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广告)又下雪了!”婷婷在门外喊道。

  我和我的主子十六娘对饮着,都没有动,屋外的雪似与我们无关。

  十六娘盯着我说:“北门大官人以前经常来我这里喝酒,只要我一摆好筷子和酒杯,他保准就会来,可这些日子……他再也没来过。这酒杯和筷子也没人用。”

  敢情这筷子和酒杯是给北门大官人准备的,看来我又自作多情了。不过,十六娘如今让我用这筷子和酒杯,莫不是在向我暗示什么?

  “你就不怕北门大官人来了,见到我和你一起喝酒,怪罪你吗?”

  “他不会来的。不会的。”十六娘一个劲儿的摇着头。有些娘子好像男人一疏远,便绝了望一般。

  我站起来,走了过去,拉住她的手,“我会陪你的!”

  她没有躲开,而是呆呆地看着我,像丢了魂一样。她不会是把我当成北门大官人了吧。在感情这事儿上,娘子们也喜欢移花接木,看似对这个好,其实是心里是另一个。

  “十六娘!”意真雪人一般突然闯了进来,跺了跺脚,我赶紧松开抓着十六娘的手福彩拿壶,假装给十六娘倒着酒。

  “哟,又在喝呢。”意真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似的说道,往门口走了走,转过身抖着头巾上的雪,身上的雪。

  十六娘道:“大冷的天!你也坐下喝一杯!”

  “我们作下人的哪敢?你们喝着,我先去书房,等着周老师教我写字。”意真快步跑了出去。

  十六娘道:“小周,这酒如何?”

  “很,很好。”

  “这是小蕾去打得酒。这小蕾虽有点丑有点懒,但逼着她跑跑腿倒也能做些事儿。(广告)”

  “嗯,十六娘若容得下她,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也不是我容得下,再看看吧,若有合适的,还是想办法卖掉吧。你吃点饭你赶快去吧。别让意真老等着你。”

  我点点头。将酒干掉,开始埋头吃饭。吃完一抹嘴,便去书房教意真写字。

  我看意真写了会儿,觉得她的字很有风格,真是不好乱说,便说道:“你的字挺好的,只要按自己的风格练下去就行,你以前是不是学过书法啊?”

  意真道:“我爷爷的字写得很好,我小时跟他学过。”

  我说:“说实话,我的字与你的比,都自愧不如。”

  “哪里哪里,周老师的字有股学不来的仙气,我当然是欣赏才真心向你求教的。老师,不如我们做个游戏吧,一起在一张纸写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么写?”

  “其实也简单,我写一句,你写一句。但有一样,每一句都要出自不同的诗里,而且不能想得时间太长,你看行吗?”

  “好吧。你先写吧。”

  我和意真以笔墨对诗,其实在我哑巴之时,曾和芙蓉这样对过。

  意真写道:北方有佳人,

  我写道:心思不能言。

  三日入厨下,

  玉盘珍馐值万钱。

  庭院深深深几许,

  雪压梅梢墙头偏。

  这时,十六娘走了进来。

  “快写啊,接着写。”我催着意真。

  意真拿着笔笑道:“你输了,我怎么输了?”

  “雪压梅梢墙头偏是出自哪首诗?哪一个写的?”

  “当然是有出处了,没出处我怎么会顺手写出来呢?这首诗就叫《咏梅》,至于是谁写的,也没留名,但我们村里很多人都会背这首诗。[]”

  “那你背背看?”

  “咏梅,琼花碎玉漫长天,两山同色却无言。但见车辙不见人,雪压梅梢墙头偏。”

  意真道:“倒也过得去,但总感觉是你瞎编的一样。”

  “哈哈,你不能那样说,写诗的人多,写的诗自然也多,难免会有不少不入流的,可就是这首不入流的诗我们村的人都记住了。”

  “别老你们村你们村的,你眼光要放大一些好不好?”

  我俩说着话,突然感到有些冷落了十六娘,我朝十六娘笑了笑。

  意真可能也感觉到了,赶紧对十六娘说:“十六娘,你要不要也试着写写字?”

