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假戏真做

郑秀芝在许峻岭回来后问他,许美丽是否说了她有生命危险?

许峻岭点头,许美丽确实在信里说关系到她的生死存亡。

郑秀芝很吃惊,没想到许美丽会说的这样严重,又问许峻岭这信的事是不是没有和姜维峰说?

许峻岭反问道:“我怎么说?说什么?美丽在哪里都还不知道!”

郑秀芝想了想,也是,要怎么说呢?反正不管说不说,许美丽要到了专案组那也不会是什么好结果的。

许峻岭倒不这么觉得,相反他倒是觉得许美丽在这帮所谓朋友手上更被动,她的生命没保障,许峻岭也受牵制。

郑秀芝又把那封信看了看,试探着问:“那么,老许,美丽信上的要求可以考虑吗?”

许峻岭生气了,这怎么能考虑?他看许美丽的这帮所谓的朋友是疯了,搞政治讹诈搞到他头上来了!许峻岭可是打算宁愿不要这个女儿了也不能冤枉好人的,更不可能会做出出卖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事。

经过这场惊心动魄的政治风波,有一点他算弄明白了,那就是:在我们中国目前这种特有的国情条件下,真要做个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国家,无愧于自己政治良知的好干部实在是太难了!

想着姜维峰这样公道正派,清清白白,竟也挨了许多明枪暗箭!如果真让这样的好同志倒下了,许峻岭觉得这个党,这个国家离灭亡也差不远了。

话是这样说,可是郑秀芝觉得女儿毕竟是女儿,她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呢,如果不能按照信的要求做,那就把信交给姜维峰,让姜维峰安排人去查吧。

许峻岭内心十分纷乱,他需要再好好的想想,他相信自己会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的。

第二天一大早,许峻岭和符和阳依然到军事禁区内的独秀峰去爬山。(ianuaang.cc)他和符和阳说了很多。

他觉得人是有局限性的,不管职位多高,官多大,都避免不了的。一当矛盾出现了,人们就经常会先站在自己的立场、自己的角度看问题,不大替别人着想。这样一来,矛盾就会更加的激化,更难收拾。如果此时的双方再有什么私心的话,再有各自的利益要求,问题就更严重了,甚至会演变成一场你死活的同志之间的血战。

符和阳不知道许峻岭为什么和他说这些,但那也不好开口问,只能附和着说是的。

许峻岭在半山腰站住了,看着远方城区的高楼大厦,问符和阳:“和阳,你说说看,如果七年前维峰同志不调离西阳,如果仍是我和维峰同志搭班子,西阳的情况又会怎么样呢?”

符和阳笑道:“许书记,如果是如果,现实是现实,假设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许峻岭继续走,符和阳的这话,他不同意,他觉得假设也是有一定意义的,毕竟,假设就是一种总结和回顾!

人的聪明不在于犯不犯错误,而在于知道总结经验教训,不断改正错误,不在同一条沟坎上栽倒。

说到这,许峻岭告诉符和阳,如果回到七年前,他就不会再找余基涛要绝对权利了,他会和姜维峰好好的合作,那样的话,现在的西阳或许会比现在要好的多,也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腐败问题。

又总结似的说了一句:“看来这种绝对权力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害人害己啊!”

符和阳明白了,开玩笑道:“许书记,这么说,你和姜维峰真要休战了?”

许峻岭摆摆手,是他的错,本来应该就没有这场战争的。

符和阳说七年前,姜维峰也有错的啊,他七年前就做的不对,现在就更不应该耿耿于怀了。

许峻岭说这就是人的局限性了,何况姜维峰在调离西阳时,又出了一场家破人亡的车祸,他有那样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假如事情发生在他身上,说不定他的反应比姜维峰还厉害呢。

听了一会又说,昨夜吃了两次安眠药都没睡着,老想着过去的事,但是现在他会想着好的方面了。

许峻岭和姜维峰合作时也不是天天都吵的,也有很多温馨的时刻,只是以前不知道去想罢了。姜维峰有很多搞经济的好思路,许峻岭都采纳了。西阳改革开放,姜维峰也功不可没啊!

