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喝喜酒的路人说,毕福枪当了白鹿寨的寨主,要娶原寨主白嘉黑的妹妹白灵灵,我既深感痛心,又情知不好,其中必有蹊跷。

  我故意笑着说道:“哈哈,那可好,那可好。看来我赶上喝我表哥的喜酒了。几位哥哥可知我表哥如何当的这寨主?”

  路人道:“我们以前常和你表哥吃吃喝喝,至于他当寨主,也是我等没想过的事,我们也是新近收到的喜帖,据说,白嘉黑得了病,气息奄奄,想趁还有一口气让贤,便在全寨比武,谁夺了第一,不但可以作寨主,还可以娶白灵灵。结果,毕福枪一枪扎伤了陈实忠便当了这寨主。”

  “这么简单?”

  “说起来简单,你表哥不知得打败多少个对手才当的这寨主啊。”

  “陈实忠的伤不要紧吧?”

  “那伤并不重,可不知为什么,没几天就一命呜呼。”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得看一看这毕福枪究竟用何手段夺了这寨主之位。这白灵灵真嫁了毕福枪,那我兄弟古风岂不要痛苦得要死?

  白鹿寨吹吹打打地倒也热闹,多亏五娘给我带了些银两,我上了礼钱,便躲进了人群里。

  这亲接的倒有些意思,也没有离开这寨,毕福枪骑着高头大马,嘻嘻笑着,后面是大花轿,吹吹打打的,转了一圈又一圈。

  新娘子被人搀了出来,跟毕福枪拜了天地,入了洞房。

  我看毕福枪出来给人敬酒时,我就躲出去上茅房,从茅房出来,有几个石子扔在了我的头上,我没敢声张,四处找寻,“牛哥,我是白臂猿!”

  循声望去,只见一棵大松树上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臂猿黄勃启。

  多日不见,我很是惊喜,“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臂猿道:“哥哥,大事不好!我山寨被张遇贼围攻,我陪古风杀出重围来白鹿寨搬救兵,谁知白鹿寨变了天,在吃饭时我们中了毕福枪的诡计,我和古风被关押了起来,我饿地不行,想出来寻些吃的,不想却发现你在席间,又不敢露面,怕扰了你的事,只好在此守株待兔。(ianuaang)”

  “古风现在在哪里?”

  “我吃了些东西把他背出来了,藏在草料库里。喂了他一些东西,这时应该好些了。”

  “白臂猿,你找个地方放一把火,这火不能烧太小也不能烧太大,趁乱时,咱背着古风混进洞房,不如成了他的好事,等那毕福枪进了洞房,咱便擒贼先擒王。”

  “好。哥哥,你先别管我,这事交给我,此时由我来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该喝酒照样去喝你的酒。”

  “好!勃启,我看好你!东山再起,在此一举。”

  我等正喝着酒,只听大喊:“着火了,伙房着火了!”

  火光立马冲天。

  大家忙去救火。

  毕福枪道:“别着慌别着慌,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才第一把。有我毕福枪在,这山寨一定红红火火。慢慢救,只要不把整个大寨烧了就不要紧。”

  毕福枪在一边指手画脚,我赶紧往洞房跑。

  白臂猿刚好扶着古风进了洞房。

  我们一进去,新娘子一掀盖头,正是白灵灵,大惊道,“你们?”

  我问道:“你哥哥呢?到底怎么回事?”

  白灵灵道:“外面怎么了?哪儿着火了?”

  “是伙房着火了。”

  白灵灵道:“一言难尽,我哥哥生病后,让全寨大比武,选新寨主,结果毕福枪得了个第一,按理我就行嫁给他。可就在我大婚前一天,我哥哥竟然不在了,给我留了一封信,让我当好毕福枪的贤内助,把山寨搞好……”

  古风道:“你不是说好要等我的吗?怎么说变就变了?”

  “不是我变,是情况变了,我也不知我哥哥会一病不起。[超多好看小说]”白灵灵哭道:“只怨你我有缘无分。当初我让你留在白鹿寨,可你说什么也不留。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别管我!”

  白臂猿道:“都是毕福枪那厮打的。我们来借兵解燃眉之急,他口口声声答应,却暗里给我们往酒里下了药,偷偷关押我们毒打我们,差点没把我古兄弟打死。如此蛇蝎心肠的人,你怎么会嫁他?你有眼没眼?”

  我说道:“那信真是你哥的笔迹。”

  “当然是了。”白灵灵从一个木匣子里取出信递给我,“你看。”

  我一看,字虽有些歪歪扭扭,的确也是白嘉黑的字迹,此前我们曾通过几封书信。

  我说道:“你既说你哥哥一病不起,又怎么能不辞而别?他能走多远?他能到哪儿去?他为什么要走?”

