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意。”小胡蝶沉吟了片刻,说出这句话让钱市长很是吃惊,手上的力气也大了。他没有任何的勇气再问一遍为什么,他的身份从来没有人拒绝过,就如他的手会出去就没有收回过。钱市长心里的失落不仅仅是一个女人,似乎整个人都失去了,就好像在空中一般,他飘荡了半天才知道自己还站在明前雨的地板上,他松开了小胡蝶的手,在屋地里来回的转着,猛地转过身来,眼睛红着,狠狠地看着小胡蝶,似乎就要吃在肚子里一样。

小胡蝶心里打着哆嗦,脸部肌肉也有些扭曲,她知道这个老虎发怒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和以前一样,娇笑着依偎上去,还是淡淡地坐下继续给他沏茶?她没有任何的机会来尝试,她情不自禁地走到钱市长身边,小声说:“我高攀不上,你是大人物,我是一个小女子,我怕……”

“怕什么?”钱市长说的很威严,就如战前会议一样。他没有开会,此时的战场离上海滩还远,日本鬼子已经回了老家,上海滩现在是他的,他有什么可怕的?

钱市长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怕的,也不知道不久的将来自己也要灰溜溜的离开,但小胡蝶有了自己还怕什么?怕汪德全?

“我怕……”小胡蝶终于想出自己怕什么,她怕汪哲,茗烟,柳训轩,还有内心里的楚睿琛,怕他们的笑,怕他们的任何表情。(wwW.广告)她离开石库门的扭**时代已经很长时间,此时人们看着她的眼光是汪德全的干女儿,她怕再回都看着她的眼光是哪个挥着手帕的漂亮女孩儿,可是压在她身上的做任何事的娼妓。

“你后就会知道了。”小胡蝶想了很多,却又淡然了。她轻轻地解开钱市长的胸前的衣扣,就如解开汪德全的一般,钱市长的脚步也往榻上靠了靠,不露声色地倚在榻上,他喜欢这样的舒服,就是自己最喜欢的三姨太也是这样伺候自己的。他喜欢三姨太的娇嗲之外还喜欢三姨太能够很雅俗地表现出对自己的**,拨弄着自己身体的每根琴弦,让自己在她身上奏出美妙的乐曲。

小胡蝶会吗?

小胡蝶伺候男人的招数很多,从小就看着母亲伺候男人,所有的招数都在不经意的生活中实践了,此时才发现自己的肉香是如此的迷人,引得钱市长忽然从老虎变成了猫,顺着自己还半掩的胸脯上就嗅,这一嗅痒的小胡蝶受不了了,刚才的严肃都嗲了起来,浑身的肉都抖了起来,还没等小胡蝶脱光身子,钱市长的嘴早就啃在上面。( 上海女人:艳赎 )

章节目录

上海女人:艳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迷糊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迷糊汤并收藏上海女人:艳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