符和阳突然想起来许峻岭急着要的那个材料,他昨天晚上按着许峻岭的要求又好好改了,指示的那些新内容全加上去了。问许峻岭是不是去办公室后看一下?如果觉得没问题了,许峻岭签个字,他会立马安排机要秘书今天专程送去省委。

许峻岭知道符和阳说的是哪份材料,那是他按余基涛和金华诚的要求,写给省委的情况汇报,符和阳写了三稿,内容很翔实。当年他的批示,新欣股票受贿案的案发经过和查处经过,包括他和市纪委书记的谈话记录全有,最重要的法律证据是陆冬山在一级半市场提前转让的四万股股票,受让人出据了证明材料,这些材料足以说明姜维峰的清白。

说实话,当年许峻岭可是很想搞垮姜维峰的,因为此案,他还特意去询问送股票的那位总经理,姜维峰是不是在他面前提出过买股票的事,哪怕是暗示?事

事实上是没有的,哪位总经理说的很清楚,要股票的只是姜维峰的秘书陆冬山,是陆冬山透露其中四万股是姜维峰索要的。

可是,在陆冬山到手后又把这四万股股票在一级半市场上高价出手了,如果真是姜维峰要的,恐怕陆冬山是没这个胆子的。

现在想想都后怕,如果当时他再向前走一步,以非正常手段对那位总经理进一步逼供诱供,姜维峰可能在七年前就倒在他手下了,他的良心也将永生不得安宁。

从独秀峰下来,回到市委办公室,许峻岭把情况汇报又认真看了一遍,郑重地签了字。

符和阳拿了材料正要走,许峻岭吩咐说:“哦,对了,马上给我把唐育友叫来!”

唐育友还没来之前,许峻岭又把许美丽的信拿出来看了一遍。

唐育友一进门,许峻岭便阴着脸将那封信交给了唐育友,质问唐育友是怎么回事,现在又有一封信了,为什么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唐育友看了看信,很认真地问:“许书记,这封信又是哪天收到的?”

许峻岭道:“四天前,塞到我办公室来了,我这几天事太多,刚看到。”

这些人能把信塞到许峻岭的办公室,可是说明了他们很厉害,以至于现在市委都很不安全了。

唐育友想了一下,建议许峻岭,现在的问题是很严重了,立案公开查吧。

许峻岭没好气的问唐育友,要是立案公开查,他还用的着一次一次的找他唐育友吗?唐育友以前不总是说他是许峻岭的人吗?为什么现在连这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是不想办还是不愿办?是不是以为他要下台了,想换个靠山了?

许峻岭很清楚的告诉唐育友,就算他要下台了,也会在他下台之前,把他这个副局长给撤了!

唐育友苦起了脸:“许书记,您……您可千万别误会啊……”

许峻岭平和起来他能误会什么呢?俗语说的好,树倒猢狲散嘛,现在姜维峰盯着他不放,斯红雨又在一旁搅乱子,可都是在把他往下台的方向逼着呢。

许峻岭让唐育友还是私下查,要抓紧时间,并给唐育友提了一些可能的方向,或许会和郭建设那些朋友有关,比如董宏伟什么的。

提到董宏伟,唐育友并没什么反应,依旧像是很认真的样子,他觉得不太可能,郭建设出事前,董宏伟就往后缩了,郭建设的许多活动请他他都不参加,他怎么敢在案发后把美丽藏起来呢?

许峻岭不愿意放弃,让唐育友最好去董宏伟那里看看,万一要在那呢?那他也好放下心来,那样的话,就请唐育友转告董宏伟,许美丽信中说的那些情况,他心里都有数,该怎么做他也知道怎么做,但是,不是别人要他怎么做!

现在他许峻岭现在还是西阳市委书记,还用不着谁来指教他如何如何!

许峻岭这样说了,唐育友立马答应,可是话刚说完就觉得不对劲。小心的问许峻岭能这样和董宏伟说吗?毕竟现在没有证据证明许美丽在董宏伟那里啊

许峻岭生气了,问唐育友是不是要他去派人查抄董氏集团啊?

唐育友怔了一下,不敢做声了。

许峻岭转而又很温和的说,他唐育友也想点办法啊,肯定不能这么直白了,讲究点方法不就行了?

如果董宏伟真把许美丽保护起来了,那说董宏伟也是为了许美丽好啊,他希望让董宏伟尽快安排时间给他和许美丽一个见面的机会。毕竟时间这么久了,许峻岭也着急啊。

再说,郭建设问题又那么严重,美丽落到姜维峰手上,麻烦就太大了!

许峻岭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唐育友也该知道怎么办了。他会和董宏伟谈谈的,但是恐怕要晚两天了,最近董宏伟一直在陪着一帮北京的客人。( 乡艳连城 )

章节目录

乡艳连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浪味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味仙并收藏乡艳连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