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门慧也经常来找十六娘,十六娘也知道她不过是想来看我,我们都感觉北门慧一来,很有些碍眼,但也没什么办法。

  北门慧送了我一张她的画像,是宫素然画的,画上的她的确很漂亮,我还是收藏了起来,闲时也会拿出来看两眼。

  北门慧还当着十六娘的面告诉我,说她阿爸已经同意嫁给我,忙完这一阵子就打算给我俩订婚。十六娘眼里很不高兴,一看就能看得出来。

  北门慧所说的忙完这一阵子我们也听说了,说是朝里的一个大官要来拜访北门大官人,北门府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

  这一天,我们五十名勇士和五十名靓女分站两旁,我们执刀,靓女挥旗,一起呐喊着:“来吧来吧,相约北门之家。”

  一顶轿子在喊声中抬了过来,轿子停下,一个俊朗的书童将轿帘掀开,一个四十多岁书生打扮的人走了出来。除了胡子有些稀,倒也眉目清秀。

  “会之啊,你可来了,我都想死你了!”北门大官人上前迎接行礼。

  “宏兄啊,不是我不来,是我无颜面见你啊!”这个人说起话来慢吞吞的,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咳,哪都是一帆风顺的,总是要遇挫折的吗?我相信你,一定会东山再起的!”

  “那还得宏兄倾心支持!”

  “走,进屋一叙。”

  北门宏领着这人进了屋。

  周成圆一挥手,大家便一哄而散。

  路上,北门慧拦住了我,问道:“你见秦会之了吗?他长什么样?”

  “来的那人是秦桧不成?”

  “是啊,你不知道?”

  “我哪里知道啊?长得不俊不丑,也就平常人,说白了还不如我好看呢。他来干什么?”

  “我听我阿爸说,如今秦桧混得也不好,罢了相,提举江州太平观,一天天也没什么事儿,以前他们就认识,就写信说要来看看。”

  “这个人我不喜欢,说什么南人治南,北人治北,纯属扯淡。”

  “我其实也不喜欢,不过是我阿爸的朋友,或许他提的这一点也是有道理的。”

  “你懂什么啊?投降主义!”

  北门慧撅了嘴,好半天才说,“我才不是投降主义呢,过两天岳飞一来,要不咱投岳家军吧?”

  “岳飞要来?真的吗?”

  “当然了,不过你别和别人说。岳飞给我阿爸来了信,说要找我阿爸有要事相商。”

  “你爸真是大能人,无论是文臣武将他都有勾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是。”

  这一年六七月,岳飞收复襄阳六郡。前不久,金伪合兵,避开岳飞在襄阳的锋芒,大举向淮泗进攻。十月初朝廷令飞驰援淮西。飞率军到了淮右,遣牛皋、王贵带两千精兵,急赶庐州,击溃敌军,庐州解围。飞因功升为清远军节度使。飞才三十二岁,大我八岁,人家混成啥样,我混成啥样,这样一比,心里好生惭愧。

  虽在岳家军混过,可岳飞长啥样,我还真没见过,见过的只是一些百姓家里贴的岳飞画像。

  当天夜宴,十六娘非让我陪她一起去,我不想去,十六娘就有些生气,我只好跟她去了。

  夜宴时,的确去了不少娘子,护卫也跟着去了不少,曹泳、李宝、李喜等人都在,只是边俊没有来。边俊如今是从金龟寨救回的九娘的贴身护卫,九娘没来,边俊自然也没来。说白了,来得这些护卫,他们的主子也都是北门大官人的红人。我们这些护卫围挤了一大桌。

  席上自是吹拉弹唱,美娘唱了曲、景甜甜跳了舞、五娘弹了琴,我的主子十六娘也献了艺。北门大官人让周成圆拿上来一个木头玩艺,我们都没见过,它的鸣箱是扁平半梨形,短颈,颈上端琴头向后弯曲。有五组弦。

  “乌德!乌德!”十六娘惊喜地跑过去将玩艺接到手里,斜挎在脖子上。

  “大官人,这是哪里来的?”十六娘惊喜地问道。

  北门大官人道:“我让朋友打老西边买来的。”

  “太好了!太好了!”

  北门大官人道:“你不是早想要吗?现在给你买了,你就给秦大人弹奏一曲吧。”

  十六娘频频点头。

  十六娘一边弹着乌德一边唱了起来,虽说我们都听不懂,但都觉得很好听的。

  这时,周成圆走了进来,在北门大官人耳边说了几句话,北门大官人不住摆手,十六娘好半天才止了歌声。

  北门大官人道:“秦大人,岳节度使来了,你先慢用,我去接他。”

  秦桧道:“是吗?我跟你一起去。”

  众人也都随着去迎接岳节度使。

  听说岳飞来了,北门府门里门外灯火通明,到处挤满了人。

  北门大官人、秦桧和岳飞等人说着话,我想挤过去看看,却是挤不进去。

  只听北门大官人道:“北门福,你带人去接那些将士们,都接到家里,让他们吃好喝好。”

  岳飞道:“不用了,他们已经扎营,就不劳大官人费心了。”

  “咳,大冷的天,那怎么行!就是兵士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你的将官也得来啊。”

  “真不用了,说不定我们夜半还要行军。”

  “岳节度使,真是巧了,想不到咱又在这里见面了。”秦桧慢吞吞地说。

  “秦大人!”岳飞喊了声秦大人就再没话。

  北门大官人道:“岳节度使,请!”

