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驾!”

  曹泳爬出了小院,北门慧的弟弟把他当马骑,北门慧紧紧跟在她的身后。

  地上有雪有泥,曹泳不管不顾地往前爬着,身上脸上也都是泥。他爬得稍慢一些,北门慧就鞭打他的屁股。

  后边还跟着一群娃娃叽叽喳喳叫着。

  很多人在不同角度看着稀奇。

  曹泳哀求道:“七小姐,能不能让我歇一歇啊?我实在挺不住了。”

  “不行!”

  水晶晶一边喊着一边走了过来,“曹泳,五娘找你半天了,怎么你在这里呢?”

  “我……”

  北门慧道:“让五娘自己来找他!他现在是我弟弟的马,我弟弟说骑够了……”

  北门慧的话还没完,曹泳一下就趴到了地上,北门慧的弟弟摔了下来,“哇”地一声就哭了……

  北门慧扬鞭就打在了曹泳的身上,曹泳满地打滚,嘴里求着饶,“七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住手!”我大喝一声就去夺北门慧手中的鞭子,她退了几步狠狠地就一鞭子打在了我的脸上,疼得我跳了几下……

  我气急败坏地又冲了上去,北门慧又一次躲开,鞭子顺势朝我打了过来,我这次也闪开了。

  我两个就交了手。

  围着看热闹得越来越多,曹泳也站了起来,在边上一个劲儿喊着,“周发润,没你什么事儿,当牛作马我愿意!”

  我想立马擒住北门慧,可一时半会儿也得不了手,见曹泳这样说,我心里更是气,退到一边说到,“你既然想当贱#人,我就成全你,告辞!”

  我扭头便走了,北门慧在我身后喊:“有种你别跑啊!早晚我会教训你的……”

  我回头朝她笑了笑,“好吧,等到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你去大草棚子里找我!”

  “你……”她气得直跺脚。

  崔成圆紧紧跟着我,“实话实说,这事你就不该管,等以后小慧要盯上了你,有你好受的。”

  “实话实说,我才不憷她呢。不管她想怎样我都会奉陪到底。”

  十六娘住的院子很大,她的房子也不同于别人的,是圆顶的,门窗也都是拱形的。

  崔成圆带我进了屋,只见十六娘正在吃着苹果,跟她一起打老西边来的的小丫头蒙着面,正给十六娘削着苹果,一片片喂着十六娘。

  另一个小丫头也蒙着面,一看眼睛就知也是我们中原人。

  崔成圆放慢语速说:“十六娘,你的护卫领来了,他是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状元!”

  十六娘一双大眼睛望着我,点了点头,问捶腿的丫头,“婷婷,周护卫的房子收拾了没有?”

  婷婷道:“都收拾好了。”

  “那你领他去歇息去吧。”

  “是。”

  婷婷带着我出了屋,我和崔成圆随着他没几步就进了我的新房子。

  我的新房子其实跟十六娘是同一所房子,因为这是个圆房子,我等于住在了另一面上。当然我的房子不是太大,但比草房子要好多了。

  屋里还烧着炭火,暖暖的。

  更主要的是床也不错,铺盖也都是新的,我应该很知足了。

  崔成圆捅捅这儿碰碰哪儿,啧啧地说,“状元总是状元,住得可真叫好哇!”

  婷婷说:“小周,以后,最好别乱跑,去哪儿跟十六娘打个招呼,免得她找你找不到。”

  “放心吧,我肯定不乱跑。”

  “还有,谁都有个亲朋好友,你想会朋友,跟十六娘说一声自己出去就行,只是有一样,无论谁都别往这个院子领,记住了没?”

  “记住了。”

  “有什么需要。你找我便是。”

  “嗯,谢谢你帮我收拾房间。”

  崔成圆说:“你们忙着吧,那我就先走了。”

  “谢谢你崔大哥。”

  “不必客气,这是你应得的,相信你会越来越好!实话实说,我看好你!”崔成圆拍了拍我的胸离去。

  “你歇息会儿吧!”婷婷也跑了出去。

  我往床上躺了会儿,觉得好事来得有些突然。

  可又一想,虽说是好事,可怎么尽早地接近水晶晶呢?我也看出来了,那五娘对这十六娘怀有敌意,今后要接近水晶晶可还算麻烦事儿。

  咳,在山寨时总想往外走走,离开山寨了又有些想山寨,尤其想山寨里那些女人们。

  一时无聊,想看两眼书,可翻遍了整个屋子,一个带字的纸都没有。既来北门家当这种下人,就只好按下人的来吧。可这样呆着也没着没落的,这可是刚来,等时长日久,岂不更难熬?

