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随五娘和水晶晶身后走着。

  “今晚不让老娘陪,以后就别想了。”五娘尖声道,我心说这话不是说给我听吧,可惜今晚我估计没有时间了。又听五娘说道:“什么狗屁朝庭的官,我才不稀罕呢。外国的有什么了不起,不也是一样的玩意吗?”

  水晶晶提醒道:“五娘,后边有人!”

  五娘道:“什么人?不过是一条狗!”

  ***,五娘竟然把我当狗,总有一天我要把她当狗好好弄一番,我心里恶毒而美好地想着。

  这时李宝、李喜一起谈着岳鹏举的风采迎面走来。

  见五娘后,二人站定朝五娘打了招呼。

  五娘“嗯”了一声离去。

  “李宝!李喜!你们回来干什么?”

  李宝、李喜道:“还说呢,我们找你半天了!你去哪儿了?还以为你掉进茅坑了。我们刚说进茅房去找,十九娘说五娘在里面呢。”

  我说道:“我喝得有点多,差点在草丛里睡着了,多亏五娘见到我把我喊醒了。”

  “哦!”李喜笑着问道:“你和五娘没干什么吧?”

  “能干什么啊?对了,你们可见十九娘没有?”

  “她在前边跟北门大官人边走边说话呢。”

  “那就好!那就好!”

  李宝低声道:“我看天然秀那丫头凶多吉少,不如咱们把她救出去吧。”

  “稍安勿躁!我们等等看。”

  李喜道:“等什么等?夜长梦多,说不定北门大官人现在就要对她动手了!”

  “越这时候越不能莽撞行事,你们先去打探一下天然秀现在关在哪里。”我说道。

  李宝道:“我们都打探好了,当然是关进了炼钢窟。”

  “不会吧,一个弱女子……”我心里也有些揪得紧。

  李喜道:“北门大官人要发起狠,管他什么……”

  我赶紧碰了李喜一下,只见远处有两盏灯笼飘了过来,走近一看,原是崔成圆和意真。

  “周护卫,北门大官人在十六娘房里等你。”

  “知道是什么事吗?”崔成圆摇摇头。

  李宝、李喜道:“周发润,没事吧?”

  我笑道:“能有什么事?北门大官人找,肯定是好事啊。”

  到了十六娘的小院,李宝、李喜被崔成圆拦在了门外,我和意真进了十六娘的屋里。

  婷婷正在给北门大官人洗着脚。

  北门大官人闭着眼,要睡着的样子。

  曹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站在北门大官人身后给他捶着背。

  意真道:“老爷,周护卫到。”

  北门大官人睁开眼,“好,你和崔成圆去十九娘那里看一看那丫头收拾得怎么样了?催她们一催!”

  “诺!”意真又打着灯笼离去。

  北门大官人抬了抬眼皮看了看我,“我很看重你俩,在我手下好好干,绝不会亏欠你们的,吃香的喝辣的那是小嗑儿司,将来弄个一官半职的也不成问题。”

  曹泳道从北门大官人身后突然走出来,跪到他面前道:“大官人就是我重生父母,再造爹娘,今后愿为大官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官人道:“罢了罢了,快起来吧。有你跪的时间,倒不如给我捶捶背呢。***,美娘在时,这腰腿都挺有劲儿的,她这一走,怎么就腰酸背痛起来了?”

  曹泳道:“大官人且放心,我这是祖传按摩之功,用不了几日,我定让你重振雄风!”

  “***,你这是什么话?我依然雄风不减啊!长话短说吧,十个男人九个色,那岳飞我想也不是什么大圣人,我担心他会对美娘不轨,你俩速速将天然秀送去,就说是献给他的。”大官人从头上拔了簪子,头发披散开来,将头发甩了一甩,将簪子递到曹泳手上,“这可是个价值连城的玉簪,夜里能够发光,这个你再亲手交给美娘,就说我不舍她离去。”

  曹泳道:“若美娘要真在岳飞帐里该如何?”

  “你们也不用说什么,乖乖回来就是,我自有办法。快去吧。他的大营就扎在高碑原。”

  我和曹泳稍稍打扮一番,便骑了马,去十九娘院外侯着,没多时,十九娘、意真等便扶着天然秀上了轿。

  我们一行直奔高碑原而去。

  高碑原离县城没多远。高碑尚在。碑却非碑,不过是一矗立的高大青石。说无字,青石上却有着一个个整齐竖排的红色天然字符,说有字,碑上字符却无一人破解。

  据说,不少世上高人慕名而来,试图破解碑谜,却一个个摇头叹气而去。

  离营寨老远,便被卫兵拦止。

  我让他们停了轿马,我下马上前道:“几位兄弟,我是北门府的护卫周发润,北门大官人有重礼献给岳节度使,有劳进去秉报一声。”

  一卫兵道:“岳爷从不受重礼,你们还是抬回去吧。”

  “你还是跟岳爷说一声吧,万一他要收呢。”

  “我说不收就不收,走开走开,再不走我们就放箭了。谁知你们是什么人?”

