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

  大红灯笼高高悬。

  北门大官人没有出场。

  只是给我们戴大红花的十九夫人、十八夫人、十六夫人三个娘子和一些丫头招待我们。

  大家都揭了面纱。露了真面。娘子丫头们一个赛一个的好看。

  当我把目光扫向十九夫人时,十九夫人竟然低下了头。等她抬头时,我仔细端详了一番,这才看出她正是我曾弄过的景甜甜。如今做了北门大官人的小,换一身打扮,虽说依然艳丽,却少了些歌舞妓的轻浮之气,越发显得端庄雅致起来。

  席间,自有二十来个歌舞妓唱曲跳舞,热热闹闹一番。

  我因为还念着白臂猿的事,也没太在意唱了些什么,舞了些什么。

  众人乱时,十九夫人景甜甜朝我抛了个媚眼,她便走了出去。

  稍愣一会儿,我假装去吐酒,也跑了出去。

  这是一个月圆之夜。

  景甜甜从茅房出来,我藏到假山后边,等她路过时,我从后边搂住了她,捂住了她的嘴,“别喊,我是牛显!”

  她把我的手使劲移开,转过身面对着我,“你好大的胆子!你就不怕我说出去?”

  “我才不怕呢!”

  “你来干什么?”

  “还说呢?我听人说你给北门大官人做了小,急得我长了满嘴泡,剃掉三千烦恼丝,本来想去出家当和尚,后来看到了北门家贴得红榜,就想趁这机会来见你一面,我要知道你是给探花戴花,我就得第三名了……”

  “我看你不是长了满嘴泡,而是满嘴骗人的话,你那么多娘子,想我做什么?”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来找你来了,跟我上山吧?”

  “你疯了?你以为北门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我们一个小姐妹让北门大官人看上了,可她死活不嫁,结果让北门奸污后活活被勒死了。(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真的?”

  “我哄你干啥?”

  “这么说你也是被迫的?”

  “什么被迫不被迫,反正我也认了,嫁给北门大官人总比在烟花巷要好吧?好了,我该回了。”

  “等一下,吃完饭,你赶紧帮我去打听一个人。”

  “谁?”

  “白臂猿。”

  “白臂猿?是不是胳膊上长着白毛的一个人。”

  “正是。你在哪儿见他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炼钢窟被打了个半死。夜里听说要在磨刀坑砍了他。”

  “你说的这俩地方在哪儿啊?”

  “你这样吧,晚上你们要有一个陪的,你到时候谁也别挑,你只挑我身边的丫头。我会暗地里告诉她让他听你的。”

  “好吧。我只能舍身取义了!”

  “得了吧,我丫头还是个雏,人家要不愿意,你可得要放过人家。”

  “放心吧。”

  远处几个灯笼晃来晃去,越来越近,景甜甜扭身就走,我假意在路旁呕吐着。

  我回头看了看,一个蒙面的娘子和四个丫头走了过来。

  我赶紧使劲呕着。

  “晶晶,你过去看看,是哪个醉汉又喝成这样?”那娘子站定,吩咐着丫头。

  那丫头走过来喊道:“你是哪一个?怎么喝成这样?”

  水晶晶见的声音太有特点了,我一听便知是她声音。

  为了不让他听出我的声音,我故意用腹语道:“我叫周发润,是今天的武状元。”

  “你怎么这样说话?怪怪的!哦!我想起来了,你是牛……”

  !我又假装使劲吐着,尽可能压住了她的声音。

  这时,那蒙面娘子走了过来。

  水晶晶道:“五娘,他说他是今天的武状元。”

  “是吗?晶晶,我是给哪一天的状元戴红花啊?”

  “五娘,你忘了,你是要给总状元戴红花啊!”

  “是吗?我还真没在意。你叫什么名字?”

  水晶晶道:“五娘问你话呢?听不到吗?”

  “我叫周发润。”

  “哈哈,什么周发润,我看不如叫周发糕呢?”

  这五娘一见我就跟我开玩笑。五娘这样一说,逗得丫头们直笑。

  “我说发糕,你喝了多少酒,便醉成这样了?搞不好是那个老西边来的小娘儿们把你灌多了吧?”

