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甜甜的丫头在前,我在后,朝前走着,丫头脚步慢了下来,我撵上几步拉住了她的手,她想挣开又没有挣开。进了一个房间我俩便先亲嘴。

  一边亲嘴我一边和丫头递着话。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朝蓉。”

  “哪里人啊?”

  “我也不知是哪里人,打小我就在北门家,反正也没爹没娘。”

  “那你姓什么呢?”

  “姓秦。”

  “朝蓉,你赶紧领我去炼钢窟和磨刀坑去看看。”

  “平时这种地方我们可不敢去,不过,十九娘都跟我说了,我就豁出来了。”

  秦朝蓉就领着我走在月色里,灯笼也没打。

  进了炼钢窟,秦朝蓉点了一支红烛,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些铁链子。

  秦朝蓉熄了烛,又带我走进了磨刀坑。磨刀坑是个很大的坑,坑底有一块巨大的磨刀石,听说很多人便被砍在这磨刀坑里,走进这里我似乎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秦朝蓉啊地一声便扑进我的怀里,紧紧抱紧了我,“快走吧快走吧!”

  “怎么了?”我一边问着一边击打着火石,点亮了红烛。

  见地上好多血,一些老鼠正在闻着这些血。

  秦朝蓉说:“刚才吓坏我了,有一只从我脚面上蹭过去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硕鼠。”

  看着地上的血,我心生一股凉意:完了完了,白臂猿肯定彻底完蛋了。

  我举着红烛拉着朝蓉就往坑外走。

  没多时,一阵风便把红烛熄灭。

  好在是大月亮地,我和朝蓉便手拉着手出了坑。

  朝蓉一边走一边说:“我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吓死了,真是太可怕了!再也不来了。”

  朝蓉正颠三倒四地说着这几句话,见远处又晃着几盏灯笼过来,朝蓉便拉着我躲到了一个门洞里。

  我和朝蓉偷眼观瞧,见几个红衣刽子手打着灯笼举着刀押着个小丫头走了过来。

  “怎么会是梓玲?怎么办?她可是我的一个好姐妹。”朝蓉小声说道。

  “要不这样,你赶紧回去等我,不要乱动,我去救她。”

  “能行吗?”

  “放心吧。我可是武状元呢!”

  “那你小心一些,你若救了她,我姐俩今后便给你做牛做马。”

  “别说这种话,你赶紧回吧。”

  秦朝蓉悄然离去。

  这时,磨刀坑里传出了磨刀声和丫头的叫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声:“放开我!放开我!还不如一刀砍了我?”

  几个刽子手在对秦朝蓉动手动脚,扒她的衣裳。

  我快步冲过去,夺了一把刀,便砍了一个,另几个朝我砍来,没几下我便把几个结果了,磨刀的要跑,让我飞刀也砍死了他。

  “梓玲,快跟我走!”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今天的武状元,我刚才和朝蓉在一起,是她让我来救你的。”

  梓玲跟着我快步跑回了屋里,朝蓉一见梓玲,与她相拥着哭了起来,边哭边问着话,“怎么了梓玲?”

  “都是那个白臂猿害了我!”

  “你见白臂猿了?”我赶紧问道。

  “正因为见了他才倒霉啊!”

  “我刚刚进屋,家丁就去我屋搜白臂猿。我说我屋能有什么白臂猿?可话还没说完,一个家丁就从我屋里的大梁上看见了白臂猿。结果还是让白臂猿窜房脊的跑了。那些家丁便诬陷我窝藏白臂猿。北门大官人也不问青红皂白,便下令处死我。也多亏碰到了你俩,不然……”梓玲呜呜地哭了起了。

  “好了好了!既能逃出来便好说。”

  “可我又能往哪里逃,说不定还得连累了你们?”

  我说道:“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北门家这么大,先藏藏再说吧,瞅个机会,我把你送出去。太晚了,我们赶紧睡吧。”

  梓玲说:“你两个睡吧,我自己坐一宿便行。”

  朝蓉说:“那怎么行?你不养好精神,怎么想办法逃出去呢?”

  我说:“你两个睡吧,我坐一宿便行!”

  朝蓉说:“那也不行,你不睡好觉,怎么送她出北门家大院呢?听我的,都给我乖乖睡。”

  我们三个便和衣卧在了一张床上,朝蓉和梓玲睡一个被窝,我自己睡一个被窝。灯熄了。她俩个在被筒里说着悄悄话,我其实也睡不着,只是假意眯着眼。

  实在是难熬,我便把手伸进朝蓉的被窝,摸着朝她的背和屁股,虽说还隔着衣裳,但感觉也挺好的。

  我都快迷糊着时,朝蓉转过了身子朝向了我,我悄声问,“梓玲睡着了吗?”

  “应该睡着了。”

  “那过来吧。搂着我睡,把我也哄睡着了。”

  “行了,快睡吧。三个人你还想……”

  “那怕什么啊?反正梓玲睡着了,就当她不在呗。”

  “不行。”

  “有什么不行?”

  “我怕。我还从没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好吧,你过来,我只搂着你,不动你,还不行吗?”

  我好说歹说着劝着朝蓉,朝蓉最后说:“那你必须保证不动我。”

  “我保证。”

  朝蓉钻进了我的背窝,不过却给我一个脊梁骨。

  “你掉过来啊!”我继续请求着。

  “就这样吧。这样搂着也挺好的。”

  我生生把她的身子搬了过来,要去亲嘴。

  “别!有声音。”

  “我尽可能不搞出声音。”

  “我不信。”

  我只好先老实抱着她。

  一边抱着她一边无聊地在她的背上画着圈。画着画着圈,我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你说不动我,你说话不算话。”

  “我就说话不算话了。”我猛烈地去亲她去咬她,暴风骤雨中脱了她的衣,她可能怕弄出更大的声音,只好顺着我肆意妄为,我把自己迅速剥光,轻而易举地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啊地叫了一声……渐渐地她也开始用力,回应着我,或许她从中得到了快乐……

  梓玲翻了个身,朝蓉轻声说:“轻点,把她弄醒了。”

  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钻进了梓玲的被窝,压在了她的身上。

  “你干什么?你疯了!”梓玲推着我。

  我使亲吻着她。她先是反抗,后来也紧紧搂住了我。

  我迅速扒了她的衣,也进入了她的身体,梓玲大叫了一声,朝蓉在一边喘着气……

  梓玲的###实在不小,我在她的身体上快速着###着,没一时便让她声声相连……我又移师朝蓉的被窝,如此反复着。

  “啪”,从房顶上掉下一个什么东西?

  “谁?”我喊了一声。

  朝蓉说:“是不是又是老鼠?”

  “不像。”

  我刚说了句不像便听到了笑声。

  “白臂猿,别装神弄鬼了,快给我下来。”

  “大王,你好厉害,我笑一笑,你都能听得出来。”白臂猿说道。

  在梓玲的被窝里进行着收尾,我让朝蓉点灯。

  朝蓉点着灯时,我已完事大吉,但见梓玲满面羞红。

  白臂猿从梁上跳了下来,到桌子上捡一些果子吃着。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