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伤被治好了,李狂又活蹦乱跳起来。等李云龙回来时,三人正在屋里打闹,看得李云龙呵呵直笑。

“晚上东道主请客,大家好好收拾下,到时可别失礼了。”李云龙大声说道。

“啊——哈哈,好!”李狂大笑说道。

他已经想好了到时要好好敬下美女的酒,或者尽力帮美女挡几杯酒。

“瞧你那猪哥相,又在想什么呢?”李猛敲了下他的头道。

“想晚上的盛宴呢,好期待呀——”李狂自然不敢说出自己其实想到的是那个美女。

当晚果然是盛宴!

宴席设在一个大厅里,共有20多桌。

每桌都是大圆桌,满满地堆着各种菜肴。更显眼的是厅子一角堆积着的酒缸,看样子应该是本地的特酿。

厅子很长,上首位置摆放了三张圆桌,显然是各派的领队长者的席位。中间设有六桌,应该是供一些中间层次身份的人坐的。就像李猛一行,李云龙自然是坐上首席位,他三叔自然就是做中间席位了,至于李猛三人只能在大厅下方的十多个席位中去找位置了。

到这里来参加大会的都是武林人物,他们对辈分之类的传统尊卑观念可是看得比较重的。

药凡和二李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席位,细细一看,同桌之人都是同一个组参观的这些人,而陪酒的人也就是负责给他们做了导游的本地人。看来东道主的安排还是很合理的。因为彼此熟识,这样喝起酒来气氛也会比较融洽些。

等大家坐定后,一个精神矍铄一身青衣打扮的老者站到大厅中央举起一个大碗,当旁边一个年轻人帮他碗里倒满了酒后,他对着众人清了清嗓子。看大家的注意力已经被自己吸引了后,他大声说道:

“诸位,大家不远万里从各地赶到我们八卦村来参加这次武林大会,这种相聚就是缘分!也是我们八卦村的荣幸!作为东道主,我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我们八卦村没有其他的好东西,唯有用我们精心酿制的黄酒来表达我们的情谊呀,我代表董氏八卦敬大家一碗酒,喝——”

青衣老者一仰脖子喝了个碗底朝天。

武林多豪杰。老人家都喝了,年轻人怎能不干了?场面顿时热闹了起来。

本地人酿的酒比之市场上卖的白酒度数要低得多,喝起来也顺口许多。但就算这样,几碗酒下去,有些人也是满脸通红了。

很快,每张桌子的气氛都上来了。武林一家,不分彼此,本桌的敬了敬别桌。李狂端着碗就出去敬酒了,但没多就他就回来了,显然是有些不胜酒力。

看到大家热热闹闹的,还有许多人跑到上首去敬酒,李猛暗中推了推药凡,让他代替劈挂门去敬酒,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上去的话,肯定得趴着下来。那些老头子,酒量太猛了!

多结识些人自然是好的,至少要打探消息也要方便许多呀。

药凡端了酒就朝上首正中间那桌走去,那桌席位最尊,按理应该从那桌开始敬酒。

李云龙在武林的地位不低,正好在那桌。当然,药凡不能从李云龙开始敬起,而是要从最尊的位置开始敬酒。

药凡朝上席位置一看——陈江潮?他顿是楞住了,没想到今天早上和他过招的老人竟然是个武林泰斗。

陈江潮显然也发现了正准备前来敬酒的药凡,他微笑着看着药凡。

药凡连忙端着碗走向了陈江潮。李云龙见后忙介绍道:

“陈老,这是我劈挂的药凡。药凡,这是太极门的陈老,是大会的创办人之一。”

药凡听后态度恭敬地笑着说道:

“陈老,请原谅小子的鲁莽。我敬您,祝您健康长寿!”

药凡说完后一口气就将碗中酒喝得一滴不剩。

陈江潮不但辈分高,而且年纪大。按常理他只要酒沾唇般地表示一下就可以,但大家没想到的是陈江潮也一口气喝了个一滴不剩。非但如此,陈江潮还拍了拍药凡的肩膀说道:

“好小子,不错!来我帮你介绍下其他人,这位你应该知道了,就是刚刚敬大家酒的董石川董老爷子,他是这里八卦门的门主。(wwW.广告)这位是形意门的裴老爷子,这位是……”

最后指着李云龙道:

“云龙,你有个好弟子呀!”

陈江潮每介绍一人,药凡就斟酒全心全意地敬上一碗。

众人不知道陈江潮为什么如此看中药凡,但既然有样,他们也都学着陈江潮的样子喝了一大碗下去。

李云龙觉得备有面子,不住地捋着长须哈哈大笑。

“爷爷,我敬您一碗,祝您健康如意!”药凡敬完同桌其余人外也举着碗敬起了李云龙。

李云龙打心里就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虽然这次是药凡在帮他的忙,但他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占了什么便宜,因为他对药凡的感觉就和对李猛一样,自家人有什么可计较的?

