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坐到了木椅上,拈须道:“看这位小娘子,长相不俗,目含幽怨之气,我再问你一遍,家在哪里,姓字名谁?”

  天然秀道:“不瞒岳爷,我父亲名叫关胜。”

  “关胜?”岳飞站了起来,“就是为刘豫所害的关胜吗?”

  “正是。奴家家仇难报,又流离失所,苟且偷生,今日逢得岳爷,还望岳爷收留奴家,便是做牛做马也心甘。”

  岳飞一拍桌子道:“刘豫那贼,我早晚要了他项上人头,给关英雄报仇血恨。既是如此,你留下来便是风烟!”

  岳飞喊了一声,只见一个侍女应声从一个小帐里跑了出来。

  岳飞道:“领这位小娘子去休息吧。”

  “是!”风烟领着天然秀离去。

  曹泳问道:“岳节度使,不知美娘现在何处,我家大官人有一物相赠。”

  “稍候片刻,等风烟回来,让她领你们去。你二位叫什么名字,都是哪里人?”

  岳飞跟我们聊着家常,倒也和颜悦色。

  侍女风烟一进屋,岳飞道:“你再辛苦一趟,领二位去见一见美娘。”

  风烟道:“回岳爷,刚才我从美娘帐前过,她的帐里已熄了灯,想必是睡了。”

  岳飞道:“她明日还要赶路,不好再扰她,不如把大官人要赠的物交给我,我让云儿转给她就是了。”

  曹泳有些为难,“这……”

  岳飞道:“你们来了几个人?”

  我说道:“连轿夫十二个人。”

  岳飞道:“不如你们住一宿,明日早起再亲自交到她手里便是。”

  曹泳道:“那好吧,只好如此了。”

  我们被一个军士安置到一个帐里,里面烧着一大盆炭火,没多时就感觉到了温暖。

  我们上床和衣而卧。我说:“曹泳,那个破东西你给岳飞不就是了?让他儿子转给美娘不就是了?”

  “你懂什么?万一那宝贝被岳飞扣下怎么办?”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看,天然秀他不就很痛快地留下了吗?”

  “他留下她主要是念她爹是抗金的英雄。他要不对她做什么,那怕什么?”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对她做什么?”

  “那不让侍女安排睡去了吗?又没睡岳飞的大帐!”

  “我看你脑袋是让驴踢了吧,岳飞就不能去她睡的帐里?”

  我踢了曹泳一脚,“谁让驴踢了?”

  “我让驴踢了行不行?”曹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见又占了我的便宜,“嘿嘿”笑着。

  “我还不知你的鬼心思,你不过是想见美娘一面?你喜欢她。”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不过是想在北门大官人面前交差,至于女人,即使天姿国色,我也无动于衷!”

  这时传来了呼噜声。

  按说,天然秀如今的归宿,我应为她高兴才好,但真为岳飞所得,心里又多少有些忌妒。

  我一时竟然睡不着,又踢了曹泳一脚,“走吧,敢不敢去外面转转,看看天然秀住在哪儿,看看岳节度使睡了没有。”

  竟然没反应,这小子说着说着话就睡着了,真够迅速的,我转过头去将脚丫子挨在了他的脸上,曹泳依然没反应,我把脚指头伸进曹泳的嘴里,他竟然还巴咂巴咂嘴,可能睡梦里意识到不对,扭转了头,嘴里嘟囔了一句“别闹”,竟然也打起了呼噜,响声如雷。这几个嫌屋里不热闹,竟然不是彼此呼应,就是争个你高我低……

  我心里越发烦燥,想睡觉又睡不着,索性下床走了出去。

  星夜沉静。这样的夜让人觉得这世上还算太平,也不尽是刀剑和血腥。

  岳飞的帐里还亮着灯,照在我的身上,拉长了我的影子。

  四周无人。我想,若是金兵来袭,直奔岳爷的大帐,岂不会麻烦?若是,岳爷跟天然秀亮着灯正在成就好事,岂不更是麻烦?

  有时候,即使像我这样的一个好人,也总会去猜想别人正做着龌龊的事。(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一布之隔,按说听声音听得很真,可我什么声音也听不到,莫非岳爷点着灯睡着了不成?

  莫非岳爷用的障眼法,帐里本无人,他其实真去了天然秀的帐里?天然秀到底又住哪里?

  越是听不到什么我的耳朵越是贴得帐布近,我正专心地倾听着,突然从暗里窜出几条汉子,趁我不备就将我擒了,五花大绑地押进了岳爷的大帐。

  岳飞坐在小地桌旁边,守着几盘子菜,手里握着个杯子正在发着呆。

  一个雄壮的汉子道:“岳爷,这个人鬼鬼祟祟地正在你帐外,不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岳飞点了点头,将手里的空杯子放到了桌上,雄壮的汉子快步上前,将岳飞的杯子斟满。岳飞用手指了指,一个兵士搬过一个马扎,放到了这个汉子屁股底下,汉子猛地一坐差点摔倒,岳飞伸手一扶,“再兴,慢点!莫把我的马扎坐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莫非这汉子就是名声在外的杨再兴不成?其实在很久之前,我曾向杨若兰等人撒过谎,我把我认识的杨子编排成了大名鼎鼎的杨再兴,其实杨子是杨子,杨再兴是杨再兴,杨子跟我一样曾是牛皋手下的一个小兵,而杨再兴是岳飞收服的一员猛将。

