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秀启朱唇露皓齿唱了起来: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

  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

  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

  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

  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

  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

  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一曲完毕,说话很慢的秦桧突然快了起来,“好!着实好!英雄之大风,美人之清声,直教人荡气回肠!”

  岳飞问天然秀道:“小娘子姓字名谁?哪里人氏?”

  天然秀道:“奴家一红尘女子,居无定所,也不知姓氏,人称天然秀而已。”

  岳飞拢了下胡须,点点头。挥了挥手,一个童子递过来银两,岳飞赏了天然秀。天然秀拜谢。

  这时,意真抱着个木匣子走了进来。

  北门大官人打开木匣子,里面闪闪发着光。

  北门大官人道:“美娘,这些珠宝就送你了,算是我的一片心意。”

  “多谢大官人美意。”美娘捧着木匣起身走到岳飞面前说道:“岳家军英勇抗敌,我一下等女子无以为报,岳节度使若不嫌弃,就将这些珠宝送给岳家军吧。”

  岳飞道:“民无贵贱,有尊严者便为上民。岳某代表众将士向你深表谢意!岳某告辞!”

  北门大官人道:“就别走了,多喝几杯,不如夜里就住在府上。我都安排好了!”

  岳飞道:“多谢美意,岳某实在是还有事,改日再来拜访。”

  北门大官人带着我们送走了岳飞和美娘,回来时只见曹泳在陪着秦桧喝酒。见北门大官人回来,曹泳赶紧回到了原座位。

  北门大官人道:“这个岳飞,官越大越盛气凌人,根本就没把你秦大人放在眼里!”

  秦桧道:“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虽当过相爷,但如今罢了相,他却步步高升,哪肯再把我看到眼里。”

  北门大官人道:“若论资历,他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再说,无论什么时候,他一介武夫,哪比得过你这个文臣大儒?”

  秦桧摇头道:“若得水田三百亩,这番不做猴孙王。我也不想怎样了?顶着这乌纱混到老算了!”

  北门大官人道:“慢慢来,不用急!如今,这岳节度使要功高盖主了,那韩世忠、张俊都有些忌惮他。枪打出头鸟。这鸟出来了,不知这枪在哪里?”

  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桧道:“男人的枪皆深藏不露也!”

  哈哈哈哈……

  两个人爽声大笑。

  北门大官人指了指一桌上的歌舞妓道:“见这么多美色,秦大人的枪是不是蠢蠢欲动了?”

  秦桧指了指十六娘问道:“这位是……?”

  北门大官人道:“这是我的十六娘。十六娘,你过来!”

  十六娘走到了北门大官人面前,北门大官人道:“十六娘,秦大人看上你了,今天夜里就有劳你了!”

  十六娘道:“妾身这几日身子不便。”

  北门大官人道:“那怕什么?”

  秦桧连连摆手道:“罢了罢了!”

  北门大官人对意真道:“你去把贾哈尼叫来。”

  “是。”意真跑了出去。

  北门大官人道:“秦大人还看上了哪个?”

  秦桧指了指景甜甜,北门大官人道:“这个不行,这个是我新纳的娘子。”

  五娘笑着把眼光瞥向了秦桧,北门大官人指着五娘道:“秦大人,你看我的五娘如何?”

  “好!好!好!”秦桧连说了几个好,“就因为太好了,我怕大官人舍不得呢。”

  北门大官人道:“这个可以。五娘,你过来,先陪秦大人喝喝酒。”

  五娘止住笑,低头顺目地给秦桧倒着酒……

  北门大官人又问:“这些歌舞妓可有看上的否?”

  秦桧的目光扫视着歌舞妓,我心里有些发紧,这小子不会要选天然秀吧。秦桧的目光扫来扫去,一时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北门大官人道:“秦大人若多呆几日,一个个睡就行,先随便选一个啦,我对你的胃口也有个把握啊!”

  秦桧道:“那就刚才唱曲的吧,有时间了给我唱唱曲,解解闷就行。”

  北门大官人道:“天然秀,你既然给姓岳的唱了,也得给秦大人唱一个啊!”

  天然秀道:“我的曲子要么唱给知音听,要么唱给平民百姓听,绝不会唱给大奸雄听!”

  “大胆!岂能对秦大人无礼?”北门大官人大吼一声,将一个酒杯摔到了地上。

  天然秀啪的一声也将琵琶摔到了地上,琵琶立马碎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若是逼我,我便如这琵琶!”

  “大胆!大胆!给我押下去!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北门大官人起身咆哮着。

  上前几个护卫将天然秀扭了出去。李喜和李宝欲动手,我一个使眼色,一个拉了一下,阻止了他们。

  秦桧脸红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子粗,尽量慢点说:“罢了!罢了!强扭的瓜不甜!不甜!”

  北门大官人道:“有什么不甜?我今晚就给你送去,让你尝尝她到底甜不甜!”

