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时,李宝垂头丧气回来,说道:“管大哥说什么也不借兵,他说他算过了,今晚这日子不好,让我们老老实实睡觉。”

  “我知道了。看来,我只好试着求求白灵灵了。”

  “我跟你一起去。”

  我们找到白灵灵,说明来意,白灵灵道:“很好哇,要多少人。”

  我说:“500骑兵足亦。”

  白灵灵道:“没问题,马伟久。”

  “在。”马伟久跑了进来。

  “速点五百骑兵,跟我随牛兄袭敌营!”

  “遵命!”马伟久离去。

  我说道:“灵灵,你在家守寨要紧,我和李宝去就行。”

  白灵灵道:“我听你的,那我等你们凯旋,明日喝庆功酒。”

  我和李宝带着五百骑兵衔枚疾走。到得张遇营寨,恰好三更。一声呐喊,鼓角齐鸣,杀入营门。

  马伟久带人射了一些火箭,一些营寨便着了火,只是这些营寨不在一处,烧起来也并不壮观。然,伴随着一些鬼哭狼嚎,敌营还是显出一片混乱。

  我正得意时,从远处的大帐里杀出一队娘子军,其中一人喊道:“不得惊慌,绝不放走一个贼兵!”

  只听我这边一个喽啰大喊:“不好了,营门关上了,我们出不去了!”

  我带得一些骑兵一时慌退,我大喊着,“莫要怕,越跑我们越吃亏。”

  退潮的水哪能挡得住。

  “杀啊!追啊!”

  “别让山贼跑了!”

  娘子军紧紧追着我们。

  张遇大军此时也来了精神,随着娘子军反扑过来。

  我横枪立马挡在了前面,只见两面旗上,果写着关西贞烈女、护国马夫人,旗下小娘子便是传说中的一丈青。

  但见她身材高挑,披盔戴甲,手使一杆亮晃晃的银刀,灯笼火把之下,英武中略有几分妖娆。

  “大胆无名贼,报上名来!”马夫人的声音略显嘶哑。

  “你爷爷乃是伏牛山大寨主牛显牛得路。”

  “哦。原来是老鳖啊!这几日一直躲在洞里不出,今日谁借了你胆子,敢袭我大营?”

  “你爷爷这几日游山玩水,寻欢买醉,这几日根本就不在大寨,若在的话,哪由得你们这些虾兵蟹将猖狂?我一回来,便听说你马夫人来了,走吧,跟我回寨做个牛夫人吧。”

  “大胆狂徒!我乃张将军之妻,岂容你淫言浪语?”

  “乖乖,既是张将军之妻,又如何称为马夫人,既是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夫人,又如何再嫁张遇?”

  “我既初嫁马皋,便永世称为马夫人,又容你这等小人玷污我的名分!看刀!”马夫人朝我杀来。

  这时,一个汉子快马奔来,“夫人,让看,我来会他!”

  李宝飞马朝汉子迎了过去,“张遇贼,今日让你尝尝我李宝的厉害!”

  张遇道:“一些无名鼠辈,今日我定让你等有来无回。”

  我和马夫人枪来刀往战在一处。

  约有十几个回合,李宝道:“兄弟,不能恋战,快跑吧,他们人越来越多!”

  我也意识到再不跑可能就跑不了了,趁机喊了一声“跟我来”,知道营门被堵,便没往营门处跑,而是直奔娘子军来的方向。

  李宝断着后。我们快马而退。

  我吩咐马伟久向那些大帐速射火箭。一时间又有大帐着了火。张遇、马夫人没料到我这一手,一时异常惊慌,大喊道:“快救孩子,快救孩子!”

  果然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我一时也显得大不安,真没想到里面还有孩子,赶紧阻止马伟久,“别射了!”

  马伟久道:“想射也没有了,快跑吧,不然,更没机会了。”

  真是天助我也,果然发现一个侧门,我等速速由侧门杀出。我刚想喘口气,只听一声喊:“拿命来!”

  马夫人就跟神仙一般竟然挡在了我的前面。我跟她过了几招,又朝相反方向跑。马夫人对我是紧追不舍,一边追一边喊着:“我今日不逮住你我就不是马夫人。”

  我笑道:“那你就是牛夫人!”

  马夫人气得咬牙切齿,“我非把你千刀万剐不可!”

  我跟马夫人斗了几斗,又是跑。马夫人又是追,再斗时,马夫人一刀把我的帽缨砍了下去,吓出了我一身冷汗。

  张遇扎营的地方,白石桥,好在这一带我们非常熟悉,转来绕去的,倒也自如。没想到马夫人竟是个死心眼,带着兵马紧追不舍。

  我们越发显得慌不择路时,只听到不远处有人喊道:“牛大王,往这跑!”

  一条路上火把亮起,长蛇一般,很是壮观。

  只听马夫人喊道:“快撤!”

  又该马夫人逃了。

  李宝道:“我们追还是不追?”

