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侵入五娘的身体,五娘识出是我。我问五娘为什么要加害于我,五娘道:“不是我害你,都是北门大官人的主意,我从来不知我院里还有那个洞,都是北门大官人要置你于死地,指使我送你进那个洞里。”

  “那婷婷呢?婷婷是不是你害的?”

  “北门大官人说婷婷是金国的细作,其他我什么也不知。”

  “金国的细作,真是可笑!婷婷是金国人?”

  “也许是吧,至于究竟怎样,我一个妇道人家又知道什么?”

  “那北门老贼为什么要害我?他不会也把我当成金国的细作了吧?”

  “那倒不是。他已经知道你是伏牛寨的寨主,你娶了他的六娘,又睡了他的十六娘,而且混到北门府不知会有什么勾当,便想除掉你!”

  “说不通,说不通,他既知一切,理应逼问我一番,又为何暗里就结果了我?”

  “不瞒你说,他知你在百勇士里威信很高,怕他们闹事,只好悄无声息地除掉你。就是你失踪这几日,李宝、李喜、边俊、宁泽涛等众勇士也来我这里大闹了一场,逼着要我把你交出来,北门大官人撒谎说让你去应天府出公差才了事。”

  “你说得可是真的?”

  “若有半句假,天打五雷轰。”

  我一边问着五娘的话,一边在五娘的身上撒着野,最后竟弄得五娘泪流满面,搂着我道,“乖乖,这么好!这么好!”

  五娘又抚着我的短发道:“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北门大官人和张俊的兵正在围剿你的山寨,你赶紧回去吧。”

  “真的?”

  “奴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还骗你作甚?”

  “为什么要攻打我的山寨?”

  “说你们私造兵器,招兵买马,有谋反之心。其实,那北门大官人不为别的,只为王芙蓉,他口口声声说只要把芙蓉送到他府上,山寨便万事大吉。至于张俊,或许是想帮田师中报那一箭之仇吧。[]”

  “是张俊那贼亲自来的?还是田师中那个笨蛋又来找死?”

  “是张遇。听说这张遇好厉害,几次把你们的人打败,如今,你寨里的人做了缩头乌……”

  “怎么讲话?”

  “哦,反正你们的人再也不敢出来,紧闭寨门。多亏你们还有些炮火,那张遇攻了几次也没攻进去。”

  “快给我找件衣裳,我这就出去。”

  “北门府森严壁垒,你怎么出去?越是晚上越不安全,不如明天趁乱时,奴家送你出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好!我信你的。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我走出屋,到假山洞里,将水晶晶的绳子解开,将她拉到五娘的屋里。

  “五娘,快点灯。”我低声喊道。

  五娘点着灯。

  我们三人互视了一番。

  五娘道:“晶晶,我也不瞒你,他是伏牛寨的寨主牛显,明日我们得送他出去。”

  晶晶道:“我听五娘的,五娘到哪里我便随到哪里?”

  五娘道:“你赶紧回去睡吧,不得声张,明日一早给小……给牛大王找身衣裳来便是。”

  “好。”水晶晶转身离去。我关上门,又上了五娘的床,搂着五娘复睡。

  次日,我打扮一新,蒙头遮面,骑上高头大马,五娘上了轿子,水晶晶头前领路,欲出北门府。却被门卫拦在了大门口。

  水晶晶道:“好大胆子,五娘出门有要紧事,还不快让开。”

  一卫兵道:“北门福说了,大官人交待过,任何人出去,得有北门福的签字。”

  五娘从轿里走了出来。上去“啪啪”就给两个卫兵各一个耳光,“好大的胆子!北门福的字好看不成?若误了你***大事,回来看我们怎么收拾你们?”

  这时北门福笑呵呵走了出来,“五娘,不知你有什么大事?”

  “混帐东西,有什么大事还要告诉你吗?我得亲自去找北门大官人,快滚开!”

  北门福道:“不是我无情,的确是北门大官人交待过,你们这些娘子一个都不能放出去。你若有事,让你丫头去办就行?”

  “你懂个屁,如今兵荒马乱,一个丫头怎么能行?这不我护卫都带了吗?”

  “那也不行。”北门福强硬地说道。

  这时,崔成圆走了过来,“五娘!”

  “成圆,你这是去哪儿?”

  “我有要事禀报北门大官人。五娘要去哪儿?”

  “我也要找北门大官人。”

  “哦,那我们一起走吧。”

  五娘道:“这混帐东西不让我出?”

  崔成圆朝北门福道,“五娘既出,就放她出去吧,她不同别的娘子,再说跟我一起走,你能不放心吗?”

  北门福立马换了一副嘴脸,“那是,那是,有崔爷在,什么事儿都不叫事儿?”

