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来一看,同床共枕者竟是北门慧,我大吃一惊,“你怎么在我屋?”

  “啪!”她赏了我一个大大的耳光,咆哮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是你屋吗?”刚骂完我又骂丫头,“还愣着干啥,还不滚出去!”

  那丫头赶紧往外溜。(ianuaang)

  “回来!”

  那丫头又折了回来,一时不知进退。

  我和北门慧没办法,只能用被子遮着身子,一个被子显然小了,她往她那边拉拉,我往我这边拉拉,这时候倒都知道遮羞了。

  北门慧叮嘱着丫头:“这事儿不能声张,你要说出去,小心我割掉你的舌头。”

  “放心吧,小姐,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你先出去吧。给我们在门外守着,任何人不能放进来。否则我卸了你的胳膊。”

  “是!”丫头走了出去。

  我赶紧穿衣,北门慧一把拉住了,“慢!干了坏事儿就想跑?没门!”

  “我什么都没干!”

  “我怎么知道你没干?”

  “你怎么知道我干了?你看你的床单,连血都没有。”

  “废话,你又没用刀砍我,怎么会有血?”

  咳,还有这等无知的。真是哭笑不得。

  “我不用刀不用枪,也会让你流血的。”

  “废话,你用拳头不也一样吗?我也能让你流血。”说着,她用拳头打了一下我的鼻子。

  我疼得一咧嘴。

  “说,你到底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要上我的床?”

  “咱俩穿上衣裳说好不好?”

  “不行!”

  “我昨晚喝多了,认错门了,你的房子怎么跟十六娘的一样啊?”

  “谁说只能她住这种房子?我见她的房子漂亮,我也让我阿爸建了同样的房子。可你总该认得路边?”

  “我是路痴,又是第一天去十六娘那儿,我真记不清地方,再说又喝那么多酒。”

  “反正我不信,你肯定是有预谋的。你是不是早就盯上我了?”

  “怎么会?我以前见都没见过你。我根本也不知你住这里。我该回去了!”我赶紧穿衣。

  北门慧这次没拦我,只是“哼”了一声,把被子都拽到自己的身上蒙上了头。

  你说我办得这叫什么事啊?昔日遇到走错了房间的杨希子,今日我又走错了门,好在昨夜实在喝得多,可能也真没干什么。

  她坐起来,在被子里嗡声嗡气地说:“这次饶了你,下不为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多谢七小姐!”

  “此事不得声张,不然……”

  这时节,传来了北门大官人的声音。

  “凤兰,小慧还睡吗?”

  “是。”

  “听说这傻东西昨晚跟那个光蛋锤拼酒来着?没事吧?我进去看看。”

  “小姐还睡着呢。”

  “睡着怕啥?我的闺女我看看怎的?”

  北门慧一时着了慌,赶紧踹了我一脚,情急之中我出溜到了床底。

  只听一声门响,我看到了北门大官人的大头靴挪了进来。这大头靴在屋里游移着,我的目光也游移着……糟了!我的靴竟落在了外面……***!我怎么忘了把靴随手拿进床底啊?但愿北门宏看不到这靴。

  可惜北门宏不是瞎子,他提起了一只靴,没多时又把它摔到了地上,断喝一声:“出来!”

  没办法了,与其让他拽出去,不如自己爬出去。[超多好看小说]

  我爬出去还没站定,北门大官人便连踹了我几脚,北门慧一拳头没打破我的鼻子,倒让这老家伙给我把鼻子踹破了只要不踹扁就好。

  “爹,你住手!”北门慧坐了起来裹着被子大声喊着。

  “到底怎么回事?”北门大官人看看他闺女又看看我,厉声问道。

  这事儿还真不好说。不如实话实说吧,可还没等我开口,北门慧抢着道:“我喜欢他!我约他来的。”

  “喜欢他你跟我说啊,你怎么喝了酒办这么下三滥的事?”

  “我再下三滥也没你下三滥!”

  “你?!”北门大官人又瞪大眼睛问我,“你是不是强迫她了?”

  “我没有。是场误会,都是一场误会。我昨夜喝得太多,七小姐的房子又和十六娘的太像,是我摸错房间了,可我什么也没干,真的什么也没干,我连衣裳都没脱就睡着了。”

  “你瞎扯!床上一个大活人你不知道?你哄三岁小孩啊?”

