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娘让婷婷去我屋里看小蕾,刚进去便惊叫地跑了出来。(ianuaang)

  “怎么了?”十六娘惊问道。

  “她,她,她……”

  “她到底怎么了?”

  “妖怪、妖怪!”

  我们进去一看,那小蕾还在安睡,睡梦中还说着,还笑着。

  我说道:“大白天的,哪来的妖怪?”

  婷婷扭着头,不敢看小蕾,“她长成这样,我还以为是妖怪呢。你昨晚跟她睡了一宿?”

  “要不我去哪儿睡啊?”

  “你可真行!”婷婷表扬着我。

  十六娘也扭着脸道:“我就寻思这五娘没安好心,要知这样,我昨夜就不让你进来睡了。”

  听到这话,我立即就生出报复之心,这五娘一旦犯到我的手上,我非得好好折磨她一番不可。

  “快把她送回去,看着就……”十六娘转身跑了出去。

  婷婷碰了我一下,“快去,喊她穿衣!”

  “我不方便吧。”

  “你昨晚跟她睡了一宿,你怎么不说不方便呢?”

  我只好走到了小蕾身边。

  “小蕾,醒醒!醒醒!”我推着小蕾,她翻了个身,看了我一眼,又呼呼睡去。

  “啪啪!”我拍着她的脸蛋。

  “别闹了!”她推开了我的手,侧过身子又睡。这时看来,倒也没那么丑,反有了一分可爱。

  婷婷笑了,“你说你也够幸运的,跟这种人睡了一宿。服了你了!”

  “还说呢,你把她领来,长成这样,你怎么不早说。五娘问你是不是很漂亮,你还点头?你不觉得违心吗?”

  “当时她蒙头盖面的,我也看不见,只是觉得是胖了些,但寻思可能长得好看呢,我还以为是杨贵妃呢。捏她的鼻子吧。”

  我捏住小蕾的鼻子,小蕾这次果真醒了,睁着眼呆看着我。

  “相公!”她猛地起身就来搂我的脖子。

  我赶紧闪开,说道:“快点起床,五娘等你有话说。”

  说完,我就转身离去。

  只要想起昨夜跟小蕾竟然睡了一宿,我就悔青了肠子,索性便走进小花园去练仙人掌。感觉跟小蕾睡过觉后,这仙人掌也练得有些沉拙了。

  我不经意一回身,发现十六娘在远远地偷看我。

  练出一身大汗,我便往外走,十六娘也转身跑开了。

  十六娘很可能喜欢我,至少喜欢看我的仙人掌,我这样想着,心里好受多了。我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尽早让另一个女神进来,驱赶我心中小蕾这样的恶魔。

  婷婷刚好送小蕾出门,贾哈尼刚好进门,几个人相互望了望,都没说话。

  小蕾回头朝我一咧嘴,“相公,记着去接我,五娘昨晚就跟我说了,我跟你睡了觉,就是你的人了,你走到哪儿,我便跟到哪儿。”

  老天啊!要真是这样,岂不是一场恶梦哉?

  我正洗着脸,只听十六娘在门外喊,“贾哈尼,你去帮小周洗洗头!”

  贾哈尼进屋,打了些热水,混了些凉水在铜盆里,让我猫着腰,尖尖的手指给我又挠又洗,真是舒服至极。

  我不由得抓住了她一只手。

  贾哈尼把手抽了出去。

  给我洗完,贾哈尼帮我拿长巾擦干,给我擦时我搂住她抢着亲了一口,我问她,“昨晚,好吗?”

  她笑了笑,点了点头,羞红着脸走了出去。(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她这样,让我心里竟有些痛感有些不甘,边俊收了这美人,而我却粘上了个丑八怪。

  吃完饭,婷婷又带着小蕾回来了。

  婷婷说五娘说什么也不让小蕾进小院,说既然让别人睡了,别人总得管不是。

  十六娘气得说不上话来。

  婷婷说:“要不我去伙房问问吧?”

  小蕾说:“我要跟我相公在一起,我哪儿也不去!”

  十六娘变着脸子说:“哪个是你相公?顶多你是一夜的玩物,别痴人说梦了?婷婷,你先吃饭吧,吃完饭把她送伙房。”

  小蕾说:“我也要吃饭,我还没吃饭呢。”

  婷婷说:“走吧,你跟我去伙房,咱俩到伙房吃吧。”

  婷婷带着小蕾又走了。

  我问十六娘,“十六娘,今天你出去不?”