  景甜甜道:“大人息怒,天然秀就这脾气,若是好好调教一番,总比强来的要好,给我一些时间,我去好好劝劝她。”

  秦桧道:“罢了罢了!我秦会之自从金国死里逃生地回来,不知被多少人误解着,每想及此,我便心里窝的难受,然,我秦会之对圣上忠心可鉴,对大宋忠心可表,我问心无愧,也就不怕别人怎么说怎么想了。”

  北门大官人道:“我是最了解你了,你当然是忠贞无二的大忠臣!”

  这时,贾哈尼走了进来,见气氛不对,倒退了几步。

  秦桧对她不错眼珠地看着。

  北门大官人笑了笑,对贾哈尼道:“莫怕!这是秦桧秦大人!”

  贾哈尼上前几步行礼,“见过秦大人!”

  秦桧连连点着头。

  北门大官人问道:“秦大人,这个呢?”

  秦桧道:“中!”

  北门大官人笑道:“你怎么河南话都会啊?”

  秦桧道:“河南乃中原腹地,河南话要不会怎么行?再说我秦会之也走过三山五岳了。”

  北门大官人道:“那今晚你让哪个先陪?你不会五娘和贾哈尼都要吧。”

  秦桧道:“那不行那不行。就先让这个外国妹子陪吧。我先试试水。”

  北门大官人道:“中!”

  两个人笑着对饮,真可谓酒逢知己千杯少。

  趁别人不注意,我朝景甜甜使了个眼色,然后借要吐的样子走了出去。

  没多时,景甜甜和丫头秦朝蓉也走了出来。

  四下无处可以说话,景甜甜便拉着我进了茅房,秦朝蓉在不远处把门放哨。

  “怎么办?天然秀不会有事吧?”我焦急地问道。

  “我也是担心啊!北门大官人心狠手辣,你也是见识过的!”

  “我倒有个办法,可以试一试,那北门大官人肯定对美娘念念不忘,你不如去和北门大官人说,就说岳飞看上了天然秀,让我将天然秀送到岳飞那里,顺便探听一下美娘的消息,万一岳飞要对美娘不轨,必陷岳飞于不义,乘机夺回美娘。大意是这样,至于怎么说,我相信你的花言巧语!”

  “谁花方巧语!”景甜甜打了我一下,便抱住了我……

  只听茅房外秦朝蓉一声喊:“五娘!”

  “一惊一乍地吓我一跳!”五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声音。

  “五娘,你这是去哪儿?”

  “废话,我去茅房啊!”

  我推了一把景甜甜,低声道:“你快出去!我来对付她。”

  景甜甜快步走了出去,我躲在了暗角处。

  “五娘!”只听景甜甜喊了一声。

  “嗯!”五娘嗯了一声。

  五娘唱着曲就走了进来,我上前拦腰抱住,一下捂住了她的嘴,“别怕,五娘,我只要你的身子。”

  我松开手,嘴便压上了她的嘴,舌头强硬地进去搅动起来,手不停地摸着她,五娘很快就###起来,她的舌头也跟我搅动起来……

  五娘推开我,说道:“小周,你好大胆子,你刚才是不是把十九娘也弄了?”

  我没有答话,又抱住她亲得昏天黑地的……

  灯笼突然晃了进来,五娘一惊,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景甜甜和秦朝蓉。

  景甜甜道:“五娘,你很可以,到这里偷男人了!”

  五娘道:“我没有,他,是他等在这里的。”

  景甜甜道:“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还是喊来大官人,让他好好问问吧。”

  五娘道:“别,好妹妹,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景甜甜道:“那好,我暂时替你保密,若有一天你对我不敬,我就把你的丑事抖出去。我也不会怎样,一人要你们一条汗巾便是。”

  五娘掏出汗巾,我也掏出汗巾,景甜甜将两条汗巾结到一起揣了起来。

  “无耻!”景甜甜使劲扇了我一巴掌,或许是假戏真做,扇得我只觉火星四溅。我赶紧跑了出去。

  景甜甜也走了出来。

  我假装在茅房门口吐着,我听到了五娘的###声,很响很长。

  我摇摇晃晃往宴客厅走,只见秦桧正好走出来,贾哈尼扶着他离去。贾哈尼要高出秦桧半头。我目送二人离去。

  北门大官人和十六娘也走了出来。

  北门大官人上前几步拉住十六娘的手道,“走,我看看你到底是真不方便还是假不方便。”

  我走进宴会厅,宴会厅只有水晶晶一个人。不知这景甜甜和秦朝蓉去了哪里。她怎么还不抓紧去找北门大官人啊?

  水晶晶问我,“见五娘了没有?”

  我摇头。

  五娘走了进来,“水晶晶,我们走。”

  五娘和水晶晶离去。

  五娘回头看了我一眼。目光看起来很平静,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并没看出其中有什么暗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