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晶等丫头吵嚷着李把我的枕头打开,我哪里肯让,正笑着闹着,五娘走了进来,“吵什么吵?”

  水晶晶道:“他枕头里有东西,我们想看一看。”

  “人家的枕头看什么看?还不快去睡?”我正感激着五娘,五娘一下竟从我手里把枕头夺了,“好漂亮的荷花!我回去仔细瞧的荷花是枕头上绣的,是草花给我绣的。

  枕头让五娘拿了去,丫头们感觉兴然顿失,一个个散了,水晶晶道:“都怨你!给我们打开看一眼不就行了,这下可好,让五娘拿去了。”

  我心里也忐忑不安,但还装作很平静的样子,“我怕什么?枕头里反正什么也没有!”

  “小周,你过来一下!”五娘在屋里怒喊着。

  我赶紧走进了五娘的屋里,枕头果真被拆开了,藏在里面的五娘那只靴扔在枕头旁边。

  “好气得荒!不是说你没拿我的靴吗?”五娘提起了她的靴,“这是什么?你也够可以的,怎么缝进了你的枕头?这些日子你都枕着它睡觉吗?”

  我点点头。

  “我……五娘……你的靴太好看了!我想留下来作个念想!”

  “你可真够可以的!害得我找了好长时间,为这么一只破鞋还跟十三娘翻了脸。还让她白白挨了一顿揍。不过,也活该,谁让她扔我的靴呢,她要不扔,你也不一定捡!”

  五娘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说一句。我没有言语,而是很想抱一抱五娘。这念头在心里盘旋不久,我就上前一步抱住了她,“五娘,我太喜欢你了!”

  五娘没有动,好像也呆住了的样子。

  “你松手!”五娘使劲推开了我,过去迅速把门打开,窗下偷听的丫头要跑,可都来不及了,只好站定发呆。

  “好大的胆子!都给我进来!”五娘怒喝。

  三个偷听的丫头星星、月月、天天乖乖进了屋。

  “水晶晶,你也来一下!”

  “我睡下了!”

  “睡下了你给我起来!”五娘喊了一声,指着三个丫头星星、月月、天天道:“跟谁学的?敢在我窗下偷听?”

  丫头们都低头不语。[超多好看小说]

  “星星,你别老眨眼!你说,为什么要在我窗下偷听?”

  星星道:“五娘,我们只想知道枕头里面装得是什么,我们其实什么也没听到。”

  “月月,你们真的什么也没听到吗?”

  月月说:“我们听不太清,只听说什么靴的。”

  “天天,你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最诚实了,你听到了什么?”

  “我什么听到了!”天天抬起了头说道:“我听到了,周护卫说,他太喜欢鸡了。你说明天给他杀只鸡!”

  “什么乱七八糟的?”五娘看了看走进来的水晶晶,接着说道:“我也不管你们听到没听到,只要在窗下偷听就该挨打!”

  五娘将靴丢给了水晶晶,“给我照脸上抽,一人抽二十下。”

  好像屡经训练一般,星星、月月、天天一字排开,水晶晶一边数着一边用靴底子开始抽了起来。

  我赶紧求情:“五娘,饶了她们吧!”

  “好吧。看在周护卫说情的份上,就饶了你们,不过,星星刚才挨了九下,月月和天天也得挨八下,不然星星会说我偏心的。”

  星星道:“五娘,不用打她们了,就算我替她们挨了,等于我们每人挨了三下。”

  五娘道:“不用你多嘴。接着打!”

  月月和天天每人也挨了八下。

  女人在男人面前丢了面子比男人在女人面前丢了面子更难堪一些,几个丫头嘤嘤哭了起来。

  五娘道:“不是我平时偏向晶晶,晶晶比你们就是听话,你看,你们偷听,她自己回屋睡觉了。跟她学着点。”

  三个丫头哭着点点头。

  五娘道:“还有脸哭呢?以后谁要在窗下偷听,不是打脸这么简单了,我割了她的耳朵,不信你们便试一试?”

  几个丫头赶紧止了哭,天天还偷偷看了五娘一眼,说道:“我们再也不敢了!”

  五娘道:“你们也不是傻子,也不是聋子,这靴子的事儿你们也知道了,以后谁也别提,更不能说漏了嘴,说是从周护卫枕头里找到的,谁要说我便割了他的舌头。记住了吗?”

  “记住了!”

  “大声点!”

  “记住了!”

  “下去吧。”

  水晶晶等几个丫头走了出去。

  五娘朝我笑了笑,过了会儿低声道:“这些丫头不唬一唬是管不住的,不过你胆也忒大了,一进来就搂搂抱抱的,突然把你调到我这里,你不觉得蹊跷吗?”

  “我觉得也是。”

  “我们得管得住自己,不然会钻了别人的圈套的。”

  “我听五娘的。”男人在没得到女人前,都声称听女人的,等得手了还不知谁听谁的。

  “五娘,你的别一只鞋子呢?”

  “问这做什么?”

