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牡丹的身体有些温软,这让我感到十分的惊异。(ianuaang)当然,之前我并没跟死尸一起睡过,但我想象中不该是这等温软的。

  莫非她没死?我用手放在她的鼻孔处,依然是感觉不出呼吸。

  我不由得搂住了她的身子,安安稳稳地睡去。

  也不知何时我醒来了,石室内依然是时明时暗。趁着光色时,我欣赏着她,她抿着嘴,像是在微笑,眼睛闭着,眼线很长,睫毛也很长,眉毛又弯又细,她的身体更是像玉雕一样,光洁有致。

  我索性脱光衣服又搂着她躺着。

  我的肚子呱呱叫,喝了不少酒,也没吃什么东西。很后悔当时应该多吃一些了。

  我不会就这样死去吧?

  虽说能跟花牡丹死在一口棺材里,但想想芙蓉,想想老妈,想想兄弟姐妹们,想想我那些相好们,我还真是不太想死去。

  我索性又穿上衣服,爬出了棺材,赤脚走在累累白骨上。我走出了石室,找了个地儿放了泡尿,尿完我竟感到异常的干渴,又有些后悔了,仅有的尿水应该留下来,不然,我很快就会干渴而死。

  我费了半天劲,又摸到了洞口,洞口依然封得密不透风。我#操星星,我#操五娘,我#操#他们十八辈祖宗,我骂得骂不动了,只好无奈得又往回走。

  我在洞里四处转着,我听到了嘤嘤的哭声,要在外面,听到这哭声也没什么,可在这里面听到就毛骨悚然了,我的后脊梁骨发冷,可也无处可躲,只好掩着耳朵。

  这声音异常地真切,我去寻找声源,可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

  ***,五娘为什么要关我?这没道理啊?莫非是受了北门大官人的指使?不会因为我在十三娘那里喝个酒五娘就治我死罪吧?

  这种事儿怎么又让我摊上了?真是防不胜防啊!

  哭声渐渐消了,我又去找那石室。

  石室外透出一丝光亮,我往顶上看了看,有一线天。

  石室外有一块石碑,碑上有字,九宫阁。

  又是一个九,莫非我牛显与九有缘?死也要死在九宫阁吗?

  不行,又饥又渴,我没看到水没看到可吃的,我必须还得找一找。

  可是我感觉没什么力气了,一步也迈不动。看来,没别的办法了,不如等死吧。就是死也要死在花牡丹旁边。

  我站不住了,倒了下去,倒在了累累白骨上。

  那就爬吧。

  我像一条虫子一样爬在白骨上,当然,没有虫子那么利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生在世,都不容易,到死还这么不容易。我好不容易爬到了棺材前,竟然试着爬了半天爬不进去。

  棺材里的花牡丹依然安睡,对我笑着,像是在召唤着我,可我无论再怎么努力也爬不进去。

  慢慢地我就不醒人事。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再次醒来,我发现我睡在棺材的白骨上。我的那物却是肿胀得厉害,直挺挺的向上,以前基本上天天向上,自打进了这洞就很少这么向上了。

  我的舌头在嘴里动了动,感觉嘴里有些湿,浑身像是有了力气。我感到奇怪,不会睡一觉就成这样了吧。是白骨的原因吗?应该不会吧?

  我爬了起来,看了看棺材,花牡丹依然在安睡,还是那样抿着嘴笑。死人我不是没见过,这样的死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又四处去转,依然听到了嘤嘤的哭声,依然无功而返。

  趁还有些力气,我爬进了棺材,脱了个精光,挨花牡丹躺下,打算再也不起来,就这样等死吧,死也要和花牡丹死在一起。

  花牡丹的身体温软如初。

  我的手也不知有意无意,碰到了花牡丹的乳。外面有火光闪着,她的乳也灼灼发光,虽不及许冬冬那样大,却也饱满匀称。

  我犹豫了半天,还是禁不住得去摸索她。

  又犹豫了半天,嘴还是含住了她一只乳#头,我索性大胆嘬着,使着劲,反正也不怕她醒来,哦,怪了,竟有乳汁入口。

  我没敢咽,便吐到了棺材外边。又去嘬另一只茹头,又有乳汁入口,我还是不敢咽,又吐在了棺材外边。

  我既感到奇怪又感到害怕,她就是个大活人,不在哺乳期,也不该有奶啊。这是个妖怪不成?

