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是常事。(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出征前有壮行酒,打了胜仗有庆功酒,就是平常一个人无趣时喝点酒也算是一种营生。何况我跟这些弟兄处得还不错,这酒是不能不喝的。

  当然了,之所以处得不错也不一定是我人品有多好,人与人相处或许也有一种特殊的气场,这便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能找到自己合适的群这很重要。

  大家你一杯我一杯地说说笑笑着,吵着酒,乱乱哄哄地很有趣。

  没喝几杯,边俊就回来了。

  我指着我身边的一个空位道:“边俊,来,坐这里。”

  边俊哪儿也没看,直接就坐到位子上,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干了,然后扯了个鸡腿就啃了起来。旁若无人。

  边俊能跟大家坐到一起,就说明他还不是太难接触。

  李喜道:“边俊,你来晚了,自罚三杯。”

  边俊没说话,而是把鸡腿放到桌子上站了起来,自己倒着自己喝,一连喝了六杯,然后又坐下接着啃鸡腿。

  冯一巩道:“牛!实在是牛!知道什么是喝酒的了吧?大家都学着点,别让来让去的都不喝。”

  林永康道:“别说别人,大家都喝五杯了,你这还是第二杯。”

  冯一巩道:“别瞎扯了,我跟大家一个进度。”

  林永康道:“得了吧,我一直盯着你呢。”

  我说:“一巩,来,我陪你喝一个。”

  我跟冯一巩干了一杯。

  李宝道:“来来,别让牛……周老弟老敬咱们啊,咱得主动出击才是,争取把周老弟放倒!”

  “省省吧省省吧,我还得早些回去呢,灌醉了我怎么行?”我举杯说道。

  李宝道:“怕啥,不就一晚上吗,你就是不回也没啥,大不了再陪我们睡一晚上大棚。”

  众口一词,“是啊是啊,周哥就放开喝吧。不如再陪我们住一晚上。”

  我给李宝使了个眼色。

  李宝端着酒走到边俊身边:“边兄弟,多有得罪!”

  边俊一饮而尽,说道:“也没什么。那信是写给我亲妹妹的,我家只有我和这个妹子识文断句。你当时那样说,我很生气。这时想想,你也是无意的。”

  李宝道:“也怪我胡言乱语!”

  我说道:“来,你俩再干一个,我相陪。”

  大家正说着笑着喝着,门外有人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喊一声:“周发润,你出来,姑奶奶要跟你见个高低!”

  李宝道:“周老弟,你又惹了哪个小娘们儿了?”

  我们站起来都冲了出去。

  北门慧带着丫头们一字排开。丫头们手执灯笼,北门慧双手执剑。

  北门慧道:“周发润,我才听说你是狗屁的状元,咱俩就比试比试,看你到底有啥本事,要是连我都打不过,不如趁早滚出去,别在这里充大椅巴狼!”

  李宝道:“这位姑娘消消气,我周老弟不知怎么得罪你了?”

  北门慧道:“没你事儿,滚一边儿去!”

  众位英雄都出来围观,一时便热闹起来。

  悟净**师也走了过来,问道:“七小姐,怎么了?”

  “滚开!你们想看热闹我不管,但谁也别想管我的事儿,我只想和周发润比一比,如果他连我都打不过,就滚出北门大院!”

  李喜道:“那他要把你打败了怎么办?你是不是要嫁给他?”

  北门慧道:“大胆奴才,有你说话的份吗?”

  李宝道:“那既然是比,总得公平一些吧,他输了离开你家,那你输了,也得给个说法吧?”

  “是啊是啊!”众人帮腔。(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北门慧道:“那好吧,我输了,我陪他一起喝酒。”

  李喜道:“这不行……”

  我一举手道:“行!就这样!”

  我拔出了李宝身上带的剑。

  北门慧道:“听说你的枪使得不错,为何不使枪?”

  李喜笑道:“哥哥,他喜欢你的长枪,还不快拿出来。”

  众人听出了李喜的话外之音,皆哄笑起来。

  北门慧道:“笑什么笑?他就是用长枪我也不怕!”

