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郎中要我答应他一件事,事成之后一定要娶卢娘子为妻,这看起来不难,其实还有些难,卢郎中强调了“妻”,就是不能为“妾”。

  不算芙蓉,这么多娘子,哪个为妻?这还真是个问题,按说若论早,也应该是唐嫣啊。

  我想了想说,“你们是知道的,我在寨里已有些娘子,如今也没给她们什么名分,我是这样想的,不管今后娶几个娘子,我是不分妻妾,几个娘子应是同等地位。”

  “卢郎中说,那怎么行?中药配方中还要有个君臣佐使,一个家庭中岂能不分妻妾丫头?”

  卢娘子道:“阿爸,我不在乎什么名分,若能与牛相公长相厮守,做妾也无妨。”

  “咳,你这丫头,你懂什么?”卢郎中转而逼我,“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卢娘子跟我使了个眼色,我只好道:“好吧。”

  卢郎中道:“别这么勉强,我丫头又不是嫁不出去?”

  “我情愿娶卢娘子为妻。”

  “好,口手无凭,立据为证!”卢郎中说着递给我一张纸,让我写了一个事成之后,娶卢娘子为妻的字据。

  卢郎中写了药方给我看,说道:“其他药不难,只是这九头果难找。这九头果生于高山顶上,密草之中,枝生九果方可用,多一果少一果皆不可,这九果如婴儿头一般,似有鼻子有眼,只是大小比核桃要小。更难的是,一般人无论怎样找皆找不到,需有身孕的娘子方可。”

  “这样啊?一个有孕在身的娘子又如何翻得那高山?万一……”

  “凡事皆非唾手可得,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难处的。”

  “那你治北门宏营寨的病,如何得的这九头果?”

  “不瞒你说,是我家娘子有孕时我带她得的,仅此一株,若不是北门宏强逼我,我说什么也不会拿出来的。”

  正说着,只听外面一阵乱,我出去一看,原是白臂猿驾车进了山寨,白臂猿满身满脸皆是血,他旁边一个黑汉子也满脸是血。

  水晶晶从车里走了出来,掀开车帘,五娘也满身满脸是血,我吓了一跳,赶紧扑到五娘的身上,大喊道:“五娘,五娘!你没事吧?”

  卢娘子走了过来,拨开我查看一番,说道:“相公莫慌,还有治。”

  我抱起五娘进了卢郎中的屋里,卢娘子和卢郎中开始给五娘查伤疗伤。

  白臂猿质问我,“哥,你是不是去夜袭了张遇的营寨?”

  “是啊!怎么了?”

  “都怨你!北门大官人查来查去,知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五娘把你放了出来,便让崔成圆查找五娘的下落,他带兵一直紧追不舍,这五娘才落得个半死不活,若不是我跑得快,我白臂猿也就完蛋了!”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没想这么多,才导致,我给你赔不是了!”

  白臂猿道:“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谁都难免犯错的,哥哥也不必太当回事,过去就过去了。”

  有些事真是难以预料,若不是我指使白臂猿放了火,那白嘉黑也不一定被熏死,如今这事还真不好承认,一旦承认……唉,有些事还真得隐瞒一辈子。

  “我们死里逃生地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大包火药。”白臂猿又指着身边的黑汉子道,“更可贵的是我得了个制火药大师!”

  黑汉子道:“在下火风,风风火火的火,风风火火的风。久闻牛显哥哥大名,火风愿效犬马之劳!”

  “极好极好!有你在,我们便不愁再无火药!”

  白臂猿道:“走,哥哥,我们去看看火药。”

  我们又走出去,几个兵士搬出一个大袋子,查看一番,我欣赏异常,白灵灵、杨子等人也过来查看。

  白灵灵道:“甚好,甚好!赶紧搬走好生看管,我们还有一门火炮,只是没有火药,一直闲置,还请火哥哥好好火一把。”

  火风道:“火炮在哪里,我赶紧去看看!”

  白灵灵道:“哈哈,看起来你也是个火性子,晚上摆几桌,给你和黄勃启将军接风洗尘。我带你这就去看看火炮。”

  白灵灵等人带着火风离去。

  白臂猿拉我到一边道:“哥哥,你可得经点心,这火风明明是我带来的人,白灵灵说领走就领走了,若是被她拢罗过去,我们岂不是白废了心?”

  “诶,此言差矣,白灵灵如今也是帮我们伏牛寨,将来我们就一家人了,还分那么清楚干啥?”

  白臂猿笑笑道:“哥哥真是好手段,我这两天不在,你就把白灵灵刮拉上了!恭喜恭喜!”

