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一看,就喊了一声:“是黄婉姐姐吧?龟叔呢?”

  那个被叫作黄婉姐姐的女人约莫三十岁,正哭着跑进”

  说着,就跑进里屋,把屋子里那两个旅行包打开,翻找着钱夹子。

  周永康一听,回头冲石浪说:“我得跟黄婉姐姐去趟医院,你留在这儿看门。哦对了,要是有人打电话来,要求送水过去,你就敷衍一下,实在不行,你就按照龟叔画在墙壁上的送水地形图,给人家送水上门。”

  话没说清楚,周永康就跟着慌里慌张的黄婉姐姐跑了出去。

  其实,石浪本来也想跟着去,可是,他不知道周永康跟这家人到底什么关系,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刚来人家地盘,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好贸然掺合,于是,他就只好听话地留守了下来。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在这座城边村的小独院里随处溜达了一圈,石浪也没发现半口吃的。

  妈的,这四野不着人家的,肚子饿了可怎么整啊?

  中午在河套子里跟郝春桃的一通鱼水之欢,让他年轻容易饿的肚子更加空虚起来。

  看这苗头,今天晚上甭想周永康送吃来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那几条一路颠簸已经咽了气的青竹鱼,给烧烤吃了吧,再不吃就臭了。

  心动不如行动。很快,石浪在院子里的柴堆上扒拉了一些干木头,堆在院子里就烤起了鱼。

  一边烤鱼,石浪一边想着,妈的,本来赶进城里是要跟大福哥喝酒骂娘来着,不知道周永康这小子为什么要先跑到这荒山独户里来揽饥荒,酒喝不成,连肚子都填不饱啊。

  火堆很旺,抹了盐巴和酱油的青竹鱼,烤的很快,几分钟后,就烤好了一条,倒是喷香的令人眼馋。天色渐暗,石浪也不点灯,就着黑夜,一手抓着鱼,像啃煮玉米一样,从鱼头啃到鱼尾,一条鱼的半片肉身,就全部进了他的肠胃。

  三下五除二,没三分钟,就吃掉了一条鱼。可是,肚子里的馋虫犹未打下去,石浪正寻思着等会再烤一条鱼吃呢,却听到这家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了!

  慢吞吞地走过去,接听了电话,石浪这才知道,麻烦来了。对方是个女的,声音很柔媚很动听,她明确要求,马上送一桶深埋地下三千米的万年冰泉水到南面她家。

  石浪只听清了小区名称和门牌号,其他的,一概不知。不过,还好,答应了人家的要求,放下电话后,他打开屋内的电灯,发现墙壁上贴满了各类小区,以及各个住户的相关信息,这些,石浪当然看不懂,他只看懂10个阿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伯数字!

  估计,这家供水店那个送水的师傅看来也不大识字,他也把各个订水的住户,用简单的图示标出,位置、门牌号,等等。这就便宜了石浪这小子。因为,要求送水过去的这个人家,她的小区名称和门牌号都很特别,所以,根据图示,石浪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扛了一桶冰泉水,石浪就上路了。东南西北,辨识了一下方向,他就往南面走去,没一会的功夫,果然,看到了一个挺别致的小区:市委大院1号。

  门口是有几个戒备森严的保安的,不过,也许是主人打过招呼了吧,或者,也是石浪长得太土气太淳朴了,他们根本不屑一查,结果,石浪竟顺利进入了市委大院1号住宅小区。

  进了小区,石浪有些茫然地看着前方那一栋栋别致新颖的住宅楼,心里不禁唏嘘起来,妈的,这里的房价每平米应该不下两万吧,看来,那个女人还真是个小富婆啊。

  这里,每栋住宅楼都是“h”型,一梯两户,共12层。看着楼面红色圆圈上标识出来的阿拉伯数字,石浪很快就找到了第5栋。有楼梯,是那种直接到达楼房里的高级电梯。不过,石浪没见过这东西,根本不会使用,他只好采取最原始的步行方式,一步一步,走楼梯!

  好在,这个女人的家,倒是不高,只在5层。很快,石浪就满是臭汗的扛着那桶冰泉水来到五楼,电门铃,石浪是见过的,一伸手,他就按响了501室的门铃

  (兄弟们:今天有个傻逼读者质问小蛇——男猪脚大字不识一个,怎么听懂女人电话里叫他送水的内容?小蛇反问他——傻逼,一个地道的成都人会听不懂四川话吗?4书细致到这个份上,真是令小蛇无语啊!小蛇弱弱的问他一句:刨这样的根,有意思吗?)

  ( 官太太的贴身男保姆 /4/4503/ m )

章节目录

官太太的贴身男保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绿头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头鸭并收藏官太太的贴身男保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