后的对手。

但艳后要杀死情帝,那倒是令他很开心的事情。

决斗还在进行。

从外面看去,里面像有千军万马在厮杀。

忽然院墙倒塌了。

倒塌的不是一面,而是四面。

墙内现出两团缠绕的劲风。

劲风中刀虹时现时没。

轰的一声,房子塌了一半。

人们知道:那是武天涯一拳击空,拳风波及到了房子。

头上树叶纷纷飘落。

人们愕然:这树叶全是为劲气所击中。

人们只好又往后退。

正退时,又轰的一声,剩下的一半房子也倒塌了。

太阳沉落了。

所有的庭院的房子全部倒塌了。

院墙早不存在了。

院内花坛消失了。

在那废墟一般的空地上,决斗的两个人还拼杀得难分难解。

世间还有比这更激烈的拼杀吗?

还有比这更精彩的决斗吗?

在场众人已叹为观止!

渐渐的,观战的人已不止原来的这些人了。

闻讯赶来的人渐多。

快活林里永远都宾客满院。

艳后戴上了面纱。

尽管这些人不完全是为了看她而聚来。

人越聚越多。

但人们离决斗场地却越退越远。

因为不住拂来的劲气杀气使他们不寒而栗。

这是怎样的决斗啊!

太阳终于沉落了。

好像沉落前还沉重地叹了口气。

小呆好像是麻木了。

又升起一个太阳?不。

小呆毕竟认出了:升起的是月亮。

月亮的脸是惨白的。

决斗终于停止了。

再听不到一点声息。

人们不约而同涌向决斗后的废墟。

废墟上站着两个人。

两个人竟还站着!

但是人们不敢靠近。

敢于靠近的只有两个人:艳后和柳风痴。

她们奔向各自的丈夫。

艳后见武士杰身上的衣裳只是一条条的碎片儿。

柳风痴见武天涯浑身是血,伤口无数。

他们都没有死。

武士杰对艳后道:“把刀递给我!”

刀在他右前方八米处呻吟。

艳后取来刀递给武士杰。

“天涯,你怎么样?”柳风痴流着泪问。

武天涯道:“我好累!”

说完他就缓缓地坐在地上。

他多么想喝一顿酒,再睡上三天三夜啊!

武士杰对艳后道:“我败了!但他手下留情……”

艳后道:“我会替你杀了他!我习成了‘九极真功’!”

武士杰道:“樱花,你说我……对你如何?”

艳后道:“你是我唯一爱慕的男人……永远都是。”

武士杰道:“那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

艳后道:“什么事?”

武士杰道:“不要杀武天涯。

他是我平生唯一佩服的武士!”

艳后说:“不……”

武士杰道:“你若杀他,我会恨你……”

艳后道:“好吧。咱们走……去执行我们的计划。”

武士杰道:“叫儿子过来。”

小呆不用叫,已凑到跟前。

两个人都没死,他心中安然了。

“爹……你叫我吗?”小呆怯怯地问。

武士杰点了点头,道:“我想看一看你。”

小呆道:“爹,你没事儿吧?我给你医伤啊?就像在船上那样儿……”

武士杰道:“不用了……儿子,我在船上说的话,多是骗你……我一看见你,就感觉到你和我有关系。

“现在为父要告诉你几句话:你是我大岛川雄的儿子,你不要流泪,以后不要走江湖,没人杀你,也不要去杀别人……”

艳后截声道:“瞧你诀别似的!咱们走吧。教训儿子也不在一朝一夕……”

武士杰道:“好吧,咱们走……”

“走”字出口,已把刀插进了肚腹。

艳后和小呆同时惊呆了!

武天涯也惊呆了。

武士杰望着天上那一轮皓月,惨笑道:“多么圆的月亮啊!”

猛的又深刺几寸,一头栽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爹!”小呆扑到武士杰身上,泪如雨下。

但他被艳后提起来,叱道:“你爹不让你流泪!”