  “我也没喝多少酒,可能今天的酒不对劲,也可能分跟谁喝,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看来,你这酒喝得不痛快。”北门五娘吩咐丫头们,“星星,月月,天天,你们三个进去看看,今天的宴会都什么人?都有什么节目。”

  “是。”三个丫头打着灯笼离去。

  “你说你都吐成这样,还捂着面纱干啥?你傻不傻啊?快揭开吧!”

  “五娘让你揭开面纱,没听到吗?”水晶晶催着我。

  我把面纱揭开,望着五娘,我用目光告诉她,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看我,就不兴我看看你?

  “是你?”水晶晶倒大吃一惊。

  “怎么?晶晶,你认识?”五娘问道。

  水晶晶赶紧摇头,“我认错人了!我从水里救过一个傻瓜,不过那人头发很长,胡子也长,而且脸上还有字,我还以为这个人就是哪个人呢。”

  “好俊的小伙!”五娘声音很小,但这句暗自表扬我的话还是让我窃听了。我心里得意,头一次有娘子说我俊呢。

  “走吧,五娘。”水晶晶催着五娘。

  五娘便走开了,没走几步,慢慢转过头,她把面纱往下一拉,在灯笼的映射下,她的面容惊艳迷离,竟让我的心直跳。她留给我一个浅笑,又迅速遮上了面纱。

  突然想起还有要事办,我赶紧大步超越了五娘和水晶晶。

  这时,月月、星星、天天打着灯笼走了出来,跟五娘说着什么。

  我没注意去听直接回到宴席上。

  宴席上鼓乐齐鸣,几个歌舞妓在齐声唱着回文歌,席间也有人跟着唱。

  等闲将度三春景。景春三度将闲等。愁怕更高楼。楼高更怕愁。

  弄花梅已动。动已梅花弄。梅看几年催。催年几看梅。

  我虽贵为当日武状元,但我的出出进进也无人在意,大家的心思都在听歌看舞上。景甜甜以避嫌疑更是不敢看我。

  这时,五娘走了进来,大家都站了起来,只有十六娘没有动。

  五娘一摆手,“都坐吧。”

  **师赶紧给五娘让了个座,自己又加了个座挨我坐下。

  五娘道:“我这时候来,是不是大家不欢迎啊?”

  **师道:“哪里啊?五娘一来,大家的情绪更加高涨,大家说是不是?”

  “是。”

  五娘道:“甭管怎么说,我说得话你们总听得懂吧?”

  “那是那是。”

  这时,老西边的娘子站起来冲大家笑了笑,转身走了,跟她长得差不多的丫头也随她走了。这俩人的鼻梁都挺高的,眉毛都挺浓的,眼睫毛都挺长的,只是丫头略略矮那么一些。

  景甜甜道:“十六娘,这么早就走啊?前三甲还没挑娘子呢?”

  老西边的娘子生硬地说:“你挑来就行,不用管我。”

  可能老西边的娘子想说“你来挑就行,不用我管”,我们这些人说的话她可能还说不太溜,这是我在席间第一次听她说话,觉得还挺有意思。

  只是这老西边的娘子一见五娘来了就离开了。

  五娘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道:“好了,话说不利索的终于走了,大家开开心心地玩吧。”

  一个个给五娘去敬酒。因为我还想着白臂猿的事儿,心里十分地着急,我要自个走了吧,北门家这么大,非转向不可。要不走吧,且不知这夜宴何时才完?

  不能再等了,只能想办法快离开吧。

  我端着酒杯走到了五娘身边,“五娘,我敬你一个,你干杯我随意!”

  众人哄笑。

  五娘也笑了,“敢情老西边的娘子传染你了,话也说不利索了!”

  李喜道:“哥哥,你是不是真喝多了,应该说你干杯五娘随意!”

  ***,若是在我山寨我岂叫她五娘?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五娘!”我碰了一下她的手,她往回一缩,吸了口气,五娘的确是漂亮,真不是虚的,我有些喘粗气了。“五娘,咱们睡觉去吧?”

  我这话一出口,众人都愣磕了。

  五娘更是满脸通红。

  “大胆!”**师道,“别以为你得个状元便忘乎所以,给我拿下,听候发落!”

  众人都想表现一把,便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