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娘子说让她父亲配了药送进伏牛寨,我说这怎么可能,如今伏牛山被封,就是进个人还有可能,若送很多药估计就难了。

  卢娘子道:“那倒也是。”

  我两个不再说话。

  我熄了灯,闭了眼,力争睡去,可卢娘子的样子却老是出现在头脑里。有些事要不办的话心里总是不干净的,何况卢娘子就近在咫尺。

  第一次见卢娘子时我就对她有些想法,但想法归想法,也不可能都变为现实,可没想到此时卢娘子就睡在了枕边。

  不知以前怎样,不知以后怎样,反正自赵氏开国以来,稍有些地位和银两的人享用女色并不太难,把小娘子当礼物送的事儿也是挺多的。我虽非官非商,自打当了山大王,银两和美色感觉来得更容易些,山大王虽不属王侯将相,但毕竟也称得上王。

  胡思乱想不如耍流氓。

  我把手握住了卢娘子的手。

  我没有睁眼。

  卢娘子猛地把手抽了回去,我再摸时就摸不到了。

  我睁开眼,见她把自己封闭在了被窝了。就算是城垒又怎样?我很轻而易举地把手伸进了被窝,去捉卢娘子的手,其实也不一定是手,只要摸上卢娘子就行。

  卢娘子还穿着小衣。但衣难蔽体。

  当然,我也穿着几件衣裳。耍流氓从穿着衣裳开始或许更有些意味。

  几经努力,我把整个身子钻进了卢娘子的被窝,被窝相对拥挤,卢娘子似乎没有反抗的余地。

  我伏在卢娘子的身上,舒舌头进她口里,她先是用舌尖抵着,然,她的舌头也由硬变软,不一时便退缩不前,我的舌头乘机乱搅一通,卢娘子###着也将舌头伸出,与我的舌头搅在一起……

  不同娘子的舌头似有不同,但又难以说出这种不同。但凡相交多了的娘子,便无多少吻欲,只有一些新鲜的娘子才更想摸摸捏捏亲亲吻吻。喜新倦旧或是人之常情。

  亲热之中卢娘子似乎一切防线皆无。崩溃。一种身体上的崩溃。在崩溃中往往都有着绝望的挣扎。[]

  “卢六六卢六六……”

  我喊着她的名字。

  卢娘子道:“你怎么知我叫卢六六?”

  “我不仅知你是卢六六,我还知你大名叫卢纯清。可见你爹对你寄寓厚望,想让你的医术炉火纯青。我今日里便让你知道什么叫炉火纯青。”

  我去脱卢娘子的小衣,卢娘子还是抗着。

  我说:“也亲了也吻了就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娘子道:“这样不好。白灵灵虽说让我来服侍你,但我还不想那样。”

  我笑道:“那样又怎样?你既是学医之人,便知那样的好处。”

  卢娘子道:“我虽学医,也非什么都学。再说,你未娶我未嫁,我还不想白白就给了你。”

  “今日成了好事,我牛某愿一辈子对你好。”

  “好了,你那么多娘子都没个名分,如今又跟我说这种话,我可不上你的当,若真喜欢我,便三媒六聘地娶我。”

  卢娘子越是相拒,我越是欲罢不能,这种事若想君子,的确有些难,箭在弦上,很是难收。

  卢娘子也渐渐体力不支,显得松软,我脱干净了她的衣,把自己脱净,那物不费吹灰之力便直抵她的方寸之地。

  卢娘子“啊”地一声大叫,又推我,我如泰山一般,又怎能推得动?

  卢娘子那地方已是水津津的,我往来甚急,不一时便沽沽有声,我一边努着劲一边说道:“都这样湿了,何必要拘着自己?”

  此时窗外鸡鸣,东方渐白。

  卢娘子紧闭着眼咬着嘴唇不说话,似是痛苦似又不是。

  她的下身出了血。

  我用帕子帮她揩净,复入而动。

  卢娘子的身体禁不住地扭动起来,也慢慢叫出了声,声音时大时小。

  又做了好多时,卢娘子先是使劲掐着我的脖子,又是搂定我的脖子跟我递着嘴。又用双手搂住我的腰,跟我贴得更近。(广告)

  卢娘子睁大眼睛看了我一眼,又赶紧闭了眼睛,我感觉到了她的迎合和力量。

  完事之后,卢娘子眼角淌泪,我用手指将她的泪抚去,又去抚她的长发。

  我说:“莫哭,六六,你不知我有多喜欢你,我会对你好的。”

  不管我说什么,卢娘子不言不语。

  我从她身上下来,卢六六便背对了我,我从她背后抱住了她。

  “六六,你若恨我便打我吧,我跟你在一起,实在是把持不住了。”

  卢娘子依然不言不语。

  我用两手揪着她的奶#子继续说着好话,卢娘子道:“我知道我是逃不脱的,我既是你的礼物,你想怎样便怎样了。”

  “你是我的礼物不假,可我是对你有真情义的。”

  “也不用说这些了,我跟白灵灵讲好了,我陪了你这一晚,她便放我父亲出来,你和我也没什么干系了。”

  “不要!不要离开我!”我使劲抱住了卢娘子,真怕她立马跑了一般。

  过了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儿,卢娘子竟然抓住了我的手。

  “白灵灵真得关起了你的父亲?”

