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赵电去问当地最权威的医生――周老先生。

  周老先生是镇卫生院的退休老医生赵电和他很熟悉赵电小时生病妈妈总是带他到周医生处看。

  赵电把妈妈的病情告诉了周医生周医生问:“你母亲多大岁数了?”

  赵电说:“七十一岁。”

  周医生摇摇头:“这么大岁数患了脑血栓只能活一个星期。”

  赵电傻了――

  但赵电想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给母亲治疗。

  后来他不再问医生自作主张只给母亲吃最新药品――血栓心脉灵。这种药5o元一盒一盒只有火柴盒那么大。赵电每个星期都买每个星期都回家。

  奇迹生了――

  母亲脱离了生命危险慢慢的自己竟能下床扶着墙走几步了饭量也逐渐增加。

  头脑也有所清醒言语能力也有所恢复。

  看到母亲活下来了赵电感到十分欣慰。

  赵电并没有因为母亲的身体有所恢复就放松了对她的治疗。他一如既往地频繁地给母亲买药送药。那时他为个人做的事情主要是两件:白天给妈妈买药晚上给袁芳写信。妈妈的病情好转让赵电给袁芳写起信来更有劲头更有信心!他想:妈妈的病情都能好转我的爱情同样能逆转!

  ――尽管袁芳没给他回一封信。

  四月十八二哥结婚赵电回家庆贺并给家里人帮忙。

  那天下着小雨。

  傍晚新娘来了打着一把红色油纸伞伴娘是她的小侄女。新娘进了洞房村子里的妇女、小孩纷纷挤进来看新娘家里一片喧闹。

  婚宴在新建的楼房里举行母亲不能行走独自坐在老屋里。吃晚饭时赵电怕母亲孤单就没有陪客人到老屋陪母亲。有几个客人现赵电不在就跑到老屋喊:“赵电你怎么不来陪我们喝几杯?”

  赵电去了在餐桌上客人们对赵电说:“赵成已经完婚了现在临到你了――”

  赵电说:“我不到三十岁结不了婚。”

  “那不行!这么大的村子就你一个大学生全村老少都关注你的婚姻你要是拖到三十岁人家不仅在背后说你也会说你父母的。”

  赵电说:“问题是:我想早就能早吗?早不了啊!”

  这时赵电的堂兄赵海问:“今天你的女朋友怎么没来?”

  “她在北京上学不得回来。”赵电不想提袁芳和他分手的事他觉得在二哥结婚的日子里说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己分手的事会大煞风景的。再说在他心里是不接受分手这个事实的。

  客人当然是随便问问但赵电却往心里去了。那晚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婚姻在思考和袁芳的事。以前别人问及他的婚事他总说先让二哥完婚现在二哥完婚了该自己了!历史把他推到了最前沿!无法回避无法退却。和别人谈婚没兴致自己最爱的袁芳又提出了分手以后的婚姻道路该如何走呢?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人总是不由自主地走向十字路口。而十字路口是最能检验一个人的智慧最能考验一个人的品质的了。有的人的人生会因为有了十字路口而绚烂多彩;有的人的人生会因为有了十字路口而支离破碎!

  赵电现在就到了十字路口他的人生是绚烂多彩还是支离破碎呢?谁也不知道。

  妈妈的病有所好转但没有根本性的好转病情时好时坏。脑血栓是不治之症就是总统患了这种病也无法治疗的何况普通百姓。

  妈妈不能行走吃饭要人送入厕要人扶着梳头洗脸都依靠别人。父亲以前还能做点农活现在农活放下了专门照料母亲。

  赵电颇有孝心:以前母亲没病时他一般情况下是两个月回家一次甚至半年回家一次。现在母亲病了他不放心要么一周回家一次要么两周回家一次。而且每次回家都买许多食品给母亲补身子。回家后总要给母亲梳头洗脸洗脚;给母亲倒便桶;把母亲抱出来晒晒太阳透透气;握着母亲的手问寒问暖。

  母亲本是个能言善道的人患了脑血栓后言语能力基本丧失口齿不清说话吞吞吐吐支支吾吾。(广告)每次赵电握着她的手时她就怜爱地看着赵电支支吾吾地说:“我赵电心是最好的――”

  赵电回家父亲常常唉声叹气毕竟照料一个全身瘫痪的人太不容易了!这比干农活要累十倍何况父亲已是个七十六岁的老人了。

  六月中旬赵电到省城有事他知道母亲喜欢吃荔枝就顺便在省城买了些荔枝带给母亲吃母亲还是小的时候吃过。到家时父亲告诉赵电:“家里的锅灶开裂了――”

  赵电看看锅灶真的有点缝隙但不影响做饭。他说:“这没事啊。”

  “不是影响烧饭这是个兆头。”

  “什么兆头?”

