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才行事暴戾乖张,为人又十分高调,所以很多人都对他有所了解。这个中年汉子也在机关里供职,虽然跟周有才不是一个单位,对他的了解却是不少。

  据这中年汉子讲,周有才之所以能够在仕途平步青云,完全是因为他有一个厉害的老丈人。虽然老泰山如今已经退休了,但在山阴市门徒广布,许多人依然都得卖他几分面子。

  除此之外,周有才有个妹妹,嫁给了现任祁安县公安局的局长谭凯,所以周有才才有恃无恐,敢当街打人。其实,在财政局,周有才对下属也是如此暴力,稍有违背其意者,便会遭到拳打脚踢。他背景深厚,根基稳固,就算下属被打了,也只能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嘿,坊间有个传言,这个故事可有趣得多。”中年汉子摸着下巴,嘿嘿直笑。

  陆恒远笑问道:“咋还卖起关子了?赶紧说吧。”

  中年汉子道:“你是没见过周有才的老婆,那长得正是叫天资绝色,虽然快四十的人了,却包养得跟二十几岁的大姑娘没什么区别。”

  陆恒远皱眉道:“这算什么劲爆消息!周有才有钱,他老婆保养有道怎么了?”

  中年汉子道:“嗨!你别打断我说话,继续听我往下说啊!周有才长什么样子你也瞧见了,年轻的时候,比现在还要磕碜。现在有俩钱了,捯饬捯饬还像个人模狗样的。二十年前,他就是一混子。听说能取到那样的老婆,是因为他使了手段。人家都说啊,当年他对人死缠烂打,可人根本看不上他。后来不知怎么的,突然之间那女的就嫁给他了,活脱脱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嫁给他后没多久就生了周晨这个混世小魔头。中间发生了什么,你动脑筋想想吧。”

  陆恒远道:“这还用想?很显然未婚先孕啊!”

  中年汉子点点头,道:“是啊,这你明白就好了。[]天鹅怀上了癞蛤蟆的种,你说癞蛤蟆没使坏手段?我听人说,当年周有才是霸王硬上弓,先把生米煮成了熟饭。”

  “你是说强*奸?”陆恒远道。

  中年汉子摇摇头,道:“以我对周有才的了解,应该不是用强的,说不定是用了什么药,让那女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这事情这厮做得出来!前几年财政局有个女职员就是这么被周有才弄到手的,那女职员清醒之后觉得没脸在世上活了,就跳河自尽了。后来这事不了了之,周家有钱有势,那女方家里也只能认栽。”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陆恒远心里琢磨着,万一周晨这小子跟他爸一个德行,软的不行来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对小佳做出那种事情,岂不要了小佳的命?

  “不行!我不能再让这小子见到小佳了。”陆恒远心里暗自坐做了个决定,好在高考结束之后小佳就要回家了,回到村上,周晨应该也就没办法了。

  “小老弟啊,你可要小心呐,周有才是只会咬人的狗,而且咬得很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他现在没动手,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中年汉子叹道。

  陆恒远碾灭了烟头,冷笑道:“我就怕他不来呢!”

  正说着,一辆宝马车缓缓在校门口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从车里出来一个戴着墨镜的长发女子。她穿着一袭黑色的缎质长裙,露出雪白的两段胳膊,撑着把伞,站在车旁。冷艳高贵,一如盛放中的牡丹。

  中年汉子抵了抵陆恒远,指着站在车旁撑伞的女人,道:“瞧见没!那就是周有才的老婆,周晨的亲妈!”

  陆恒远放眼望去,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的女人,心里啧啧称奇,周有才竟有如此艳福,娶到个这样美艳的妇人。(ianuaang)

  中年汉子嘿笑道:“怎么样,看着都流口水吧?我真搞不懂周有才,家里放着这么个天仙似的老婆,为什么还要到外面寻花问柳,沾花惹草?”

  陆恒远笑道:“这就叫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抢。古人老早就替咱们想好了问题。”

  中年汉子点了点头,“也对。几十年对着一个人,总有一天会厌倦的,就算是嫦娥,看得久了,也就跟黄脸婆没什么两样了。”

  陆恒远蹲在远处默默地观察着撑着遮阳伞的女子,虽隔着有三四十米远,他似乎人能感受得到这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心想不知她对周有才是怎样的,要也是这样,也怪不得周有才要出去偷吃。

  那女人似乎感受到有人在窥视她,扭头朝陆恒远这边望来一眼。陆恒远倒也不避讳,和她的目光在空中交接,只是她戴着大大的墨镜,让人看不到墨镜后的眼神和表情。

  那女人似乎有些生气了,收了伞,钻回了车里。隔着一层车窗玻璃,陆恒远再也看不见她,女人却能在镜中窥视着不远处的陆恒远。

  “这人怎么长的那么像他?”

