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们都知道彼此要做些什么,但我没有急于去做什么。

  我把艾婷婷放倒在了乱稻草上。

  我没说话,而是把手掌摁在了她的肚子上,连摁几下道,“好些了吗?”

  艾婷婷点点头。

  没想到我的仙人掌会派上如此的用场。

  我给她适度地摁着。

  她猛地抓住了我的一只手。

  她解开了她腰间丝带,让我的手从她的小袄探入,我双手给她按着,问道,“好些了吗?”

  她这次没回答,而是呆呆望着我,猛地勾住了我的脖子。

  我也望着她,在她脸上亲了口,她将嘴直接堵在了我的嘴上。

  我们滚在草地上吻着摸着,没费什么力气,她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我也毫不客气地侵入她的方寸之地。

  两个人的战斗总比一个人的战斗要好一些,花牡丹虽惊为天人,却基本不动基本没反应,这种事也用不了多久便自然结束,而跟艾婷婷我们都很卖力,都很努力,自然更有一些情趣。

  她虽流了血,但她没有什么惊慌感,或许在这种场合,流点血也没什么了。

  我们一会儿钻进稻草里,一会儿又浮出稻草,这里真真成了二人的世界,故我们更加的肆无忌惮。

  最后的时刻,艾婷婷大叫,疯了一样,这是以前我从未遇过的……

  没多时,她就安静下来,我们或许都累了,就紧紧的拥在了一起。

  艾婷婷开始衔我头上的稻草,来北门家时我还是个光头,此时头将近寸长,她的头发上更多些,我也给她衔着头上的稻草。

  我们都很安静,但这种安静没有多久,艾婷婷就突然大哭了起来。

  我把手抚在了她的肚子上,“还疼吗?”

  她使劲摇头,“早知这样,也用不着你摁了。不但不疼而且很……”

  她没有往下说,继续哭着。

  “那你哭什么呢?”

  “我们再也出不去了,我们会死在这里的?”

  “不会的!我们只要有奶吃,早晚会出去的。”

  “可是,断了奶怎么办?你知道她的奶能够咱们吃多长时间?”

  是啊,这的确是个问题,不吃不喝还能出奶,这本身就够荒唐了,再永不枯竭,这岂不更荒唐。

  我赶紧爬了起来,艾婷婷拉住我,“你干什么?别走!”

  “你等着,我一定要把那洞口打开!”

  “我跟你去。穿上衣裳吧!”

  “穿什么衣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要光着身子去找五娘说话!去找北门大官人说话!而且我要让他俩都光着身子在我面前说话?”

  我不知这事跟北门大官人有没有关系,反正我把仇恨也对准了他似的,一时间我豪情满腹。

  我光着身子拉着光着身子的婷婷走在暗洞里。虽说没什么光,好像我的眼睛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黑暗一样,走起来很是顺溜。

  到了洞口,我让艾婷婷让开,我一连使有了仙人掌的九招,却是招招无济。

  无论我使多大的心劲儿,可洞口却是安然不洞。***,这真是进洞容易出沿难。

  我折腾了半天,艾婷婷也帮着出主意想办法,可还是没什么**用,莫非我牛显真要困在九宫阁不成。

  艾婷婷说:“走吧,咱们吃点奶把吃奶的劲使上,兴许会好一些。”

  我依了婷婷的跟她又进了九宫阁。

  九宫阁依然是时明时暗。

  婷婷高兴地指着墙上道:“好美啊!我怎么以前没注意,这墙上的画好好看啊!这不就是棺材里的人吗?”

  “是啊!这壁画上的和棺材里的人就是花牡丹。”我索性向婷婷道了实情,花牡丹已经死了,并将冲和子当年领我看的壁画,以及他和张择端对花牡丹的痴情我尽说一遍。当然我对花牡丹做得不大好的事儿我没敢讲。我怕婷婷说我人品次。虽然我人品的确有些次,但我还是不想让大家认为我人品次。

  我推开棺材盖,我皆大吃一惊,棺材里却是空无一人。

  婷婷倒没什么反应,笑道,“你真会编瞎话,你家活得好好的,怎么会死了呢?再说,死了能有奶吗?”婷婷用手使劲推了推我的脑袋。

  是啊,莫非花牡丹真是活的?

  “别愣着了!赶紧找找吧。她可是咱们的奶娘啊!”

