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园有很多梅,一边是白梅,一边是红梅。[超多好看小说]

  月色皎洁,红灯高悬,疏梅横斜,河水清浅。

  好夜色,好时光,最美莫过佳人喜笑欢颜。

  北门大官人坐在佳丽中间,眉飞色舞,把酒狂谈。

  我上前行礼,“见过大官人。”

  北门大官人跟宫素然说完话后,转向了我,“宫画师想看腻了歌舞,想看剑舞,一个人舞没意思,两个人舞才好看,你等一下边俊,你俩给大伙舞一舞,助助兴。”

  “遵命。”

  “先坐吧。”北门大官人指了指一个桌上的一个空座。

  我看了宫素然一眼,宫素然却没有看我,她在一边说笑一边回敬着一些娘子的酒。

  边俊背剑而来,站定。

  “边俊,你和周发润比一比,舞一舞。胜者有赏,败者有罚。赏没什么新鲜的,依然是美色相陪,不过这美色却是新鲜的。”

  我心说,不会是要把杭州的美娘赏给胜者吧,那可是值得一拼啊。我雄心渐起。

  只听北门大官人继续说道,“至于败者怎么罚,我们也都安排好了。我不会说的。越神秘越有意思。当然,就是失败了也别害怕,保险不会要你的命。”

  “边兄弟,来吧。”我拔剑而待。

  乐起。

  边俊飞身刺来,剑剑皆闪电一般,我气定神闲,剑似动非动,一一化解了它的狠招。

  一时间再没有说话声,诸娘子看得目瞪口呆。

  边俊剑风一掠而过,白梅纷纷而落,我剑锋所指之处,红梅细枝微颤。

  边俊的那只空袖筒,飘来舞去,更是摇曳生风。

  一时间,我竟对他有了相惜之意。[]

  突然,扔过来一个东西,随之我脚下一滑,一下就摔倒了,边俊的剑直向我刺来……

  宫素然大喊了一声:“显!小心!”

  千钧一发之际,边俊猛然收剑,只差一点便伤了我的眼睛。

  我这才看清脚踩到了蒸南瓜上。

  “好玩好玩!”北门大官人拍着手笑道,一些娘子也跟着笑了。

  北门大官人脸突然僵住,问道:“宫画师,你刚才喊什么?”

  宫素然粲然一笑,“我替这位壮士担心,喊了一声好险,让他小心。”

  北门大官人也笑道:“哦,真是好心。来,二位壮士,我各赐你们三杯。”

  北门大官人赐了我和边俊各三杯酒,让我们落座自行吃喝。

  喝酒这事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也一样,若是坐了陪衬,便没什么意思。我们桌上可能是北门大官人的几个娘子,有见过的有没见过的,也没什么话可说。姿色皆不错,便一边喝着一边赏一赏。

  在梅园,可赏月下花,可赏花前影,可赏白玉壶,可赏娇人醉……

  边俊倒也自在,目不斜视,只是喝着自己的酒。

  “边俊,你过来。”北门大官人朝他招着手。

  边俊站起端着杯走了过去。

  “快敬五娘一个,若不是五娘刚才扔的南瓜皮,你也赢不了。”

  “边某胜之不武,这酒我不会敬的!”

  北门大官人脸色一变,但转而又笑道:“哈哈,这才是大英雄!好吧,我不强人所难,去喝自己的酒吧。”

  边俊落座,我向他投去感佩的目光,他竟一点回应都没有。

  “周发润。”

  “在!”我站了起来端着杯走了过去。

  “你认输不?”

  “认输!战场瞬息万变,自己没应付好,当然是自己的错,怨不得蒸南瓜,怨不得扔南瓜的人,若不是边兄手下留情,我的命都没了。”

  “好!说得好!刚才你遇险境,宫画师对你非常担心,你一定得敬她一杯。”

  “那是自然。”

  我端起杯走近北门大官人道:“这第一杯当敬大官人。”

  “敬我什么?”