“哈哈,好!我们干了!”李云龙拍了拍药凡的肩膀笑着说道。

敬完这桌后,药凡转到上首左边也敬起了酒,李云龙看着药凡已经喝了十多碗了,担心他的酒量,便暗中扯了扯药凡的衣襟。药凡会意,回头轻轻地告诉李云龙自己没问题。

敬完了上首三张桌子后,药凡走到中间继续敬起了酒。每到一桌,他便是不折不扣的一大碗下去。

这里一共有20多桌,每一桌都是一大碗的话,那就是20多碗,而且药凡在第一桌就已经喝了10多碗了,这一趟酒下来那就是近40碗酒呀!谁有这么大的酒量?谁有那么大的肚皮?

大家很快就发现了药凡的举动,纷纷咋舌不已。现在他已经快把中间部分敬完了,但下首还有十多桌呢。不知不觉中,大厅中慢慢安静了下来,原本在互相敬酒的人也都停下了自己的喧哗。

就算陈江潮他们那一桌也都对药凡关注了起来,他们不再说话,都转头看向了正在敬酒的药凡。

“云龙,药凡这小子这么能喝?看样子他想全部敬一遍呀!”陈江潮捅了捅身边的李云龙道。

“呵呵,这下子是挺能喝的。”李云龙说道,“不过我以前也没有见过他喝这么多的。”

药凡又敬完了一桌,这时李猛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帮他倒酒了。

“太厉害了!”

“酒仙呀……”

“怕喝了十多斤酒了吧?”

“至少15斤以上了!他的肚皮太能装了!”

“他不是会六脉神剑吧?能把酒逼出来?”

……

趁着李猛倒酒的机会,众人纷纷议论。讨论的最多的除了他的酒量外就是他的容量了。

对于酒药凡当然是没有问题的,毒都不怕还会怕酒?可是他的肚子却是实在容纳不下了,而且膀胱也传来了一阵胀胀的感觉。

药凡又端起了一碗酒,大厅瞬间又变得安静起来。好像稍微一发出声音就会惊扰了药凡喝酒似的。

药凡自然也感觉到了大厅里的异常,但他却是不能停下来了。敬了这么多了,剩下的不敬完的话,不就是看不起人么?再说了,现在大家都齐刷刷地看着他,不就是希望他敬个完满,创个佳话吗。现在他已经成了众人的焦点,骑虎难下了。

李猛的酒倒得很慢,他也希望尽量让自家小五多休息一会儿。

可是动作再慢也有倒满的时候。药凡端起酒碗,走到了下一桌。众人的视线也都纷纷聚焦了过去,看到药凡通红的脸,大家也开始担心了起来。

“小药这酒喝得太多了些,可别出事了才好,要不就叫他算了,剩下的桌位明天再补敬?”董石川轻声在李云龙耳边说道。

李云龙认识药凡的时间不长,他也不知道药凡的底细,但他了解自己的孙子李猛,他知道李猛虽然看起来长得粗犷实则心细无比,李猛都没有阻止药凡,那就说明药凡没有问题。

李云龙便说道:

“再看看吧,药凡这小子应该有分寸的。”

李云龙都这样说了,董石川作为东道主当然就不能继续反对下去,否则别人就会认为他小气怕别人喝自家的酒了。

董石川只好将目光看向了陈江潮。但陈江潮却没有出声,只是继续看着药凡,似乎在想着什么。

李猛看到药凡满脸通红,顿时就想起了药凡捉弄金不骄时的情景,那时他也是装成就要醉倒的样子。可是李猛知道,药凡喝酒是从来不会脸红的。那次和学院武协成员喝酒时,大家都倒了药凡却一点醉态也没有。

药凡走到下一桌旁边,端起碗刚要说些什么,但肚子实在是胀得难受,他只好又将碗放了下来。

众人的心随着药凡的动作也跟着一上一下地摆动。“看来他也到极限了,确实喝不下去了。”大家虽然也想见证下奇迹,但对药凡也还算体谅。

药凡摸了摸肚皮,打了个嗝后大声说道:

“呵呵,我可以放下闸门么,肚皮都快胀破了!”

“哈哈……”大家纷纷大笑。

“去吧,别憋坏了。”

“哥们,快去吧,回来咱再喝!”

药凡得到允许便急匆匆进了旁边的卫生间,片刻后,他回到了原位,又是一口干了下去。

还剩6桌,药凡没有犹豫,继续走了下去。

脸红,身子晃。

李猛干脆配合地扶住了他。

仰头,张嘴,倾碗,一滴不剩!

五桌

四桌

三桌

二桌

一桌!

只有一桌了!药凡的脸更红了,脚步也更虚了!

药凡没有停,也没有说话。他只是晃到桌前对众人举碗示意了下,大家纷纷站起,本桌人更是先将碗中酒喝了个底朝天,以此来表达对药凡的敬意——不论你喝不喝得下我都算你喝了!

药凡笑了笑,举碗一口灌了下去!

啪——

厅中掌声雷动!( 极品毒医 )

章节目录

极品毒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天上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上火并收藏极品毒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