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天还不亮,牛角号一响,我等十好汉便起床集结。[超多好看小说]**师悟净带着我们跑出了北门大院,围着县城跑了一圈,累得半死,回来后洗洗脸便就咸菜喝粥。

  李喜道:“拷,我们怎么也是大英雄不是,就让我们吃这烂玩意?”

  一些人附合着,“是啊,是啊,要知这样,还不如不来呢?”

  边俊一只手端着碗,嘴在碗沿上转着圈喝着粥,我夹了些咸菜丢进他的碗里,他也没抬头也没说话,目光依然是冷冷的。

  “不吃苦中苦,哪能做人上人?周发润也知道,我们当和尚的比这还苦。你们昨晚哪个没睡小娘子?”悟净**师说起话来倒显得和气了许多。

  一个道:“大家都说一说,昨晚整了几次,反正我是整了五次。”

  李喜道:“你肯定每一次都没整透,下得都是毛毛雨。”

  众人大笑。

  吃完饭后,我们便在一旁观看一些同样揭榜的人进行着比试。到了晚上,我们被轰进了一个大草棚子里,十个汉子挤着一条大土炕上。这草棚子到处漏风,冻得我们够呛,我只好和李喜抱成了一团。我们一直挨着冷一直骂着娘。

  虽冷成这样,大家还想着好事,你一句我一句地瞎说着话。

  “***,这么冷的天,要钻进北门那些娘子的被窝里才好。”

  “你想钻哪一个?”

  “我看五娘就不错。”

  “我觉得还是十九娘好。十九娘天生就有一股风尘味。”

  “你算说对了,她以前就是清吟楼的。”

  “你是不是在清吟楼睡过她?”

  “你还真说对了,我还真睡过她。”

  “依我看,哪个都不如打老西边来的那娘们儿好,长得又白又嫩,鼻子又高又挺。找本地娘子不难,难得还是找这远道来的。”

  “别说这远来的了,就随便一个娘子也行啊!我以为天天有娘子睡呢,没想到第二天就让咱断顿了,这不是活坑人吧,刚勾起咱的劲儿,就不给草吃了。”

  “行了行了,都别说了,越说越睡不着了。还是想想怎么取暖吧。”

  “拷,不如找些干柴来,点上火。”

  “你不想活了,要把草棚子点着了怎么办?”

  “***,还真不如把这草棚子一把火点了。北门家那么多房子,干嘛要让我们睡这破棚子。”

  李喜对我说道:“大哥,我觉得这主意真不错,不如明日把这棚子烧了吧?”

  我想了想万一真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惹来麻烦怎么办?只好说道:“你烧了,北门大官人肯定还会给你搭个新棚子,没准还不如这个棚子好。明日,咱不如找些干草来,把棚子补一补,再把这土炕烧热一些。”

  边俊说道:“等到明天,非冻成冰砣子不可,哪个跟我去找些干柴?”

  大伙你推我,我推你都不肯去。边俊也不说话,自己下了炕便穿鞋,李喜道:“边俊,等等我,我跟你去,这群辽人们到时候都别烤火。”

  我说道:“我也去。”

  李喜摁住了我,“哥哥,你别动,我去便是你也去了。”

  一个叫宁泽涛的帅小伙也下炕穿鞋,“我也去。”

  边俊一推门,宁泽涛喊道:“下雪了。”

  李喜道:“***,我说怎么这么冷?”

  我往外边一看,屋顶上皆是一片白。(广告)

  边俊、李喜和宁泽涛冲进了风雪之中。

  等了好些时候,宁泽涛才抱着柴进了屋。

  边俊拎着一些熟菜。

  李喜抱着一大坛子酒。

  李喜道:“***,别看北门家这么大,连干柴都找不到,后来到伙房才偷了些出来。”

  我下炕去点火,点了半天,只冒烟就是不着。呛得大伙直咳嗽,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让接着点的,有的让别点了。边俊往柴上抹了些蜡油,跟我配合了一下才将火引着。这火刚着,大家就感觉有了些暖和气。我们一人没两口便把一坛酒干掉了。

  大家还想偷些酒回来,可动嘴的人多跑腿的人少,只好都蜷进了被窝胡乱说了些话进入了梦乡。我一时也睡不着,竟然想芙蓉了,想我那些娘子了。

  雪下得不厚,但足以把地铺白了,我们都以为今日可能没比试的了,可还有些人进了北门府。让我大吃一惊的是,李宝竟然也混在了人群里。

  我找准机会跟他躲在墙角说着悄悄话。

  “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是董荣让我来的,不放心你,让我跟你也有个照应。”

  “也好。六公子的病情如何?”

