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到石棺前,大声道:“花牡丹姐姐,我求你一件事?”

  没有回音。

  复说一遍,仍无回音。

  我探头去看,花牡丹闭着眼,想必是睡着了,却又不确定,提高声音道:“花牡丹。”

  连喊几遍依然没有回音,我刚要爬进去,花牡丹猛地睁开了眼。

  我扑通顺势一跪,“花牡丹姐姐,我知道你一直醒着,你要不说话,我就一跪到底了!”

  婷婷在一边催我,“你直接说什么事儿不就行了?”

  “花牡丹姐姐,我们想吃你的奶!”我鼓起勇气说了出来,同时做好了被收拾的准备。

  可是她却依然无动于衷。

  这让我胆子更大了些,再次说道:“我们想吃你的奶!”

  我同时站了起来往棺材里面看,想看一看花牡丹到底是什么反应。

  突然见她伸出一只手,眨眼就把棺材盖上了,像是她根本没用手,却的确也用了手,简直魔法一般。

  “花牡丹!”我拍着棺材盖,大声叫着,想激她出来,索性我不在乎什么了,为了这口奶,我一定拼死求一求。

  “花牡丹,你出来!”喊得多了,哪里还是求了,简直是无赖地逼了。后来,索性使劲去揭棺材盖,可说什么我也揭不开。

  “花牡丹,你这个妖精,遇到你,我们算倒了霉了!”其实我知道这怨不得花牡丹,可我当时就这样胡乱地激着她,可里边没有一点反应,简直棺材里就是个死人一样。

  婷婷过来拉我,“省省吧!你这样闹也没什么用的。”

  “我可以没有奶吃,我不能让你也没奶吃!”

  婷婷或许被我这真诚的话感动了,抚着我的脸说:“我们扛一扛吧。我们都要活,我们要活着一起出去。”

  我和婷婷彼此被感动,相拥在一起,拥了一会儿便开始舌吻,舌吻没多会儿,自觉口干舌燥,没什么意味,只好作罢。

  我两个索性坐在了花牡丹练功的石头上,我不再去想什么,也开始练冲和子曾教我的道家功夫。

  过了会儿,婷婷又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又愣了会儿,她把我的头放到了她两乳之间,这里软绵绵的,果是安好之处。

  她很快把茹头送进了我的嘴里,其实我本没什么欲#望了,此时我只对吃的感兴趣,对别的兴趣都不大了,但我不好意思拒她,只好客气地嘬着。

  婷婷道:“你就当吃到奶了,这样是不是要好一些?”

  我挪开头朝她笑笑,点点头。继续嘬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要想咬就咬一口吧,别咬疼我就行。”

  依着她我就咬着,婷婷啊啊唧唧地叫着。

  “这样好不好?是不是感觉嘴里有东西要好多了?以前我家很穷,没东西吃时我就吮手指,很管用的。”婷婷抽空呓语着。

  “是的?这样很好!”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说:“婷婷,我也给你吃点东西吧?”

  “吃什么?”婷婷目光一闪。

  我朝我的裆部指了指。

  “去你的!脏死了!”

  “怎么叫脏死了?它是人间的圣物,与你的一样,是造就生命的地方,应该尊崇才是,怎能嫌它脏?”

  “别讲什么大话,我现在只想吃点东西。”

  “这不就是东西吗?”

  那玩意很配合地颤了颤,算是点了点头。

  婷婷迅速用手指碰了它一下,“不害羞!”

  那玩意立马就暴了起来。

  婷婷用手指又碰了碰它,“越说你越上扬!”

  “吃两口吧。以前,十六娘经常吃呢。”

  “知道你俩就没干好事!留着十六娘吃吧。”婷婷扭转身不理那玩意,也不再看我。

  那玩意讨了个没趣,无精打采地慢慢软了身子,窝藏在裆间不再露面。

  那玩意刚踏实下来,婷婷的脚却不老实了,老是去骚扰它,我很快就捉住了她的一只脚把玩起来,婷婷换作手握住那玩意也摆弄起来。

  玩了会儿就放在了嘴里嘬了起来。

  有时也使劲咬一咬。

  突然洞顶处照进了亮光,我一抬头更是看到了希望。

  一个篮子正往下慢慢地系着,如果没猜错的话,里面应该是吃喝之物。

  我推了一下婷婷,婷婷立马站了起来,“哇,肯定是好吃的!”

  我仰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篮子,等待去接。

  突然,棺材盖被掀,花牡丹从里面飞出来一样,一跃朝篮子而去,我情急也飞跃而起,与她一起争着篮子,我两个就赤身裸#体地为了篮子交起了手,篮子上的布已经掉在了地上,里面有酒有包子还有烧鸡,真真地太诱人。

  多亏我动作快,篮子到了我的手里,花牡丹就追着抢,我一急心生一计,想每个大包子上都咬一口,可刚咬了两个包子就被花牡丹将篮子劈手夺过,我又奋力去抢……

  兔吮毫,虎步,猿博,凤翔,龙接麟,龙翻,龟腾,蝉附,鹤交颈……我下流的九招,招招使尽,婷婷低头不再看,可于红牡丹来说却是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济于事,她面无表情地对付着我,抑或是配合着我,无声无息中便将九招招招破解。

  红牡丹两条白长腿踢来踢去,快至极,很少见她手动,只见她腿动,一不留神我便败在了她的两条腿上,让她伸腿绊倒了我,一脚踩住我不肯动弹,很快她搬起棺材盖压在我的腿上,我使劲挣扎,她便又在上面加了块石头,我只好老实不动。

  我有些担心,这女魔头不会把我的腿压断了吧?