  这汉子将马扎丢到一边,一摆手,一个机灵的兵士搬来一个大木头墩子,汉子往上一坐,故意扭了扭身子。

  岳飞道:“你杨再兴这体格就适合做这木头墩子。”

  “哈哈哈,那是那是!”杨再兴声大笑。岳飞也跟着笑。

  若是不亲眼所见岳飞,一定觉得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的正人君子,今日一见,他跟属下也开玩笑,他笑起来也是很灿烂的。

  不知为什么,我真想当场下跪,让岳爷也收编了我。人就是这么怪。有的人,真的就有很多人愿意伴他左右,肯于为他去卖命。

  岳爷,的确是个偶像。是偶像就有力量。

  岳爷跟杨再兴一边喝着酒一边说笑着,好像忘了身边还绑着个人呢。

  我竟然一时也忘了自己被五花大绑着,竟然自然不自然地也跟着他俩笑着。

  杨再兴喝了一口酒,突然变了脸,横眉竖眼地说道:“你笑什么?你到底在岳爷帐外偷听什么?”

  我昂头说道:“我没有偷听,我只想毛遂自荐,让岳爷收留我,哪怕当一个马前卒也行。”

  杨再兴道:“胡扯!看你就不像什么好人!快如实招来!”

  “我真不是偷听,我只是想听听岳爷睡了没有,若是没睡就亲自找岳爷谈一谈。”

  “哼!你好大的胆量!你以为你是谁?敢来找岳爷谈。你是哪里人?干什么来了?”

  岳飞道:“他是北门家的一个护卫,给我送美色来了,不过那美色竟是大英雄关胜的女儿。”

  杨再兴道:“哦,是吗?她会武功吗?”

  我说:“她不会,她只是会弹会唱的一个歌妓。”

  杨再兴道:“让你说你不说,不让你说你倒多嘴,推出去砍了!”

  几个兵士上前就推我。

  “慢!”我大喝了一声,“听我把话说完再杀也不迟。”

  岳飞一摆手道:“让他说。”

  兵士们这才松了手。

  岳飞和杨再兴喝了口酒看着我。

  我说:“说起来我也是岳家军的,是牛皋牛将军手下的小卒子,不想在五虎山的战斗中死里逃生,阴差阳错地做了伏牛山的寨主。”

  岳飞道:“你就是伏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山的寨主?你叫牛显。”

  “正是。”

  岳飞道:“要真是他的话,还算有两下子,听说把田师中打得屁滚尿流的。你也是知道的,我和宗爷爷一样,最喜欢的就是草莽英雄。”

  “小的不才,英雄不敢当,打田师中那也是碰巧了。其实我之前也不叫牛显,我叫牛让,字得路。是五台山上的志南大师帮我改的名字。”

  “志南大师?看来是越说越近了,那是我的恩师。”

  “志南大师是我的大恩人,我曾出过一次意外,当时是哑不能言,是志南大师帮我治好的哑,而且还教我内家功夫。”

  “哦!”要照你这么说,“你还是我的小师弟呢。”

  “不敢!岳爷功高盖世,我不过是无名鼠辈。”

  岳飞道:“此言差矣,不能看不起别人,也不能瞧不上自己。松绑!”

  几个兵士上前给我松绑。

  杨再兴道:“岳爷,莫听他一面之辞,他说话时老眨巴眼睛,肯定心里有鬼!不如喊来牛爷认一认他!”

  岳飞道:“莫小题大做!牛爷这几日身体不舒服,还是让他多休息吧。”

  我被松了绑,伸了伸胳膊腿说道:“何劳牛爷来问,便是背嵬军的杨子就可以来给我作证。”

  杨再兴道:“杨子是哪个?”

  一个兵士道:“我认识。”

  杨再兴道:“速速请来!”

  “遵命!”那兵士应声离去。

  岳飞道:“你既然会内家功夫,不如给我们练一练。”

  “我这内家功夫还没练到家,不过是学了些皮毛……”

  杨再兴道:“让你练你就练,废什么话?”

  我站定摆了个姿势,练起了我的仙人掌。

  “什么内家功夫?不过是花拳绣腿。”杨再兴说完朝我掷过几根筷子,我顺手一一接了。

  “好了!”岳爷喊了一声,我收掌站定,朝杨再兴笑了笑。

  岳飞道:“尚可。确有内家功夫,但更多是道家功夫,阴阳极含蕴其中。看起来小伙子悟性尚可。”

  我四处望了望,一回头,见杨子正站在我的身后。

  杨再兴问杨子道:“你也姓杨。”

  杨子点头。

  杨再兴又问:“你大名叫什么?”

  杨子道:“我叫杨常荣,也是老令公之后。”

  “哦。”杨再兴指着我道,“那你可认识此人?”

  杨子不住地摇着头。

  ( 猎美南宋 /4/452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