  李宝摇摇头,“我也没去打听。”

  这时走过来一个家丁,我故意大声问道:“这位壮士仪表堂堂,敢问尊姓大名?”

  “我叫任华达。”

  “我叫周发润。预祝你能留下来。”

  “我不仅要留下来,还得跟你争争总状元。”

  李宝并不是说大话,这一日他果真战胜了一个叫曹泳的,成了当日的状元。

  日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日,一晃就是十天,北门家集了百多条好汉。我们这百条在编的好汉,请来了画师画了像,一个个镌刻在一面墙上,总称百将图。那些每天十名之外的,特别想留下的也留了下来,也有二十几人,只是并不在编。我们皆穿着黑袍,脸上捂着黑布,那些日子,悟净**师带着我们在县城里行行走走,引来了数人围观,渐渐就有了名号,人称黑衣军。

  我们每人还发了一匹马,练一些马术,这些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些小玩意儿。

  每天我们就是打打杀杀,北门在县城到处都有场子,哪里出了事我们便快速奔去。在实战中我的表现还是不错,屡次受到悟净**师的表扬。

  大比武那天,又下起了雪,雪片很大,飘飘然极美。

  我的仙人掌和仙人枪在雪中更是登峰造极,赢得了声声喝彩,经过数番比试,我又获得总状元,边俊获得探花,那个叫曹泳的竟然超常发挥,打败了李宝、李喜,获得了榜眼。

  那个晚上,五娘果真给我往衣裳上戴了大红花,当时我真想抓住她的玉手,但还是控住了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五娘那眼神,真叫怪,无论她眼睁大睁小,你总感觉她是在有意勾引着你。

  夜宴更是奢华,有些菜我见都没见过。我们百位英雄齐聚一堂,欢声笑语不断。只是我们前三甲坐在了主桌之上。

  遇荷芳、天然秀等艺人悉数登场,吹拉弹唱,应有尽有。

  菜上齐了,酒倒好了,迟迟不见北门大官人。

  五娘便使丫头去叫。又等了些时候,北门大官人走了进来,众人皆看得发呆,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身边的一位美娇娘。当然,陪北门来的不只这一个美娇娘,还有一些数不过来的靓娘子,只是这一个更显得姿容出众。

  “梦岚,你带着这些妹妹们在这桌上吃就行。”北门大官人回头吩咐道。

  “是。”这些小娘子们嘻嘻哈哈地便围上了另一张桌子。

  北门大官人落座,那美娇娘本要挨我坐下,结果北门大官人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那美娇娘便坐了过去,和五娘分坐在北门大官人两边。

  五娘笑道:“你也够偏心眼的,闺女们都带来了,怎么偏偏不带老七?”

  “我怕她又惹事生非,她哪有一个丫头的样?”

  “你就不怕她来搅局?”

  “她敢?”

  “这一个又是你新收的小?我怎么没喝喜酒呢?”五娘酸巴巴地说。

  北门大官人大声道:“什么小不小?她可有名了,说出来吓你们一跳,她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杭州的花魁美娘。”

  “哦。”五娘哦了一声,又问其他娘子,“你们可听说过吗?”

  其他娘子皆摇头。

  五娘道:“看来是我们孤陋寡闻了。”

  北门大官人道:“杭州没有不知道她的。在杭州有两个小娘子不能不知,一个便是花魁美娘,一个便是词坛新秀朱淑贞。”

  “好了,总该进入正题了,别老美娘美娘的没完。”五娘道,“你们说是不是?”

  没人敢应声。

  这时,一个人站了起来道:“大家静一静,有请北门大官人致辞。”

  北门大官人站了起来,“人逢喜事精神爽,将遇良才心里痛快。这些日子虽苦了诸位英雄,但不吃苦又怎么能行?我北门大官人虽乐当天使,但有时也不能不当魔鬼?而且我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