  “古人说:灶分裂人分家。”

  “怎么要分家?”

  父亲说:“要分家的人当然是你二嫂。这不是明摆着吗她是不想和你瘫痪的母亲在一起生活。”

  “如果她想分家就答应她不要和她争吵也没什么。你们三个一家她和老二一家。爸爸你放心分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后我保证你们吃的用的不比以前差需要什么我买不依仗赵成夫妻俩。”

  分家后赵电几乎包揽了父母所有的生活用品他怕母亲热买了个新电风扇原有的给了赵成还给母亲买了副躺椅让她在外面躺着见见阳光透透气。

  赵电为瘫痪的老母可说是付出了全力!他对得起自己的母亲。他不光对得起母亲也对得起袁芳。无论白天多么忙晚上他总要给袁芳写信!他过誓坚持每天一封信。他在努力践行着自己的诺言。尽管袁芳没有任何回音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意志他从没有打退堂鼓!一开始信比较长后来信越写越短写到第二百封的时候话已讲尽了从第二百零一封开始他在信中只写三句话:好好学习保重身体时间会证明一切。信的内容固定了但形式是千变万化的:每一封信的信封都互不相同每一封信的信纸都不一样每一次信纸的折叠都有新意每一次贴的邮票都不一样。

  袁芳见到信后会怎样处理呢?是看是撕还是扔?还是把邮票撕下来作收藏而把信扔了?他不知道也不去想。赵电只有一个念头:不管袁芳怎么处理我都要写!

  赵电投信时间不固定:有时白天投有时晚上投。地点也不固定:有时在西林投有时到下面的县办事就顺便在县城投如果到省城办事就把信带到省城投。邮箱也不固定西林市各个街道的邮箱他都投遍了。

  由于他是分散着进行的所以别人没现他的异常之处他的生活一直保持着正常大家都在过着平常的日子。

  在没有袁芳的日子里赵电日思夜想着袁芳。在不见袁芳踪影的日子里他竭力找寻着袁芳的影子。从1997年开始赵电的心中萌生了一个计划就是:他要重温和袁芳一起去过的地方。

  正月里他独自到新竹县城只是这一次不是去袁芳家拜年他知道袁芳在家但是在没有得到袁芳回复的情况下他是不可能去袁芳家找她的。他来到城外的那片树林即袁芳的心情森林。去年的此日他曾和袁芳共同认领了一棵爱之树他找到了那棵爱之树――桂树。看到爱之树赵电受到莫大的鼓舞心想:我们的爱情依然蓬勃着依然旺盛着一点没有衰竭的迹象!因为那棵桂树长得非常好!在桂树前祈祷了一会赵电带着万分希望回去了。

  阳春三月他来到西林市郊的桃花坞两年前的一个晴日他带着袁芳逃课来到这里两人还在这里合影。今天桃花依旧但袁芳不在!脑子里蹦出两句唐诗: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赵电在灿如云彩的桃园里回想着当年和袁芳赏花留影的情形那温馨的一幕幕浮上心头。他记起当时袁芳给他照相时说的一句话袁芳说:“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你那一根枝条上的花我怎能离开你呢?即使离开也会有返枝的时候你没听说过离花返枝吗?”赵电想既然袁芳说过离花会返枝的那我们的婚姻说不定会起死回生的。

  赵电回家看望母亲在村前的河滩上赵电找到两年前和袁芳沙滩藏宝的地方。他扒开河沙里面的鹅卵石一个没少依旧是两个心形。赵电仿佛看到袁芳的心在跳跃!看到两心相连的样子他告诉自己:虽然袁芳和我分开了但我相信她的心依然连着我的心她的心依然贴着我的心――对此我坚信不疑!

