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完花牡丹吃剩的包子,反而更勾起了食欲,越发的前心贴后心,饿得不行。

  “他娘的越吃越饿,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不吃呢。”

  婷婷道:“我也是,现在饿得心里发慌。”

  我走到了石棺面前,想掀开棺材盖,却说什么也掀不开。

  婷婷走到了大青石上,我也走了过去。

  火光一亮,我一低头,只见地上有一片白,我赶紧推了婷婷一把,千万别让她踩了。

  这地上的白不是别的,应该是花牡丹挤出的乳汁,此时已经凝成薄薄一层。我赶紧蹲下身子用手指刮捏去吃。

  吃了几口道,“婷婷,你也赶紧吃几口吧?”

  婷婷道:“能吃吗?”

  “怎么不能吃?这也是花牡丹身上的。”

  婷婷犹豫了一会儿也蹲下来吃了。

  吃完之后,肚里好受多了,我们两个便相拥而睡。

  昏昏睡睡地不知白天黑夜,真是难受至极。

  不知何时,又感觉饥渴起来。

  我一摸婷婷,婷婷竟然不在。“婷婷,婷婷!”我大喊着,没有应声,我害怕起来。

  婷婷莫非遭了花牡丹的黑手?

  我摸到石棺面前,使劲拍打着棺盖,“花牡丹,你出来,你出来!婷婷呢?你把她怎样了?”

  我一使劲,石棺盖一下就掀到了地上,我伸手去摸棺内,竟然什么也没有。

  此时火光竟然还没亮,我一边喊着一边摸索着四周,可除了骨头就是骨头,什么也没有摸到。

  我摸出了九宫阁,去了原先发现婷婷的那里,我一见,心里立马踏实了,乱草之上,婷婷竟然正在花牡丹怀里吃着奶。

  花牡丹看起来很安详,像个母亲一样。

  花牡丹一抬头发现了我,猛然间变了脸,“出去!滚出去!”

  这是花牡丹有史以来朝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很自然地退了出去。可能花牡丹有羞耻心,看来,她会喂婷婷奶,是不会喂我奶的了。

  我在门外等了会儿,花牡丹光着身子走了出来,看了我一眼,闪身而去。

  我走了进去,乱草上的婷婷咕嘟着嘴朝我作了个手势,我走过去,婷婷把嘴放到了我的嘴上,嘴对嘴的喂我奶。

  喂完道:“这一大口,我怕他不喂你,就留了这一大口。吃完是不是好一些?”

  我点点头。

  “走吧,咱俩去找她,我再留口奶转给你!”

  “算了!我想睡一会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和婷婷又在乱草上睡了起来。

  没一会儿,花牡丹气冲冲闯了进来,话也不说,拉起我就走,“干什么?”我反抗着。

  婷婷推了我一把,“去吧!她可能是要喂你奶!”

  我还真就信了,跟着花牡丹就跑。

  花牡丹真够快的,没多大工夫就又进了九宫阁,九宫阁此时火光很亮。

  “是不是你干的?”

  花牡丹指着地上断成两截的棺盖问道。

  “是。不过是我不小心碰下来的。”

  花牡丹伸腿踢在我的屁股蛋子上,真叫疼,我捂着屁股蹿了几下。

  “你毁了我的床,我饶不了你!”花牡丹朝我乱脚踢着,我无还手之力,被她踢倒在地,任她一顿乱脚。

  “站起来!你还手啊!你这懦夫,你这混蛋。”

  火光照在她的脸上,看起来有些狰狞变开,这哪是壁画上骑在兽上的美女啊,简直就是美女身下的兽,我仿佛感觉她伸出了巨齿獠牙。

  我索性不要命了,跟她拼一拼吧。

  我站了起来,摇了几摇,晃了几晃,不知是婷婷那口奶起了作用,还是有了心气,我朝她使出了仙人掌……

  没用几招,我便乘机抱住了她的小蛮腰不撒手,花牡丹扭了扭,不再动。

  我恶作剧的用手去摸她的屁股,她轻啊了一声。

  我又腾出手去捏她的茹头,花牡丹竟啊地大叫一声,一下就松软在我的怀里。(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我终于找到了她的软肋,或者是找到了打开她的开关,我接连捏估着她的乳#头,她接连不断地叫着,跟花儿叫着春天一样。

  我去亲吻花牡丹的脸,她的脸在火光下越发地动人,与壁画上的女子状态一样。

  我把嘴放在了她的嘴上。她果是久经历练的女圣人,没几下反把我弄得神魂颠倒。其时,我已没什么力气,任她摆布着……

  她用舌头舔着我的身体,竟让我如天升天成仙一般。

  她摆布了我好一会儿,将我的头埋头在她的胸前,我嘬住了######,没多大工夫,就出了奶……

  花牡丹倒了下去,安静了起来,我也安静了起来,只是嘴在不住的动着,真如久旱逢甘露一般。

  饱足之后,我又趴在花牡丹怀里睡去。

  我醒来时,花牡丹睁着眼呆呆看着我,用手抚着我的短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揪住了她的白发,竟晶莹似雪,有着特别的一种美。