  婷婷自不量力,趁花牡丹不注意时去抢篮子里的包子,花牡丹任婷婷尖叫,还是很快就用石板将婷婷的腿也压了起来。

  我大声道:“放过她,你压我一个人就行,不要压她。”

  任我怎么喊叫,花牡丹看都不看我一眼。

  她提着篮子走到大石头上,开始慢慢扯着烧鸡,开始慢慢吃着酒。动作倒也优雅。

  一个饥饿的人看着别人慢慢啧啧享用着食物,这简直是件很煎熬的事。我一会儿闭上眼索性不看,一会儿又忍不住地仔细观瞧。

  不知是鸡烧得好,还是她的牙口好,那鸡骨头她也不放过,咯吱咯吱地嚼着。

  我换成一副好态度说,“姐姐,能分我们一点吗?你不会眼睁睁见我们饿死吧?”

  我换着方式连说了几遍,可红牡丹连表个态都不表。

  唉,只能是一声叹息。

  吃饱了喝足了,我以为红牡丹会进棺材去睡,这样我就有机会把腿想办法抽出来,然后再救了婷婷,可她又坐在了大石上练起了功。

  洞顶的光线没了,室内又暗了下来,我们三个人谁也看不到谁。一时静得可怕。

  “婷婷,没事吧?”我喊着话,很替婷婷担着心。

  婷婷说:“没事。”

  我说:“花牡丹姐姐,我们再也不跟你抢吃的了,你把我们身上的石头取下去吧。我们就是等死也不想身上有这么大的负担啊!”

  “行了,甭跟她说了,她肯定是个聋哑人,她根本听不到的。”婷婷劝道。

  我说道:“我哑过,我肯定看得出来,她肯定不是聋哑人,她肯定听得到,也肯定会说话。”

  洞室里的鬼火又亮了起来,花牡丹依然坐在大石上,好像并没练功,而是在挤着奶,她没用什么力,那奶就喷得好远。

  多可惜了哇。

  花牡丹的脸有些扭曲,看起来像是有些痛苦一般。脸上依然淌着红汗。

  火光又熄,但我感觉,花牡丹还用手挤着奶,好像她的奶超多一样。

  我很不要脸地在黑暗中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花姐姐,你就行行好吧,这奶糟蹋了也是糟蹋了,不如喂给我们两个吃了吧。”

  我等待花牡丹的表态,火光及时亮了,我感觉花牡丹好像是笑了一下,我心里又生出一丝希望。

  可老半天,花牡丹的动作依然常规,继续让她的奶喷出来。

  又一次黑了,我绝了望,闭了眼。

  我感到花牡丹走了过来,心说,这下好了,可能良心发现,来喂我奶了。我发扬风格道:“还是喂那个小娘子吧,我不急着吃。我怕她顶不住。”

  花牡丹没有喂我奶,而是将我身上的石头取了下来。

  我想慢慢站起来,一时竟站不起,花牡丹摁了我一下,很温柔的样子,意思是别让我急着起来,######碰到了我的脸上,有点凉,有点软。

  火光又明。

  我发现花牡丹白华华的###垂了下来,###垂在了她的肚子上,松松跨跨很难看,我心说,糟了,花牡丹是不是从此之后便没了奶?

  花牡丹又去帮婷婷取了石头。

  婷婷也一时起不来。

  花牡丹不再管我们,而是将棺材盖搬起来放到了棺材上,自己跳了进去,直接把盖一盖,里面就再无声息。

  我终于站了起来,活动活动了腿,走了几步,还没事,腿没压坏。

  又走到婷婷面前,扶她起来,让她走了走,也没什么事,这才安下心来。

  火光一亮,我们朝篮子走,哇,里面还有两个包子,正好是我咬过的一口。多亏这包子还不小,不然我一口下去也没多少了。

  一个包子剩得多一些,一个包子剩得少一些,我和婷婷谦让了一番,还是我吃剩得多的,她吃剩得少的。

  婷婷说,“你可得吃慢点,不然很快就没了。”

  我和婷婷就一点点地吃着剩包子,简直就是蚕食。

  我说道:“这味道不错,肯定是庆祥包子铺的包子。”

  婷婷道:“嗯,我觉得也是,以前咱们经常陪十六娘去庆祥吃包子,这味一吃就能吃出来。不过,我后来都吃腻了,这时倒挺香。”

  婷婷过了会儿又表扬我道:“你真有办法,知道先咬两口。”

  “我后悔了,当初我要咬口烧鸡,这时咱俩可能就吃上烧鸡了。估计这花牡丹好干净。我有办法了,再送下来吃的,我就先往上面吐口吐沫。”

  “行了,恶心死了,你要吐了我就不吃了。”

  “为了活命,还讲究那么多干啥?”

  ( 猎美南宋 /4/452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