  十六娘道:“当然要出去,可送不走这个丫头,我心里不干净。我也不是嫌她丑,主要一见了她,我就想起五娘的那副嘴脸,感到恶心。”

  “都是我的错,给十六娘惹了麻烦。”

  “这也怨不得你,是五娘成心的,她每步棋肯定都看好了好几步,我们得防着她点,这小蕾一日不走,咱就别想安生。”

  我觉得这十六娘也有些小题大做,五娘让小蕾来这小院,不过是想搁应搁应十六娘,也不至于有什么毒计。

  十六娘道:“你要没事,先陪我下棋吧。”

  “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走廊。冬日的暖阳。

  我和十六娘坐在小木桌两边对弈。

  这时,北门大官人的侍儿意真走了进来,一进门便甜甜地喊道:“十六娘。”

  十六娘笑了笑,问道:“今晚是不是大官人要来。”

  意真道:“我没听说。”

  十六娘脸上掠过一丝落寞,“美娘走了吗?”

  “还没呢。北门大官人让人打听了一下,如今通往杭州的路都让金兵和刘贼的兵封锁了,只有水路还可以过,但北门大官人又怕美娘落在水贼手上,北门大官人要让美娘留几日,美娘说什么也不留了。”

  “留几日怕什么?”

  “美娘想让大官人赎身,怕迟回去几天,那妈妈一生气再不放她。”

  “你可有几日不我这里了。”

  “我也是跟着大官人,大官人去哪儿,我便去哪儿,由不得自己。”

  “这些日子他去过五娘那里吗?”

  “那倒没有,五娘也请过他,只是吃了个饭就回了,这些日子基本没离美娘左右。”

  “你来这里有事儿?”

  “北门大官人让我跟你说一声,想让我今后跟着周护卫学学书法,以后好帮他写个请帖什么的。”

  十六娘问我:“周护卫,怎么样?”

  “一切听十六娘的。”

  “不是听我的,是要听大官人的。就是你来做我的护卫也是他的安排。”

  “嗯,一定尽力。”

  意真也不离去,拿了个小凳子在一旁观棋。

  关键之时,意真给十六娘支了两招,十六娘竟反败为胜。十六娘就站了起来,让意真跟我下。意真略略推辞了一番,便跟我对弈。

  没多时,意真渐占上锋。

  婷婷领着小蕾又回来了。

  十六娘问道:“怎么?伙房也不用?”

  婷婷道:“本来跟伙房说好了,结果这家伙吃了一屉包子还嚷着不够。伙房的说什么也不要,说他们只找干活的不会找个吃货的。”

  意真一回头,显然被小蕾的尊容给吓到了,赶紧回头,再拿棋子时手竟然有些发抖。

  十六娘道:“好了,你快带她去洗衣裳吧。”

  婷婷和小蕾端着大盆蒙着面纱走出了小院。

  意真问道:“十六娘,这个丫头是哪里来的,怎么长成这样?”

  十六娘道:“都是那五娘没安好心,买了这个丫头,昨晚赏给了我的周护卫,今天给她送回去,她说什么也不要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意真道:“真是欺人太甚!”

  “是啊,她一再刁难我,我一再谦让,她竟得寸进尺。”

  “十六娘的话越说越好,得寸进尺都知道了。依我说,这事儿也不难,跟大官人说一声,随便把这丫头安排到哪儿不就是了。”

  “我只是不想给大官人添乱。”

  “那不如这样,不如将她卖出去,再丑,只要是个丫头,总会卖得出去的。”

  “只能如此。”

  正在这时,北门大官人的侍儿如画又来了。

  “你倒是轻闲,怎么在这儿下上棋了,大官人急得火烧眉毛了,让周护卫赶紧去他那里一趟。”

  “那快走吧。”意真起身和如画离去,我回屋取剑相随。

  北门大官人正踱着步,见我进来,赶紧说道,“周护卫,你可也来了,美娘非要走,我想让你护送她一程,你意下如何?”

  “愿效犬马之劳。”

  “你说是走马路好还是水路好,马路皆有金兵和刘贼的兵把守,水路却又有大淫贼水上嫖。”

  “还是水路好,马路迢迢,却不知其险,水路不过只有水上嫖,过了水路基本没什么险事了。”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