  我下边开始肿胀起来,肿胀地无处安放,躁动的体内发狂,花牡丹用手扶它###,它落定尘埃,找到归处,疯狂地在里面翻江倒海起来。

  花牡丹啊地一声长啸,紧紧掐住我的脖子,好半天我喘不上气,憋的脸通红,下边也不再动作,我在等死一般,她猛一松手,我解脱一般更加疯狂透顶混蛋透蛋。我用着各种姿式摆布着花牡丹。

  我们转移了战场,又翻滚在大青石上。

  花牡丹手里握根骨头,竟将她捏得粉碎,她的脸上淌出了汗,红汗,越发显得妖媚。

  花牡丹的腿也不老实,不住地踢腾着,这更激起了我的欲#望。

  正在兴头上时,婷婷走了进来,她呆呆地看着我俩,我想停下来,可又被使魔法一般,说什么也停不下来。

  火光暗了,我看不见婷婷,我想婷婷也看不见我们,我不顾一切地跟花牡丹做着,仿佛背水一战一般。

  **之后,我便昏睡在花牡丹的身上。

  等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我躺在石棺里。

  又不见了婷婷和花牡丹,四处寻遍,四处不见。

  我走到洞口,大喜过望,洞口大开,从洞口处我看到了天上的繁星。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洞口是花牡丹打开的,很有可能婷婷也让她带走了,可她们为什么不管我呢?

  我想回去穿衣,但又担心洞口再被堵上。管不了那么多了,也不去想那么多了,先出了洞再说吧。我纵身出洞。

  夜风吹来,我不觉寒意,心里爽快得很。

  四周无人。寂寂的夜正好。

  我摸进了五娘的屋里。

  看来,我还是有做贼的天分,屋里没什么反应。

  我适应了洞里的黑暗,洞外的黑暗便不叫黑暗。五娘的床很大,我虽是她的护卫,却从没见过她的床。

  我掀开床帷,甚至能在黑暗中看到五娘睡着的样子,

  我刚要爬上她的床,忽闻窗外有动静,我赶紧钻到了床下,听到了门响的声音,听到了上五娘床的声音,听到了五娘的声音,“怎么才来?”

  “我今天肚子不好!”

  是水晶晶的声音。

  “现在好些了吗?”

  “好多了。”

  “你要不行,就让星星来。”

  “没事,放心吧,我行!”

  没多时,床上的动静越来越大,伴随着还有两个女人的###声,真是够新鲜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想,我要不要上去帮帮她俩,又怕两个都受了惊喊了起来,可就惹麻烦了,只能按住身上之物不动。

  “不行,我得去厕所!”水晶晶可能又支撑不住了。

  “真是的!你要顶不住,赶紧让星星来!”

  “好,我上完厕所就让她来。”

  水晶晶下了床跑了出去。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前脚出门,我后脚就迅速爬了出去。

  在洞里我竟然无意中练出了爬技,跟爬行动物一样迅捷无息。

  当然,没息是有点夸张,还是让五娘听到了,她啊了一声,紧接着骂道:“吓死老娘了!你这臭老鼠,明天我就用药药死你,用夹子夹死你!”

  我等在了茅房门口,躲在了一棵梧桐树之后。

  等水晶晶一出来,我从她身后一手搂住她的脖子,一手捂住她的嘴。

  我把她移到假山的洞里,用她的腰带将她绑上,用她的帕子堵住了她的嘴。在撕扯的过程中,让我兽性大发,我不由她得###去直干得她从怒目而视到含情脉脉。

  “晶晶,委屈你一下。我等会儿就放了你。”

  我又转身进了五娘的屋里。

  五娘还没睡着,喊道:“星星,是你吗?我怎么听到外面刚才有叫声?晶晶没事吧。”

  我没言语,轻手轻脚地上了五娘的床,钻进了五娘的被窝,“你的身上凉死了!”五娘用手推了我一把。

  我稍微躲了躲。

  “你们谁都没晶晶做得好,没办法,今天,她肚子不好,只能让你来了。”五娘抱怨着。

  “你哑巴了?怎么不说话?”五娘顺手递给我了一个东西,“给,快绑上吧。”

  不用说,这东西就是她们两个娘子的解闷之物,一个绑在身上扮男,相互动作中,两个人也就都解了闷,我哪里用得了这玩意,丢到了一旁。

  我爬到了五娘的身上将物探了进去。

  “诶?好像大了许多?”五娘有些纳闷,“怎么跟真的一样啊?”

  我哪肯说话,只顾使着蛮力,自打跟花牡丹干过之后,又感觉那物长了许多肿了许多,做时更加野蛮了许多。

  五娘啊啊地叫着,一下碰到了我的胸脯,摸到了我的短发,大惊道:“你不是星星?你是谁?”

  “爷爷就是你害的周发润!你老实点,再喊,我立马掐死你!”

  “周爷饶命,周爷饶命!你只要放过我,我愿伺候你一辈子,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且问你,你为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要害我?”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