  “哼,都说岳家军英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虎胆,没想到竟如此胆小如鼠!”

  “好大的胆子,是谁敢说我岳家军?”随着话音,一个浓眉大眼的壮士走了出来。我拷,不是别人,正是当年救我的杨子。我本想认他,可要认他,必在曹泳面前露了兜,我赶紧把头低了。

  杨子还是认出了我:“牛子!怎么会是你?”

  我只好抬起头,大声道:“你是?”

  “我是杨子啊!”

  我摇摇头,“这位官人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姓周,叫周发润,是北门府的护卫。”

  杨子狐疑地看着我,“你真不是牛子?”

  我笑着摇摇头。

  “你跟他太像了!太像了!这小子跑哪儿去了,莫非真的是见了阎王?***!”

  见杨子为我黯然神伤,我心里也不好受,但实在没办法与他相认。

  杨子朝我笑了笑,“看你俩长这么像,我就走给你们走走后门,帮你们去通秉一声,至于是何结果,那我可说不准。”

  我说道:“那太谢谢你了。”

  杨子刚要转身,一个英俊的少年走了过来,“杨子,你这是要去哪儿?”

  众人齐喊:“赢官人!”

  杨子指了指我们道:“赢官人,他们说是北门府的,要给岳爷送重礼。”

  我上前一步拱手行礼道:“这位小哥莫非就是手持铁锥枪冲锋在前勇不可挡威震敌胆收复随州邓州名闻天下的赢官人岳大公子。”

  “正是在下。”

  “久仰久仰。我乃北门府的护卫周发润,这位是我们伙伴曹泳。北门大官人敬仰岳家军劳苦功高,愿献上茹野县的名妓和名酒慰劳大军。”

  岳云摇头道:“替我等谢过北门大官人,我们岳家军不好这一口!”

  曹泳道:“小兄弟此言差矣,若有酒色相伴,必能大打胜仗。”

  “让你们抬走就抬走!”岳云转身离去,对卫兵道,“给我看好营门,若放进一个,小心你们的脑袋。”

  “放心吧,赢官人。”

  “赢官人,且留步。”我正不知所措时,天然秀从轿子里钻了出来。

  岳云往前走了几步,天然秀又喊了一声,“赢官人!”

  岳云站定,回头,定定地看着天然秀。

  天然秀紫绫袄玉色裙小红鞋,长挑身材瓜子脸,长长弯弯两条眉,一对眼闪闪亮亮湿润润,不言胜似千言……

  “走吧,天然秀,我们赶紧回去吧。”我朝天然秀摆了摆手。

  天然秀点点头,转了身,刚要上轿时,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喊了一声,“慢!”

  天然秀回过身来又看向岳云。

  “放他们进去吧,我父亲若问不要说是我放的就行。”岳云朝卫兵挥挥手,离去,脚步看起来有些慌乱。

  杨子头前带着路,十绕八绕地没多时就迷了方向。

  曹泳道:“好神奇!从外看这营寨方方正正的,往里一走,怎么竟都是圆的了?也不知哪儿是哪儿。”

  杨子道:“那是当然,你还没见识过岳爷用兵呢,那才叫神呢。”

  我问道:“岳大公子现在是什么官儿?”

  杨子道:“我们都是背嵬军,他是主将,同时任着机宜文字,我只是个小尉,不过,也不错了,我也知足了,别看人家小,人家本事可不小,我是不敢跟他比了。”

  曹泳道:“他立了不少功,看起来官也不大。”

  杨子道:“也没办法,岳爷对他严要求,老是隐功不报。不过,赢官人沉得住气,有岳爷的风范,将来肯定差不到哪儿去。”

  曹泳道:“那是,那是,我要有个这样的爹,肯定也差不到哪儿去。”

  杨子道:“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赢官人混到今天这步,真不是靠他爹,是自己拼出来的,你看看他身上的伤,就知道什么是战场了,你们这些看家护院的,肯定也不懂这些。”

  曹泳笑道:“那是那是,还是这位官人见多识广,曹某还要多学习多学习。”

  不觉到了一个大帐前,杨子道:“你们先等等,我得进去说一声,要让进你们就进,不让进,咱们还回去。”

  曹泳道:“那是那是。”

  等了没多时,杨子道:“进去吧。”

  我们被领进了营帐,岳飞正在踱着步。

  “见过岳节度使。”我们上前向岳飞行礼。

  岳飞站定,一摆手道,“你们这是何意?”

  曹泳上前一步道:“岳爷,北门大官人仰慕您忠心为国,特献上小娘子一个,以慰将军劳苦之心。”

  岳飞看着天然秀没有说话。

  天然秀低着头道:“奴家虽身在青楼,却也能分忠奸,岳爷爷若不嫌弃,奴家愿侍奉您一生!”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