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曹泳走到美娘面前。

  曹泳从头上取下玉簪道:“这是北门大官人赠你的,我怕丢了,只好先插在自己的头上。北门大官人对你情深意重,其实不想让你走,不如随我们回去吧?”

  我也接话茬道:“是啊,美娘快跟我们回去吧。你回了杭州又怎样?还不如在北门府呢。”

  “我们也是重义之人,我来时跟妈妈说好了,住不过十日,可这住了几个十日了?妈妈怎么看我?我的姐妹们怎么看我?就是以后再来北门府,也得要北门大官人去杭州跟妈妈谈好,再把我赎出来。”美娘笑了笑,离去。

  我和曹泳回帐房又小睡了会儿,用完早餐,拉着两个夜里被砍死轿夫的尸体回了北门府。

  北门大官人在他的大书房接见了我们。秦桧正在写大字,贾哈尼给他研着墨,北门大官人的侍女意真和顾知县的侍卫林一飞帮他拽着纸,北门大官人和顾知县在一边看着。十六娘紧紧挨着北门大官人,脸上带着笑意。

  秦桧写了一首诗:

  题范文正公书伯夷颂后:高贤邈已远,凛凛生气存。韩范不时有,此心谁与论。

  北门大官人将诗诵了一遍,击掌叫好,“真是诗如其人啊!秦相公一看便有着凛凛正气,这字写得也很中正啊。”

  顾知县道:“是啊,是啊,秦老师就是厉害,学生再学五百年也赶不上啊。”

  北门大官人道:“顾知县,你可知这诗是什么意思?”

  “知道知道。”顾知县连连点头,满脸开花。

  “哦”,北门大官人道,“那就给大家讲讲吧。”

  顾知县脸顿时憋得通红,“学生愚钝,那便在两位大师面前献丑了——高贤貌这个人已经走远,但他还凛凛地生着气长久的存在着。韩范这个人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这颗心有谁能够一起论一论呢?”

  顾知县这一解释逗得秦桧和北门大官人大笑,我和曹泳也憋不住笑了,意真使劲捂着嘴,只有十六娘和贾哈尼不明所以,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广告)

  北门大官人道:“没想到顾知县这么幽默!”

  顾知县的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但也跟着皮笑肉不笑。

  曹泳问道:“秦大人,这韩范指得是不是韩愈和范仲淹啊?”

  秦桧道:“正是。看来你小子还懂些诗书。”

  “略知一二,略知一二。”曹泳有些不谦虚地笑着。

  北门大官人这时开始询问我和曹泳在岳家营寨所见情况,我们两个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做了汇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顾知县问道:“金贼真的劫营了吗?”

  曹泳道:“是啊,还杀死了我们两个轿夫呢。”

  北门大官人道:“可恨!可恨至极!轿夫的家属通知没有?”

  曹泳道:“还没有,尸体已经拉回来了,在大门口呢。岳飞也给了一些银两,说让我们转给轿夫的家属。”

  秦桧道:“那你们谈,我出去转转看看。”

  顾知县道:“大官人,我也先告辞了,我得去岳飞的营里去看一看。”

  秦桧、顾知县、贾哈尼离去。

  北门大官人问道:“美娘昨天夜里睡在哪里?金人劫营她没事吧?”

  我说道:“没事儿。住在哪儿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到那儿时,她已经睡下了。反正是没跟岳飞一起睡。昨天夜里赶跑金兵后,她就跟岳云上了路。”

  北门大官人道:“只要没跟岳飞睡就行。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岳云,就怕在路上,这表子跟岳云再勾搭上。罢了,罢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表子回了杭州,还不得当驴做马,千人骑万人跨吗?”

  我说道:“大官人,她对你情深义重,她说她等着你去赎她!”

  “表子无情,别听她这时这么说,等她回了杭州,肯定就会把我忘得一干二净,我赎她还有什么用?她走时我的确有些不舍,甚至是心如刀割,可睡了一晚上的觉,我竟一点也不想她,若不是去看宫素然画得她的画像,我连她什么样子都想不起来了。见识的娘子多了,脑子里就重复叠叠了,根本不会有一个单纯的清晰头像。”

  北门大官人看了看十六娘接着说道,“还是我家十六娘好,十六娘过瘾,老西边来的娘子就是好玩,好好表现,等你们立了功,我争取让你们尝尝鲜。”

  曹泳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十六娘我们可不敢!”

  北门大官人道:“你小子想得倒美!能让你玩玩贾哈尼就不错了,还敢想我的十六娘?”

