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们,一起上,废了他!”灰尘散去,房间里面有四个年轻男人,摆着一张方桌,上面放着几个饭盒里面装的都是鱼,肉,虾,好菜。方桌上还放着几个空的啤酒瓶子,其中两个家伙喝酒上脸,脸已经通红了。

大中午的,几个员工聚在办公室里大酒大肉,这已经是严重违反公司的纪律了。

四个家伙见领头的中年人被萧辰踩在脚下,纷纷拎着一个空瓶子便朝萧辰冲了过来,举起瓶子便砸向萧辰。

“啊!你们都住手!”何芳雅被吓得不行,想冲上前去拉出萧辰,可惜刚迈出步去,脚又崴了,一下子跌倒在地。

几个年轻人根本不听何芳雅这个董事长的命令,摇晃着身子冲向萧辰。

“你们破坏公司纪律,老子代丈母娘现在好好的教训你们!”萧辰眼里凶光直冒,丈母娘被这些家伙无视了,还落了个崴脚,肯定也伤得不轻,他已经动了真怒了。

只见过牛哄哄的老总,没见过如此有匪性的员工!

面对冲过来的男牲口,萧辰毫不留情,一脚将一个带头的家伙踢飞,顺势上前一个跨步,肘击在了那家伙的面门上,鲜血直流,夺过了他手中的啤酒瓶,照着另一个迎上来的家伙迎头就是一瓶子!

“啪啦!”啤酒瓶砸在这个年轻员工的脑门上,鲜血顿时横流,这家伙身子偏瘦,经萧辰这么一砸,立即倒地不起。

最后就剩下一个家伙了,看样子他喝得并不多,还没有太醉,见萧辰这么几下就收拾了自己的几个同伴,马上就胆怯了,赶紧将手中的空瓶子丢到了地上,往后不停的后退。

“你,你别过来。”年轻人心跳加快,面色铁青,看着地上几个鲜血直流的同伴,他是头一回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家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黑.社会吗?可是黑.社会也不带这么狠的呀,这家伙砸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而且速度奇快力量巨大!

萧辰从地上又捡起了一个空瓶子,慢慢的逼近着这年轻人,年轻人急了,眼泪鼻涕一起都飙了出来,颤抖着喝道:“你,你,你不要过来啊,我,我叫保安了我,来,来人呀,救命啊!”

来人脸上带着一股的阴笑,手里拎着的啤酒瓶就像死亡?刀一样,真的要吓死人!年轻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架势,没碰过这样的气场,进了萧辰的气场里,自己就仿佛变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随时会被抓了去做了烤全羊!看看地上惨叫不止的同伴,就知道自己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眼看着萧辰走向自己,已经离自己都不到一米的距离了,萧辰手中的啤酒瓶子也举了起来,年轻人闭上了眼睛,四脚打抖,就是不知道他档部的‘第五肢’有没有在打抖,他已经绝望到牙齿打颤了。

“萧辰,住手!”何芳雅在身后对萧辰大声的喊道。

这里至少是公司,如果伤了人,何芳雅很不好处理,一方面是自己的员工,自己要对受伤的员工负责,另一面则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而且貌似自个儿对他..总之这个事件已经造成了一大半了,再伤了这最后一人,整个事件的严重性就更高了,毕竟后面还有二十几个员工在看着呢。

萧辰调整调整了情绪,回头对何芳雅笑了笑,他问道:“芳雅姐,你的脚没事儿吧?”

何芳雅见萧辰冲自己笑了,长出了一口气,好在这小子还知道分寸,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她揉了揉自己的脚踝,脸色有些白,苦笑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小痛,你快点过来送我去医院擦着跌打酒就好了。”

“哦。”萧辰乖乖的点了个头,突然就回过了头去,立即换了副冰冷的脸,对缩在地上发抖的年轻人笑问道,“年轻人,你们也是这个工作室的员工?”

“我,我们不是,我们只是付总,请,请来的..”年轻人艰难的说完了一句话,他不明白这家伙想干什么。

萧辰想了几秒,猛的抄起了手中的酒瓶子,照着年轻人的脑袋就是一瓶子,“啪啦”一声,年轻人头骨还算结实,酒瓶子被砸得稀巴烂,萧辰手握的那一头,还露出了一个带血的尖把子。

“既然不是这里的员工,那我可就不客气啦!”萧辰嘿嘿一笑,年轻人本来还有点意识存在,可一看到眼前的这个带血的尖把子,立即吓晕了过去。

完了,完了,这个尖把子要是插.进自己的脑壳里,那不死也得终身脑瘫了!

“萧辰,你,你怎么又?”何芳雅吓得脸色煞白,地上的那个年轻人貌似死了过去,全身都沾染了血,尤其是那张脸,那张年轻的脸上全部是猩红的鲜血。

萧辰回头对何芳雅笑道:“放心吧,芳雅姐,我不会下重手的,他还有命!”