  “你不会不知吧?”

  “我真不知。你是知道的,我是伏牛寨的寨主,如今我的寨危在旦夕,我在此也不过是寄人篱下,哪敢过问她寨里的事?我倒是知道你父亲知道了她哥哥的病因,可这也不是你父亲的过错啊,如何关了你父亲?”

  “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官欺不说,还要受你们这些山贼的侵压!”

  “我伏牛寨侵压过百姓吗?”

  “那倒没有。要是有的话,我怎会理你?”

  “你父亲既知道了白大哥的病因,为何不公之于众?”

  “我父亲也是迫不得已。毕福枪找到了我父亲,若是我父亲再那样说,便将我家赶尽杀绝,我父亲哪敢再吐半个字,又听说白大哥失了踪,我父亲更是不敢言语。说真的,我们还想离开这里,可天下再大,我们又能去哪里?除了贼兵就是金兵。”

  “哦。你早来求我,我说句话,或许白灵灵还会放了你父亲的。”

  “刚刚还说你不好插手她寨里的事。”

  “可这事不同于别的事。”

  “我若不献身,你也不会这样说。”

  卢娘子还这样说,我也不好说什么了。

  过了会儿,卢娘子突然反过身子伏在了我的身上,两手挤着我的脸道:“你这祸害人的东西!”

  我两个又亲吻起来。

  一边亲吻一边呓语,“不要离开我。我会娶你的,一定会。”

  “过了今天,我便再也不理!你这个祸害人的东西!”

  两个又干了一通,方搂着睡去。

  我醒来起床后已是过午,卢娘子早已穿戴整齐,梳妆完毕,越发显得惊媚动人。

  她和丫头玻玻正剪着窗花。

  眼看就是过年了,不知年前我能不能回寨,一时间我很想芙蓉,很想诸位娘子,她们此时或许并无心情剪窗花。

  我笑了笑就要出屋,卢娘子道:“显,你要去哪里?”

  “我去找白灵灵放了你父亲。”

  “也急不得这一时,先吃饭吧。”

  “我回来再吃。”

  “好了,你有这份心就行,快吃饭吧。白灵灵早就放了我父亲。”

  “那就好那就好。”

  “你先吃饭吧,吃完饭我陪你去找我父亲问一问如何治你寨里弟兄的病症。”

  玻玻放下剪刀服侍我吃了饭,卢娘子带着我见她父亲。

  在一个小屋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卢郎中正气定神闲地喝着茶,倒看不出几分被关押过的样子。

  “阿爸!”

  “卢郎中!”

  卢郎中看看他闺女又看看我,像是看明白了什么——关系,有些人的关系一看就看个差不离,何况卢郎中阅人无数。

  卢娘子说明了我寨里的病情。

  卢郎中很有些为难之色,“不是我不通情理,这是我家传秘方,若是我说出了方子,以后我的子孙喝西北风啊?”

  卢娘子道:“阿爸,救人要紧啊!你赶快想想办法啊?”

  我说:“卢郎中你请放心,这方子肯定不会外传的,我想办法送进伏牛寨,拿着方子配些药就是了,我寨里并不缺药。”

  卢郎中道:“不是我小看你,你长着翅膀不成?你如何进得了山?”

  “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得把药方送进去。”

  “就算你送进去了,又如何出来?你借来这么多兵,你不在那叫什么事?”卢郎中看了看他闺女,又道,“再说了,我可不想让我闺女以后守了寡。”

  “阿爸!”卢娘子娇嗔道。

  “这样吧,看在我闺女份上,我就帮帮你。我经常采药,有一条路是可以通向你伏牛寨的,而且这条路非常近。但一般人是过不去的,得下了一个山崖才行。”

  “哦,若是白臂猿在就好了,没有他下不去的崖,也没有他攀不了的岩。不知他现在如何?不知那药方……”

  “药方我给你写一下,很多药都常见,只是一剂药得从你伏牛寨找。也不消太多,而且你伏牛寨一定有。”

  “哦,什么药?”

  “九头果。”

  “哦,听说过,没见过。我爷爷带我采过药,却从没找到过九头果。”

  “你爷爷是哪个?”

  “我是牛驼之后,我爷爷是牛药师。”

  “哦,原来是名医世家。不瞒你说,我年青时去拜访过你爷爷,可能你对我没印象了。我本想拜他为师,但我们老是因为一些问题争吵不休,后来我就负气而走,我两个根本就尿不到一壶,医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既是名医之后,不如今后就别当山贼了,跟我学医吧?”

  “小的愚钝,学医不成,岂不更要害更多的人?”

  “好了,我只是随口说说,看你也不像学医的料,想当贼你就当吧。再说,这也是乱贼横行的时代。我帮了你,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