  重走爱情路赵电跑得最远的就是杭州了。[]8月底他到了杭州就住在两年前和袁芳一起住的那个宾馆。他再度踏上断桥不禁回想起当时曾和袁芳在此接吻的事。他还记得当时自己做的一小令:“晚风轻湖波留梦痕多情柳丝系离人。白堤上更销魂断桥接吻。”当时断桥接吻现在呢只有蚊子在叮他――赵电想断桥不断我相信和袁芳的姻缘也没有断!

  重走爱情路走得最多的是三乐河堤。当年赵电给袁芳辅导功课时每天晚上袁芳都把他送上这条路两人不知在这条路上走过多少次!三乐河堤对赵电和袁芳是名副其实的情人之路。两人都喜欢河堤漫步每当走上这条路两人总有说不完的话总有看不完的风景说不出的缠绵悱恻和深情缱绻。这条路在赵电心目中已然成为“试金石”判断一个姑娘和他有无情缘是不是同路人到河堤上走一下就知。感觉很默契很惬意就是人生的同路人。感觉很别扭很败兴就不是人生的同路人。

  在袁芳和赵电分离的三年多时间里报社里有两个女孩一直对赵电青眼相加先是王绘后是张小会。

  王绘为了和赵电展关系可谓想尽心思。1997年7月1日报社为庆祝香港回归集体到南京旅游。到了南京就自由游玩晚上到宾馆集合。王绘说:“赵编我俩一组吧。”

  赵电说:“那就我俩一组吧。”

  在明孝陵王绘故意身子一歪倒在赵电怀中赵电怕她跌倒一把抱住王绘顺势也把他抱住抱了好长时间引得游人观望赵电尴尬。王绘可不管这些她抱着赵电不放还轻轻的说:“抱着你好幸福!”

  种种迹象表明王绘对赵电有意说严重一点她是爱上了赵电。但赵电并不认为王绘与自己真的有情缘。有无情缘到试金石上试试就行。那天晚上王绘请赵电喝咖啡从咖啡店里走出赵电说:“我们到三乐河堤上走走吧。”结果一上河堤王绘就牢骚满腹她喋喋不休地说:“你怎么喜欢走这儿?这不就是一条河吗?有什么啊?而且路还不好走这么多石头和沙子!”

  就这样赵电坚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地认为:王绘和自己绝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我们俩绝对不是人生同路人!

  从此赵电便和王绘拉开了距离。

  除了袁芳没有第二个人愿意陪他走那一段情人之路――三乐河堤赵电只得一个人走在那条路上。

  那是一段不短的路明知在这条路上不会再遇上袁芳可他却一次又一次地走上那条路又走回来就这样重复着情人之路。

  他痴痴地梦想能够遇到她然而如若真的遇到她恐怕自己承受不住那种心跳、慌乱和胆怯。

  1998年4月4日袁芳和他分手两周年赵电又踏上三乐河堤。

  这一天天空下起密密细雨赵电撑伞独自在雨帘中穿行任雨水淋湿自己的心执迷地悉心地去回味和袁芳共同走过的那一段馨香的里程。

  潇潇春雨轻轻敲打着赵电身上情梦的外衣。他失神地漫无目的地走着再也回忆不起袁芳清晰的形象来这时的袁芳像一朦胧诗似是梦做的又如山岚中云气做的一片朦胧迷蒙成了一个有点透明却又看不清的影子浓浓的情感冲淡了记忆单相思的人常常记不住对方的面容。

  整个世界都在下雨赵电费力地用小伞撑起一片小小的天空。幻觉中远远地有一朵水仙花飘来依稀变成了袁芳!又倏忽飘去在风中旋转消失在雨幕中。

  赵电的思绪越来越纷乱他在追忆、回想、探究往事如潮袭来又退去他竭力借雨丝洗刷自己落尘的记忆于是一缕缕的记忆又开始清亮起来可关于袁芳的记忆却无法用雨水洗亮越来越混沌、渺茫、隐约、依稀若即若离。

  风中的花、雨中的草都在动而赵电的目光却定定的没有游移目光如网在生活的水面上打捞所有关于袁芳的琐忆可撒下去的都是空网。

  赵电在雨中穿行洒下一路的心情他想在生命的路程上拾起那一片美丽的叶子而那叶子又被风吹到那渺不可测的未知世界令他心意阑珊。

  眼前有雨淅沥下着心头有雾飘渺。路侧的楼房静谧而安详雨中的树带着文静的神韵在承受风雨。花儿昂立枝头或娇美或凄艳一切都是肃穆的在赵电的心中又都是有灵性的它们都在风雨中凝望着他。