小呆咬住嘴唇,忍着没哭出声。

“把他们带过来!”艳后朝人群喊。

带过来的是“丐帮双杰”等人,而看热闹的人群被挡住了。

艳后扫视着众人,一字一吐地道:“我要让你们为我丈夫陪葬!”

转对武天涯,冷冷道:“我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柳风痴抢上一步护住坐在地上的武天涯,道:“你先杀我吧。”

“娘!让她先杀了我!”

东方明月奔过来站在柳风痴身前。

艳后冷冷道:“我成全你们!”

说着一掌拍出。

但他掌前却遇上了一把刀。

带血的刀。

刀当的一声落在地上。

艳后认出是丈夫的刀。

定睛一看执刀人竟是儿子小呆。

小呆已护在了东方明月身前。

“你疯了?”艳后冷叱。

“娘,饶了他们吧。”小呆恳求,强忍着没流下泪。

“你为什么要护着他们?!”

艳后道:“这些中土的男人女人各个该死!我今天要杀光这里所有的中土的男人和女人!”

小呆道:“不可以……”

艳后道:“儿子,你别犯傻了!娘就是不能让你当上这个国家的皇上,也能让你当上波斯国的君王。

“现下波斯国国王是你大舅,他没有儿子,而他只有我一个妹妹。我们可以回波斯国……”

小呆道:“我不去……”

艳后冷道:“你再不闪开,我连你也杀了!”

小呆抽出玲珑刀对准心口,道:“娘,我会自己死……”

艳后一惊,道:“别死……”

小呆道:“娘,我虽不是中土的人,但是这里的人养育了我。我知道,他们大多数都是好人……百善大师,神医,石大侠……”

艳后道:“你不愿去波斯国当一国之君?”

小呆道:“愿意。但我离不开中土。我活在这里,也要死在这里!况且,我老婆也决不会跟我走……她又怀了我的孩子。

“中土贫弱,不能说这地方不好,只能说这里的人无能。人无能只能说是当官的无能,但江湖中英雄辈出,像石大侠,武大侠……所以,这里永远都有希望……”

艳后道:“我走了,你一个人会吃亏的!”

小呆道:“以前我不知道父母是谁,不也活过来了吗?”

艳后叹道:“好吧。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小呆终于流下泪来,泣道:“娘,你真的要丢下我啊!”

艳后道:“以后也许我会来找你……”

小呆道:“你要去哪里?”

艳后道:“先带四大名女去杀情帝……”

小呆道:“娘,你不要去……她们都是好人,你……放过她们吧!”

艳后道:“你阻止不了我杀情帝!我可以不杀这些人,但情帝非杀不可,四大名女非死不可!”

小呆道:“那我这就死给你看!”说着刺进玲珑刀。

艳后眼疾手快,弹出一缕指风击落了玲珑刀。

小呆又弯腰捡起那把带血的武士杰的狭锋明月刀,毫不犹豫地向脖子上抹去。

艳后又出指弹落了小呆手中的刀。

小呆道:“我反正是不想活了!”

艳后叹道:“小冤家!依你了!”

小呆道:“娘……”

艳后道:“娘就看在你的面儿上饶过他们。记住你爹的话……娘会来看你和你们的孩子。”

说着过去夹起武士杰的尸体,对百媚、千娇道:

“咱们走!”

“娘!”小呆脱口哭喊。

艳后转首望了一眼,还是带着百媚、千娇飘然而去。

小呆捡起地上的两把刀。

把玲珑刀插进腰间的刀鞘,提着父亲的狭锋明月刀。

踏着满地月色,旁若无人地走了。

孤独的身影终于溶进明月的清辉里。

石顶峰和白鸽仙子都恢复了神智。

因为沐无名和李兰悄悄为他们吃下了解药。

白鸽仙子神智恢复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开白傲雪被封住的穴道。

石顶峰恢复神智后,走向了武天涯。

武天涯缓缓地站起身,注视着渐渐走近的石顶峰。

石顶峰在他面前停住,叹了口气。

武天涯却淡淡一笑。

他很少笑。

但就在这任何人也笑不出时,他却笑了。

石顶峰也笑了。

柳风痴被两个人笑蒙了,道:“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石顶峰道:“我们感到高兴的是,我们已经清醒了。感到欣慰的是正义又一次战胜邪恶。”众人围拢上来。

李知足问石顶峰道:“石大侠,色魔怎么办?我们一直看着他。”

说着话时,王缺将依然被绑着的色魔推到石顶峰和武天涯面前。

石顶峰让王缺解开了色魔的哑穴。

他看出色魔的哑穴被封住了。

色魔哑穴被解开,就道:“我只求速死!”

