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敲过北门慧几次门,丫头凤兰都把我打发回来。凤兰告诉我,“七小姐说了,她已跟张俊的小儿子见了面,两个人情投意合,八字也合,就等订婚了。以后,你再也不要缠着她了。”

  北门慧上赶着时我没觉得她有多好,这时眼看着就为他人所有,我倒觉得十分地可惜,有时听完北门大官人和十六娘的协奏曲夜深了人静了之后,我就特别想破了北门慧的门进去与她好好温存温存,我甚至构想了很多伟大而缜密的计划,但最终我还是没有行动。

  但白桦林里北门慧的目光却总是在不同的时空盯在我的脸上。

  见不到北门慧,却总是见得五娘。不知是我有意还是五娘有意,要不就是天意,那些日子我总是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见到五娘。

  听说,五娘找过她的那只靴,最后打听到被十三娘扔了,为此五娘找到十三娘揪着她的头发大打出手,多亏十三娘的护卫宁泽淘拉开了,不然非将十三娘打个半死不可。

  五娘又派丫头水晶晶来找我要靴,我不好承认靴是我拿了,只好咬定:“一只女人靴我又穿不得,要它何用?”

  水晶晶磨叽了半天,甚至搜遍了我的屋也没搜得到。

  宁泽涛也来过两次,说要真是我拿了最好就交出去吧,不然五娘放不过十三娘的。

  这样一来,我反倒觉得自己很小人很龌龊,就是五娘的靴再迷人也不能收藏啊。越是这样我越不能承认了,传出去就是北门大官人不治我的罪,兄弟们也会看不起我的,我岂能让五娘漂亮的靴臭了我的名?

  一开始我见到五娘总是绕着走或是躲着走,五娘却是远远地朝我笑着,并没问起过她的靴,这反倒让我不安,莫非五娘已经认定是我拿了她的靴?

  但我又经不起五娘的诱惑,总想再靠近她一些,所以大着胆子总是近她一些,她依然没提靴的事,我也就不再把这事当回事。

  一想起茅房里的事儿,我就有点后悔,当时真不该只顾亲吻五娘,应该直接捅上就好了,把宝贵的时间都浪费在了与五娘的亲吻上,以致景甜甜一出现就前功尽弃。越是没得到五娘的身子,她的身子对我来说越是滚烫而充满着诱惑。

  一见五娘我就容易起反应,这种反应不是全身的,而是集中在某一点上。不是所有娘子都让你起反应的,也不是所有娘子都让你立竿见影的。这其实与一个娘子的漂亮不漂亮有关,但也不全有关,有些很漂亮的,有时也不一定让你有反应,有时不十分漂亮的也会让你小有反应,有些娘子好像天生就让男子想在她身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犯事儿。

  自打游泳赛后,北门大官人都让我们百勇士坚持去游泳,说是要准备对付水上嫖。一开始都觉得水凉,都哭爹骂娘,时间一长,也就习以为常,觉得泳完之后,心里热乎乎地很是舒服。

  我甚至在水里还体会我的仙人掌,慢慢摸索着仙人游,当然我只是在悄悄地练,也没人知道我在练什么。

  那日别人都游完走了我依然不想离开池子,一个人游来游去,感受着池子里的孤独和自由。

  五娘和水晶晶突然出现,她们见到我半光的身子大叫一声,其实那日她们已见过我大半个光身子了,没想到这时单单见了却有这么大的反应。她们一叫,我赶紧也潜到水里。

  等我露出头,五娘和水晶晶已经跑得很远了。

  我的身体感觉异常的肿胀和难受,我在水里想着五娘做了一件很对不起五娘的事儿,这才上岸穿衣。

  走在路上心里畅快了好多。

  “十九、二十、二一、二二……”是五娘数数的声音。

  五娘的声音听起来也是很好听的。

  不远处,水晶晶踢着毽子,五娘在一旁数着数,也难怪,这么大的府院,五娘没什么事儿可做,不自己寻点乐子日子肯定也是很难熬的。

  水晶晶把毽子踢给了五娘,也不知是五娘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把毽子朝我踢了过来,我一下给她踢了回去,而且踢了个老高,五娘和水晶晶便笑着抬头望。

  我感觉五娘得跟我说话,我便故意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小周,你过来!”五娘果然朝我喊了一声。

  我故意装作没听见,继续慢慢地走,我后腰上突然挨了一下砸,其实也不疼,但我却夸张的“哎哟”了一声。

  我一回头,水晶晶正望着我,“装什么装?有那么疼吗?”

  我笑了笑。

  “快过来!笑什么笑?五娘喊你没听到吗?你耳朵是让驴毛塞上了吗?”

