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璧凌看到这张脸的时候,心脏差点儿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车夫急忙喊道:“看路,看路!”

日本男人却不肯让开,这条小巷很狭窄,若是行人不让路,就没办法让洋车通过。

“停车,就把我放这里好了。”璧凌付了车钱,他知道对方是个死心眼,若是不和对方讲话,事情就会没完没了。

洋车夫离开后,身着灰色西服的藤田就这么安静的站在自己面前,此人明显瘦了,但眼睛依然炯炯有神,却少了些锐气。

“有话快点说,我约了朋友。”虽然心里不安,但他依然要表面上假装不动声色。

藤田修二凝望着所爱的人,有些激动,又有些怨气,他低声问:“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吧?”

“不必了,请长话短说。”他很严肃的说,而且尽量和对方保持安全距离。

“这段时间我考虑了很多,我做了很多错事,我不应该强迫你按照我的意志去生活……我们可以恢复在北平的样子。”他不想再孤独下去了,尽管他也找了其他人填补空虚寂寞,但都无法替代吴璧凌,他中毒太深,早已无药可救。

梨园小声垂下眸子,冷漠的说:“现在讲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和男人深交,安生的过生活,别再缠着我了,你不会得到半点好处的。”

但藤田可不答应,他上前两步,想去抓璧凌的胳膊,却让对方的冷眼制止了,那目光像冰刀一样狠狠的扎着自己的心窝,痛彻骨髓。

“我们真的无话可说了?”他喉咙发干,苦涩难当。

吴老板没有搭话,从他身边很快的走了过去,丢下一句话来:“我们以后别再见面了,这样对你我都有好处。”

藤田修二瞬间就被冻住了,从里到外透心凉,然而这次他却理智的没有追过去,虽说是两个男人相恋,若是太上杆子就会越来越被动,甚至让情人看不起,所以他一定要忍耐。

大步往街口走去的吴璧凌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既然要决定做光明磊落的好男人,就不能再回荆棘小路了,他天真的以为只要追回青莲,一切便能恢复如初。

夜色渐浓,在堂子内的厢房中,色艺双绝的美女频频劝酒,吴老板多喝了几杯,两人聊了会儿,月荷才坐在一边柔声问:“您要在上海呆待多久?”

“下月底回北平。”他放下酒杯,望着灯下的女人,情不自禁的出了很久的神儿,活了三十年他还从未如此仔细的打量女人,或许是因为自卑吧,他这个戏台上的假“女人”怎能比得过现实中的真娘子?

“哦......您这几天都往我这儿跑,劳神费钱的,日后还是少来好了。”她帮璧凌夹了些菜,低垂着头说。

他放下筷子,很正色的问:“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思么?”

月荷却含笑一个劲儿的打马虎眼:“您这是难为我,您不讲出来,我怎么能知道院长驾到。”

“我要你跟我回北平,做我的妻子,云阳的母亲,我们从今往后好好的过日子,我会一辈子珍惜你的。”他说话时的声音都哽咽了,这些年他交往过几个男人,却从未和女人谈情说爱过,这可是他破天荒的头一回。

她苦苦笑着:“呵呵......这几年有男人说过要为我赎身,但我都没答应,我觉着在苏州堂子过得很好,衣食无忧,每天和大家伙吃喝玩乐,好不逍遥自在。”

“你要骗我到什么时候,我们可是结发夫妻!”他激动的低吼,但月荷的脸上只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依然装傻充愣。

“您把我当做青莲也无关紧要,这种地方就是让大爷们消遣乐呵的,要是您这么挂念青莲,我就来安慰您吧?”她带着几分风尘味儿说道,随后便主动的贴了过来,抱住了吴老板的肩膀,在人家的脸上亲了一口。

吴璧凌没有拒绝,反倒是很顺应月荷的意思,索性将她揽入了怀中……

第二天中午,璧凌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被窝里的女子却已不见踪影,他穿好衣服下了床,看到桌上放了一封信,是月荷写给自己的,他随即拆开读了起来:

夫璧凌:

北平一别已是五年多了,五年前我去东安市场买东西,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劫匪,将我掳走,那个男人尽管是歹徒,但路上对我算是比较照顾的,大概因为我是值钱的货物吧?但那个匪徒却向我透露了一件事,他说他是受人指使才专门来绑走我的,此人就是你的朋友藤田。(ianuaang.cc)我不知道他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污秽我清白,他那样的人不会因为点儿小钱就冒风险的,这是我至今都弄不明白的事!

到了上海的堂子里的时候,我曾想过要逃跑,每次都被抓了回来,遭到毒打,可开门接客之后我便渐渐的断了这个念想,吴家和刘家虽然是梨园世家依然是下九流,但为□者却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我不想让两家为了我而蒙羞,就让我安安宁宁的走吧。你要耐心的教育云阳,日后娶个贤淑温柔的妻子,好好活下去……

妻青莲绝笔

看到这儿,吴璧凌的脸色惨白,他赶忙拿着信奔出了屋,四下里寻找老鸨。可惜太晚了,几个姑娘和老鸨正在后院的厢房内围在青莲的尸首旁哭天抹泪。

他进门看到这个场面之时,顿时就眼前发黑,险些昏死过去!