  没一会儿,婷婷又跑了进来,说道:“十六娘说,让你回草棚和你那些弟兄打个招呼。”婷婷说着从袖里取出两锭银子,“这是十六娘赏你的,晚上跟他们一起喝喝酒也行,酒菜也不用你管,我去伙房说一声就行,只是不要回来太晚就行。若要有急事,我会去叫你的。”

  “行,行,替我谢过十六娘,她想得真周到!”

  “你认不认的路,等一会儿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别走错了门?”

  “放心吧,没问题。”

  我回到了大草棚,李宝、李喜、宁泽涛等人皆围了上来,“哥哥,怎么这时才回?北门大官人没把你怎么样吧?”

  “能怎么样?他让我去作十六娘的贴身护卫。”

  “哈哈,那太好了。我相信哥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钻进十六娘的被窝!”李喜笑着说道。

  “咳,怎么竟想这么龌龊的事?我怎么说也是个正人君子啊,不能谁的被窝都钻的。”

  宁泽涛说:“好是好,只是哥哥去了那里,我们想你了怎么办?”

  李宝道:“想他了咱就过去找他!顺便一睹十六娘的风采。”

  我赶紧道:“你可别给我惹麻烦,十六娘说了,不能让我往那院里领人。”

  李宝道:“你这见色忘义的家伙,刚去就这么听打老西边来的小娘们儿的。”

  “吃别人的饭,听人使唤,没办法。”

  李喜道:“天还早,大伙凑些银子,我和泽涛买酒菜来,今晚一醉方休。”

  “不用凑了!”我从袖里取出银子,递给李喜,“酒菜伙房里会管的,你拿着这银子再多买一些好吃的来,万一伙房的再不够。”

  李宝问:“哪来的银子?”

  “十六娘赏的。”

  李宝说:“行啊,刚去就赏你银子,看来你算是碰到了个好主子。我们怎么就没这个福分啊?还挤在这草棚子呢。”

  李喜说:“行了行了,大哥的福分也是咱的福分。我怕酒不够,不如这银子再买些酒吧。”

  我笑道:“银子交给你了,你看着花便是。”

  李喜带着宁泽涛几个便去了。

  这一百号人共挤在七八个大草棚里,这草棚包括我总共是十六个人。大家都无聊着,有的在一起胡吹神侃着,有的一起下着棋。只有边俊一人在一边单手握笔写着家书。

  李宝也是没事找事,凑上前偷看,边俊就停了下来,用手捂着。

  李宝退到了一边,边俊接着写。没写几笔,李宝又凑上前去观看,边俊说道:“闪开!”

  李宝说:“有什么好保密的,是写个哪个相好的?”

  “你再说一遍。”

  李宝退了几步,摆好架势,“是写给哪个相好的啊?”

  李宝故意笑嘻嘻的。

  大家也在一边笑着,觉得也就是个玩笑,没想到边俊竟当了真,毛笔一下就扔了出来,李宝躲得也快,只见那笔屁股直###了墙里。

  好家伙,这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要多大功力才办得到?没等大家回过神来,边俊从炉上提起一壶水就又丢了过来,这一次李宝没反应过来,还好我早盯住了边俊,估计他不会罢休的,我一脚便将那壶踢到了没人的地方。

  我说道:“何必动这么大火?他只不过想看看,一句开玩笑的话,你怎么能大动肝火?”

  其实我故意想激激他,就是动手我也不怕,可边俊没理我,看都不看我,将信撕掉丢进了火里,大踏步走了出去。

  这比打我两拳头还难受,边俊一向对我是不屑。

  “边俊,等会儿回来一起喝酒。”我故作大度地在他身后喊。

  边俊头也不回地离去。

  李宝道:“理他干嘛?我看纯属是有病。”

  “是啊最啊,我一直就觉得他不正常,以后还是少惹他!”一个叫冯一巩的小眼睛说道。

  另一个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