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车内的胖子又疯狂地按了几下喇叭,见那保安还是没有给他开门的迹象,愤怒地跳下了车,二话不说,上前对着保安的脸就是一拳。

  这时,围在周围看热闹的学生家长愤怒了,一个尽职的保安,居然受到如此欺负。不过,大多数人都是敢怒不敢言,不知这胖子的身份,看样子像是有些来头,怕是得罪了他而惹祸上身。

  “放开他!”

  陆恒远最看不惯这种仗势欺人的人,是人群中唯一一个站出来的人。那胖子回头看了他一眼,瞪着恶狠狠的眼睛道:“你小子皮痒了是吧?也来找打?”

  陆恒远微微冷笑,招了招手,道:“有种你过来动我一下试试!”

  这胖子向来横行霸道,何时受过这种挑衅,当下松开了瘦弱的保安,朝陆恒远扑了过来。陆恒远早看出来了,这人脚下轻浮,身材虚胖,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的,根本不足为惧。

  等胖子到了跟前,陆恒远才出手,轻轻地朝他膝盖上踢了一脚,顿时就让这胖子失去了战斗力,抱着腿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小伙子好手段!”

  围观的人群为他的义举所感动,一个个鼓起掌来。陆恒远忙道:“大家别鼓掌,会影响里面考试的。”

  众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孩子都在里面考试,一下子全都收敛了,没人再说话起哄。

  刚才被打的保安走过来把陆恒远拉到一旁,跺着脚道:“兄弟啊,你多管这闲事干什么,这回可惹上大麻烦了!”

  陆恒远道:“路见不平,难道我眼睁睁看你被他欺负?我做不到!”

  保安叹道:“我贱命一条,挨打受骂那是常有的事,早就无所谓了。可你不同啊,得罪了这个周胖子,他肯定会报复你的。”

  陆恒远不管地上躺着的这个胖子是什么人物,既然事情已经做下了,他就准备好了要承担一切后果。(ianuaang)

  正当两人聊着,车里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男生,拎着书包从门卫室的小门跑进了校园里。

  保安指着那男生道:“那就是他儿子,叫周晨,是我们学校的一霸,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做。仗着他爸是财政局的头头,家里有钱,养了一帮小兄弟,在学校嚣张得很!”

  “周晨?”陆恒远眉头一皱,原来这小子就是骚扰小佳的那个混蛋学生,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

  “保安大哥,你别替我操心,我干下的事我自己负责。”陆恒远走到周胖子面前蹲了下来,冷笑道:“嘿,你不是要打我吗?怎么老赖在地上,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啊!”

  周胖子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啊?我是周有才!他娘的,你敢打我,我看你是活得腻歪了!”

  “周有才?呵呵,没听过,周扒皮我倒是听过。”陆恒远在他的肥脸上捏了一把,道:“赶紧起来滚蛋吧,别躺在这儿丢人现眼了。你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就不怕被记者拍到你这丑态?”

  周有才咕噜爬了起来,知道不是陆恒远的对手,骂了一句:“小子,你他娘的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语罢,便钻进了车里,扬长而去。

  闹剧结束之后,家长们就都散开了。陆恒远买了份报纸,坐在树下阴凉的地方看了起来,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中午。随着几声铃响,参考的学生们开始从考场里涌了出来。

  陆恒远收起报纸,起身拍了拍屁股走到大门外,等了一会儿,就见小佳兴高采烈地从校园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试题难不难?”陆恒远关切地问道。

  陆小佳抱着哥哥在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好多同学都觉得难,我觉得难度还可以,反正都做出来了。(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陆恒远笑道:“太好了!旗开得胜,这是好兆头啊!”

  陆小佳道:“哥,我饿了,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去吧。”

  二人刚想走,却听背后有人叫了一声“陆小佳”。陆恒远回头一看,正是今天上午从周有才车里出来的那个小子。

  陆小佳看到周晨跑了过来,眉头一皱,低声道:“哥,咱们赶快走,要不然这块牛皮糖就甩不掉了。”

  当着那么多学生和家长的面,陆恒远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想收拾周晨,有的是机会和时间。

  陆小佳对学校附近要比陆恒远熟悉,带着陆恒远七绕八绕穿街过巷,陆恒远都被绕晕了,不知被他带到了哪里。

  “我们就在这儿吃吧。”陆小佳指了指前面的一家小饭店。

  陆恒远道:“小佳,现在不是省钱的时候,你考试期间得多补充营养。这地方太差了,哥带你去大饭店吃去。”

  陆小佳坚决不肯,道:“一顿饭而已,又不可能我吃了山珍海味就能考上清华北大。吃什么无关紧要,填饱肚子就行。赶紧吃完,回宾馆我休息一会儿,好准备下午的考试。”

  陆恒远也就不再坚持,走进小饭店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要了三菜一汤。兄妹俩正吃着,陆小佳忽然放下了筷子,脸色一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陆恒远感觉到异常,回头望去,原来是周晨正捧着一大捧玫瑰花朝这边走来。

  “这讨厌鬼又来了!”陆小佳不胜其烦,顿时没了食欲。

  陆恒远放下碗筷,拦住了进来的周晨,道:“赶紧滚蛋,不要打扰小佳考试!”