  “他说他寻访名医,一是治自己的病,二是等病好之后以武会友。”

  “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信?”

  “应该是我哥哥从门缝塞到我屋里的。”

  我总感觉这事不会这样简单,应该有阴谋,我说道:“毕福枪此人不得不妨,你千万不能上了他的当,之前他可打得过陈实忠?”

  “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那日的确是功夫不一般,我在旁看了,他并没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脚。”

  “甭管怎么说,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你既喜欢古风,不如就趁今日嫁给古风。”

  “那怎么行,我已跟毕福枪拜了天地。”

  看来碰着这么个死心眼的,这事还有点难办?

  我跟白臂猿一使眼色,我从背后一下搂住了白灵灵,一手捂住了她的嘴,我两个三下五除二就绑了她个结实,嘴给堵了个严实。那古风有心拦阻,因伤重却又无奈,想喊又觉得对我们不利。

  我说:“古兄弟,我们只有先这样才能擒住毕福枪了,一时半会儿也说服不了她了。”

  白臂猿道:“我看古兄弟趁今晚洞房花烛夜就跟她生米做成熟饭算了。”

  古风道:“胡言乱语,我岂能做出小人之举。”

  白臂猿朝我笑了笑,“兄弟,我帮你!”说着白臂猿将古风也绑了,扒了他几件衣裳,把他跟白灵灵又绑在了一起,盖上了红绣被,两个人的脚单单露在了被子外面。

  刚刚做完这事,便听毕福枪在外面大喊,“娘子,娘子,好大的火,娘子,这火可扑灭了。”

  我跟白臂猿躲在门后,毕福枪一看被子里露着四只脚,大惊,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和白臂猿配合得天衣无缝,很快便将他擒了。

  白臂猿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拿着锥子道:“你若大喊一声,立马就扎瞎你的小眼!”

  毕福枪摇着头道:“别,别,我听你们的,我听你们的。你们不是想要救兵吗?我明天一早就发兵,你们让我打谁我就去打谁!”

  白臂猿道:“老子还不想用你的兵了。”

  床上的白灵灵呜呜地闹出来点动静。

  “娘子,你那是和谁在床上?”毕福枪低声问道。

  白臂猿走过去一掀被子道:“你看清了,都说捆绑不成夫妻,今日里我就把我兄弟古风和白灵灵捆绑成夫妻了。”

  古风和白灵灵被绑在一起,想分开都难。

  古风道:“白臂猿你放开我,不然我会杀了你的。”

  我说道:“捆绑的或许是有情人,没捆绑的或许才形同捆绑一般。”

  白臂猿道:“说,白嘉黑如今在哪里?”

  毕福枪道:“我也不知在哪里,他不辞而别,临走还给白灵灵留了一封信。”

  白臂猿脱了毕福枪的靴和袜,直熏了白臂猿一个屁股蹲。

  “别以为我不知道,白大哥病成那样,怎么会离家出走,一定是你杀了人灭了口。”

  “我没有。我怎么会那样做。他是我的大舅哥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臂猿将锥子对准了毕福枪的脚心,“你说还是不说?”

  “我真没有。真没有。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别乱来。”

  白臂猿一下就将锥子扎进了毕福枪的脚心,只听,毕福枪啊地大叫一声。

  门外有人说道:“怎么了?要不要进去看看。”

  “看什么看?小两口闹着玩呢。”

  我站在了门口守卫着。

  白臂猿拔到了毕福枪脚上的锥子,毕福枪又啊了一声,问道:“说不说?”

  “我说,我说,我全说!……”

  只听门外大喊,“大王,白大哥找到了!”

  我一开门,放喊的人进来,又把门关上,他一见这阵仗,当时就呆了,我说:“别怕,白大哥,在哪里?”

  来者道:“白大哥在白菜窖里,让烟给熏死了。白大哥身上绑着绳子。”

  我走到床前,将绳子给古风和白灵灵解开,拽出她嘴里的帕子,白灵灵哇地大哭起来,扑上毕福枪声嘶力竭道:“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你干的?”

  毕福枪只摇头不说话,白灵灵夺过白臂猿手上的剪刀就要朝毕福枪扎去,我一把夺了过去,“妹妹,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沉得住气,咱先去看看白大哥,你这时候要主持大局。”

  白灵灵抹了抹泪,整了整妆,取下墙上的宝剑,朝门外走去。

  白臂猿押着毕福枪,毕福枪一只脚被扎,只好拐着脚走路。

  我扶着古风跟在后面。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