  赵电恨不得用血写一封信一表挚情放飞心头的鸽子在风雨中飞行。

  整个世界都在下雨生活总是凄迷吗?我的命运注定是压抑吗?心灵的歌音悠悠扬扬可谁能听见?心瓣的清香幽幽袅袅有谁欣赏?美和快乐总是在虚空中短暂显现眸中的纱帐和青雾却时时翻飞飘渺。

  赵电扎一纸花抛向水中在细雨阴霾的天气里静伫水边看流水把纸花送向远方。心灵的河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于是波涛汹涌起来。

  雨点带着心情飘零。

  晚上赵电辗转反侧千百次地呼唤袁芳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地把袁芳的芳名放在嘴里咀嚼想用梦造一栋世界上最华美的房子让她住进去于每一个夜晚。

  每当深深地想起袁芳时心就不由得跳咚咚!像生命之钟被重重地撞响又像感情的弦被狠力地拨动赵电痛苦地体验这种心跳的感受。

  他想到袁芳那里去表白一切然而总鼓不起勇气真正爱一个人就会莫名其妙地怕她自内心的爱往往是一种莫大的畏怯真正的爱情是严师在她面前你永远是战战兢兢的学生。

  梦乡总是甜蜜因为梦中有袁芳!可一到清晨打开眼帘那轻柔的梦便被不备的放飞美梦难留如轻烟不知飘向何方!

  啊袁芳的迷蒙的美是赵电忧愁凄清的海。袁芳的捉摸不透的形象是赵电无边无际的沼泽。赵电在生命的丛林中彷徨袁芳就是一片云片。

  情人如花隔云端。

  赵电在读书时龙城师范的四舅经常带报纸给他看。现在赵电自己编报纸了反过来也带报纸给四舅看并请四舅提点建议。

  1998年的圣诞节赵电带着下半年的《西林日报》来到四舅家。四舅看到了非常高兴他拿出最近的几份报纸浏览了起来特别留意了一下赵电负责的第三版。

  看了一会四舅放下报纸笑笑说:“赵电呀报纸编得不错啊!有相当高的水平!一定要保持下去不要虎头蛇尾。”

  赵电说:“四舅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您可以说说也许对我办报很有帮助。”

  四舅抹了下脸说:“我已经老了思维跟不上了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你现在只要保持下去就行了。”

  四舅看看赵电说:“赵电西林的新闻我当然关心但我更关心的是你的新闻婚姻方面的新闻――现在谈婚有进展吗?”

  赵电叹口气说:“四舅没进展。袁芳和我分手已有两年半时间了到现在都没给我回信。”

  四舅说:“赵电你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比你大的比你小的比你强的比你差的都结了婚生了子就你到现在还是一个人过活还在打晃荡。你就不感到急吗?还要拖到什么时候呢?你看你都不如你二哥他是小学毕业结婚已两年多了孩子都两岁了。而你是个大学毕业工作也很好马上就要升为副主编了竟然到现在还单身。你不用和别人比照你比照比照二哥就行了。”

  赵电低头不语。

  四舅接着说:“你要是个根本就找不到对象的人我们也不会去想这事。问题是你并不是个平庸的人在某些方面还十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出色找对象很容易。”

  四舅叹了口气:“人世间的事很难说过于容易的事情反而难以完成。赵电由你谈婚我想到了我乘车的经历。有时乘车车子上的空位很多我不知道坐哪个好结果犹豫了半天时间还坐不下来竟然在那么多空位间站着。有的时候呢只有一个空位反而很快就坐下了而且坐得很塌实很舒服。”

  四舅的话很有哲理让赵电听后很受启他对四舅笑笑说:“四舅您讲的话很有哲理。但我不属于您讲的那种情况。我不是选择的艰难恰恰相反我是不去选择才拖到了现在。虽然袁芳和我分手了但我放不下她无法舍弃她而别人又不在我选择范围内除了袁芳其他的姑娘我根本就不考虑的。我跟您讲一句心里话我不知道这话当讲不当讲:对我来说我真正需要的是袁芳而不是婚姻。如果我真的那么需要婚姻的话我早就放弃了袁芳随便找个人算了。”

  四舅说:“作为长辈我要是指责你追求纯真的感情你会说我这个长辈没水平差劲。但你也要现实点:你母亲瘫痪多年了她随时都有可能死的你是她最心爱的儿子她哪一天不盼望着你在她有生之年结婚?如果你母亲没看到你成亲她会甘心离开人世吗?你不感到遗憾吗?她现在病成那个样子管不着你但我作为舅舅不能不管你!”

