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晶和艾婷婷陪美娘进了船舱,我和四个家丁守在外面。(ianuaang)

  一个年纪稍大些的水贼问我:“这位壮士尊姓大名?”

  我笑笑道:“我姓周,叫发润。”

  “你呢?”

  “我叫王利红。怎么看你都像一个人!”

  “是吗?像哪一个?”

  “像伏牛山的寨主。”

  “哦,好多人也都这样说。”

  我们说着闲话,不觉船就到了湖心。

  只听王利红说到:“不好,一条船在往咱这边来了。”

  我说:“那赶紧跑吧。”

  王利红大喊一声:“掉头。”

  船掉了头。

  没一会儿,美娘就从船舱了跑了出来,“怎么回事?怎么又掉头了?”

  王利红道:“今天你是走不了了。那船肯定得截住咱们,截住了咱们谁都别想跑,立马就喂了王八!”

  美娘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

  那条大船越追越紧。

  “停下!快停下!”大船上的人喊道。

  水晶晶催道:“还不划快点!”

  水手道:“已经是最快了。”

  “我来!”水晶晶将一个水手推到一边,快速划了起来,船果真又快了几分,没多时,又落开了那条紧追的船。

  这时,一个水手应声倒进了水里,原来,有箭发来。紧跟着,又是一支接一支地射来,我乱枪挥舞着,挡着乱箭。

  “利红哥,我们怎么办?”一个水手问道。

  王利红道:“没别的办法了。上伏牛山去找白臂猿吧。他劝我好几次,看来,这次非去不可了。”

  我说道:“去伏牛山干什么?那不是当山贼吗?不如随我去北门家吧。北门家多好。”

  王利红道:“我就是从大户人家走出来的,如今什么贼不贼的,日子舒心就行,听说那个白臂猿混得还不错,那个牛大王对他挺器重的。”

  上了岸,我们拉着拽着就跑。好在船上的人并没追来。

  在一叉路口我和王利红分道扬镳。

  美娘道:“要知这样,还不如听我的绕绕远走马路。”

  我说:“这不是绕不绕远的问题,如今,四周到处都是金兵,你就是插翅也难逃。依我看,不如老老实实在北门家呆着,嫁给北门大官人算了。”

  美娘停了下来,喘着气,“我实在走不动了。”

  “坚持一下吧,前边要有人家,不如就先住下来。估计你们赶夜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也不行。”

  没走多远,果有一人家,我们便在此借宿一宿。次日,雇了轿子和车,便回到了北门家。

  北门大官人见美娘回来了,高兴得直掉泪。

  我说道:“恕牛某无能,未能送美娘过了湖。”

  北门大官人道:“一切都是天意。小周,你已尽力了。中午一起喝酒。”

  中午的酒是庆功酒。边俊、李喜、曹咏、李宝等人皆立了战功,听说,不仅抢回来九娘,还抢回来一些娘子。北门大官人决定要将这些娘子赏给立功之人。

  那些娘子一走出来时,我大吃一惊,其中一个我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孟兴郊的妻子唐娇。

  轮到曹咏选时,他正好选了唐娇。

  唐娇立马跪在北门大官人面前哭道,“我是飞马酒店大掌柜孟兴郊的妻,请大官人高抬贵手!”

  北门大官人道:“什么孟兴郊不孟兴郊的,你既然是我的人从水寨救出来了,总得要报答报答人家吧?这样吧,你陪他到明天一早,你真想回,我派人再送你回去。”

  我一时不知如何救一下唐娇,我看向北门大官人旁边坐着的宫素然。

  宫素然道:“大官人,我很想给这娘子画幅画像,能不能先借用她半天,今天晚上一定奉还!”

  大官人看向曹咏:“小曹,怎么样?发扬一下风格,借给宫画师半天,晚上再归你,你想怎么着都行。”

  曹咏道:“一切听大官人安排。”

  我无心再吃喝,早早就退了席,找到牛能,吩咐他赶紧去孟兴郊家送信。

  到了后半响,孟兴郊就风尘仆仆地飞马而来。

  我赶紧躲到了一边。

  孟兴郊进了北门大官人屋里好半天,才得以和唐娇在院子里会面,两个人竟当场抱头痛哭,哭了一场,孟兴郊将唐娇抱上马离去。

  觉得自己还算办了件好事,心里倒有些自豪。

  只是小蕾一时卖不出去,十六娘只好安排她先住在窝棚里。

  我瞅空溜进了宫素然屋里,宫素然厉声喊道:“大胆!你是哪一个?”

