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南怒冲冲走到楼下,忽然听见申薇薇在阳台上喊:“喂,你站住!”回头一望,她手中摇晃着他的手机,“忘东西了,你,上来拿吧!”

  阳光有些刺眼,苏南看不清楚她的表情。手机可以不要,但那里面存的号码可不能丢了。他有些犹豫,抬头说:“扔下来吧!”

  “不怕我把你砸死?等着,我送下去!”她在阳台上消失,过了一阵子,这才俏生生地走了过来,把手机塞到苏南手里,说:“你很牛嘛,啊?”

  “不是牛不牛的事,是原则问题。造人运动不是闹着玩的,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申薇薇不急躁,不冲动,慢悠悠说:“我过分?这是二个人的事,又不能全怪我自己,谁让你没克制自己?”

  “你……?”

  “我怎么啦?我说得不对么?一个巴掌拍不响。要说责任,至少咱俩一人一半。”

  “少废话,我问你申薇薇,会不会怀上?”

  “我怎么知道?我只能说,很有可能!”

  “我不要。我告诉你,要是怀上,一定得给我打掉!”

  “我要是不打掉呢?”

  “反正你就得给我打掉!”

  申薇薇逼视苏南:“我告诉你啊,就算是怀上,孩子也是在我肚子里,我想打就打,不想打就不打。我说过了,我年龄不小了,我想要个我的孩子,我不算过分吧?”

  “我懒得跟你说,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再说一遍,这事儿不是开玩笑的!”

  苏南气冲冲转身而去,心里面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他第一次真切感到,男人和女人上chuang,决不是一件小事。如果申薇薇真的中弹,大起了肚子,到底该怎么办?难道他就这样尚未结婚,便成了二个孩子的父亲,而这二个孩子分属于不同的母亲?这也太前卫,太谎谬了吧?

  更关键的是,如果良子和千鹤她们俩哪天陡然出现在他眼前,他如何面对她们母女?告诉她们,在某一个他莫名其妙的日子,他莫名其妙地和另一个女人上了床,然后又莫名其妙地生了一个?那时侯他的老脸往哪儿搁?

  恐惧,他确实是有些恐惧。

  到家后他还是不放心,上网查了许多资料,种种资讯表明,假如这天果真是申薇薇的排卵期,假如她还当真吃了什么排卵药,二人亲热后她又那么仰躺着不动,怀上的可能性还真不小。他忍耐不住,拔通了申薇薇电话,再次问她会不会怀上,如果怀上了,要求她必须把孩子打掉。

  申薇薇重申老一套,她也不知道会不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怀上,如果怀上了,是否打掉那是她的事,跟他无关。苏南急了,说这怎么可能跟他无关?那孩子的种是他的,他是孩子的父亲,怎么可能无关?要是真的三长两短,他又怎么可能置之度外,袖手旁观?

  申薇薇说了句“你倒还真的挺有责任心的”,挂了电话。他再打过去,申薇薇不接了。

  苏南欲哭无泪。正在手足无措,忽然接到了单兰的电话,单兰说约他谈一谈,当然,她是代表申薇薇和他谈的,苏南这才觉得踏实了点儿。

  二人在一家茶居见了面。单兰手里牵着一个约四五岁的小姑娘,水汪汪的二只大眼睛,一看就是一个美人坯,甜甜地叫他叔叔,然后安静地偎倚在单兰身边儿。单兰介绍说,这是她的女儿,当然是她的心肝宝贝。

  二人寒喧了几句,单兰将她女儿交给茶室里的女服务员看管,那小姑娘很快就和那几位暂时闲着没事的女服务员打成一片,做起了小游戏。单兰关了茶室的门,这才忽然变得严肃,对苏南说:“我没结婚!”

  苏南短暂呆了一下,马上明白了,点点头,说:“我理解。”

  他想起了良子。如果良子带着千鹤向别人介绍的话,也是这种情况,虽未结婚,但已有了孩子。如今看来,这事儿并不新鲜。

  单兰说:“有些话,薇薇可能不是很方便讲,所以还是由我来说比较好。苏先生,你要知道,现在女人想找个可靠的男人,真是比登天还难啊。”

  苏南点头,说:“对,其实男人也一样,想找个可靠的女人,也比登天还难。”

  单兰说:“找到一个可靠的男人,是第一难。但还有更难的,那就是结婚以后的相处,还是比登天还难。过去,我们女人不会赚钱或者说没有机会赚钱,经济上全得靠着男人,受受气就算了,可今天不同了,我们有钱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受男人的气呢?我们当然不。所以,不少女人就不打算结婚了,住自己的房子,开自己的车子,花自己的钱,这样哪儿不好呢?”

