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晶和宫素然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话。(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我见过你们大王。”

  “是吗?”

  “他是不是还在山上?”

  “当然在啊?他不在山上在哪儿?”

  “奇了怪了,我们这里来了个人,跟他长得特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只不过这个人没胡子,一开始来时是个光头,脸上也没字。”

  “还有这等奇事?回去我得问问我家大王,没准这个是他兄弟呢。”

  “真说不准崔哥,你们这又是抬得哪一个?往哪儿抬?”

  “我们也不清楚,反正是从七小姐屋里抬出来的,说是七小姐的朋友。还能往哪儿抬?往北门大官人那屋抬啊。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们当然也是去大官人的屋里。这是我请的大画师,叫宫素然,说是要给杭州美娘画像该不会也给这娘子画吧?”话音未落,水晶晶就把轿帘掀了起来,我赶紧低下了头。

  我拷,等一会儿要在北门屋里,宫素然要在场的话,那可怎么办?

  “嘿,这娘子可够高的!”水晶晶说道。

  只听一个轿夫道:“可不是,不但高,而且腰也粗,真他娘的沉,这是我抬得所有娘子里最沉的一个,快放下喘口气吧。”

  “喘口气喘口气,急什么呢?”几个轿夫把轿子往地上一蹲。

  崔成圆道:“你们几个兔崽子,就是不心疼小娘子,也该心疼这花轿子啊,你们要把轿子弄坏了,你们可赔得起?你们知道这轿子抬过多少娘子了吗?”

  “多少个?”

  “实话实说,经我手的就109个了,我都一笔一笔记着呢。”

  “又不是你睡得娘子,你说你老先生记这个干什么?”

  “我无聊,我好玩!行了吧!快起轿,俩娘子你们都追不上,还抬轿子呢?等会儿要去晚了,北门大官人要发了脾气,实话实说,你们的脑袋都难保。(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轿子很快就抬了起来,明显快了许多。

  “坐轿的不急抬轿的急,快点把这死沉的疙瘩送到了咱好好休息休息。”一个轿夫说道。

  到了北门大官人的独院里,大红轿离去,崔成圆带我进了一间大屋子。

  “你在这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等着,我去通秉一声。”崔成圆离去。

  等了好半天,北门大官人才进来,说道:“傻东西,还傻愣着干啥,还不脱了这身衣裳滚蛋!”

  北门大官人摞下一句就走了,我赶紧扒了这身衣裳,出了北门大院。

  水晶晶正走在我前面,我刚说要躲,她一回头看到了我,喊道:“周发润!你快点!我有话跟你说。”

  水晶晶等我赶上她,朝我笑了笑,“你去北门大官人那里了?”

  “是啊!”

  “去做啥了?”

  “没做啥。北门大官人这几夜老做恶梦,让我在他大门口守了一宿,刚刚被了一小觉!”

  水晶晶盯着我看,盯着盯着笑了,“你蒙谁?闹半天刚才花轿里的娘子就是你!你们在搞什么名堂?怎么你从北门慧屋里抬出来的?你昨晚是不是睡在那儿了?”

  “我看你竟是瞎想。什么花轿什么娘子?”

  “好了,你不说拉倒,我也不想知道。可有一样,你别想瞒我,你就是牛显,牛显就是你!说吧,为什么要冒名来北门家,你要说真话,我还可能帮你瞒一瞒,若有半句假,我立马就去北门大官人那里去告你!”

  我没说话,只是摇头,摇头看着水晶晶。(ianuaang)

  “快说啊!”

  “其实,我都是为了你。自从遇到你,我是茶饭不思,为了能见到你,我只好铤而走险,混进了北门家。我其实也没什么奢想,我只是想远远地能看到你就行!”

  “胡说!我才不信呢。”水晶晶扭头就跑。

  大白天的还好,很容易我就找到了十六娘的院子。我刚一进大门,婷婷劈头说道:“喝,可有你的,喝起酒来就忘乎所以了,一宿都没回,赶紧去十六娘那儿,等着挨罚吧。”

  我走到了十六娘的屋里,十六娘正在用线穿着珠子,另一个丫头也陪她一起穿着,婷婷也紧跟着走了进来。

  “十六娘!”我喊了一声。

  十六娘抬头看了看我,笑了笑,点了点头。

  “昨夜我刚要回,北门大官人说这两夜他老做恶梦,让我帮他守了一宿大门。”

  “知道了,你下去吧,看你脸色不好,可能酒喝得太多了。你先回去休息去吧。”

  “好!多谢谢十六娘!”