  我和婷婷四处找了找,没有找到。

  顺便我们把衣裳拿到了九宫阁扔进了棺材里,婷婷道:“这下好了,我们就在棺材里等死吧。”

  我说:“放心吧,她远不了。她要能出去,肯定也会把咱们救出去的。”我妄想着棺材里的是个神,有神助难事也就不难了。

  婷婷不再说话,抱紧了我又开始跟我做两个人想做的事。我们累了就歇着,歇过劲儿来再做,也不知几次,做着做着就睡着了。

  也不知昏睡了多长时间,婷婷在棺村里站起来,啊地一声便又倒在了我的身上,“妖怪!妖怪!”连声喊着。

  “别怕!”我站起来往外看了看,只见红牡丹披散着白发,光着身子正稳坐在一块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圆石头上,脸上正淌着血。

  “你在里面等我,我去看看。”

  要说我不害怕也是假的,可这时我不站出来主动跟人家去对话,到时候变被动了可就不好说了。

  我远远着在红牡丹面前朝她作了个揖,“小生见过红牡丹!”

  她不应声。

  “小生见过红牡丹姐姐!”她还是不应声。

  我连喊几遍,见她一动不动,就靠近了她,摸了摸她脸上的血,闻了闻道,“婷婷,她这不像血啊,没有血腥味,倒有汗腥味。”

  我的手伸进了她的白发之中,又道:“头上没有伤品,头发都是湿的,这脸上的不是血,应该是汗。”

  婷婷道:“怎么会是汗?哪有红色的汗啊?你以为她是汗血宝马啊?”

  “她本身就是个奇物,流红汗也是有可能的啊?”

  婷婷也有了探知心,爬出了棺材大着胆子站在了我的身后,我拿着她的手指,她抖着手在红牡丹脸上摸了摸,也把手放到鼻子边闻了闻,说道:“的确有点不像血,但那也不一定是汗。她怎么还跟睡着一样?你看她的肚子在动。”

  婷婷手指着她的肚子给我看。

  我发现红牡丹的肚子的确是在动,我贴在她的腹上用耳朵听了听,说道:“她这是在用腹部呼吸,她这是在练功。”

  婷婷盯着我看了会儿道:“你不会对她做了什么吧?她会不会怀了你的孩子?”

  “你别瞎扯了!要怀怎么没几天就怀了?”

  “你知道我们来几天了吗?”

  “肯定也没几天呢?”

  “哦,这样说你真对她做了什么?你真够可以的!”

  “没有哇,我真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吃过她的奶。”

  “行了!这个时候你就是做了,我也不计较了。赶紧吃口奶吧。”

  花牡丹用两只白净净的手捂着###,手小奶大,虽捂不严,但要吃奶肯定得把她的手拿开。

  我说:“你先来吧!”

  “你看你,倒不好意思起来了!”

  “我不是不好意思!我这是发扬美德,娘子优先!”

  婷婷也不客气,把我往一边一推,大大方方地去拿花牡丹的手,可说什么也拿不开。

  “怎么可能?睡着的人还这么有劲儿?”

  我说,“算了,她正在练功,咱就忍一忍吧,等她把手放下来咱再吃吧。”

  婷婷点点头。

  我和婷婷躺在了棺材里,什么也不再想做,忍着饥挨着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们被人弄醒了,我一抬头,红牡丹正盯着我。

  她朝我坐了个起来的手势,我拉着婷婷坐了起来。

  我说:“红牡丹姐姐,你练完功了?”

  她没理我,而是又朝我做了个出来的手势,我想爬出棺材,怎么都爬不出。

  我让婷婷先爬,我往上托她,可她也是爬不出。

  红牡丹冷冷地在一边看着,像看着玩偶一样,索性我和婷婷不在动弹,红牡丹猛地一伸手,她的细长的小手竟十分地有力,像拎一只小鸡一样就把我提了出去,扔在了白骨上。

  红牡丹又去提婷婷,对婷婷要怜香惜玉一样,轻轻放在了白骨上。

  红牡丹跃进了棺材,没一会儿,四周就静了下来。

  “你等着,我爬进去吃口奶。”我朝棺材爬去,扶着棺材一看,吓了我一跳,红牡丹竟然大睁着眼。

  她只是狠狠剜了我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没一会儿,我和婷婷的衣裳全被丢了出来。

  可能,红牡丹误会了,以为我是要去拿衣服。这时穿不穿衣不要紧,关键得有奶吃。

  我低声对婷婷道:“你去跟她好好说说,让路俩吃吃她的奶吧。”

  婷婷道:“我都这么大人了,怎么好意思跟她说吃奶的事儿啊。”

  “要命要紧还是要脸要紧啊?”

  “那你就说啊?”

  “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朝她开口。”

  婷婷道:“那咱俩就饿死算了。”

  “再等等吧。实在不行我就去跪求,反正还能坚持一会儿!”

  我和婷婷在饥渴中相拥,在饥渴中亲吻,可都口干舌燥了,也没什么意味,只好作罢。

  婷婷突然碰了我一下,兴奋道:“你看!”

  洞里照进了亮光,我们抬头更是看到了希望。

  一个篮子正往下慢慢地系着,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我和婷婷的食物。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