说罢萧辰扶起了何芳雅,何芳雅脚踝连崴了两次,伤得不轻,右脚脚踝已经红肿了起来,并不能很好的站立,萧辰见她走路挺痛苦的,二话不说,直接将何芳雅横抱了起来。

“呀,你怎么抱我了?”何芳雅的声音小了几度。

萧辰正色道:“你的脚已经肿了,得马上送医院去冰敷。”

有这么好的机会接近这位心仪已久的丈母娘,萧辰自然不会放过,他当然不会告诉何芳雅,他的擒龙真气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够替她消肿。

就这样抱着那该有多好呀,要是将她抱上...

萧辰不敢乱想了,起码在现在这样的场合很不合适,yy也应该分场合,分层次...

被萧辰抱着,何芳雅小女人心也有些激荡,但顾及到自己的形象,她连忙抬起了头,怒视着周围围观的员工,娇声喝道:“你们还不赶快叫救护车?顺便叫公司的保安将这几个流氓混混赶出去,许秘书,你叫付总联系一下我!”“丈母娘装得还挺像呀!有一套果然有一套!”萧辰心里暗赞,这些员工果真不敢多说什么,都去忙活自己的了,只有几个可怜的混混还在办公室里嚎叫。萧辰的手却悄悄的使了一点暗劲,装作一副力不从心的样子,在丈母娘的纤腰上小揩了几把。

何芳雅脸色一红,可一看萧辰,这家伙好像有点累了的样子,连忙关心的问道:“小辰,你没事吧?”

“没事。”萧辰连忙摇头说没事,赶紧将她抱了出去。

总不能说自己为了揩点小油,故意装出一副衰样来吧。

长江大厦的保安是统一配置的,也就是说整座大厦只有一支保安队,这一支保安队需要执行所有公司的保安任务。保安队的动作并不迅速,直到萧辰抱着何芳雅来到了大厅的一楼,也不见一楼大厅的那些保安有些什么反应,反倒是自己抱着这么一个熟美人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其中不乏一些名流还认识何芳雅,不过何芳雅还算是镇定,都脸带笑脸的向熟人说着情况。

萧辰将何芳雅送到了附近的一家私人医院里,卫生条件还可以,而且重要的是看骨科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医生,这样何芳雅的美足才不会被一些老*医生看到了。何芳雅的右脚踝软组织发生了一些扭伤,女医生给开了一些跌打酒和几瓶云南白药,而且建议何芳雅用白酒就着服下云南白药。

“还要用白酒就着服下?”何芳雅拿着一小瓶云南白药,挺为难的说道,她虽然是女强人,不过酒量却强不到哪里去,平时也多是喝一些红酒之类的,像白酒之类的还是很少喝的,一般白酒都是给那些自己的私人女公关喝的。

女医生微笑道:“这个是没有办法的,因为这种云南白药是粉末状的,它们只能在酒精中溶解,之后附着在您受伤的关节处,那样消肿是最快的。不然以您这脚踝的伤势,至少得两周时间才能完全消肿,而且还很容易留下青疤,我想姐姐您可不希望那样吧。”

女人都是爱美的,别说是留疤了,就是刮伤一下,都是令她们十分心痛的,再说了休息两周,对何芳雅来说,那也是不太可能的,公司里那么多事情,哪里走得开这么久。

“可是,我不太会喝白酒呀!”何芳雅尴尬的说道。

女医生建议道:“那姐姐可得自己思量了,如果有时间的话,慢慢休养也是可以的,或者换一种外敷药,也就是那种药酒,洗澡的时候揉捏受伤处。不过这种外敷药的效果要差许多,姐姐至少要休息两周的时间,另外如果严重的话可能还要打上一小块的石膏固定,而且疤痕的话也很难消掉的。”

“不过我建议姐姐最好还是用白酒就着服用这个吧,如果实在不太会喝白酒,可以少量多次,每天晚上睡前喝一些,那样就算是醉了,也能马上躺下休息。只要照这个做,五天左右就能好了。”女医生说道。

她随即抛了个媚眼给萧辰,对他笑道:“帅哥,你可得照顾好你姐姐哦,晚上记得叫她喝这个哦,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以马上来找我。”

说罢,她掏出了一张漂亮的名片,上面写着她的名字,林月,上面还印着一张她的*照,呃,有些露,而且鼓露得很多,看样子这张名片是她的珍藏版了,不会乱发给别人的。

“谢谢了。”萧辰无奈的一笑,接过了她的名片,可是他却发现何芳雅的眼里有一丝不悦,萧辰这才想起来,原来这医生把何芳雅当成了自己的姐姐,很显然不是。

但是如果不是,何芳雅应当认为她是自己的什么人呢,难道说是自己的丈母娘?明显不太合适,难道说是自己的女友?

天知道呢...( 纵横都市遇艳无双:狂野艳逍遥 )

章节目录

纵横都市遇艳无双:狂野艳逍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亲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亲王并收藏纵横都市遇艳无双:狂野艳逍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