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腊月的天气,刚落了雪,一片雾蒙蒙的白,苏小贝站在门口被冻得缩了缩脖子,圆圆的大眼睛因为未睡醒的关系而显得有些迷蒙,站了好一会儿才重重叹了口气,迈开步子踩着雪向车子走过去。

早等在车边的司机慌忙给他开了车门,笑吟吟地开口道:“小少爷大可不必这么唉声叹气嘛,教你画画的那个老师很风趣啊,一个小时很快过去的,而且苏先生嘱咐我说等你从刘老师那里出来就接你去吃烤肉。”

这么说,中午的午饭不会是面条喽?苏小贝仿佛终于看到了点曙光,面上总算不那么难看了。

若说苏小贝此生最讨厌的两件事,一件是学画画,另一件,就是吃面条。可是他家脾性一向温和什么都依着他的苏太太,对于这两件事却是无比地坚持。

对此他曾经向他家的苏先生提出过抗议,可是他家的苏先生只是一脸笑眯眯地回他说,咱家是苏太太说了算。

而他家的苏太太听说后更是一脸笑眯眯地说,啊?什么?不想学画画?妈妈怎么会勉强你呢,可是抓周是你自己选的画笔嘛!所以是你自己想要学的是吧!若说是面条,小贝不喜欢也可以换嘛,说喜欢什么口味的?妈妈都可以去学,卤面焖面牛腩面想吃什么就说嘛。

苏小贝很有想一头撞死的冲动。唯一让他有点巴望头的,就是希望他家的苏太太早点给他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可以把成为未来某知名画家的重任交付给他(她),那么他就可以解放了。

苏小贝吸了吸鼻子,又重重叹了口气后,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抬脚上了车子。

从窗边看到苏家小少爷终于肯磨磨蹭蹭上车了,苏先生满意地眯起眼睛蹭到正在收拾碗筷的苏太太身边谄媚地说:“晓晓,中午煮面条吃好不好。”

晓晓微皱了下眉头,头也不抬地开口道:“唉!你又不是不知道小贝讨厌面条……”

“那小家伙中午不会回来了啦!”苏辰立即接口道。他可是有吩咐司机小刘带小贝吃过烤肉在外面多玩儿一阵子的。

晓晓无奈地笑了笑,她家的苏先生怎么就对面条情有独钟了呢,忽得想起什么,停顿了一下,又貌似不经意地开口说:“辰,明天……”

开了口却不知如何说下去,她有些懊恼。苏辰却接了她的话头去继续说道:“明天辛言要回来了吧。”

他怎么会知道?苏太太惊诧地扭头去看他,却发现苏先生低着脑袋,看不到他的表情。

苏先生当然知道晓晓的心情,他如何不知?早在好几天前就有好多家伙打电话给他说过什么情敌回归,多加小心云云,他还一直在想晓晓是打算什么时候跟他提起呢。

一时间双双沉默下来,各自找不到话头,倒是晓晓好容易找到个话题:“我们家苏先生中午想吃什么口味的面条呢?”

“加荷包蛋的。”闷闷的语气。

还真是百吃不厌,晓晓表示无语,继而答应道:“好,中午给你做。”

“现在就要吃。”这是耍赖了,才刚刚吃过早饭。

但苏太太前所未有的好脾气,依然顺从地说:“好,什么都依你。”

晓晓进了厨房煮面,苏先生就倚在门边,看着苏太太为他忙碌的样子,心情才逐渐好起来。他爱极了现在的这种感觉。他是肉食性动物,无肉不欢,可是在很多很多年前,当眼前的这个女子在他那脏乱不堪的小厨房动作麻利地挥舞着小勺为他煮面时,什么糖醋鱼,什么红烧鸡翅膀,都通通败给了一碗简简单单的鸡蛋面。

苏辰忽得从身后揽腰拥住晓晓,吓了晓晓一跳,直想用手中的小勺去敲后面那人的脑袋。

“做饭呢,你突然抱住我做什么!”她嗔怪道。

“晓晓,不想你去见他。”苏辰脑袋埋在晓晓的颈窝里,说话的声音闷闷的,语气似个小孩子。

晓晓哑然。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是介意么。她稍微动了动,想要挣开他,他的胳膊却缠绕得更加紧实,不依不饶的架势。晓晓被勒得有点疼,便用手轻拍环在她腰间的手臂,示意苏辰放松点。

苏辰松了松手臂,但还是不愿放开,晓晓就转了身子面对面看着苏辰,于是看到了一张充满怨念的脸,不禁“噗嗤”笑出声来。

“你看你的样子,倒是比咱们家小贝还要像小孩子了!”晓晓伸出尚且湿漉漉的手去捏苏辰的两颊。触感还真是好呢,很多时候她都会感叹甚没天理,明明是个男人,皮肤却比她这个女人要细腻得多,富有弹性的手感一时让她舍不得放手,便多捏了几下子。

在平时,苏辰哪有这样老实任由她蹂躏,可现在,一动不动地任她捏。晓晓不由叹了口气,将双手绕到苏辰颈后,拉低他的脑袋,用前额去抵住他的,闭上眼缓缓开口道:“辰,我现在只当他是哥哥。”

苏辰不语,沉默好一会儿后才出声,很低很低的嗓音,似是酝酿良久。

“晓晓……”

“嗯?”

“我爱你。”

——我爱你。

三个字,她早就知道了,可是如今却是第一次听他亲口说出来,还是有种想落泪的冲动。他那样傲娇的性子,几乎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可是他为她做的一切,她都懂。

“我知道。”嗓音竟有些沙哑了。

忽得尚且环在晓晓腰间的手用力捏了她一下,捏得晓晓痛呼一声睁开了眼,这就看到苏辰一脸不满的表情。

“回答错误。”某只随时炸毛的物种抗议道,显然他有他的标准答案。

“呃……我也是。”晓晓瞬时领悟般汗颜道。

“啊!”晓晓又被捏的痛呼一声,显然某只不好打发的苏先生还不满意。晓晓想了想,忽得咯咯笑了声,倾身拥住苏辰,嘴唇贴在苏辰的耳侧轻喃道:

“我……也爱你。”不逃避,不犹豫,因为,很早之前……早已爱上了你。

“辰?”晓晓忽得说道。

“嗯?”

“我是不是还在煮着面呢?”

“是啊。”

“可是你的手在干什么呢?”晓晓按住不知何时伸进她衣服里面去的某只不安分的爪子黑线道。

“苏太太每天操劳家务太累了嘛,我在帮苏太太按摩啊!”某苏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

“难道你的面条不吃了么,要糊了……”晓晓更加黑线了。

某苏听后直接伸长手臂将煤气关掉,打横抱起怀中的苏太太向卧室走去,边走边一本正经地说:“为夫觉得娘子身体甚为疲劳,需要更为深入地按摩下,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现在吧!为夫一定尽心尽力地帮娘子你按摩!”

这是什么烂借口嘛!晓晓无语,但眼底是掩不住的笑意绵绵。

虽是寒寒冬日,却是一室的春意盎然……

只因在那青葱岁月里与你相遇,这一生,便逃不开,忘不掉,似是一切命中注定。

万般情思寄予流年,不知是谁,才可在流年的那头,终与你相遇。

章节目录

情若覆流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慕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年并收藏情若覆流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