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娘啊,你忘了那一夜了吗?”我无头无脑地朝岳飞的闺女岳安娘来了这么一句,让很多旁人误会了,更让岳安娘误会了。岳安娘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受到了莫大的污蔑,挥手推出去斩我。

  这时不解释怎么能行?

  “安娘啊,你是将门之女,也是有点身份的,怎么也得听我这草民把话说完啊。”

  “讲!”安娘一挥手,懒得看我。

  “那一夜,金兵来袭,我与你并肩战斗,共敌那个红衣贼女,你难道忘了此事不成?”

  “那人是你?”

  “当然是我。”

  “那又怎样?你如今是朝庭的反贼,人人皆想诛杀你,你来我宋营,我又怎能放过你?”

  “你杀我不难,我只想见见岳节度使。”

  “怎么可能,你这等人物,我父亲岂会见你?别啰嗦了,推出去砍了!”

  我被推了出去,没容得我害怕,远远便见岳云带着兵马而回,押着一些战俘,拉着几车战利品,想必又是一场胜仗。

  岳安娘朝刽子手一摆手,刽子手一时没明白是要杀我还是先别杀,有些犹豫有些猜测,那岳安娘笑着就去接应岳云,两个人高兴地说着话。

  刽子手正争论着是对我立即执刑还是等一会儿。

  我赶紧说道:“兄弟们,你们别争论了。安娘是容你们留我一会儿,要把我交给赢官人,赢官人可能会把我这个反贼交给朝庭。”

  我以为赢官人会朝我走来,没想到他往我这边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倒是安娘还惦着我,朝我走了过来,对几个刽子手道:“怎么回事?怎么还没砍?”

  “这就砍!”

  刀挨了下脖子,我感到一丝凉,打了个哆嗦。

  天突然暗了下来,竟呼呼起了风。

  “慢!”岳安娘喊了一声。

  只听岳安娘在风声中喊道:“先把他关起来!明日押送到朝庭。”

  我拷,莫非我就这样去朝庭?这有点太简单了吧。岳安娘一句话就能将我送给朝庭。

  我被关押进了囚室。

  囚室是用大石垒成的,几乎密不透风,里面还有一些金人男女,呜哇呜哇地他们说什么我也听不清楚,我们带着同样的枷锁。

  我觉得岳安娘办得不对,我说什么也是算是宋国人吧,怎么能把我跟金俘关在一起呢。

  唉,也怪我当初虑事不周,若跟岳飞讨个物件,此时说不定就能救我的命啊。

  看守大喊道:“谁再说话,我割了他的舌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牢里立马静下来,静得很受压抑。

  晚上还不错,给我们送了些吃的,总算添饱了肚子。

  当然睡床是不可能的,只能睡在稻草上了。

  ***,我怎么老被关押呢?这岳安娘黑不说白不说的把我押送朝庭,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没准拿着我示示威,然后一刀把我当贼砍了,说实在的,我算不上太好的人,但也罪不至死啊,我的确是爱大宋国的,虽说目前它已经有些残败。

  夜深了,牢里不可能那样静,金国人还在悄声说着话。

  牢里灯光一亮,一个灯笼直晃着我的眼,两个兵士把我的囚室打开,押着我出去。我没有说话,也懒得跟他们说。

  我被押进了大帐,里面坐着岳云和几个我不认识的,岳云一摆手,兵士帮我打开枷锁。

  岳云站起来道:“牛兄请坐。”

  “赢官人!”我感激地看着他。

  岳云一摆手,众人离去,岳云道:“让你受委屈了。前几###寨里也来过人搬救兵,只是我们真是没办法插手。我刚刚收到父亲的密信,让我们想方设法一定要保住伏牛寨,这样更有利于抗金。”

  我说:“岳节度使嘱我的事我没办成,牛某有罪,也该罚我!”

  我们便把岳飞嘱我盯住北门宏,我又遭北门宏的毒手简述一遍。

  岳云道:“情况有变,也怨不得你,你现在只能尽早回寨,保住伏牛寨要紧。”

  “那是。”

  “伏牛寨也正好有人来搬救兵。”

  “哪一个?”

  岳云一拍巴掌,从里屋出来一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宝。

  “李兄!”

  “牛贤弟。”

  岳云道:“事不宜迟,我有五百骑兵借给你们,如今他们都换成平常百姓衣妆。五洪寨、白鹿寨、龙虎寨、白乐寨、渔火寨,你两个分头走一糟,只要对的上宗泽爷爷的两句诗便是岳家军的人,他们若说‘维岳镇四方’,你们只需说‘气秀天骨青’便可。”

  “多谢赢官人!”我说道。

  岳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常荣!杨常荣!”

  杨子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我和杨子互相点头笑了笑。

  岳云道:“杨常荣,你的人马点齐没有?”