  “敬你慕良才,招迎天下义士;敬你惜美色,尊养各色娇娘;敬你扶后生,出资开铺通商;敬你爱江山,劳军共保家园。”

  “好,好!说得好。只是洒家做得还不好,尚须努力!”北门大官笑着一饮而尽。

  我端杯到了十六娘身边,“这第二杯我要敬我的主子十六娘。”

  “也整几句,别这么干巴巴喝。”北门大官人在一旁提议。

  “那我便斗胆胡乱唱几句吧。”

  “太好了。”北门大官人拍起了巴掌,众人也跟着拍了起来。

  打西边来了一个美娇娘

  她温顺的像只羊

  打北方回来一匹狼

  他的心也跟天使一样

  羊爱上了狼

  狼爱上了羊

  这世界其实一点也不荒唐

  白天走太阳

  晚上跑月亮

  这时光其实一点也不悠长

  酒杯端一端

  天地相对望

  但把他乡作故乡

  杯酒晃一晃

  白发三千丈

  且把今日欢歌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好好,唱得好!”北门大官人带头叫好,“只是诗不是诗,词不是词,唱起来还跑了调,但你的意思我是懂了,好,还是好。”

  我和十六娘对饮一杯。

  我端杯走到五娘身边,“第三杯我要敬给,给我戴红花的五娘。”

  五娘道:“我不喝,你也不用敬我,还是敬你的十六娘吧。”

  北门大官人道:“看你小气的,你扔南瓜人家都不跟你计较,你摆什么谱。”

  五娘道:“反正我不喝他敬得酒。”

  我心说,这五娘肯定是挑了我的眼,先敬了十六娘而没先敬她。

  北门大官人道:“要不这样,让周发润讲个笑话,要逗笑了你,你就得喝,要逗不笑,你就不喝。”

  五娘冷眼看着我道:“那好吧。你讲吧。我看你怎么逗笑我。”

  五娘生气的样子其实也挺好看的。

  这时看她我没有去想怎么逗笑她,而是去想怎么把她整上床。这种随时而来的冲动很多男人都是有的。

  “快讲啊!快讲啊!”几个娘子连声催着。

  “我真不会讲笑话,我就讲件真事吧。有一天,一个奇丑无比的娘子跟我同船渡河,因为像她这么丑的我以前还真没见过,就多看了她一眼,这丑女竟对我大发脾气‘大胆秃头,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偷看良家妇女!’”

  五娘赶紧扭过了身子不看我。我挪动两步接着讲道:“我听她这么一喊,吓得连忙把眼睛闭上了。丑女一见,更生气了,‘你偷看我还不算,还敢闭上眼睛在心里想我!’”

  五娘看了我一眼,又把脸扭过去了,把嘴也用手捂住了。

  “我当时真没法跟她讲道理,我就把脸扭到了一边。这丑女竟然得理不饶人,双手叉腰,大声训斥道‘你觉得无脸见我,正好说明你心中有鬼!’”

  哗地一声,大伙都笑了,我正自得意,五娘站了起来,面对我怒目而视,我心说糟了,这话可能又让她吃心了,我急得挠着光头,五娘竟然扑哧笑了,“你好大的胆子,竟然骂我丑,骂我心中有鬼!”

  我赶紧说道:“五娘美若天仙,谁敢说个丑字?”

  “那便是你心中有鬼?”

  我对五娘一笑,心里说道,就是心里有鬼。

  五娘跟我喝了酒,用脚使劲踩了我一下。

  我端着杯到了莘瑶琴那里,“美娘声名鹊起,今日能在梅园同饮,真乃周某三生有幸。”

  莘瑶琴站起朝我笑了笑,慢慢饮了一杯,看着她的红唇便想起那日从她嘴里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枣的情景来。她在北门家不知还呆多长时间,我可能机会向她###否。看来,来到北门家,我是任重道远啊。

  北门大官人指着身边的侍儿道:“意真,你取笔墨来。”

  “是。”意真应了一声,跑了出去。

  北门大官人道:“大家都知道,美娘明日就要走了,我请宫画师来画了一幅画。我前两日见我家墙上有一首诗,字写得不错,诗也有文采,我一打听,都说是周发润写的。今日就给小周一次表现的机会,等会儿让他给这画题首词。”

  “不敢不敢!我的字拿不出手。”

  “别玩这套,让你写就写。赶紧想一想,转来转去,也该敬宫画师一杯了。”

  我端杯到了宫素然身边:“多谢宫画师的博爱之心!”

  我和宫素然喝了酒,刚要转身离去,北门大官人道:“这不行,你得讲个笑话。要是你把宫画师也逗笑了,就让你亲她一口。要是逗不笑,那就算了。我还从没看到过一个道姑是怎么亲嘴的。我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