  苏南说:“没错,照道理,如果你们要什么有什么,当然可以这么做。”

  单兰又说:“可有一样我们还是离不开男人,那就是生孩子,对吧?”

  苏南点点头,没说话。

  单兰接着说:“当然,这不代表薇薇就是这么想的。你可别想歪了,薇薇是真心想嫁个好男人的,所以她挑了这么多年,她才挑中了你,可你好像对她不是很满意?或者说,你还没有下定决心要娶她?可是,不能再拖下去了啊,女人要是在三十五岁以前还没生孩子,往后再怀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风险可就大了,所以请你理解。”

  苏南摇头:“其实她理解错了。我说过好几次了,问题没有出在她身上,而是在我身上。我有一些过去的事,很难启齿,也不是一二句就说得清楚的。”

  单兰:“你过去的事如果实在不方便说,那就不用说了。所以,我是想代表薇薇这样和你商量,如果你下不了决心和薇薇结婚,那么,你是否认同她这个人?”

  苏南说:“她这个人挺好的,成熟,开朗,自信,我认为她不错,不然我也不会和她交往这么久。”

  单兰又说:“那么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们俩可以不结婚,但先生个孩子。你当然是孩子的父亲,她当然是孩子的母亲,你们俩除了不办那道婚姻手续之外,其它就跟已婚夫妻差不多。当然,私生活彼此可以不去干涉太多,但对孩子都要负起责任,让孩子认为他从小就是在一个和别人一样的家庭中长大的?也就是说,你们俩以后都不许再和别的异性结婚了……”

  苏南坚定摇头:“不,不,这样不行,我决不同意这样。”

  单兰的脸阴了下来,问:“为什么?”

  苏南说:“我说了,我有一些过去,很可能会影响我和她的将来。再说,我也不打算不结婚就生孩子,我还是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再折腾下去了,这样很累。”

  单兰:“累,现在很少有人不累的。苏先生,既然这样,你就和薇薇结婚算了,何必犹犹豫豫的呢?你们男人为什么变得跟女人一样的?到底在想什么呢?想想汶川地震吧,十万人一下子连命都没了,我们这些侥幸活着的人,为什么不想开一点呢?薇薇这样做已经够不容易的了,以她的条件,难道就找不到男人了么?不可能的!她这样主动追你,多不容易啊……”

  苏南说:“我懂,我也理解她。不过,我还是要再想想。”

  单兰冷冷说:“其实你不用想了,实话相告吧苏先生,你知道我女儿是怎么来的么?我原本是在另一个城市的,我看上了一个男人,和他同居怀上孩子后根本就没告诉他,然后搬到了青岛,生下了我女儿,这个男人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他也永远不可能找到我。事情如果想简单处理的话,其实完全可以很简单,你懂我的意思么?”

  苏南大惊,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

  单兰点点头,说:“对,薇薇完全可以什么也不告诉你,等怀上了孩子后从青岛消失,让你永远也找不到她。就算她后半辈子不工作,她也完全有能力养得起孩子,根本不需要借助你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点力量,所以她完全可以不让你知道,就是这么回事。所以,请你认真考虑一下。”

  单兰的女儿推开了门跑进来,满脸的汗珠子,甜甜地喊了句妈妈,扑进了单兰的怀里。单兰疼爱地为她擦汗。苏南想像,在遥远的某个城市,这个女孩的生身父亲如今还完全蒙在鼓里,也许那个男人还暗自庆幸呢,认为他白白“玩”了一个女人,这女人居然会自动消失,免去他任何抽身之烦。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这个男人是个天生情痴,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让自己心爱的人忽然消失,踪影皆无,从而陷入痛苦迷惑之中。

  但无论如何,苏南相信这个男人不会想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一种原因,那个男人也根本不会想到,在青岛这个与之根本不相干的城市里,他已经有了位四五岁女儿了,而且长得粉雕玉砌。等他老眼昏花之际,假若他的女儿此时陡现眼前,那位已成为老头子的男人,将会做何感想呢?

  他想起了千鹤,想起了良子,他想起了很多很多。

  他和单兰告了别,然后下定了决心,独自一人来到申薇薇家门口。他想和她好好谈谈,推心置腹,毫不隐瞒。而且,他还带着良子早就画好的那幅关于申薇薇的画。不管她相不相信,他都要如实相告。

  ( 从青岛到东京 /4/4521/ m )

章节目录

从青岛到东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王渔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渔樵并收藏从青岛到东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