  “嘘!小声点,我是牛显。”

  “怕什么啊你?”

  “你说你来干什么?”

  “还说呢?我都快想死你了。一开始晓龙也不告诉我你去了哪里,我三天两头逼他,他才跟我说了真话。你不在山上,我哪在山上呆得住,我就下山卖画。也是凑巧,北门大官人看上了我的画,买了好多幅。后来,知道我是伏牛山的,他就让水晶晶去山上请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看你成心捣乱。你要真不回山,伏牛山再没动静,那个牛大王下不得山,现不得身,北门大官人岂不生疑?”

  “这不难办。你写一个跟我一刀两断的声明,明日贴到北门家的大门上就行。”

  “好吧。”我去搂宫素然亲吻,宫素然一把推开了我,“你不要命了?快回去吧。若没什么机会咱俩最好别见面。”

  我点点头,问道:“芙蓉可好?那些娘们可好?”

  “好着呢。都等着你呢。不过,要时长日久,保不了哪个会出点事。”

  “六公子的病怎样?”

  “我看你不是惦记六公子,你是惦杨希了吧?说来也怪,六公子竟然没有死,只是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下不了床。”

  我亲了宫素然脸蛋一下,离去。

  一晃又是几日,宫素然依然留在北门府给娘子丫头们画着画像。

  我经常陪十六娘出去逛城,两个人越来越熟识,越来越有感情。

  有时她不想出门,便由我随便去哪儿,只要不惹事就行。

  这天,我想起来很有必要找一找郑爽儿。郑爽儿虽不是我的妻,但我得知她跟晓龙有一腿时,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我没有敲门,而是翻墙而过。

  柳妈刚好从伙房出来,大喊道:“夫人,牛大王来了!”

  柳妈上前来拦我,我一把推了她个跟斗便登登登上楼,一脚将门踹开,只见晓龙和郑爽儿正慌里慌张地穿着衣裳。

  我一脚向晓龙踹去,晓龙扑通给我跪下,“大王饶命,大王饶命!不关爽儿姐的事儿,是我求她可怜可怜我!”

  “滚!别让我再见到你!”

  “我不走,大王!我错了,大王。一开始我只想帮你看顾一下爽儿姐,可我那天没有把持地住,爽儿姐太美了!”

  郑爽儿道:“我喜欢晓龙,我要嫁给晓龙!”我一听这话,更是火冒三丈,啪就扇了郑爽儿一个耳光。

  晓龙抱住了我的腿,“不要打她!不要打她!”

  如今我在北门家,我怕把事儿闹大,晓龙再去向北门大官人告了我的状,岂不更糟了?

  “晓龙,你起来吧。你年纪还小,难免要受到诱惑。郑爽儿是牛能的妻,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事儿就算了,以后你不能再来这里。你能做到吗?”

  “我能!”

  “那好吧,你回山寨吧,我有事儿要跟爽儿说。”

  晓龙点点头,看着郑爽儿。

  郑爽儿道:“晓龙,你回吧。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敢把我怎样的?”

  晓龙抹了抹泪离去。

  屋里还摆着小地桌,地桌上还有菜有酒,我吃了些酒菜,脱了袍子光了膀子。

  “你疯了,大冬天的!”郑爽儿说道。

  我上去不由分说便把她扒了个精光,拿起马鞭向她身上抽去。

  “你就不怕牛能回来?”

  我“哼”了一声,继续抽打着她。

  “你,没想到你是个恶魔!”

  “我就是恶魔。我们分开才几天,你就另找了一个!”

  “许你有那么多娘子,就不许我多几个男子?”

  我继续抽打着她,当然我没有下手太重,只要扫到为止,但郑爽儿还是在我的鞭下哭叫了起来。

  见她这等样子,我又可怜起她来,丢下鞭子,上前就抱紧了她,她扭动着身子,像案板上刚放的鱼……

  “你闪开!滚开!你这恶魔!”

  我由不得她,将她抱起摔到床上,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