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门大官人问计群雄,曹泳道:“大官人,不如北门府多挂小铃,将小铃串起来,以铃为号。(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大官人道:“笨蛋,这么大的院子,怎么串,你以为是让你织蜘蛛网呢?”

  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办法,加强哨兵的巡逻,再多养些狗,严查细防,有情况就吹牛角号。”

  北门大官人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每个小院责任到人是必须的,今后,若哪个小院出了问题,哪个小院护卫官便担责。悟净**师,你把每个小院的护卫官重新安置一番。”

  “没问题!”悟净**师道。

  北门大官人背着手离去。

  此后几个夜晚,我们每个小院都配了卫兵,半夜都要巡逻放哨。十六娘的小院配了八个卫兵,我让他们两人一岗,一岗一个时辰,我总怕自己的小院出事,每天夜里都要起来查一查岗。

  这一夜,突然听到了号声,我穿衣提剑出屋,“哪里有号声?”

  一卫兵道:“好像是五娘那边。”

  这时,另几个卫兵也都窜了出来。

  我吩咐道:“张七马八,你们随我去,其余人等守护小院,不得有失!”

  “是!”余者应答。

  我带张七马八举着火把就往五娘院里跑,半路上便见曹泳、边俊等人正在追赶着那个女葫芦贼,边追边喊,“杀啊,别让女葫芦贼跑了,大官人说了,捉住了赏银五百两。”

  我上前去拦截,女葫芦贼跟我过了几招扭头便跑,追着的又截住了她,她乱杀一气,一个个人头在她剑下飘飞了起来,再无卫兵敢上。

  我、曹泳、边俊、李宝、李喜等众勇士围住了女葫芦贼,她却如入无人之境,我们的包围圈,她想出便出,想进便进,我们战她的同时,还要相互防护着,担心一不小心就会吃了她的亏。(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我来也。”北门慧也杀了过来。

  北门大官人远远喊道:“小慧,你给我回来,别添乱!”

  北门慧哪肯听,在我身边与女葫芦贼战在一处。

  战不多时,我眼看着女葫芦贼一剑向北门慧刺来,我上前一挡,结果胸上挨了一剑,我“哎呀一声”,后退几步……

  “周兄,你没事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像是小蕾的声音。我由不得就倒在了她的怀里,或者说是她一下抱住了我。我回身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小蕾。我想躲开却是无力躲开,她将我紧紧抱着,“周兄,你没事吧?没事吧?”她大声呼喊着。

  北门慧也过来扶着我呼喊着:“小周,小周……”她急得哭了起来。我睁开眼笑了笑,指着女葫芦贼道:“抓住她!快抓住她!别让她在祸害人!”

  小蕾将我转到北门慧的怀里,捡起地上一根大铁棍就向女葫芦贼轮去,只听当铃铃一声,女葫芦贼的剑竟飞出去八丈远,女葫芦贼“嗷”地一声转身便跑,小蕾快步相随,说也奇怪,这个胖子没想到跑起来却飞也似的,我们眼见着女葫芦贼飞墙而过,一眨眼,小蕾也不见了影踪,曹泳、李宝、边俊一个个发了会儿呆,也越墙而去……

  我也被几个人抬走了,我眼睛再无力睁开,便闭上了眼睛,恍惚中听到北门慧拉着我的手,“小周,你没事吧?你没事吧?如果不是你为我挡着一剑……”

  我在她的哭声和周围乱哄哄的声音中沉睡过去。

  我醒来时已是次日上午,我第一眼看到是婷婷。

  她对我笑了笑,大喊道:“小周醒了!”

  十六娘、贾哈尼、北门慧等娘子、丫头都进屋来看。

  崔成圆也在人群中,他笑道:“我说没事就没事。我这就去告诉大官人!”

  我光着膀子,胸上扎着绷带,绷带上还带着血迹。

  “你要醒不来我就伺候你一辈子!”北门慧上前拉住我的手深情而语,“你当时流了好多血,可把我吓坏了。多亏了边俊,是他帮你止的血包的伤。今天一早叫来孙思祖看了看,他说,多亏没伤到心肝,调养些日子便可。”

  十六娘道:“好了,先让他吃几口饭吧。”

  婷婷和贾哈尼上前扶我起来,十六娘端着饭喂了我一口,北门慧道:“十六娘,我来吧。”

  十六娘将饭递给北门慧,转身出去。

  北门慧一口一口地喂着,婷婷道:“七小姐,你喂慢点吧。他还没咽完呢你就喂?”