  我也喊了一声:“撤!”

  清点人马,只有十几个人,心里很是不爽。

  杨子、管成业、崔健带兵迎了过来。

  杨子道:“牛子啊!我说不让你来,你偏来,怎么样?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管莫业道:“我今日里抽签抽了一支黑签,若抽了红签,肯定就同意偷袭了,杨将军很担心你,只好我们三个人凑了九百兵马过来迎接你。不管怎么说,能活着回去就好,活着就是种希望。”

  崔健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大家都别说了,赶紧回吧。”

  李宝道:“给各位兄弟添累了。”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他们,快马加鞭跑在了最前面。可能我有点小心眼,但当时的确很不想说话,心里老不爽了。

  ***,看起来,张遇和马夫人也没什么准备啊,怎么还是吃了亏?

  这马夫人莫非晚上不脱衣服睡觉?她的娘子军怎么会出动这么快?

  本来想好好表现表现,没想到竟出师不利,五百人啊,只带回去十几个人,我怎么向白灵灵交待?管莫业、杨子、崔健,虽然不说,但心里不知会怎样耻笑我呢?

  忽来传来了歌声,是崔健在唱,一些人跟着“嗨哟”。

  听说过,没见过,关西贞烈女

  有的想,没的做,她是别###

  埋着头,向前走,寻找我自己

  走过来,走过去,不知去哪里

  打什么,捉什么,是张遇和娘子

  吃了奶,跑得快,是骡子小马驹

  汗也流,泪也落,心中不服气

  藏一藏,躲一躲,心说别着急

  噢,一、二、三、四、五、六、七

  ……

  歌声穿过旷野的黑夜,与星光和火把搅在了一起,我胸中的闷气一挥而散,跟着瞎唱起来。

  回了寨,我们各自回屋去睡。

  白灵灵给我临时配的丫头玻玻点了灯开了门,让我进去。

  玻玻道:“大王,白娘子送了一个娘子给你,让她陪陪你。”

  “哦。我累了,我想睡了。”

  玻玻领我进了卧室,也点了灯,果见床上躺着一个娘子蒙头而睡。

  玻玻退了出去。

  我钻进了娘子旁边的空被筒,娘子突然惊醒,掀被看我,“是你!”

  “怎么会是你?”我也很是吃惊。

  被筒里不是别人,正是碾子台卢郎中的闺女卢娘子。

  “睡吧。”我说了一声,便要去熄灯。

  “别!”卢娘子拦住了我。我寻思她可能怕我熄了灯对她要做什么。她不让熄就不熄吧。

  我闭了眼。

  其实,我心情虽好了些,但毕竟吃了败仗,卢娘子虽可人,我却没打意要做什么,且眼见着天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如睡上一会儿。

  说是想睡,却又睡不着。

  过了好一会儿,听到卢娘子下床,听到哗啦啦的响,我还是不由得睁眼偷瞧,卢娘子正背着我往尿盆里###。

  卢娘子这泡尿很长,想必憋了有一段时间了。

  卢娘子回了她的被窝,等她安静下来,我也有了尿意,起来去撒了一泡尿。

  撒完之后那物便棒硬起来。

  但卢娘子不主动,我也尽可能不必太主动,毕竟吃了败仗,还好意思做这种事吗?我像是有意要惩罚我,有意要处罚那物一般,其实让一丈青马夫人追着跑,这也怨不得那物,毕竟我不是跟马夫人在床上交锋,而是跟她在杀场上枪来刀往。

  我使劲捏着那物,可越捏那物越不听话,越是故意坚挺着。

  “你能不能别估球?”卢娘子说道。

  我只好罢了手。

  “害得我睡不着!”卢娘子又道。

  我知道卢娘子为啥睡不着。

  但我什么也没说,而是紧闭着眼。

  卢娘子道:“听说你袭击敌营去了,怎么样,战果颇丰吧?逮回来多少俘虏?”

  我依然没说话。

  “看你这不高兴的样子,肯定吃了败仗了。”

  “谁不高兴了?”我囁嚅了一句,“快睡吧!你都睡了一觉了,我还没睡呢。”

  “你心里有事,能睡着吗?”

  看来卢娘子不愧是郎中的闺女,我心里有事也能看得出来。

  对啊,她既是郎中的闺女,我何不请教一下她啊?

  我说:“卢娘子,我有个事儿想求你一下?”

  “说吧。”

  “听说我伏牛寨的人发热打摆子,可有良方?”

  卢娘子道:“前些日子,我和我爹去了一趟北门大官人的营寨,有一些人也是发热打起了摆子,一开始我爹不肯给他们治。后来,不治就不放我们出来,没办法,只好给他们治了。”

  “是何良方?”

  “我也不知。我爹只是给他们配了些药,连吃七天便好了。明日里,你求一下白灵灵,放出我爹,给你们配了药送进去不就行了?”

  “你说得轻巧,如何送得进去?”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