  十六娘道:“这些字我不认得,我也不会写。”

  意真道:“你比着画画就行。”

  十六娘接过我手中的笔,也画了一些我们不认识的字符。

  意真道:“十六娘,你写得这些念什么?”

  十六娘笑了笑,摇了摇头。

  我们三个便在书房里胡乱写着画着,倒也有趣。

  意真说:“我要走了。”

  我说:“我送你。”

  十六娘道:“让婷婷送吧。婷婷……”

  艾婷婷应了一声也跑了进来。

  十六娘道:“打着灯笼去送送意真。”

  婷婷道:“外面的雪好大哟!不如就别回了,跟我睡吧。”

  意真道:“那怎么行,我能偷着一时闲就不错了。我离开时间长了,北门大官人会不高兴的。”

  十六娘问道:“北门大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今晚还在美娘那儿吗?”

  意真道:“这两日美娘身子不舒服。大官人早早就去了五娘那儿了。”

  “哦。”十六娘转身出书房。

  意真道:“十六娘,你也不用急,我估计这两日他肯定会来你这里。”

  婷婷道:“十六娘,让小周陪我一起送意真吧,不然我一个人可不敢回来。”

  十六娘道:“好吧。快去快回。”

  送意真回来,婷婷在前边快步走着,我走得很慢,我在细听踩在雪上的声音,很好听。

  当然,风刮得耳朵刮得脸也有些疼,我不断搓着手搓着凉。

  婷婷回头催我:“你能不能快一些,这么冷的天,你不会是想冻僵吧。”

  我快步奔了几下,脚上踢起了雪。

  婷婷道:“我问你,不是说张俊的兵把刘贼和金兵打败了吗,怎么我们四周还都是金兵啊?”

  我说道:“我们这地方特殊啊,以前咱们这儿还不是交界的地儿,现在,不同了,就成了交界的地儿了,自然会乱了。”

  “那你说,万一金兵有一天把我们县城打下来,我们会不会死啊?”

  “不一定,你这种姿色没准可以嫁给金贼和刘贼的官做个夫人呢。”

  “我呸!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他们要来了,我就跟她们拼命。我不明白,你功夫这么好,为什么不去投张俊,不去投岳飞,不去投刘光世,不去投韩世忠,干啥非窝在这深宅大院啊?”

  “哈哈,你知道的还不少,这几个人你都知道。”

  “反正我也没见过,我老听别人说起,也就记住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也不知我以后会怎样,我是走一步说一步,我看到北门家在茹野县贴得榜,我就揭榜来了。”

  “我看出来了,你是喜欢十六娘,你以前是不是见过十六娘?”

  “没有的事儿。”

  “那你就是喜欢五娘。”

  “才不是呢。”

  “那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贾哈尼?”

  “怎么会?”

  “怎么不会?我有证据。”

  “你有什么证据?”

  “不告诉你!”

  “反正我们什么也没做。”

  等婷婷走到一颗树下时,我一脚踹了树,那积雪都掉到了婷婷的头上,婷婷叫了一声,“好凉!”就追打着我。

  我绕着树跑着,有时等她快到树跟前时,如法炮制,屡试不爽。

  婷婷扭头便走,不再理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跟在她身后。

  她也够手快的,一手提灯笼,一手抓了把雪就塞进了我脖子里,我趁机一把抓住了她将来搂在怀里……

  “灯笼!”婷婷说着推开了我,“你告诉我杨柳叶如眉,芙蓉花似锦是什么意思?”

  “你从哪儿看到的?”

  “还说呢,那天晚上,你好久才开门,我去帮贾哈尼梳妆时,在她床上发现了个簪子,贾哈尼说这簪子是你的。上面刻着这两句话。你要没做什么,这簪子怎么会到她的床上?”

  “快还我簪子!”

  “还你可以,你要跟我坦白。”

  “好吧。”

  我和婷婷慢慢走着,我给她讲着我和小朵的故事。其实一讲到她,我就有些心痛了。所以我尽可能不去想她,包括草花,包括美铃。

  回到十六娘的小院,我和婷婷都不再说话,雪夜无声。

  我突然想到了窝棚里的小蕾,说道:“这么冷的天,小蕾怎么办啊?”

  婷婷道:“走吧。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