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小饭馆里其他的东西都是静止的,只有九尾狐女人和袁修缘的手指在白炽灯泡发出的灰黄灯光下飞速舞动,“袁修缘”三个字让两人写到最后,弥漫着一股难以名状的肃杀之气。

  九尾狐女人的嘴角带着一抹猩红的笑意,袁修缘的手指灵巧十足,两人书写着同样的三个字,小小饭馆里出现不一样的微妙平衡。

  也不知是谁打破了其间的平衡,四五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突然起身,各个戾气十足。

  黑曼巴魏东贤嘴角带着笑意,从怀中掏出两个灵巧的手刺,两个手刺与一般的手刺略显不同,头部的尖头部分十分尖细,长约三厘米,另外上面还刻着两条青龙,青龙刻得极深。

  袁修缘眼神惊艳异常,这种灵巧的兵器是第一次见识,那股由飞刀延伸出来对兵器的痴爱这一刻一点也不掩饰。

  魏东贤看到袁修缘的表情很开心,将手刺戴在手上,笑着说道:“这两件手刺是小姐亲手设计,看到这头部的尖细部分了吗,比起那些小孩子玩的手刺长上不少。打起架来,拳拳入肉,刺刺见血。这两条青龙实际上是血槽,放起血来方便,比之‘狼牙’特种兵部队的军刀不逞多让。”

  袁修缘喉咙不自觉的揉动一下,咽了咽涌上来的唾液。

  四五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将一块块手帕拿出来围在脸上,防止鲜血迸溅时溅到嘴里。然后四五个人一同冲上来,步伐稳健,气息沉稳,手里拿着都是开过锋的三尺砍刀,在灰黄的灯光下闪烁着青色的冷光。四五个两两一组,手里的砍刀相互交映,齐齐的冲向魏东贤。完全没有电影中不断叫嚣的声音和“杀杀”的砍杀声。

  袁修缘见识过张奎豢养的刀匪,如今见到这四五个男人吗,心里还是一阵后怕。与袁修缘形成明显对比的是妖冶女人的事不关己,以及黑曼巴魏东贤嘴角带着的弧度。

  魏东贤不知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话,回头迎向冲奔而来四五人,手里的手刺硬生生的顶住迎头砍下来的砍刀,然后另一只手刺轻轻在对方的脖子上一划,血液飞溅而来。魏东贤的膝盖也没有闲着,一膝盖导在对方肚子上,对方便像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一头扎进身后的同伴身上。同伴没有惊慌,冷哼一身,顶着刚刚鲜血飞溅的同伴又向魏东贤冲来。魏东贤抬脚一个高旋踢,被割喉早已死翘翘汉子的脑袋竟然断开来,飞出去,露出后面同伴的脑袋。魏东贤没有停手,手刺刺进对方的眼睛,鲜血迸溅,灿烂如烟花。

  可是被刺瞎双眼的汉子没发出一声喊叫,双手放开倒在身上的同伴,竟然不顾疼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抓住魏东贤的一只手臂。身后的两个同伴冲上来。魏东贤脚尖一挑,被割喉汉子的尸体又冲向上来的两个汉子,其中一人根本不顾及同伴举起刀竟然一刀捅进同伴尸体内。(广告)砍刀脱手,这汉子迈过同伴的尸体,不管不顾的向魏东贤冲来,魏东贤双臂颀长,臂力惊人,趁着对方向前冲力量,另一个手刺刺进对方的肚子,对方又是双手将魏东贤的另一只手止住。魏东贤眼睛暴睁,猛地发力,对方竟然双脚离地,两只腿在空中不断的挣扎。

  震撼的画面引入眼帘,一个没了脑袋的尸体上面插着一把砍刀。黑曼巴魏东贤的一手插入一人的眼睛,对方止住了这只手。另一一手插入一人的肚子,对方双脚离地,嘴里不断涌出鲜血,但是也止住了魏东贤的另一只手。

  袁修缘心里震惊,这种以命相搏的战斗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一股恶心呕吐的感觉溢满心头。

  三条人命换来的结果竟然只是为了止住魏东贤,这人命一点也不像人命,都他妈的说命比纸薄,可是眼前的情景完全是人命如狗屁。

  剩下的汉子没有管魏东贤,举起砍刀冲着妖冶女人而来。

  三条人命只是诱饵制住魏东贤而已。

  袁修缘猛地起身,不是英雄救美,而是想夺门而出,尽快逃离这个地方。袁修缘哪有以一敌百的英雄气概?即使被眼前的妖冶女人看重,袁修缘也没有胆量跟着这个女人混。

  害怕!

  害怕!!

  害怕!!!

  袁修缘毫不掩饰的表达自己心里的恐惧。

  只是袁修缘刚刚站起身来,更加诡异震撼的画面产生了。

  冲上来的汉子一人的脑袋如同熟透的西瓜一样,被一把重锤重击,脑浆和血液四溅开来。一个脑袋凌空消失不见,但是手里的砍刀还不断的挥舞,双腿还在向前走。

  “彭!!!”

  又是一声枪响,没了脑袋的汉子半个身子又是炸了开来,血肉横飞。

  袁修缘听得瞳孔不断放大,一屁股瘫坐在座位上。

  妖冶女子好像很讨厌现在的气味,拿出一块手帕捂住了嘴巴,看着呆若木鸡的袁修缘,好像感觉很好玩,眼睛眯着,如同刚刚爬上树梢的月牙。袁修缘知道这是这妖冶的女子在笑,而且笑得很开心。

  最后一个汉子的下场好不到那里去,爆头,血粼粼的鲜血溅了一地,如同一幅抽象派的油画,深邃,诡异,还有淡淡的鬼气。

  小饭馆外面又响起几声枪声。

  每一声枪响总是让袁修缘心中一紧,那说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又有一颗脑袋四溅开来。

  最后,小饭馆外面升起无数的烟花,绚丽多彩,色泽艳丽。

  噼噼啪啪的声响不断。

  妖冶女子突然问道:“怕了?这是烟花,在上海这地方,做点事情要不断掩饰,这烟花是掩盖枪声的。”

  袁修缘伸出手来指了指妖冶女子,可是手指停在空中一动不动,一个圆形的红点掠过袁修缘的眼睛,正中眉心。

  有狙击手!!!

  袁修缘张了张嘴巴,又闭上。

  “呵呵呵,保持这个动作别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不然脑袋要开花哟。”妖冶女人说的轻巧。

  “我想喝点酒。”

  听到袁修缘的话,妖冶女子倒了一杯酒,用白葱似的手捧着送到袁修缘的嘴边。

  袁修缘张开嘴巴,轻轻抿了抿。

  “这也叫喝酒?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妖冶女子说道。

  袁修缘一只手举着,脑袋向下低了低,将酒杯中的酒全部喝下去。

  妖冶女子“咯咯”笑出声来,可能是在酒精的作用下,站起身来,走进袁修缘,食指沿着袁修缘眉头划下,然后到鼻子,再到嘴唇,最后到袁修缘的下巴,脖子。

  每一次移动都是细腻,柔美。

  袁修缘脸上豆大的汗珠划下,遍体生寒,确切的说是妖冶女子的手指更加寒冷。

  大场面!!!

  袁修缘见识过了。

  杀伐之气太浓烈!!!!

  这妖冶如艳鬼的女子。

  ( 我本刁民 /4/4513/ m )

章节目录

我本刁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半生修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生修缘并收藏我本刁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