武天涯眼里杀机涌动。

石顶峰道:“你为什么要死?”

色魔道:“自知罪不可恕……唯一死而谢天地!”

石顶峰道:“知道自己有罪的人便还可饶,不可恕的是那些明明有罪,却死不认罪的人。”

色魔颤声道:“你们……还能饶恕我?”

石顶峰道:“杀人容易饶人难。作恶容易从善难。”

白傲雪凑上前:“石大侠、武大侠,我愿亲手废了他的武功,你们就饶他一命吧。”

石顶峰对武天涯道:“天涯兄,你说呢?”

武天涯眼内杀机徐退,道:“由他去吧!”

白傲雪解开色魔的双手。

色魔活动着勒麻的手腕,满面愧色,对白傲雪叹道:“你无需再废去我的武功……”说着抽出腰上的短剑刺进心窝。

众人都大惊。

色魔惨笑道:“人活着让人瞧不起,还不如一死!”一头栽倒在地上。

白傲雪款款跪下去,道:“他们已答应饶你了……”

色魔道:“傲雪,你能叫我一声‘爹’吗?”

白傲雪轻轻吐出一个字:“爹……”

色魔笑了笑,慢慢闭上了眼睛。

白傲雪轻声啜泣。

石顶峰浩叹一声,对“丐帮双杰”道:“咱们也该走了。”

李烈急道:“师父,还有我呢?”

石顶峰道:“我们要去边关。你就留在中原吧。”

武天涯道:“顶峰兄,我和你同赴边关!”

石顶峰思忖一下,道:“也好。”

柳风痴问武天涯道:“那我和明月呢?”

武天涯道:“边关凶险,我怎能带着你们?”

石顶峰道:“邹不屈入主精武门,你和明月还有不屈之母玉珍珠,就去精武门吧。我们北上,正可顺路护送你们前去精武门。”

转对李烈道:“你负责将梅夫人送回群英会。日后就协助梅剑痴复兴群英会。你能为武林安宁出点力,也算为师没白收你这个徒弟了。”

李烈心想:正可以趁机会去太平庄……便忙答应道:“遵命!”

这时白傲雪站起身,擦了擦泪,走到石顶峰跟前,道:“我也跟你去边关!”

石顶峰一怔,道:“这怎么可以!”

白傲雪道:“我说过,我想离开你,你不赶我,我也会走。我不想离开你,你杀我,我也不会走!”

白鸽仙子凑上,对石顶峰道:“石大侠,你就带她走吧。她性子烈……你不想让我永远失去她吧……”说着流下泪来。

石顶峰叹道:“好吧。咱们走!”

说着他和武天涯并肩在前,领着柳风痴、玉珍珠、东方明月、白傲雪和“丐帮双杰”扬长而去。

白傲雪竟连一句话也没和白鸽仙子说。

李烈对欧阳玉雪道:“咱们也走吧。”

李兰凑上把手里的包袱递给李烈,道:“哥,你以后常来静月庵看我……”说完哭着跑了。

李烈接过包袱背在身上,浩叹一声,领着欧阳玉雪也走了。

龙画眉捅了沐无名一下,笑道:“咱们还傻愣着干什么?走啊!”

白鸽仙子道:“沐公子,你母亲还在我那里,你们接了她一同走吧。”

众人散去了。

在这片废墟上只留下了孤独而冷清的月色,还有色魔的尸首。

但是,就在这一切归于沉寂之后,谁也没想到色魔会慢慢地睁开眼睛……

(全书完)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惊艳江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阳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阳朔并收藏惊艳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