  提到母亲赵电非常伤感他说:“四舅我的确对不起妈妈我是个不孝子!我这么大岁数了没能给苦难中的母亲一个安慰我真的好愧疚。四舅给我一年时间如果我和袁芳没戏的话任您安排!”

  四舅一听任他安排就接过话茬说:“这可是你说的哟!跟舅舅说话可不能翻脸不认帐!”

  “我说话算数绝无戏言!”

  在四舅家吃过午饭赵电要回去看望母亲。路过文化广场时一个看相的缠住了他。看相的说:“小伙子我来给你看相。”

  赵电匆匆赶路说:“不看!”

  看相的跟着他说:“看不看随你的便我讲一句话你看准不准。”看相的手对赵电胸口一指:“你胸口的正中间有一颗痣。”

  赵电眼对他一白说:“哪个人胸前没有痣?这跟说我头上长了耳朵有什么区别?”

  看相的摇摇头说:“大部分人的胸前都有痣这我承认但你的那个痣是长在正中心如果不是长在正中点我立刻滚蛋!”看相的手指点着赵电的胸口说:“就在这个位置如果我指偏了从今以后我绝不给人看相!”

  赵电心里清楚在看相人手指之处确确实实有一颗大痣他心中暗惊:这个看相人太厉害了!

  赵电问:“这个位置有颗痣难道不好吗?这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胸有大志!”

  “我没说不好啊?”看相的说“今天遇到你也算我们有缘分我送你一句话免费的!”

  “讲吧。”赵电说。

  “今年快要完了我说明年。明年你将有两桩喜事同时到来。”

  赵电听后笑了笑看相的说:“想知道什么喜事吗?赏五元钱我给你说个清清楚楚!”

  赵电心想:看相的专门说好听的哄人家掏钱!我才不上他的当!他说:“钱我装着话你装着吧!”说完一转身大踏步地走了。

  到了家妈妈躺在床上。父亲唉声叹气说:“赵电你看你妈妈的日子该怎么过啊?大小便都在床上衣服换了一件又一件现在没衣服换了。床单也是。我也累得快要不行了!”

  赵电听了父亲的诉苦十分难受。他把母亲房中的脏衣服拿出去洗了洗又把母亲的便桶倒了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扶母亲坐在椅子上给母亲理了理头。

  母亲一脸的憔悴赵电感到母亲的生命真的是风烛残年日薄西山。看到母亲那样子赵电心中有说不出的酸楚和悲凉。

  他拿出刚买的蛋糕喂她吃。母亲边吃边支支吾吾地说:“你不回家我想想想……”说着还用手拍拍胸口。

  赵电说:“那有什么办法啊?我在工作呀怎么能天天往家里跑啊?”

  妈妈叹了口气。

  妈妈又支支吾吾地说:“我活着太受罪了!真的想死!但没看到你成亲我死不了!你什么时候结了婚我什么时候就死――死了就再也没罪受了!”

  父亲也在过问赵电的婚事他说:“真的要结婚了别人在背后说你的坏话:有的说你身体有毛病有的说你精神有毛病。三十岁了还不结婚要拖到什么时候啊?”说完长长的叹了口气。

  赵电的心里很矛盾既想妈妈死又不忍心去想她死。赵电有种预感:如果他结婚了估计不出两天母亲就会去世。

  但是妈妈活着就幸福吗?父亲就幸福吗?子女看到妈妈在苦海中挣扎就幸福吗?

  久病床前无孝子。理智告诉赵电:人活千岁总有一死!何况妈妈活得那么痛苦呢?!

  赵电暗下决心:一年之内必须结婚!就是妈妈去世也了无遗憾!如若和袁芳不成就彻底作罢!一切任由天意!绝不能让妈妈带着遗憾离开人世!

  ( 女学生的男老师 /4/4519/ m )

章节目录

女学生的男老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朱明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明东并收藏女学生的男老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