  北门福给五娘往一张出入单上签了字放行。

  走至山路时,我骑马走到前边,水晶晶跟在我身后,崔成圆带十几个卫兵跟在最后边。

  崔成圆道:“五娘,眼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年关将近,你那周护卫去应天府怎么还没回,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啊,也不知北门大官人派他去做什么了。”

  崔成圆道:“相信此人应该没什么事,他功夫还可以。说起来我与他也投缘,这些日子不见,倒有些想他了。”

  五娘道:“哈哈,没想到你们男子汉也想男子汉啊。”

  “五娘莫误会,这个想当然跑我想你是不一样的。五娘,你如今这个护卫,姓字名谁?”

  五娘道:“我只知他姓刘,我都叫他小刘,也没问过他叫什么。不知这伏牛寨年前打的下来不?那个王芙蓉真有那么好看吗?”

  崔成圆道:“应该没什么问题?如今这伏牛寨的已成了瓮中之鳖了,听说金龟寨和其他一些寨也在趁火打劫,估计用不了几日,伏牛寨的就会如鸟兽散。”

  五娘道:“我怎么听说,伏牛寨的自称是岳家军的人,要真是这样,岳家军的一插手,不就解了围了吗?”

  崔成圆道:“那些山贼那样说,正合张俊的意思,张俊一直忌妒岳飞,正想找把柄整他的事儿呢。岳飞哪敢承认,又哪敢为一个小山寨插手这事?”

  五娘道:“我听说,岳家军有一部分也驻扎到了茹野县?”

  崔成圆道:“这不假,是他家公子岳云驻守在高碑原,这几日与金兵和刘豫的贼兵打得要紧,也顾不得别的了。”

  崔成圆赶上来几步问道:“小刘,你是哪里人?”

  我拷,我要一说话,岂不是露了馅?

  五娘赶紧道:“成圆,你可别逼他了。他是不会跟你说话的。”

  崔成圆道:“这是为什么呢?”

  五娘笑道:“这厮一大早跟我贫贫不叽的,把我说得恼了,罚他今日不得再说话,若说一句话,晚上便在我屋外跪一宿。”

  “哈哈,早听说五娘治人有办法,果然是好办法啊。那我可得说话小心得,你再罚我不说话,那我这么爱说事的小崔哪儿受得了啊?”

  五娘道:“我哪敢罚北门大官人的大红人啊?倒是我们这些娘子在你面前说话须多加小心,若说错了话很快就得传到北门大官人的耳朵里。”

  崔成圆歪着嘴朝我笑了笑,勒马等着五娘的轿子走过去道:“我再爱说事,也不会说五娘的事儿啊,我的心里,五娘是知道的。”

  崔成圆又拐弯抹角地跟五娘说了些酸言醋语,不觉就到了一个营寨,营寨上空都是风筝,风筝上垂下红绸,上面写的不是北门宏就是王芙蓉,有的还写着大大的双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来,这北门宏对王芙蓉是志在必得啊。

  我正愁该如何脱身,该不会也要随五娘进了北门宏的营寨吧,那岂不是凶多吉少?

  五娘道:“小刘,你先回吧。再回去,你也不用来接我,我随着成圆一起回就是了。”

  我故意摇摇头。

  五娘道:“放心吧,成圆的功夫你们这些护卫不一定有比得过的。快走吧,省得跟我在一起随口说了话,再罚你。”

  崔成圆道:“五娘让你走,还不快走?有你崔爷在,五娘毫发无伤。”

  我点点头,朝崔成圆一抱拳,拍马离去。

  看来这五娘果是救我,并无害我之意,若有机会,一定接五娘上山,以报救命之恩。面且,五娘上山,肯定也就带上了水晶晶了。

  如今,张遇的兵封了山寨,我独闯不是办法,还得想方设法与寨里取得联系。不如先去高碑原看一看,即使搬不了救兵,或许还能讨到良策。

  我飞马到了高碑原岳家军的营寨,朝卫兵喊道:“我乃伏牛寨的寨主牛显,我有要事求见赢官人。”

  没一会儿,卫兵放我进去,可我牵马刚进,就被几个汉子冷不防把我擒了,押进了大帐。

  只见岳安娘端坐在椅子上怒道:“大胆山贼,为何要闯我岳家营地?”

  我心说,你老子肯定没跟你说我其实也是岳家军的人。

  我挠了挠头,心里明白有些话是不能说到大面上的,便谎言道:“我的山寨如今危在旦夕,我只好逃了出来,想投奔岳家军,望岳家大千金还是给我一个立功的机会吧。”

  岳安娘道:“大胆,你一个山贼,如今朝庭正在剿你,你还敢来投奔我岳家军。再者,你一人逃出,丢下兄弟们不管,这等无情无义之人,不如趁早死了干净!”

  我说:“安娘啊,你忘了那一夜了吗?”

  “你好混帐,那一夜怎么了?如此无耻透顶之人,快快快给我拖下去斩了。”岳安娘显得怒不可遏的样子,我知道我是情急之中说错了话。

  上来几个猛士就往外推我,看来,无论在哪儿,杀人皆如草芥。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