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半蹲状态,手臂向前伸出的袁修缘喝了一杯妖冶女子递过来的酒,入口一阵腥辣。妖冶女子起身向前,纤细的手指抚摸着袁修缘。

  黑曼巴魏东贤收拾完手中的两人,一回头,愣了一愣。密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一手提起倒在地上汉子,用对方的衣服擦拭着手上的手刺。然后撕扯下身上的衣服,露出里面古铜色皮肤,上面横七竖八的纵横着各种伤疤。

  妖冶女子在袁修缘身边吐气如兰,还夹杂一股酒气:“说,你是谁派来的??”

  袁修缘嘴角抽搐了一下,一颗汗珠顺着眉头流下来,而那个阻击手的红色光点随着这颗汗珠不断游走,好像在玩耍。

  妖冶女子一笑:“不说?不说我就让你的脑袋开花。”

  袁修缘眉角也开始抽搐,整个脸部的表情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浑身的肌肉不断颤抖,脑袋充血,眼前的场景早已模糊。

  妖冶女子淡淡说道:“听话,讲出来,我留你一全尸。”

  一颗泪水顺着袁修缘的脸颊流下来,不是袁修缘不想控制,而是那股紧张的气机根本就没有经过大脑,纯属生理的自我反应。

  袁修缘脑袋一片空白。

  妖冶女子用手中的手帕帮袁修缘擦了擦眼泪,雪上加霜道:“不说,我就把你大卸八块,然后丢到黄浦江喂鱼。我知道这眼泪不受自己控制,都会有第一次,不过也可能是你的最后一次。”

  袁修缘突然面色一狠,不能是最后一次,绝对不能。袁修缘举起的右臂,一股银色的光辉飞出,不是射向妖冶女子,也不是射向黑曼巴魏东贤,而是射向小饭馆里唯一的一盏吊灯。与此同时,袁修缘一脚蹬在身前的桌子上,整个人倒着飞出去。

  “嘣!”

  “嘣!”

  “嘶!”

  “嗡!”

  四声不同的声音响起。

  第一声“嘣”,是灯泡碎了的声音,清脆之极。袁修缘的飞刀敲碎了小饭馆里唯一的一盏灯泡。手中的飞刀和银线皆是导电体,袁修缘感觉一阵浑身疼痛的麻木感,然后是一阵窒息的痛苦。

  人在触电的状态下,并不是被巨大的电流电击而死,而是身体机能的混乱窒息而死。在挥舞出飞刀的同时,袁修缘早已将舌头放在牙齿之间,电击状态下嘴巴不自觉的抽搐紧闭,钻心的疼痛让袁修缘恢复一点意识,猛力的扯拉手中银线,希望能够脱离电击。

  第二声“嘣”,是小饭馆外面狙击步枪发出的声音,清晰沉闷,宛如除夕夜的鞭炮声响,子弹险险的擦着袁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缘的衣服划过,一头扎进小饭馆的水泥地中,溅起无数尘土。

  远处不愿楼房上,一个一身黑衣的女人不咸不淡的“咦”了一声。

  第三声“嘶”,是妖冶女子在腰间抽出的两柄黑刀,黑刀薄如蝉翼,透漏着冷冽的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略向袁修缘的胸部。狙击子弹没有打中袁修缘,但是妖冶女子的刀竟然更快,那薄如蝉翼的黑刀如同吐出蛇信子的毒蛇在袁修缘的胸前划开了一道口子,但是刀太快,袁修缘并没有感到疼痛,只是清晰的感到自己中了一刀。[超多好看小说]

  第四声“嗡”是魏东贤挥舞出的砍刀插在桌子上的声音。就在袁修缘将飞刀挥舞出去的时候,魏东贤眼睛一眯,抽出插在地上的砍刀,顺势挥舞出去。砍刀沿着妖冶女子肩膀插上袁修缘,但是中途被妖冶女子的一刀挑开,扎在桌子上。刀尖入木三分,刀身嗡嗡作响。