  曹泳赶紧低了头,“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大官人要没什么事儿我们就先回了?”

  北门大官人挥了挥手,我和曹泳刚到门口,只听北门大官人又道,“曹泳,你等一下,我有事儿跟你说。”

  曹泳留了下来,我快步出屋,想贴着窗户再听听说什么,但秦桧和贾哈尼正在不远处蹓跶着。我只好先回了住处。

  晚上,本想跟十六娘温存一番,可北门大官人又来了,我只能是独守空房。

  次日早饭后,曹成圆亲点了我们三十六个勇士,领我们进了一个从未进去过的大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院中有一池湖水。

  岸边多筑高台。高台之上,坐着北门大官人、秦桧、顾知县、五娘、十六娘以及茹野县的一些达官显贵。

  湖边站着一些官妓、私妓、丫头,皆丽质天生。

  锣鼓一响,激情四扬。

  我和另外八个人被领进了一个小木房,让我们脱光了衣服,换上了一条小短裤,我们被领到了湖边,冻得直哆嗦。台上的娘子们先是捂着眼不敢看,后来胆大的看了就开始吃吃地笑,还指手画脚评头论足着。

  锣鼓声一止,崔成圆站到了高台中央,大声说道,“没有准备的战斗才是最好的战斗!”他指着远处湖水间横跨的一条红绸带道,“看好了没有,不管你怎么游,只要游过去,手摸一下红绸带,谁最先回到岸边谁就为第一。每组九人,共四组,每组取前两名,最后一组共八人,争夺第一,第二,第三。大奖等你拿!大家都准备好了!”

  我们九个人撅着屁股站在了岸边,浑身继续打着哆嗦。

  崔成圆说:“只要听锣声一响就往下跳,若跳早了,就算淘汰。”

  我们都集中精力听着锣声,好一会儿,只听一声响,我等扑通扑通就跳了下去……

  可能在岸上冻草鸡了,进了水里,倒不觉得水有多凉,我一个猛子扎了老远,浮出水面一看,宁泽涛竟然在我前面,好在我后面还紧跟着不少……

  只听岸上有人喊我的名字,“周发润加油!周发润加油!”我听出来了,不是别人,正是北门家的七小姐北门慧。

  我来了劲儿,使劲追着宁泽涛。

  十六娘、贾哈尼、婷婷也给我加着油。

  五娘、水晶晶等给曹泳加着油,还整出了词,“曹泳曹泳,永得第一。”

  十三娘和她的丫头们给宁泽涛加着油,“宁泽涛,没人超!宁泽涛,没人超!”

  婷婷一急也给我整了词:“周发润,水里滚!周发润,水里滚!”

  在她们的助威声中,我拼命的往前游,摸了一下水中的红绸,掉头又往回游。还不错,我终于拿了个这组的第二。

  连着比了四组,开始决赛。决赛中,我拼死拼活,还是没取得名次,最终宁泽涛第一,水亮亮第二,一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杨松第三。

  然后又是三十六个女子游泳比赛,她们每个人皆着红色的小裤头,胸上缠了红布。她们游时,我们不关注谁最快,而是去看谁的身材最好最傲。

  最终水晶晶第一,陆小滢第二,秦朝蓉第三。

  然后,是男女两人一组,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岸边丈余高的平台,往下跳水,喝彩声不断。尤其是水晶晶、水亮亮的跳水竟让秦大人惊呼产,“太美了!”

  我和陆小滢一组,她都跳下去了,我却不敢跳,北门大官人急了,站了起来,我数三个数,你要不跳,便一箭射死你!”

  我回头一看,果真我身后有十个人持着弓箭已在弦上……

  “三、二……”我扑通就跳了下去,在深水里真是滚了几下,才浮出水面……心说,跳水,也没什么了不起,只要敢跳,就跳下来了。

  一个个跳完后,然后是秦桧和北门宏颁奖,奖赏,男的是金项圈,女的是玉镯子。

  锣鼓声中,鞭炮声中,北门宏指令我们扒地一丝不挂,男女混游,一时间,满池玉林。

  “小慧……回来!你干什么?”在北门宏的大声叫嚷中,北门慧也脱光了自己,跳了进来,向我游过来,紧紧抓住了我的手……我搂住了她的腰。

  水中狂欢起来,水浪、水花淹没了少男少女的笑声,十六娘、五娘、北门宏、秦桧等,也索性不要脸了,脱光了自己,亮明了自己,跳了进来。

  人挨人人挤人,越是这么近,越是少了那些非分之想,我们在水里打着水仗,互相攻击着。

  北门家的这池水越发地浑沌着。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