  “不得胡言!白灵灵是古风喜欢的人,我岂能夺了兄弟所爱。”

  白臂猿道:“哥哥,莫要欺心!我知道你喜欢白灵灵,那白灵灵也喜欢你!我看如今她对古风并无多少心意!”

  “不得胡言!”

  只听后面一声咳,我和白臂猿一扭头,只见古风往我们这边走来,想必刚才白臂猿一番话,古风也听得一二。

  “二位哥哥!”古风叫道。

  我赶紧道:“古风,你的身体可好!”

  古风道:“好多了。哥哥,寨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有风筝放出?”

  我摇头。

  “不知寨里兄弟们的病况如何?”

  我便把卢郎中开药方的事说了一番。

  古风道:“不如我带药方去寨里一趟吧。”

  我说道:“贤弟大伤初愈,还是我跑一趟吧。”

  白臂猿道:“哥哥,若说攀崖,你二位怎比得过我,这事儿非我办不可。”

  我说道:“贤弟死里逃生刚回,我岂肯再让你冒险,你若有个三长两短……”

  白臂猿道:“哥哥,这叫什么话?莫学三国刘备哭,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就是。”

  我笑道:“哈哈,我哪比得上三国的刘备?你去就是,明日一早便送你上山。”

  这时,卢娘子走了出来。

  我问道:“五娘如何?”

  卢娘子道:“不打紧!”

  “那醒了吗?”

  “还没有。等醒来后,好好调养就行,先由她好好歇息吧。”

  晚饭,我等喝了几杯,我便去了五娘处。水晶晶在一旁守着犯着困。

  我说道:“晶晶,若困了你便去睡,我守着便是。”

  “还是我守着吧。”

  “当初若你直接来我山寨,也不至于绕这么大圈子费这么大事。”

  “大王说笑了,我水晶晶何德何能劳你大驾?我岂不知你一切不过是为了五娘?”

  “我真不是为了五娘,我只是为了你,我只想得到你帮我训水军,对付水上嫖。”

  水晶晶低了头,不再说话。

  我也一时无话可说。

  过了会儿,水晶晶道:“大王还有大事,就先歇息去吧,守在五娘这里,她一时醒不来,也没什么用的。”

  “还是你先去睡会儿吧,我陪她坐一会儿就走,你再来陪她。有个人在她身边她或许醒来的快一些。”

  “那好。”水晶晶离去。

  一切静了下来。窗外满天星光摇荡。

  我拉着五娘的手,“五娘!你好好睡会吧。但也别睡太长了,我还想听你说话呢……”

  陪了不知多少时候,水晶晶走了过来,硬把我推出了屋。

  次日,卢郎中带着我、白臂猿、卢娘子、白灵灵爬上了白鹿山的山顶,站在上面,伏牛寨竟一览无余,伏也便不伏。

  当然,寨里人小如蚁,并见不得情态。

  白灵灵道:“没想到这里真是个好地方,竟能看得见你伏牛寨。”

  白臂猿道:“你是不是以后会经常来这里看我们的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灵灵道:“我看你的寨有何用?”

  看着万丈深涧,我颇为担心道:“黄兄弟,可过得去?”

  “除了火焰山,没有我白臂猿过不去得山。”

  卢郎中问道:“你下去不难,可对面一崖,你又如何攀得上去?”

  白臂猿四处看了看,笑道:“你们便瞧好吧!”

  白鹿山这边一棵大松,乃半倒松,竟半倒向对面伏牛山的崖上,约差半丈,就接到对面崖。

  白臂猿上了树,走到近树尖处,往对面一跳,大伙一惊,那白臂猿已站在对面崖上,我等齐声喝好。

  白臂猿向我等挥了挥手,便远去。

  回到白鹿寨,我们讲了白臂猿的好身手,个个无不惊叹。

  我和杨子、白灵灵、管业成、崔健、李宝、陆毅等聚在一起,商量着明日出兵之事,水晶晶闯了进来,高兴道:“五娘醒了五娘醒了!牛大王,五娘说是要见你!”

  我说道:“好,晶晶,你先回吧,说完事我便过去。”

  白灵灵道:“火风说要试试火炮,我想明日就拉它到战场架起来,有了目标总要好一些。”

  管业成说:“好是好,可万一这火炮到时候要哑口不言,岂不坏了事!”

  白灵灵道:“这倒不怕!火风说就怕火炮打不出去,伤了炮手。”

  崔健道:“我不怕!我来打第一炮!”

  白灵灵道:“还轮不到你!我已经选好人了。明日,不如这样,我们打一会儿就撤,然后火炮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你们看如何。”

  众人皆称好,便待明日一战。

  我到五娘屋里几个丫头扶着她,水晶晶正喂着她汤。

  我走过去,五娘拉住我的手,叭嗒叭嗒落着泪。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