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画和另一个丫头展开画卷。(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不少娘子丫头目瞪口呆低了头。

  只见尽的画中人伸手摘花,一枝梅正好挡在隐秘之处。

  “好了好了,大家越不敢看,越说明心里不干净,你看我,看得是多么坦然,你们再看看画中人,也是多么坦然。”

  一些娘子抬起了头,一会儿看看画中人,一会儿看看美娘,啧啧叹着。

  五娘道:“靠脱光了有什么了不起?”

  北门大官人道:“那你明日也脱光了,让宫画师画一画。”

  “得了吧,这种有伤风化的事我是说什么也做不出的。”

  北门大官人哼笑了一下,转对我道:“小周,怎么样?想好词儿没有?”

  我没有说话,凝神看着画,执笔蘸墨刷刷刷,一首《如梦令?望梅》现于画的一角。

  迷醉梅园枝头,红白斜风悠悠。丽影乱瑶台,琴飞弦动水流。休走。休走。应让月隐花羞。

  北门大官人道:“好!好!实在地好!休走!休走!既入情入理,又说到了我的心坎里了。”

  “好什么好?”五娘奸笑着。

  北门大官人道:“怎么不好?”

  “什么叫望梅?望梅止渴而已。词作者对画中人的心一下就昭然若揭了!”五娘说道。

  北门大官人看看我,又看看美娘,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别说小周了,就小边,别看他平时的目光冷,这时看美娘的目光热着呢。”

  大家把目光聚向了边俊,边俊低下了头,倒了一杯酒,又自顾自地喝起来。

  “美娘这种人生下来,就是想让一些男人想解渴又解不了渴。美娘,小周都替我说了,休走,休走,那你不如就别走了。”北门大官人半开玩笑半请求。

  美娘摇头。

  “那再呆三天?”

  美娘摇头。

  “两天。”

  “一天。”

  美娘道:“既然你跟妈妈都说好了,到日子我必须得走,不然,我们的生意就没法儿做了!”

  “那好吧。再去杭州我一定把你赎回来,你一定要等我啊!”

  美娘点点头。

  北门大官人道:“如画,你和意真把画拿回去吧,一定要收好。”

  “是。”意真、如画离去。

  北门大官人道:“宫画师都跟我说了,她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被那山大王抢上山的,她不想回山了,想在咱北门府住些日子,你们有画像的尽管找她,有想学画的也可以跟她学。”

  五娘道:“大官人不可。”

  “又怎么了?”北门大官人有些不耐烦。

  “我听说那个山大王青面燎牙,比那水上嫖还厉害,万一他要攻打北门府,讨要宫画师怎么办?”

  北门大官人笑道:“你真逗乐!那山大王你见过吗?你怎么知道是青面燎牙?”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那山大王叫牛显,我见过,跟小周长得特像。”北门大官人指着我说道。

  五娘盯着我看。

  北门大官人道:“如今,我有了小周小边小曹等百位勇士,还怕谁?再说了,张俊张铁山很有可能最近要来茹野县抗击金兵,他要一来,立马就把这山贼水贼剿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为国解忧!”

  五娘端着杯走到边俊面前,“边兄弟,以后,我北门家的老小,还得靠你们了,来,我敬你一个。”

  边俊站了起来,一仰脖将酒喝了。

  五娘喝完酒又走到我面前,“周兄弟,我扔南瓜是我的不对,你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以后我北门家的安危还得靠你们了。”

  “五娘言重了。周某不才,当誓死以报北门大恩大德。”

  我干了杯,水晶晶执壶给我倒酒。

  五娘道:“我听说你的酒量相当了得,跟人家喝都是别人一个你三个,今天怎么跟我喝就……”

  五娘话音未落我一仰脖就将酒喝了。

  北门大官人道:“好好!我就喜欢这样喝酒的。”

  “阿爸!”北门慧带着几个丫头跑了过来。

  “你来干什么?”

  “我和几个丫头闲得无事,想来梅园看看梅花,没想到你们也在这儿呢。”

  “黑灯瞎火的瞎跑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

  北门慧撒娇道:“阿爸,在自己家还要什么规矩啊?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水晶晶又给我倒了第三杯,我端起来刚要喝,北门慧道:“慢!你们怎么又灌他酒?发润,你少喝些吧,要不又办糊涂事了!”

