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灵灵在前,我们相跟着到了失火处,白灵灵就要下地窖,我一把拽住了她,白灵灵看了一眼毕福枪道:“我大哥的死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众人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似的,没有一人相助毕福枪。

  地窖里的烟还没散尽。

  有喽啰挑着灯笼,我随白灵灵进了地窖,白嘉黑的脸都熏黑了,他被绑在一根大木桩上,一看便是遭人毒手。

  白灵灵就要扑上去哭,我一把拉住了她。有灯笼晃了过来,我一看地上,白嘉黑的脚边上有一个字,明显是用脚尖写的,虽不是太清楚,但众人还是不约而同地念了出来,“毕。”

  “把我大哥抬上去吧!”白灵灵忍着没哭,提剑出了地窖,横剑架到了毕福枪的脖子上,厉声问道:“你是如何害得我大哥?从实招来!”

  毕福枪道:“我真没害大哥!”

  这时有几个喽罗押着个胖子走了过来,“白娘子,这丫挺的要跑!跪下!”

  胖子扑通跪在了白娘子脚下,“白娘子饶命!白娘子饶命!”

  “尹大杰,你为何要跑?”白灵灵稳了稳情绪问道。

  尹大杰道:“白娘子高抬贵手,都是毕福枪那丫挺的害得我,我是受他的指使啊!”

  白灵灵道:“你只要来,我便饶你不死。”

  尹大杰道:“毕福枪早就想着你呢,他不但想着你,还想着当这个山大王呢!”

  毕福枪道:“你放屁!我是名正言顺地当得山大王,若不是我今日遭了伏牛山的暗算,凭我的功夫怎会落得如此下场,你们这些孬种,伏牛山的打不过张遇就来夺我们的地盘了,你们还眼睁睁地等死,还不快把伏牛山的给我捉住?”

  “啪啪啪!”白灵灵连扇了毕福枪几个耳光,“你给我老实点,等会儿有你说的时候。尹大杰,赶紧从头交待。”

  尹大杰道:“毕福枪暗里让我给大王做饭时每日都用一些马钱子,时长日久,大王便积毒发了病,一开始那些郎中们也没发觉,可终于有一天,卢郎中找到了病根,说大王是误食了马钱子,毕福枪得知后大惊失色,与我商量后便将大王困在了地窖,其实我和毕福枪没想把大王弄死,可谁知起了这场火,竟然……”

  白灵灵问道:“伙房的火又是如何起的?”

  尹大杰道:“我们也不知,我们正在伙房外饮着酒,突然就见伙房里冒了大烟。[]”

  白灵灵转身吩咐一个高大的汉子,“马伟久,你带人速将卢郎中带上山。”

  “是。”马伟久离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灵灵问道:“尹大杰,你还知道什么?你只要老老实实全交待了,我便饶你不死!”

  尹大杰道:“毕福枪那丫挺的,论功夫哪比得了陈实忠啊,他让我提前给陈实忠下了泄药。而在陈实忠养枪伤时,他竟然朝他下了黑手,活活把他掐死的。这事要不我也不知,是他有一次喝多了跟我说的。”

  “你别胡扯!尹三胖。我是个人才,你们不能把人才说毁灭就毁灭。”毕福枪道,“陈实忠是自己……”

  没等毕福枪说完,怒不可遏的白灵灵一剑刺向了毕福枪,毕福枪竟朝白灵灵诡异地一笑,白灵灵将剑一拔,血一下就喷了出来,毕福枪扑通倒在地上,当场就蹬了腿。

  “大哥,实忠哥,我给你们报仇了!”

  尹大杰吓得头捣蒜一般,“白娘子白娘子”叫个不停。

  白灵灵道:“把尹大杰先给我关起来!”

  尹大杰哭道:“谢谢白娘子不杀之恩!”

  白灵灵也顾不得太多,这才得空扶着她哥哥白嘉黑好好哭了一场。

  白灵灵冷静下来,派一些人扶着古风去疗伤,领我和白臂猿进了一间屋子。

  白灵灵道:“多谢牛哥助我除了一害,不然我还蒙在鼓里。”

  我说道:“灵灵,白大哥和陈二哥为贼人所害,我心里也很不好受。如今,要将毕福枪的罪行公之于天下,给白大哥好好办一下葬礼。”

  白灵灵叹口气道:“唉!没想到我的大喜之日竟成我哥哥的忌日。”

  白臂猿道:“什么大喜?你嫁了个贼子,还大喜?我看是大悲!等古兄弟娶你到了伏牛寨,好好再给你补办个婚礼,那时的喜才叫大喜。”

  “好了,如今还是怎么想办法保住你的伏牛寨吧!”白灵灵抢白白臂猿。

  我说道:“灵灵,我正为此事与你相商。能否借宝地一用?如今,我借了些兵马,觉得你这大寨与我的大寨互成犄角之势,可一举破了张遇的阵脚。”

  白灵灵道:“不瞒牛哥,如今我们也身不由己,还得问问我们上边。”

  “其实你们上边也是我们上边。”

  “哦,我们上边维岳镇四方!”