  周晨不认识陆恒远,还以为是陆小佳的男朋友,冷笑道:“你算哪根葱?土老帽一个,滚开,你也配得上小佳吗?”

  周晨平日里在学校霸道惯了,说着就往陆恒远身上撞去,哪知却像是撞上了铜墙铁壁。陆恒远岿然不动,他倒是后退了一步。

  “哟呵!孙子,块儿还挺结实的啊!我告诉你啊,识相的赶紧滚远点,否则我待会叫人来,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是周晨管用的技巧,恐吓一下学生倒是屡试不爽,但对陆恒远没用。陆恒远越看他越是来气,好好的一个男孩,非得学人家女孩打耳洞戴耳坠。

  “你叫周晨是吧?你爸今早被谁打的你看到了吧。赶紧滚,不然我让你跟你爸一个下场。”

  周晨这才细细打量了陆恒远几眼,才想起早上一脚把他爸踹倒在地的那个男人,原来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孙子,你揍我老爹,抢我女人!我跟你不共戴天,今天我非灭了你不可!”

  周晨毕竟年轻,长这么大也没吃过什么亏,总以为陆恒远跟学校里的学生一样好欺负,说几句狠话就会被吓怂了。

  “你的嘴放干净一点!谁是你的女人!”陆恒远脸一冷,动了真怒。

  周晨还不知危险临近,叫嚣着道:“陆小佳!陆小佳就是我的女人,我看上的马子,谁他妈敢跟我抢!”

  “周晨,你胡说八道什么!”陆小佳气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陆恒远一声冷笑,闪电般出手,抓住了周晨一只耳朵上挂着的耳坠,用力一拉,疼得周晨是哭爹喊娘。

  “我早跟你说了,别他妈惹我,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陆恒远手上用劲,把周晨的耳朵拉得老长,都出血了。

  周晨几时受过这种委屈,疼得哇啦哇啦直掉眼泪,一个劲儿地求饶。

  “松手、松手,快松手啊!”

  陆恒远松开了手,瞪了一眼周晨,“还不快滚!”

  周晨恶狠狠地瞪了陆恒远一眼,眼神倒是跟他爸如出一辙,灰头土脸地跑了。

  陆小佳知道周晨是什么人,道:“哥,咱们赶紧结账走人吧。过一会儿,周晨肯定会带人来找你的麻烦的。”

  “你吃好了吗小佳?”陆恒远摸着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妹的头发一笑。

  陆小佳道:“吃好了。”

  陆恒远结了账,二人就往宾馆走去。一路上倒也还算顺利,回到宾馆,陆小佳躺在床上小睡了半个小时,便起身开始温习下午要考的科目,查缺补漏,把知识点临时再过一遍。

  陆恒远去把高压锅和碗筷还了,又在那家饭店订了一份乌鸡汤,打算等陆小佳下午考完试带她过去补补身体。

  如上午一样,下午开考之前,陆恒远把陆小佳送进学校,就在门外等候。他原以为周家父子会来找他算账,不过直到考试的铃声响了,也没看到他俩。

  下午共有两场考试,考生们在里面奋笔疾书,家长们在外面心急如焚,一个个坐立不安,不停地转悠。

  陆恒远倒是挺淡定,大难过后必有大福,小佳能跨过病魔,这就是大福的吉兆。

  在外面等待的家长实在无聊,便围在一起聊天,谈论着各自孩子的情况和打算报考的大学。

  “喂,小伙子,你是弟弟还是妹妹参加高考啊?”一个中年男人问了问陆恒远。

  陆恒远朝他一笑,“是我妹子。”

  “打算考哪里的学校?”那人又问道。

  陆恒远道:“我妹子的理想是考上岭西大学。”

  “那所大学可不容易考啊!”中年人叹道,“上午我看你把周有才打了,大快人心呐,你做了我们多少人敢想不敢做的事情。不过老哥得提醒你,周有才是一条会咬人的狗,你要小心啊!”

  闲着无聊,陆恒远便问道:“老哥,那麻烦你跟我说道说道这个周有才呢。”

  ( 大地主 /4/4485/ m )

章节目录

大地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华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华弟并收藏大地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