  北门慧道:“好。我寻思让他多吃一点,就喂快了些。”

  北门慧一边喂着我一边对我眉目传着情。那些日子倒也快乐,北门慧经常来看我陪我照顾我,比往日温存了好多,看起来更像是个小女子了,我都感觉有点喜欢她了。

  北门大官人也来看过我一次,而且带着美娘一起来的,美娘眼里也有一丝对我的哀怜。这种哀怜虽只是一眼,却让我深深记在了心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的伤好了之后,我便勤习武功。那日小蕾的表现让我才知什么叫人不可貌相,什么叫深藏不露,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据传说,小蕾那一夜差一点就追上了女葫芦贼,反正是杵了女葫芦贼一棍子。具体杵到了哪儿,也没人说得清。

  小蕾虽丑到了极致,却让众人刮目相看。北门大官人亲自宴请她,还让她住进了北门的院子,她做了他的护卫官,给了她一个单间,配给她一个丫头。她手下还使唤着二十多个护卫。

  这可真是土鸡变凤凰。

  如今说起来,我虽是替北门慧挡了一剑,但小蕾的表现却把我们这些所谓的勇士都盖了,我这个状元也不敢妄称状元了。只有勤学苦练,要用真功争回自己的颜面。人,有时不要脸,却一味为脸面而活着。

  女葫芦贼自那次败了之后,虽没出现,但一时还是闹得人心惶惶。

  什么事都是这样,紧张一段时间后,便渐渐松驰了下来,好像以前什么也没发生,以后也不会发生什么似的。不说别的,北门家的这些护卫,一个个又醉太平了。

  那天夜里,十六娘又让我陪她喝酒,我们一直喝到婷婷和贾哈尼犯了困。十六娘一摆手,两个丫头便出去关了大门睡了觉。

  打我做十六娘的护卫以来,我就没见北门大官人在十六娘的屋里睡过,这么活色生香的娘子闲置着是一件多么可惜而又可悲的事啊,我真想为十六娘做些什么,以慰安她枯寂的心,可一时却不知我能做什么?是的,很多人常常处于无奈之中。

  院子里只有两个卫士在巡逻。除了偶尔传来几声驴叫的声音,这个夜还算安静。月亮也同样安静地挂在窗外。月光下的竹影映在白墙上。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美好。

  对面的十六娘也是越看越好看。她跟我们这里的娘子长得很不一样,鼻梁更高一些,眼睛更陷一些,但依然有着不一样的美丽。美丽一旦司空见惯便不称其为美丽,美丽的新鲜,新鲜的美丽,这或许才叫美。

  一个人的面部可以僵硬,一个人的心却是活泛的。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虽然对面漂亮的女人离你还有八丈远,但你心里早已把她想到了床上。男人就是这么神奇。

  喝着喝着酒,我走到了十六娘的身后,我搬住了她的香肩,给她按着揉着。她回身呆呆地看着我。

  十六娘穿着大红通袖的袄儿,头上没有珠翠,只是盘着发,戴着一朵红绸花,脸看不出施粉,却十分的白。目光盈盈皆春水。

  火盆里生着炭火,明明暗暗,童子灯闪闪烁烁,把我和十六娘的影子拉得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长。

  两个影子时而分开,我是我,她是她;时而重在一起,我中有她,她中有我。我们热烈地亲吻着。

  十六娘比我还疯狂,竟然把我牵扯到床上,快速扒去自己的锦裙绣袄,又解了我的青衣,跟我翻滚到了一处。

  在被窝里,我架起了十六娘的两股,纵尘柄而入,上下一心,一阵折腾鼓捣,如棍搅泥浆一般,声声皆美妙,动动皆畅快。十六娘在我身下,紧紧抱着我的腰,竟不知她嘴里说着什么,含糊不清,我也听不懂。但她的表情我却是懂的。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爱丽丝。”

  “爱丽丝,我好不好?”

  “好!”

  “我比北门大官人如何?”

  “你比他强多了。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这么好!”

  不知她说得是不是真的,她这样一说,越是激发我奋战着……

  一场颠狂之后便温柔相拥。我们不再说话,只是相互抚摸着,十六娘的眼里有些湿润了。

  不知怎么,我心里似乎也有些悲伤。说真的我想家了,想我妈了,我一直嚷着要回,可一直也没有回。

  当然,我一时感到了自己的混乱,感到了自己的无所适从,睡得娘子越多,越感觉自己是微不足道的浮生,漂泊着,摇摆着……

  十六娘搂紧了我,她的胸厚实温暖绵软,在这样的怀里即使化去也心甘,我渐渐像是找到了归宿一般,渐渐闭上了眼睛……

  那些日子,我特别迷恋十六娘的身体,几乎夜夜我们都要滚在一起。我甚至盼望着只有黑夜没有白天。

  十六娘对我似乎也到了寸步不离的程度,我担心我们如此的紧密会被人发觉。但心里有太多的担心也禁不起彼此的诱惑。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