  “我们上边气秀天骨青。”

  “好。多亏我大哥病重时把这暗语告诉了我,不然还真不知呢。既是一家,自当同力抗敌,我白灵灵不才,愿听牛哥调遣,只是我有一事相求,不知牛哥能否答应?”

  “既是一家人,但讲无妨。”

  “得胜之后,能否将古风留在我山寨,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山寨不能没有主心骨。我一个女流怎么能行?”

  “没问题。我会劝他留下来的。”

  白灵灵道:“二位哥哥歇息吧,我失陪了。”

  白灵灵离去。

  我和白臂猿去看古风的伤情。

  晚上,我们三人一起喝酒,当然古风因为伤,没让他怎么喝。

  我们一边喝着,一边说了说寨里的事。

  古风说:“我们最好要派人去伏牛寨四周多转转,伏牛寨的一些风筝上有宫素然画得一些暗语,这暗语只有我记了下来,只有我能懂,把风筝给我看一眼就行。”

  我笑道:“好办法,看来,咱伏牛寨真是有人才。”

  白臂猿说:“那是,张遇那贼想灭我们,我看是痴心妄想!”

  我说道:“勃启兄弟,且不可掉以轻心。如今有一件大事,必须你出马才能办成。”

  “哥哥就说什么事吧?”白臂猿跟我碰了一杯。

  我说道:“你想办法混进北门府,找到五娘,让她想办法帮着买些火药,然后你把五娘和水晶晶一起带到这里来就行。”

  “放心吧。喝完酒我就动身。你最好写封信。不然五娘不会信我的。”

  “她要真要物件,你只要说‘一只红绣靴’就行。五娘会明白的。”

  喝得差不多了,白臂猿离去,白臂猿前脚刚走,白灵灵就走了进来。

  “哥哥,这么晚,你让白臂猿哥哥去做什么?”

  “不瞒贤妹,我想让他去弄些火药。”

  “哦。”

  我想给白灵灵和古风创个条件,便转身离去。

  白灵灵道:“哥哥,你要去哪里?”

  我说道:“方便方便。”

  “我有话跟你说。”白灵灵就跟着我走出来了,“牛哥,我想好了,如今,办大哥的葬礼不合时宜,不如先打败张遇再说。”

  我说道:“不可,入土为安,还是先把大哥送走吧。”

  “可伏牛寨已经等不及了!我怕一乱,再坏了你的大事!”

  “不要紧的。”

  次日,陆毅带着白乐寨一千精兵来到的白鹿寨。

  李宝借来了五洪寨两千精兵,而且管业成亲自带兵而来,龙虎寨一千精兵,由三寨主宋晓宝带队。

  杨子除了岳家军的五百骑兵,也借来了渔火寨的一千精兵,由崔健带队。

  一时间,各路英豪聚于一处,白灵灵也没请外人,只请了一些知己为他大哥举行了简单的葬礼,埋在了山下。

  到了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有密探送来一只风筝,古风看过后说道:“我伏牛寨很多兵士发热打摆子,杨若兰和王芙蓉也一病不起,急需医药。”

  “哦。”我心里一时焦燥,如何送医送药?

  “不行,我去找杨子,今晚不如先去打张遇个措手不及,杀他个下马威!”

  古风道:“不可,哥哥,张遇的营寨实在紧密,偷袭不得,不如和我伏牛寨约定好时间,一起夹击他,让他顾头顾不了尾。”

  “不用说了,有这么多兵怕啥?一个张遇有什么了不起?”

  我大步流星去找杨子,杨子正在看剑谱,我说:“杨子,今晚你跟我一起去偷袭张遇,我也见识见识岳家军的真功夫。”

  杨子问道:“伏牛寨是不是也今晚一起行动?”

  我说:“那倒没有,还没跟他们联系,不过今晚偷袭一成,他们明天肯定就知道了。”

  杨子道:“张遇的大营我偷偷去看过,不是那么轻易好偷袭的,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倒不如明天拉出去,先会会他,试试水。”

  “算了!没想到你还是个胆小鬼,一直谨小慎微,难谋大事,难成大事!”

  我转身离去。

  我在寨里走着,不觉凄惶,说是借来了兵,可我的兵在哪儿呢?

  望着天上的半弦月发着呆。

  有人拍我的肩,一看是李宝。

  “兄弟,发什么呆?想芙蓉了?”

  “那倒不是,我想去偷袭张遇的大营,杀杀他的威风,可空有一腔热血,却是无兵可带。”

  李宝道:“兄弟,你这叫什么话?我不是你的兵吗?我借来的兵不也是你的兵吗?我跟你想到一块了,我也想偷袭他娘的去。”

  我一听高兴劲儿就来了,“太好了!”

  李宝道:“你等着,我去找管大哥,我们要多少兵合适?”

  “不用太多,五百骑兵足亦。”

  “这叫个事?”李宝大步流星离去。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