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喝得兴起时,皆想让十三娘讲讲自己的身世。十三娘也不卖关子,喝了一大口酒道:“其实我也是平常人家女子,我本是历城人氏,北门大官人去历城做生意时娶了我。我爹姓舒,也算是家大业大,开着镖局,我们弟兄也多,可金兵一来,也被冲得四分五散,难得一见,父母生死未卜。”

  景甜甜问道:“十三姐的武功又是跟谁学的?”

  十三娘道:“一个非僧非道,疯疯颠颠的人,他两只手没有手掌,我父亲却和他很谈得来,在我家生活了有七八年,后来就不辞而别了。”

  我问道:“他是不是叫登独子?”

  “是啊。你认识?”

  “当然认识,登独子也是我师父。后来你再也没见过吗?”

  十三娘点头。

  景甜甜道:“我说你两个的招式怎么那么像?”

  众人也道:“是啊,的确是像。”

  我问道:“十三娘也会仙人掌吗?”

  景甜甜道:“别叫十三娘了,应该叫师姐。”

  “怎么能叫师姐?我跟登独子学功夫时他的手掌还没断呢,要叫也得他叫我师兄。”我又问一遍,“师妹,你也会仙人掌吗?”

  十三娘摇摇头,“他只教我一些拳脚和刀法,只说这都是独一路,也没什么名字。至于掌法,我从没练过。”

  “哦。他说过,他的仙人掌成了绝学,如今只有我会一些。他断了掌,更不会教别人的了。”

  十三娘问我:“你是怎么跟他学的仙人掌呢?他从没提起过仙人掌,也从没提起过你这个所谓的师兄。”

  我便把梦中学功的事讲述了一遍,大家听了,有的深感惊异,有的说我是在胡扯。

  十三娘道:“我就姑且信了吧。你年方几何?”

  我道:“我二十又四。”

  “哦,我二十又三。既然你学艺在先,那便称你师兄吧。我还有个姐姐,如今二十又六,我两个一起跟登独子学的艺。她功夫更在我之上。”

  “哦。如今在哪里?”我问道。

  “她原是马皋之妻,马皋被郭仲荀杀掉后,她被当时负责招抚江淮一带溃兵游寇的闾收为义女。闾为了招降濠州游寇张用,就把她改嫁给张用为妻。自此,我这姐姐也成了中军统领,出阵时好不风光,马前高揭两面旗,上题‘关西贞烈女,护国马夫人’,确实骁勇善战。”

  边俊道:“十三娘,你这个姐姐,是不是‘一丈青’啊。”

  十三娘道:“正是。她被称为一丈青,我被称为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丈红。”

  景甜甜问道:“如何被称为一丈青,又如何称为一丈红?”

  “其实我两个也好歌好舞,我两个曾自创《青红》舞,她耍一青绸,我耍一红绸,再加之我两个很高,便一个称作一丈青,一个称作一丈红了。”

  边俊道:“不尽然吧,你姐姐身上刺青,才被称作一丈青的。”

  十三娘笑道:“你见过?”

  边俊冷冷道:“我当然见过。”

  十三娘道:“哦,看起来,你与我姐姐曾经沧海难为水不成?”

  “那倒不是。”边俊道,“不瞒诸位,我曾是张用手下一小卒。”

  我问道:“是不是不得志,离张用而去?”

  景甜甜道:“我看不是,肯定是因为见不得一丈青跟张用在一起,才负气而走。”

  边俊笑了笑没说话,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李喜道:“既然一丈青是刺青,那十三娘一定是刺红了?”

  十三娘笑道:“你算是说对了,想见吗?”

  诸位君子道:“当然想见。”

  十三娘端着杯扫视了我们一下,星眼迷离,将酒一饮而尽道,“那便喝酒!只要你们把我喝倒了,想怎么看都行。”

  十三娘这话激起了我们的欲#望,也激起了我们的酒胆,一杯杯和十三娘喝了起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李喜和宁泽涛已倒在了桌下,我正满怀希望之时,水晶晶来喊我回去。(ianuaang)

  “我找你好半天,原来在这里。十三娘,我家五娘让他回去一趟。”

  十三娘道:“腿在他身上,我可没拦挡,他想走便走,想留便留。”

  我有心要见十三娘的刺红,便对水晶晶道:“你先回吧。我随后便到。”

  “一喝酒便不知自己是谁了!爱回不回!”水晶晶扭身便走了。

  李宝不怀好意笑道:“周老弟还是快回吧。五娘说不定等不急了。”

  我心说,这李宝知道我酒量可以,先把我打发掉,他好见十三娘的刺红啊。

  我说道:“就是五娘亲自来,这酒我也得喝它个痛快。”

  我虽说得痛快,心里却不干净,且不知五娘会对我怎样?又喝了会儿,星星又来喊我,我还是不想回去。星星便缠着我不让我喝酒,夺了我的杯。

  李宝道:“星星,只要你亲周护卫一口,他便跟你走。他要不走,我们便推他走。”