  我没听她的一仰脖喝了。

  众人皆看着北门慧,北门慧道:“看着我干什么?”

  我坐下来埋头吃菜,北门慧挨我坐下,说道:“我阿爸打算将我嫁给周发润,以后你们胆敢欺负他,别怪我北门慧不客气!”

  一些娘子将头低在桌子底下窃笑。

  北门大官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道:“小慧,我看你越来越二百五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将你嫁给他?就是要嫁他也得有三媒六聘吧,岂能由你胡说八道?”

  小慧撅着嘴不再言语。

  “快回去,这场合你也能呆?没大没小!”

  “走就走!我再也不理你!”北门慧冲冲地走了,几个丫头紧紧跟在身后。

  北门大官人道:“这丫头越来越不听话了。才多大?自己倒急着找茬儿了。”

  五娘道:“我看这一对儿还挺般配的,不如尽早成其好事。”

  “你懂什么?我自有打算。本来,今晚上,小边该赏,小周该罚,但小周的词写得很不错。也就不罚了,同样地赏。还是按原先定的来,小边就由十六娘来赏,小周就由五娘来赏,你俩都说说怎么个赏法吧?”

  十六娘指了指贾哈尼。

  北门大官人道:“好吧,边俊,你可以带她走了。”

  边俊站了起来,“多谢大官人!多谢谢十六娘!”

  边俊带着贾哈尼离去。

  “五娘,你打算赏银两还是赏美女?”北门大官人道。

  五娘笑道:“当然是美女了。”

  “是不是水晶晶啊?”北门大官人看着水晶晶笑道。

  五娘摇摇头道:“我要赏的那个无与伦比,在坐的都比不过,是今天才买来的一个丫头,简直天仙一般。”

  “是吗?快喊到这儿来让大伙见识见识。”北门大官人满眼泛光。

  “不瞒大官人,我让艾婷婷早就领走了,如今正等在小周的屋里呢。小艾,你说那个丫头漂亮不?”

  “漂亮!”艾婷婷点点头。

  “哈哈,你动作倒快。这么漂亮也不说给我留留。”

  “你有美娘陪,别个你也看不到眼里的。”五娘醋醋地说道。

  北门大官人道,“既然这样,小周也快回吧,良辰美景不能虚度。大家也不如散了吧。”

  北门大官人起身拉着美娘的手离去。

  “哼,你倒是快,说走便走了。”五娘望着北门宏和美娘的背影低声道,又仰头朝我一笑,“小周,晚上可悠着点。”

  忽然,我下边胀了起来,胀得很有些不得劲儿,我想跑几步,但又不好意思跑,只好跟在艾婷婷和十六娘的身后。

  十六娘道:“婷婷,五娘真让你往咱那儿领了个丫头?”

  “是的。现在正在小周屋里等着呢。”

  “你怎么不跟我说一下先?”

  “五娘说是大官人让这样做的。我以为你知道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十六娘不再说什么。

  我进了屋,迫不及待地就脱衣上床。

  月色下,床上果然躺着一个人,蒙着被子。

  “怎么才回?”

  一个娘子的声音,有些耳熟。

  “嗯,等急了吧。”娘子没说话。

  我一想忘了插门了,赶紧下床把门插上。

  “点灯不?”我问道。

  “点什么灯?快睡吧。”

  我钻进了被窝,一搂,竟是个大胖子,“你是小蕾?”

  “你是牛大王吧?”

  我拷,这可糟了,她认识我,这不得露馅了?

  怎么办?要不跟她干肯定得罪她,可要跟她干了将来甩不了岂不就麻烦了?

  我赶紧下了床点了灯。

  果是小蕾。

  我赶紧穿衣。

  “你要去哪儿?”小蕾问道。

  “我不去哪儿。”

  我的下边真是难受,我使劲用手摁着。

  “你怎么上这儿来了?”我尽可能不去看她。

  “咳,一言难尽,我主子跟你的书童亲嘴时让我看到了,我保证说不往外说,可我主子就是不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