  看来,十六娘对我还真不错,摊上这么个好主子倒是也值了。

  我刚走出屋,就听十六娘又说道:“婷婷,你去给周护卫煎些茶,让他多喝些茶,解解酒。”

  “是。”好半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才听到凤兰这个是。

  我进了屋就往大木椅上一靠,眯上了眼。

  “嘿!还挺会摆谱!不就是个护卫吗?”

  我没说什么,只是朝她伸了伸舌头,笑了笑。

  婷婷给我在火上煎着茶。

  我问道:“婷,十六娘另一个丫头叫什么?”

  “怎么?你看上她了?”

  “我只是问问,以后说个话也方便啊。”

  “她叫贾哈尼。”

  “贾哈尼?有意思。”

  “你是哪儿的人啊?”

  “我就是茹野县的。”

  “你姓什么啊?”

  “我姓艾。”

  “哦。”我忽然想起孟嫂也姓艾,就随口问道:“你是焦家庄的吧?”

  “你怎么知道?”

  “哦,我认识焦家庄的一个秀才,只知他姓艾,却不知他叫什么名字。”

  “我也有两三年不在焦家庄了。”

  “哦。那你父母呢?他们在做什么?”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凤兰瞪了我一眼。

  凤兰给我倒上茶就跑了出去,脸竟然羞得通红。

  我自己独饮。

  喝了些茶,便又昏昏睡去。

  第二天醒来,便和婷婷、贾哈尼陪着十六娘逛了一趟茹野县城,结果到了天黑,十六娘也只是买了一块布,说是要跟婷婷学着绣荷包。

  我们刚到大门,崔成圆便说,“十六娘,快点吧,就差你了,北门大官人他们在梅园等你呢。”

  十六娘道:“周护卫和贾哈妮先回吧,婷婷陪我去就行。”

  十六娘随崔成圆匆匆离去。

  回了院,我把马圈进马圈,贾哈尼回了屋。

  我回屋点上灯,准备去找点饭吃,贾哈尼拿着走了进来,笑道:“周,我的灯,你帮着点。我点不着。”

  我的灯跟贾哈尼的灯接了个吻,便把它吻着了,贾哈尼笑了笑,举着灯便往外走,可刚出门,灯就灭了。

  如此三番几次,我说道:“走吧,我去你屋帮你点吧。”

  “好。”贾哈尼拿着灯又回了屋,我拿着火石紧随她身后。

  啪啪啪,点半天就是点不着。

  贾哈尼说:“周,先甭点了,等会儿在点吧。你跟我在屋里就会儿伴就行。”

  我说道:“贾哈尼,不如去我屋吧。我屋里的灯还亮着呢。”

  贾哈尼道:“不了。”

  我们再也没有话,主要交流起来还是困难,她当地的话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又不懂,我的话她也是半蒙半猜。

  两个人在黑暗里有话说还话些,要没话说准出事不可。

  “周,你在吗?”

  “我在。”

  我摸着黑摸了过去,我摸到了贾哈尼的手,我捏着她的手。贾哈尼稍稍要矮一些,但跟十六娘是一样的漂亮。

  贾哈尼也喘着粗气倒进了我的怀里。

  “周!”

  “哈尼!”

  我们喃喃而语,亲到了一起。

  我去扒贾哈尼的衣裳。

  “门!”贾哈尼崩出了一个字。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出去把院门关上了。我迫不及待的回来,扒开贾哈尼的衣裳,将她摁在床上便挺身而入……

  贾哈尼一边叫着一边说着,“周,你很好,你比大官人要好!”

  “大官人也这样过你吗?”

  “嗯。”

  听了这话,我越发地用力,贾哈尼也叫得越来越凶。

  “咚咚咚!开门!贾哈尼开门!周发润开门!”是婷婷的声音。

  早不回晚不回,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回?

  我只好猛烈地放了。

  赶紧穿衣裳出来开门。

  门一开,婷婷挑着灯笼晃在我的眼上,“怎么才开门?你说你们上什么门,是成心不让我们回了不成?”

  “你怎么回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