  星星毫不犹豫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我心里立马一软,不好再等众人推我,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舍得跟众人告了别,尤其是很不舍得看了十三娘一眼……

  十三娘对我笑了笑,低了头。

  走到半路,我就后悔了,真不该走,说不定,这会儿,大伙正贪婪地看十三娘的刺红呢。可又不好反悔,只好随着星星走着。看着她的小屁股一扭一扭,心里便有些发颤。

  星星回头嗔道:“还不快点!一个大男人连我都走不过。要是有蚂蚁,也得让你踩死。”

  此时到了白桦林林边,我见四周无人,上前几步便从后面抱住了星星。

  “你干什么?”

  星星不敢大喊,显出很惊慌的样子。

  我抱住她就亲吻起来,她一开始还推我,很快便把舌头也伸进了我的嘴里。我两个一边吻着就一边进了林子。见不了十三娘了,我便使劲搂着星星使劲亲着她,还试着脱她的衣裳。

  星星推开了我,“快回吧。再晚了,五娘会打我的。”

  趁我一犹豫,星星赶紧整了整衣裳跑开了。

  这时,下雪了。

  星星跑在雪花里,又惊慌又美丽。

  我大步流星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星星领着我进了五娘的屋里,五娘看看我又看看星星,“怎么这么长时间?”

  星星道:“十三娘一时不肯让周护卫回,留周护卫又多喝了几杯。”

  “哼,见个男人就不知怎样了?整天跟男人喝来喝去的,像什么话?”

  我说道:“不是十三娘要强留我,是我贪杯,还想喝几杯。”

  “你既然这么贪杯,便让你喝个够!酒菜都给你准备好了,而且还有你一个老朋友等着你呢。星星,你领她去吧。”

  “是。”星星又领着我往宅子深处走去。

  地上已然有了一层雪。留下了我和星星一串串脚印。

  我问道:“星星,是哪个老朋友呢?”

  星星道:“我也不认识,五娘说你肯定认识的。”

  我心里感到奇怪,莫非是芙蓉?莫非是草花?

  但见不远处有一口大缸。星星一招手,走过来两个家丁,把大缸移开,露出来一个洞,我狐疑地看着星星……

  星星道:“你也别怕,这洞是五娘的小金库,五娘和我们经常下去,里面大得很,什么都有,只有贵客来时,五娘才让贵客进去看一看。”

  我一心想见我的老朋友,没有多想,便走了进去,里面有台阶,可以拾阶而下。

  走了没多时,便是一片漆黑,我大喊道:“先别挡洞口,我看不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再怎么喊也没用了,我心里一阵害怕。赶紧往回走,到了洞口,缸却推不动,我大喊道:“星星,快打开!快打开!”

  可上面什么回音也没有。

  上面无门,只好摸着黑往下走看一看,一是寻寻出路,二是看看到底是哪个老朋友。

  曲曲转转地也不知到了哪里,终于见到一丝光亮。发现一石室,便走了进去。里面一口大红棺材,四周皆是白骨,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冷风吹过,棺材附近有火燃着一闪一闪,一会便灭了,又是漆黑一片,我想跑,可说什么也挪不动脚。

  没一会儿,又亮了,还是一口大棺材,我前去摸了摸,棺材显然不是木头的,是巨石雕挖而成,做得却也精细美丽。

  我抬头一看四壁,又是一惊,竟与冲和子领我看得石洞里的壁画极为相似,也是百兽图,兽上骑的半或全的女子不是别人,就是那个易州青楼女子花牡丹。

  一幅幅画,真是太美了,这花牡丹跟芙蓉的确极像,更是美得惊人。我不由得像冲和子一样用手去抚壁画上圣女的身子。

  火再次熄灭。

  我摸着黑往外走,没走多远便不敢动了,四周都是黑得不见人。石室又亮了起来。只好又进石室。

  有了困意,便躺到了棺材盖上,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半夜醒来,突然感到奇冷无比,我不停地打着摆子,蜷成一团。

  顾不得太多了,倒不如进棺材里睡一睡。

  火光再亮时,我用力推开了棺材盖,又是大吃一惊,棺材里的人赤身体一丝不挂,果是花牡丹,我不由得咽了一口吐沫。

  只是她的头发全是白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折皱,像睡着了样,一乍看我还真以为是芙蓉。

  我摸了摸她的手,她的手略有些凉,却异常的柔软,跟活人一样。我把手放到她鼻子处,没感觉有呼吸,看来是真得死了。

  可她又是怎么死得呢?怎么死在了北门家呢?是北门的妾不成?

  棺材还不算小,她一旁空着位,像是故意给人留出来似的。

  我也顾不得太多,只好进去挨她躺下,把棺材盖盖了一大半。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