  我故意一边掏着耳朵一边朝五娘和水晶晶慢悠悠地走去。

  五娘笑着说:“看你那样子,还真让驴毛塞上了。”

  水晶晶却是一本正经,问道:“毽子呢?怎么不捡回来?”

  “什么毽子?我没看到。”

  “装蒜!快去捡!”

  五娘道:“晶晶,还是你去捡吧,你捡了就先回吧,我跟小周说个事儿。”

  水晶晶瞪了我一眼,我朝水晶晶笑着。

  我以为五娘会问我靴的事,没想到她却问:“小周,别人都不游了,干嘛你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个人游?本来我想让水晶晶也教教我游泳呢。害得我们也没游成。”

  “明天吧,明天我早走,你们再游。”

  “明天没准我就没心情了。你当时是不是一丝不挂?”

  “你看到了?”

  “谁看哪?反正感觉你是一丝不挂。”

  “你这样想也对。”我回身要走。

  “你别走哇!我问你,大官人这几日是不是还一直在十六娘那里?没去十九娘那儿吗?没去别的娘那儿吗?”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他俩在一起都干些什么?”

  “床上的事儿呗!”

  “去你的!谁让你说这事儿?我是想问问他们是不是琴棋书画?”

  “那老西边的娘子好像只会那个琴,有时也唱唱,大多时间都是让一些歌舞妓过去,一起饮酒作乐。”

  “那他们在一起提起过我没有?”

  “提起过啊!还经常说你呢。”

  “说我什么?”

  “说你长得水灵……不过……”

  “不过什么?”

  “不好说。”

  “有什么不好说的。快说。”

  “说了我怕你生气。”

  “我不生气,说吧。”五娘的声音好温柔,让我心里有些发酥,真想捏一下她的手。

  五娘望着我,大眼里充满了期待,她的眼睫毛很长,眼波在荡来荡去。她的眼里有我的影子。

  “北门大官人说你下边太干,太松,一点水都没有,一点弹性都没有。”

  “放他娘的狗屁!”

  “反正我是不信,五娘,我们……”我咽了口吐沫……

  “滚蛋!别打我的主意!”五娘说着在我手背上使劲拧了一下,扭身快步跑开了。

  看五娘的样子,倒像个没出阁的小丫头。

  我发了会儿呆,等她跑出去好远,我才朝她的背影强调了一句,“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的确,这是我从北门大官人那偷听来的,岳爷让我监视北门大官人,可我一点有用的信息也没得到,竟听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床上话,甚至听到了北门大官人对他每一个娘子的评点,他每说到一个娘子,我都想去试一试,看一看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一样,当然,这种机会也不一定有,我只是瞎想想,而且我也没这么大精力。与其想着一网打尽,不如捉住一条是一条,五娘便是我一心想着要捉到的鱼。当然,我想捉她,也不是单纯为了证明北门大官人的话。主要还是五娘的魅力,妖魅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五娘是一个很有妖性的女人。

  我把精力放在这上面,有些不着调有些不靠谱,觉得很对不住十分信任我的岳爷爷。不过,转念一想,功夫在诗外,说不定我这样乱搞,没准就能搞出有用的情报来。

  我依然跟五娘见着面,有时趁四下无人,不是她捏我一下,就是我摸她一下,甚至还搂着亲个嘴,当然没敢太造次,只是点到为止。

  有一天,我跟五娘刚互相亲了一口,竟被路过的婷婷发现了。

  到了晚上,便事出有变,崔成圆让我当晚就搬到五娘那里,让我做五娘的护卫。我问崔成圆,“这是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

  “我不想去五娘那里,我还想伺候十六娘。”

  “伺候哪个娘都一样,大官人说了,五娘那里不能长久没有护卫,你也是知道的,水上嫖盯她盯得最紧,还明目仗胆地向大官人要过五娘。实话实说,五娘已是昨日黄花,那大官人也不会轻易就把她送给旁人,这是脸面问题,一个男人的脸面问题,你懂得。”

  “那谁来十六娘这里?”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快走吧。”

  我的行礼被崔成圆带着人搬走了,十六娘和大官人在屋里又在饮酒歌舞,我想去跟他们告个别,但一想算了,婷婷和贾哈尼也躲在屋里不肯出来,我心里感觉好冷,当然更多的是担忧,我不知把我从十六娘这里踢到五娘那里,意味着什么。莫非是个阴谋不成?莫非婷婷告了密不成?

  在五娘那里,水晶晶几个丫头帮我收拾着行礼,有说有笑的,我却一时高兴不起来。

  一个丫头拿着我的枕头,“哟,这里面好像有东西啊?”

  我一把夺过来,“没东西能叫枕头吗?”

  水晶晶道:“打开让我们看看,到底里面藏着什么好东西?”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