  宴客厅另加了一大桌,那些娘子们都退到一桌上。酒菜置换一新,北门大官人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刚摆好,岳节度使就来了。”

  岳飞道:“本不想这么晚叨扰大官人,只因我们夜行军,路过宝地,便想会一会你这老朋友。当初多亏你的资助,我们岳家军才连打胜仗啊。”

  “诶,客气了!我们都是为了大宋王朝吗?还是你治军从严,带兵有方,不然是打不了胜仗的。当年太祖也是三十二岁封为节度使的,岳节度使真是前途无量啊!”

  “诶,太祖是打江山,我是保江山,我岳某哪敢与太祖相提并论?”

  秦桧问道:“听说令公子少年英雄,岳将军怎么不带来让我等见识见识。”

  岳飞道:“犬子见识少,还经不得这等大场面。我让他早点休息,明日一早还得让他去一趟杭州。”

  北门大官人举杯道:“岳节度使是五百年才出一个的大英豪,来,我们敬他一杯。”

  岳飞道:“不能这样说,我岳鹏举也是凡胎俗体,大家与我一样,我们都是忧国忧民的好兄弟。”

  美娘上前给岳飞敬酒,“岳节度使,小奴是杭州的美娘,早日仰慕英雄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这杯薄酒,聊表心意。”

  岳飞点点头,一饮而尽,“多谢!多谢!”

  美娘也喝了酒,说道:“小奴离开杭州多日,思家心切,小奴有不情之请,明日可否让令公子带我一起回杭州啊?”

  北门大官人道:“诶,岳公子有军情秉报,耽误不得,怎么好方便带你呢?”

  岳飞一挥手道:“无妨。你赶紧回去收拾一下,等会儿随我起身,去我的营寨。”

  “多谢岳节度使。”美娘欢喜地走了出去。

  北门大官人脸上有些不高兴,但还是笑了笑,“那给岳将军添麻烦了。”

  岳飞道:“无妨。”

  北门大官人道:“岳将军,我们大军是要去哪里?能不能先帮我把金龟寨剿了?”

  岳飞道:“小小毛贼,不足挂齿,我们现在有重任在身,还容不得空,一旦有空,立马查清实情,再剿之不迟。”

  秦桧道:“如今并没听说金贼有大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静,岳将军兴师动众,要去攻打哪里不成?”

  岳飞冷冷道:“军情机密,无可奉告。”

  秦桧道:“打来打去的,民不聊生,老百姓都想过安稳日子,岳将军还是替天下苍生想一想,千万不能为一己之功大动刀戈!”

  “我不大动刀戈那金人就会大动刀戈!一己之功若换得天下太平,我岳鹏举死不足惜!秦大人,可忘靖康之耻乎?”

  秦桧道:“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不能老翻旧账,冤冤相报何时了?”

  “秦大人自从打金国回来,越来越替金国人着想了,如今二圣还在敌国,秦大人不能光顾自己逃回来,也得想办法救救二圣啊?”

  秦桧不再说话,而是自饮了一杯酒。岳飞拿出一张纸,递给北门大官人,“这是一张清单,还请大官人多多支持!”

  北门大官人看了看,放到了桌子上,说道:“不瞒岳将军,你若早来一些时日,就比这些再多也无妨,只是张俊张铁山向我借了不少,我再借给你这么多,我这一大家子得喝西北风了!”

  岳飞道:“那好吧。我再想想办法吧。”

  岳飞将那清单接过去揣进怀里。

  秦桧道:“岳将军遇到难处了?要不你把难处告诉我,我奏明圣上,让他帮帮你!”

  岳飞哼了一声,“不劳秦大人费心!”

  这时,美娘走了进来。

  北门大官人道:“美娘,你真的要走?”

  美娘点点头,挨着北门大官人坐下,给大官人斟满酒。

  “多谢大官人!这些日子是美娘最快乐的日子!”

  美娘和大官人连喝三杯。

  北门大官人对意真耳语几句,那意真飞快地跑了出去。

  这时,天然秀抱着琵琶上前向岳飞行礼,“早慕将军威名,小奴天然秀愿唱一首将军的《满江红》,为将军助助酒兴。”

  北门大官人拍着巴掌道:“好!好!”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