  我的下面却是不争气地肿胀无比,总是想找点出路或者是入口。

  花牡丹很美,我不想……我索性走出去自己鼓捣了半天又回到了棺材,这时感觉好多了。我搂着花牡丹再次睡去。

  再次醒来时我又感到了饥渴,想爬出棺材活动活动都爬不出去了。

  罢了。怎么都是死,还担心什么呢。要死就吃几口花牡丹的奶吧。

  我又嘬起了乳#头,她的奶其实没什么甜味,更多得是股酸味,甚至还有点臊味,一开始吃挺难吃得,可吃了一会儿就有些上瘾,感到这种味道世上是没有的。

  没多时我就感到了饱胀,我就趴在花牡丹的怀里睡着了。

  再醒来时,又感觉到了浑身的力气,我的那物再次向上。犹豫了半天,我没有说服我那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还是爬在了花牡丹的身上,没费多大劲就挺了进去。

  一开始,感觉里面像干枯的树洞,没多时就觉得里面渗出了水,咕咕有声。我甚至感觉花牡丹动了动,细看她依然是没动。撒完野,我挨花牡丹躺下,外面灯火一闪,我发现她眼角有一滴泪。

  “花牡丹,花牡丹。你没死,是不是?”我大声喊着她。

  花牡丹依然没有醒来,我掐了掐自己,以为是做梦,可我还是感觉到了疼痛。

  我精神百倍地又摸到了洞口,推了下推不动,我没有再骂,而是又往回走,我再次听到了哭声,这次哭声渐小,小得几乎听不到。

  我竟然有些兴奋,大声喊着,“什么人?是妖是魔?还是哪路神仙,快给我出来!”

  我这一喊,哭声就没了。

  我不再害怕,而是异常地兴奋,神经病一样光着身子又唱又跳,还练起了仙人掌:

  曲室无窗火吐光。白骨累累脚下凉。卧搂美体棺当床。

  万古深洞无觅处。多事高枕梦黄梁。起舞闻啼悲哪桩?

  冰透骨,冷风扬。此时欢悦无酒香。玉体肌香软,相思一半长,一笑归去两茫茫。

  我折腾了半天,只听哗啦一声,我掌到之处,散沙一片,又露出一个洞来,只听里面“啊”的一声。我顺洞口一看,里面的乱稻草里露一颗头。

  我进去扒开稻草,大叫道:“婷婷!”

  婷婷见是我,眼里放了光,朝我笑了笑,也顾不得我赤身祼体,就趴在我怀里哭了起来。

  她哭的声音很小,显然没了力气。

  洞顶上有一条缝,露进光来,这些稻草想必也是从缝里投进来的。

  地上有个石桌。桌上杯盘一空,显然是让婷婷吃光了。

  “婷婷,你是不是太锇了。”婷婷点了点头。

  “走!跟我去!”我抱起婷婷就进了石室。

  “不要!”婷婷见了白骨和棺材可能有些害怕。

  我说:“不要怕,棺材里有个人叫花牡丹,她现在睡着了。”

  “她是活人?”

  “是啊。我还跟她说话来着。她一睡着了就有奶出来,你进去嘬她的奶,保准解你饥渴!”

  婷婷使劲摇头。

  我把婷婷放在棺材旁,进去趴在花牡丹的身上就嘬了起来。嘬了几口抬起头望望着婷婷道:“要想活命,你必须先吃她的奶。不然,我们就很快死去!”

  婷婷点了点头。

  我把婷婷抱进去,婷婷犹豫了几番,还是吃了起来,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吃了两口就不吃了。我说:“咬着牙咽下去,你会感觉她的奶越吃越香。”

  婷婷又吃了起来。吃完了抹抹嘴,说话也有底气了,“果真很香”。然后又不由得去吃,可没嘬几口,婷婷就睡着了,看起来跟婴儿差不多。莫非我吃了花牡丹的奶也是跟婴儿一样吗?

  睡了也没多大会儿,婷婷就朝外一笑,“你看,我吃着吃着倒睡着了。”

  我也朝她一笑。

  她赶紧低下头,把我的衣服扔给了我,“快穿上吧,光着身子像什么话?”

  人吃饱了喝足了就管穿衣服的事了,我本不想穿,但觉得那物若是在婷婷面前高调起来也不大好,就把衣裳穿上了。

  “你进来也吃几口吧。”婷婷说着很轻松地就爬出了棺材。

  我跳进去也当着婷婷的面吃花牡丹的奶。一边吃一边问着婷婷是如何进来的。

  婷婷说:“五娘说洞里有宝贝,就和星星带着我打着灯笼进了洞。我也不知怎么,进了洞就睡着了,再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了稻草上。后来有吃的装在篮子里系了下来,篮子里有纸条,上面写着别怕,说你很快就会下来陪我。再后来,就再也没有吃的。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我便一边吃奶一边讲着如何进得洞。我一边吃着奶,一边跟婷婷说着闲话,不知几时就又睡着了。可能睡得工夫不大,也就醒了,依然是感觉那物肿胀得厉害。

  婷婷趴在棺材上,也是满脸潮红,喘着气,我问道:“怎么了?婷婷。”

  “没什么?就是肚子有点疼。”

  我感觉跳了出来,扶住了她,“不要紧吧?”

  婷婷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躺一会儿去,或许会好些。”

  “你就挨花牡丹躺会吧。”

  “我可不敢。说不定是吃了她的奶的问题。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回去睡了。”

  “我送你!”

  我爬出棺材,抱着婷婷进了她住的洞穴。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