“吴先生,青莲她昨晚在这里上吊了!”老鸨子很伤心,虽说对方只是她的摇钱树,但彼此熟络了之后自然会产生感情的,她本想过两年帮青莲择个好男人赎身嫁了,但这姑娘却想不开走上了绝路,她只怪自己盯得不紧,现在后悔已晚。

吴璧凌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声嘶力竭的喊道:“青莲,青莲,我对不住你啊……青莲!”

居然是藤田修二把妻子卖到了堂子里,他的心中被愤恨,自责占满了,面对青莲冷冰冰的尸体,他泪如泉涌,痛不欲生的跪倒在床边,抱着她的尸体痛哭流涕。

青莲的后事是沈钺之,福来帮着吴老板一同操办的,待一月后,他们就要扶着棺椁回北平去,这段时间青莲的遗体停放在静安寺,由和尚们每天诵经超度。

丧妻的梨园小生依然每天唱戏,但一下舞台便完全陷入了沉寂之中,就连沈少校也不怎么搭理,但谁都没有埋怨,因为大家伙很理解他,甚至都不敢在他眼皮底下说笑了!

这天下午,管事老王收到了一个很大的礼盒,便忙不迭的送到吴璧凌跟前来了。

吴老板拿起礼物上别着的请柬,脸上忽的浮现了一抹浅笑,他淡淡的说道:“和他说,我晚上过去游戏入侵时代全文阅读。”

福来刚好坐在边上帮自己的男人收拾行头,吴老板最近情绪低落心事太重,一定还在自我责备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等大戏开演后台的房内没了闲杂人等,他便特意问了坐着打盹的老王:“王师傅,下午是谁送吴老板礼物的?”

“藤田先生啊,他最近都来捧场,老坐在二楼包厢。”老王如实答道,班子里的人并不知道老板之前是被日本人“□”。

“哦…...他约了吴老板去哪儿?”福来晓得是藤田把青莲卖到妓院的,所以吴老板和对方见面是不合常理的,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大东旅馆,老板说晚上下了戏就过去。”老王又道。藤田不遗余力,花费重金灌制唱片让吴老板红得发紫,虽然此人是日本人但平时待人算是较为平易近人的,虽然大伙都知道藤田和老板的关系,却也不会背地里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对这种关系基本都采取了缄口沉默的态度。

福来皱着眉头回到了桌前,开始琢磨,可却越想越不对头……

晚上十点多,藤田修二在旅馆的房间迎来了日思夜想的情人,他特意准备了一桌夜宵和美酒要同璧凌一起享用。

“先坐下吃东西吧,今天我没过去,一直在等你来。”虽然之前他忐忑不安,但总算是见到了尤物,心情自然喜出望外。

吴老板脱下风衣,里面只着了件白色的长衫,看起来却分外的绝色,令对面的男人意乱情迷!

“我今天来,是想问你件事,青莲是不是你教唆人去绑走的?”他极力克制住情绪才能好端端的将这句话吐出来,说话的时候他一直低着头,不看藤田。

听到这句话,修二就愣住了,他万没想到那个人贩子会走漏风声。

他惨淡一笑:“谁告诉你的?”

吴璧凌攥着拳吼道:“青莲亲口对我说的,你还想抵赖?”他与狼同眠好几载,却一直被蒙在鼓里,还把这个男人当做最知心的情人,他真该替青莲去死才是!

藤田望着他沉默了良久,才不紧不慢的答道:“是我叫人把她绑走卖掉的……因为我没办法和其他人分享你,我受够了独坐孤灯的日子!”事到如今抵赖也没用,敢做就要敢当。

璧凌拍案而起,悲愤的吼着:“她因为不敢和我相认,羞愤自尽了……你要怎么补偿,还我青莲,你这畜生!”说完就从袖口中掏出了在途中买到的锋利匕首,向藤田的胸口猛刺。

藤田修二大惊失色,先是往后退了两步,将这一刀闪了过去,才慌忙喊道:“你真的要我死?”

“纳命来!”吴老板红着眼扑过来又刺,但修二并没闪避,似乎是送上门任人宰割一般,他的眼瞳闪烁,望着相伴几年的情人微皱眉头的神情,心中更是五味杂陈,但他不能让妻子就这么无辜的丧了性命,他必须杀了藤田。

“噗”的一声,匕首扎进了日本人的胸膛,一股热血顺着利刃滴落下来,染红了吴璧凌洁白如玉的手。他这才惊恐的退后,眼睁睁的望着对方像掉落的枯枝一样,跌到在地。

躺在地上等死的男人,苦笑着,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你得答应我……来世我们要在一起。”这算是他的奢望吧,但他已经向稻荷神许了愿,让他和吴璧凌来世要做一对相爱的恋人,不知道上天是否能实现他这罪人的愿望?

他颤抖的望着垂死的藤田,心碎欲裂,立马就扑到藤田的身边,咬着牙流下了两行滚烫的泪水……( 民国艳殇 )

章节目录

民国艳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檀二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檀二爷并收藏民国艳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