  我笑道:“你既用双剑,我岂能用比你长的武器?休得多言,出招吧。”

  月色下,灯笼中,我们三把剑飘来晃去。北门慧一时心切,步步紧逼,招招狠打,越是这样我越不急不躁,加之几杯酒下肚,剑一舞便觉酣畅淋漓,且有多人围观,甚至一些小娘子也来了,我发现,五娘、水晶晶、十六娘、遇荷芳、天然秀皆在人群中。当然,这些人我也是一个个发现的,她们看我的眼神简直就是崇仰了,我越发地来了劲儿。

  没多时,有好事者竟然击鼓助威。

  当然,若是久持不下也不行,我索性冒一次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北门慧打到我的剑时,我竟然脱了手,北门慧目光盯在了我掉的剑上,一时妄自得意,我一猫腰就蹿到了她的身后,双手握住了她的胳膊就夺了她的剑,扛起她来就走……

  “放开我!放开我!混蛋!”她扭着身子,大声喊着。

  我直接将她抱进了棚,放了下来,她的脸羞红,就要跑,众弟兄们轰地进来了,“别说话不算话,既然输了就得陪我哥哥喝酒!”

  “喝,喝就喝!谁怕谁!”北门慧道。

  我们归了位,有人给北门慧倒了酒,那些丫头们也都往里挤。

  北门慧道:“你们在外边等我!”

  北门慧的丫头刚退出去,水晶晶等丫头就又往里钻,北门慧厉声道:“看什么看?”

  水晶晶道:“喝酒还怕看吗?”

  李喜给我和北门慧倒上了酒,我说道:“很荣幸七小姐陪我们喝酒,七小姐剑法超群,实乃巾帼英雄。”

  北门慧道:“什么英雄不英雄?你是在臊我不成?就说,怎么喝吧?”

  “你一杯,我三杯。”

  “此话当真。”

  “当真。”

  “杯太小,拿碗来。大家给我数着。”

  北门慧连喝了三碗。

  看来,我这话说大了。众人皆看向了我,伸着指头道:“九碗!”

  我也来了劲儿,连着就喝了九碗。

  北门慧抄起一个坛子,咕咚咕咚就喝了起来……

  见过小娘子喝酒的,没见过小娘子这么喝酒的,这北门慧也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

  北门慧喝完了把坛子往地上一摔。

  李宝道:“兄弟,看你的了,可不能给咱大老爷们儿掉架子啊!”

  三坛酒摆在了我面前,我拷,这非得把我喝死啊,我再能喝也没这么喝过啊,看来,跟女人可不能较真劲。

  北门慧道:“要喝不了,就喝一坛,省得以后说我捡了你的便宜。”

  我也豁出去了,端坛子就喝了起来,一连喝了三坛……

  再见北门慧也打了晃,丫头们进来了扶住她:“七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走,我们先回,改日再跟这王八蛋比!”

  “你是说比武还是比喝酒?”我的舌头硬了。

  “比,都比,这么多年我还没找到个对手呢。比……”北门慧摇摇晃晃地出去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笑道:“怎么样?小娘们儿不行吧?你们喝着,我去看看她。”

  “哥哥,你没事吧。”李喜扶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我。

  “没事,我是越喝越畅快,等会儿,我接着跟你们喝,你们都别走。”

  我轻飘飘地就走了出去。

  见前面有灯笼闪,我快走几步,喊道:“妹妹,等等我!”

  我追了几步没追上,我就掀起袍子###,这一###,突然就想起和草花初见的情景,心里一时难受起来,就喊着“草花草花”。

  一时很想玩个邪的,见北门家的有棵树很高,我爬了上去,就在树上高声唱了起来:“马上客,回头望,茫茫原上一鸿影。风吹草,草飘摇,风吹草动离人情……”

  等我醒来时我竟然躺在树下,月亮正挂在树稍上。

  我一时想不明白自己刚才究竟上没上树,我又是怎么下的树?若是摔下来的,怎么也得摔个半死吧?也不知是几时了,也不知睡了几长时间,四周都静了下来,静极了,连打更的都看不到。

  “赶紧回去吧。”我站起来就摇摇晃晃往回走。

  可哪是回去的路啊?北门家的院子实在是大,酒后看来更觉恍惚,不知哪儿是哪儿。

  “什么人?”两个家丁打着灯笼过来。

  他们故意用灯笼晃了晃我的眼,“噢,原来是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