  火花电石,风驰电掣。

  整个小饭馆变得漆黑一片。

  袁修缘狠狠撞在墙上,然后整个身体不断翻滚,倚在小饭馆的角落里。

  妖冶女子用手帕擦拭带血的黑刀,冷冷手法很细腻,也很耐人寻味。

  袁修缘将妖冶女子和黑曼巴魏东贤的位址,以及猜测的窗外狙击手的位址在脑袋里过滤一遍,紧了紧手里的飞刀,如果一击必杀,自己到底有多少把握能将手中飞刀插入妖冶女子的胸膛。

  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袁修缘,你好聪明。竟然能找到这小饭馆里的死角,的确,你呆着的地方是狙击手打不到的地方,但是你知道,我也知道,所以你的位置我很清楚。”

  袁修缘听到沙哑的声音微微一愣,随即苦笑一声,这妖冶女子竟然会腹语,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根本就辨不清对方确切的位置。

  “袁修缘,你知不知道窗外狙击枪的型号?我可以告诉你,那是巴雷特m82a1狙击步枪,口径 127mm 全长,管长 7367mm,枪管缠距 381mm 。枪 重 129公斤 ,弹匣容量 10发,分解长度 9652mm ,瞄准装置 m3式 光学瞄准镜。配 弹 127x99mm勃朗宁机枪弹, 最大射程 1830米。窗外一共发了八枪,剩下两枪。如果两枪打在同一个地方足以穿透你依着的墙体,然后打穿你的身体。再后来我将你的尸体拉出来,亲手将你大卸八块,你看好不好玩?”

  袁修缘咧了咧嘴,还是说不出话来。

  妖冶女子所处地点不定,声音再次响起:“袁修缘,无论你是谁派来的都无关紧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临死前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袁修缘浑身颤抖,嘴巴喃喃道:“念思,念思,念思。”

  妖冶女子听力不俗,打趣道:“我听不清,你再说一遍。”

  与此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黑刀。

  袁修缘闭上眼睛,哀叹一声,稀里糊涂的说道:“老子再也不看网络小说了!!!”

  一句话说完。

  妖冶女子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不是用腹语,而是银铃般的笑声,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如同百灵鸟。即使跟了妖冶女子整整八年的魏东贤也是摸不清头脑。

  “为什么?”妖冶女子一边笑一边问道。

  袁修缘讶然,原来妖冶女子的身形一直没有动,一直都在原来的地方,自己如果飞出一刀还是有希望的,但是现在的袁修缘却不敢那样做了。

  “因为网络小说中的主人公在这种情况下都是先想一步,然后全身而退。除了主人公,剩余的人都是白痴。而我就是被骗的读者,不但外面有一把狙击枪,屋内还有两位,一位用双刀,另一位更是心狠手辣。”袁修缘破罐子破摔,其实身上的衣早就湿透了。

  妖冶女子听完袁修缘的话语笑的更开心了,只是到了后来连袁修缘这种人都能听出那笑声中还带着极力掩饰的呜咽。

  “袁修缘,我不能留活口,所以你还是要死。”

  袁修缘咬破了自己的嘴唇,鲜血流下来。

  “但是,今天我改主意了。放了你,说不定我们还能再见面。”

  袁修缘不敢相信这女人的话,浑身的弦还是紧绷着。

  “我知道你不是任何人派来的,仅仅想逗逗你而已,你很聪明,但是火候太差。此去西天还是路途遥远,九九八十一难你只是过了一难。记住,今天我是向放屁一样将你放了的。”

  袁修缘心里默念:“像放屁一样。”

  瞬间脸色狰狞。

  妖冶女子走了,款款离去,带着黑曼巴魏东贤。

  但是吓破胆的袁修缘愣是没敢露头,躲在角落里手指插入伤口中,鲜血不断流出,腥热疼痛。

  袁修缘害怕,害怕这脑袋一露便被直接爆了头。等到外面没了声响以后,袁修缘脱下衣服,抛了出去,没有枪响。

  但是袁修缘还是没敢露头走出去,而是匍匐在地上慢慢的向前爬去,爬到桌子前用两根手指拿捏起妖冶女子丢留下的手绢,放在鼻子下轻轻一闻,闭上眼睛。

  当袁修缘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眼阴郁,嘴角微翘,瞬间入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全书完)

  ( 我本刁民 /4/4513/ m )

章节目录

我本刁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半生修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生修缘并收藏我本刁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