  杨子道:“随时可出发。”

  岳云道:“一定要绕路而行,舍近求远,不得让人知道你们的真实来路。”

  “请赢官人放心,我杨成荣定当竭力保住伏牛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好!你们速去吧!”

  “得令!”岳云虽比我几个都小,但他如此发号施令,倒也让我等信服,何况我伏牛寨危在旦夕,正在有求于他之时。

  我们三个带着五百骑兵星夜兼程。

  杨子道:“牛子,真没想到咱如今又并肩战斗了!”

  “是啊!以前咱是围着锅台转,现在不一样了,该你我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是啊是啊!”

  “杨子,这次若保住了伏牛寨,你不如就留在寨里吧,反正我们其实也是岳家军的。”

  杨子道:“再说吧,眼下我们打败张遇要紧。”

  我问道:“李宝兄,你是怎样来的岳家营寨?”

  李宝道:“我们几个闹了几日,北门大官人口口声声说让你去了应天府,我就心感蹊跷,果不其然,北门大官人便带着我们与张遇兵会合,突袭伏牛寨。好像多亏了宫素然尽早逃回去报了信,不然,伏牛寨真的就完了。”

  “哦,我还担心宫素然呢,她回去了就好。”

  “我将你的真实身份跟李喜、边俊、宁泽涛等人说了,大家虽不知你的死活,但都表示要暗中助你的伏牛寨,以示当初的情义。我乘机逃了出来,无处可搬救兵,便想到岳家军试试,没想一试就成了。如今甚好,他们又联络了一些人,可以做内应。”

  我说:“不如这样,李宝兄去趟五洪寨、龙虎寨,杨子你去趟渔火寨,我去白乐寨、白鹿寨,白鹿寨与伏牛寨可互成犄角,我尽可能说服白鹿寨,借他们作为营地,我们与伏牛寨两头夹击张遇,不信打不败他。”

  李宝、杨子齐声说好。

  我打马直奔白乐寨。

  我并没和白乐寨打过交道,只听说寨主是个娘子,没想到他们也是岳家军的人,只要是一家人,什么事儿都好说。

  我大喊一声,“快去秉报你家寨主,我有要事求见。”

  “你是哪一个,报上名来。”

  “别废话,快点放我进去。”

  “你不说是哪个?我们如何禀报。再说,天还不亮,我家大王正睡着呢?”

  “你就说我是伏牛寨的大王牛显!”

  “哎呀!你是大反贼啊?还是趁早滚吧?就不怕我们把你抓了送到朝庭?”

  “怕我就不来了!别废话,快去秉报。”

  等了好半天,我被放了进去。

  这时,天已大亮。

  我被领进一个大房间,我一看,座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帅气的陆毅。

  “牛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请坐!”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瞞牛哥,梁小兴让我把茹野县的山寨水寨皆走到,联合起来,形成犄角之势,一起抵抗刘贼和金贼,独独在这白乐寨黑说白说不成,不过那女寨主却看上了我,我便假意跟她拜堂成亲,有一日趁她不备,我把她捉了起来,让她联合抗金抗刘,可她说什么也不肯,我派人去请示了梁小哥,梁小哥便让我暂当这里的寨主,一开始有几个闹事的,被我砍了头,如今大多是我的人了。”

  “那女寨主呢?我还一直关押着呢。牛哥要喜欢,我就送给你!”

  “现在可顾不上,赶紧借我些兵马,攻打张遇要紧。”

  “不是我不帮你,我如今不能乱出兵!”

  “一家人岂有不帮之理?”

  “一家人?你可知,维岳镇四方?”

  “我当然知道,气秀天骨青。”

  “好!摆酒。你我喝上几杯,我亲自带兵前往。”

  “酒就先不喝了,我先随便吃点什么,我得赶紧去白鹿寨,你发兵到白鹿寨,我们在那里会合。解围之后,我们便成就你和董洁的大好之事。”

  “牛哥请放心,我会亲自带兵前往。”

  我尽快吃了早饭,又不顾疲惫,直奔白鹿寨。

  路上却遇到了不少人。

  几个骑马的汉子追上我道:“大哥,跑这么快干啥?赶上喝喜酒了不就行了?”

  我赶紧顺口说道:“哦,你们是也是喝喜酒的。”

  “是啊。”

  “你们去哪儿喝?”

  “当然是白鹿寨啊。”

  “白鹿寨哪个结婚?”

  “当然是寨主哇。敢情你不是喝喜酒啊?”

  “是啊,我以前当过和尚,还了俗,没什么门路,有个亲戚在白鹿寨,想去投奔他。哈哈,这寨主是不是又娶的小妾啊?”

  “哪里啊!是第一房,娶的原来寨主的妹妹,白灵灵。你的亲戚是哪个?”

  “我亲戚是毕福枪。”

  “哈哈哈!”众人大笑,“哈哈哈,那你可来着了,这毕福枪当了寨主,娶亲的正是他啊。”

  我心里一惊,这白鹿寨看来也有变。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