  “我想让你穿上看一看?”

  “大胆奴才,我穿鞋子岂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让你看?”

  “我只看一眼。”

  “还说呢,这只我找不到,我一生气,另一只扔进火里烧了,这只你既然喜欢,就拿去吧。你的枕头也太脏了,你先放着,明日我找人洗一洗再还你。”

  “多谢五娘。”

  五娘朝我挥了挥手,我捧着五娘的靴子离去。

  一晃就又是几日,朝夕伴着五娘又对五娘依恋了几分,望着五娘却不能对她动手别提心里有多煎熬。有时很不想见她却又十分想见她。

  这日我闲着无事,在北门府转着,正好碰到十六娘的丫头艾婷婷走了过来,手里挎着个花篮,见了她我扭身便走了。

  “周护卫!”艾婷婷老远就对我笑着。

  我点点头,闪身就走了过去。

  “你的心好小!”艾婷婷冲着我喊道。

  我站住朝她走了过去,“我心小,你把我出卖了还说我心小?”

  “谁出卖你了?你就是再办得不是人事,我也懒得出卖你?”

  “好了,我伺候着十六娘好好的,怎么又让我来伺候五娘。”

  “这不正合你意吗?十六娘也到手了,五娘也到手了。”

  “你……?好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十六娘好不好?”

  “当然好了,有北门大官人陪着还好不了?”艾婷婷从篮子里拿了个香蕉,摘了个香蕉给我,“其实十六娘还是念着你呢,嘱咐我老半天一定要让你尝个新鲜。”

  “替我谢过十六娘,也谢谢你!这些都是给我的吗?”

  “那可不是,北门大官人给十六娘的,十六娘就想着给你,但又不好说,只好说是给五娘的,顺便让我给你一个。”

  “你这番话把我转晕了,好吧,你去给五娘吧。我相信你不会害我的。”我快步离去。

  我去找李宝,李宝说,“咱不如再叫上李喜、边俊去找宁泽涛吧。宁泽涛的主子十三娘非常好客,我们就是在那里吃吃喝喝,她从不说什么,有时还送上好酒陪我们一起喝。”

  我等找到宁泽涛,宁泽涛说:“你们来得正好,不如我们去游泳吧。”

  李宝道:“好了,好了,这几日没让游就不用游了,咱哥几个好不容易凑到一起,还不喝几杯。来,凑分子。”

  话音没落,边俊边抛出几块碎银,我也紧跟着拿出了银子,宁泽涛道:“哥哥们,等一等,我得跟十三娘说一声。”

  李宝道:“行,行,去吧。”

  没多时,宁泽涛回来笑道:“十三娘让我们去她那儿,说她屋里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和,她刚好也想喝几杯,正愁没人陪呢。”

  我等进了屋,我在最后一个,十三娘看向我,赶紧站了起来,“哎呀,五娘的大护卫来了,小涛子,你也真是的,怎么不吱一声,我好迎接啊!”

  我笑道:“十三娘,你这等说,折煞我了,是不想让我来不成?”

  “哪里啊?我跟你开个玩笑,我知道,五娘是五娘,你是你。早闻你的大名,想必你和五娘不一样,不是鸡肠曲曲之人。凤娇,你去把十九娘和十一娘喊来。”

  “是。”叫凤娇的丫头离去。

  十三娘个子很高,尖下巴,大眼,以前我还真没细看过,细看也十分耐看,十分好看,这娘子,真真是个个不同。

  十三娘道:“你们既然个个是高手,咱不如出去都练一练比一比,热热身子,再喝酒,岂不更好。”

  李宝道:“好!我们只是切磋,不争高低,走。”

  在十三娘的院子里,我们便刀枪棍棒的练了起来。

  宁泽涛对李喜,李宝对边俊,我一个人单练了会儿,十三娘便跟我战了起。十三娘的一口刀耍得团团飞,的确是把好手,这之前我们谁都不知道。

  正练得风风火火时,十一娘和十九娘也来了。

  十九娘是景甜甜,我并不陌生,我们对了对眼,以示招呼。

  练得满头大汗,我们皆停了下来。

  景甜甜道:“姐姐这等好功夫,怎么会吃五娘的亏。”

  十三娘道:“你以为我怕她,我是不想跟她争,我若打了她,倒显得我没品味了。走吧,我们一起喝酒。”

  酒菜整齐,我们围坐一桌。

  十三娘道:“既然上了我三十娘的桌,便没有主子奴才一说,我既让大家来,就是看得起大家,咱们就是姐妹兄弟,来,痛饮吧。”

  十三娘说完就干了一杯。

  我等见这娘子如此豪情,更是一个个比着的豪情,几杯酒下肚,便觉得沸沸扬扬。

  景甜甜道:“十三姐,我跟你共事虽不长,却情投意合,可你从没讲过自己的身世,你这么好的功夫,又怎么到了这里,不如讲讲吧?”

  “是啊,是啊,十三娘,我们都对你很好奇,你就讲讲吧。”李喜跟着说道。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