  车里的女人捂着胸口,感觉到平静已久的心脏再次怦怦直跳起来。霎时间,如同回到了十八岁那年,俏脸绯红,自己则如一盆清水,陆恒远则如一滴红墨汁,滴入其中,迅速染红了她的心扉。

  “小老弟,你这胆子可真够肥的啊!幸好周有才不在,否则被他发现你这样看他老婆,非把你眼珠子抠出来不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中年汉子道:“有一年周有才的儿子过十岁,请了机关里不少同事去喝喜酒。其中有一个就因为多看了他老婆几眼,被周有才找个由头踢到下面的乡镇去了,到现在还在山洼子里罪思己过呢。”

  “呵呵。”陆恒远笑了两声,周有才把自己老婆看得这么紧,明显就是心虚的表现,看来他俩的夫妻关系应该不是很和谐。

  下午的考试一直到六点才结束,铃声一响,交了卷子的考生便蜂拥而出。坐在车里的女人也推开了车门,站在车旁等待儿子的到来。

  陆恒远和中年汉子都一块朝门口走去,中年汉子先接了儿子走了,陆恒远等了一会儿,见陆小佳走了出来,也带着她走了。

  周有才的老婆左竹影看着陆恒远消失在人流中的背影,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没过多久,周晨也出来了,捂着耳朵,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左竹影见了儿子,立马就把陆恒远抛在了脑后,上前问道:“晨晨,你耳朵怎么了?”

  到了左竹影的面前,周晨倒像是个十足的乖孩子,一脸委屈地道:“妈,我被人欺负了。那人早上欺负了我爸,中午又扭我的耳朵。你看啊,都流血了。”

  左竹影心疼地道:“晨晨,妈现在就带你上医院去。走,快上车!”

  母子二人上了车,周晨坐在副驾驶位上,问道:“妈,怎么是你来接我,我爸呢?”

  提起周有才,左竹影脸一冷,要是没有周晨,他俩的婚姻早就破裂了,总好过现在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道:“他上医院看腿去了,没法开车,所以我就来了。”

  往前开了不远,周晨看到走在马路边上的陆恒远兄妹,嚷嚷道:“妈,你快看,那就是今天欺负我和我爸的那个大坏蛋!”

  左竹影一看,不禁一愣,这不正是先前在那边学校门口看到的那个人嘛,不禁问道:“晨晨,这人和他旁边的女孩是什么关系?”

  周晨也没弄清楚陆恒远到底是陆小佳的什么人,气愤地道:“你看两人都搂一起了,这还用问吗?那男的肯定是陆小佳的相好的,气死我了!”

  左竹影看着陆恒远带着陆小佳走进了路边的宾馆里,暗中把宾馆的名字记在了心里。

  看到二人进了宾馆,周晨气得火冒三丈,要不是左竹影在旁,他非得冲进去跟陆恒远拼命。

  “晨晨,你怎么了?”左竹影心细如发,发现儿子的情绪有了较大的波动。

  周晨鼓着嘴道:“陆小佳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喜欢她的人可多了。可我搞不明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什么她要跟那土老帽在一起?还一起去宾馆开房,真是不知羞耻!”

  左竹影脸一冷,道:“晨晨,你实话告诉妈,是不是你也喜欢那女孩?”

  周晨连忙摇头,左竹影一直反对他早恋,这是他心里清楚的,忙道:“我没有!妈,你别瞎猜了行吗?”

  左竹影叹道:“唉,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就是不肯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否则准能考上个好大学。”

  “上大学有什么用?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了,有高中文凭就够了。等高考结束过后,我就要学做生意。过不了几年,我的生意就会遍布全国,我会成为全国知名的青年企业家!”周晨兴奋地说道。

  左竹影却是心里一沉,道:“你这些思想都是从哪儿学来的?妈从小就告诉你,知识就是力量。一个人掌握的知识越多就越有力量,就越强大!”

  周晨撇了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道:“我爸跟我说的。你看他初中都没毕业,现在不照样牛……厉害的不行!”

  左竹影叹了口气,没有开口反驳,其实她很想告诉周晨,他爸之所以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并不是靠他的蛮横,而是因为左家的势力。

  ( 大地主 /4/4485/ m )

章节目录

大地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华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华弟并收藏大地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