  “阿爸,是我约他来的,我喜欢他,我要嫁给他!”

  “你……”北门大官人又转身问我,“你说怎么办吧?”

  “我……我在家已经订了婚了。”

  “你又胡扯了不是,你不是说不知父母是谁吗?你自幼跟师父在山上,怎么会订婚呢?”

  “我真订了婚了,是跟我小师妹,我当时没好意思说,是我师父收养的我俩,后来,我小师妹让葫芦贼抓去了。但我一定要等她,我不能做负心的人!”看来我这编瞎话的能力越来越炉火纯青了,不仅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得上凳次,而且还情理交融。

  北门慧道:“我又没要你只娶我一个?等你小师妹找到了,你再娶她也行啊!爹,事情反正你都知道了,你就请媒人给我们说合吧。万一我有了身孕可咋办啊?”

  不知北门慧为什么要这样说?她是不是真以为我把她怎样了?

  “好了,好了!你先出去吧。”北门大官人对我说道,“这事儿还没完,我还得找你好好谈谈,但你一不能逃,二不能乱说,记住了吗?”

  “记住了。”

  我趿拉上鞋就要走,北门大官人又说道:“不行,你这时走别人看到了怎么办?算你小子走运,摊上我这么个好闺女!行了,你先别乱跑,等会儿把自己收拾利索了,找件娘子衣裳穿上,再包上脸,等着花轿来抬你。先抬到我屋里吧。十六娘和其他娘子要问,就说我这两天老做恶梦,你昨晚上给我守了一夜门。记住了没?”

  “记住了。”

  “不管怎样,都不能坏了我北门家的名声。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我赶紧点头。

  “咱俩背着身子,让小慧赶紧把衣服穿上。”

  我和北门大官人就把身子背了过去。

  哇,简直是惊喜的发现,有一面镜子竟能看到北门慧的光身子,当然也没看全,只是一闪而过,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北门大官人毕竟还没老眼昏花,我想他也是看到了。

  北门慧说了声“好了”,北门大官人一甩袖子离去,恶狠狠而又无奈地瞪了我一眼。。

  我背着身子没有动。看着镜子里的北门慧。

  这事儿办得真他娘的糟啊,如今粘上了这么个主,还能跑得了?不过,北门慧关键时候挺身护我,还是很让我感动的。

  “你***鬃儿!刚才你是不是从镜子里都看到了?”

  我正心里念着北门慧的好时,北门慧下了床,穿了鞋,发现这个镜子后又复了她本来的面目努力地骂着我。

  “我没有!”

  北门慧扑哧笑了。

  “笑什么笑?”

  北门慧持铜镜照在我面前,“瞧你这狼狈样!”

  镜中的我的确很狼狈,脸上下巴上都是血,那胡子茬头发茬也长了出来。

  “凤兰!”北门慧喊了一声,一个丫头走了进来。

  “快给他梳洗打扮!”

  风兰看着我的头笑道:“这怎么梳啊?”

  北门慧也笑了,“那就给他洗洗吧。”

  凤兰摆弄了我一会儿,给我穿了花衣裳,包了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裹了脸。

  凤兰又伺候着北门慧梳洗。

  “你算是捡了个大便宜,我这么一朵花就这么轻易地插在了你这牛粪上。”

  “八字还没一撇呢,万一咱俩要八字不合……”

  “闭上你的乌鸦嘴!”北门慧朝我扔过一把梳子,我顺手接住了。

  “都跟我睡一个被窝了,还什么八字不八字?我只信姻缘天定,不信什么烂八字!”北门慧说着回头看了我一眼。

  这要真娶了北门慧,我将来还挺难脱身呢。而且,芙蓉比武招亲,王员外虽赖着没给我们订婚,但这事实已经是事实了,很多人也是知道我和芙蓉是一对的。只是在北门家我隐姓埋名,还不宜漏了自己的实底。

  北门慧有一句没一句地正跟我说话,只听崔成圆在门外喊:“七小姐,请你这位朋友上轿吧!”

  北门慧一使眼色,凤兰便搀着我走了出去,我只好故意扭摆着身子,尽可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