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门大官人让我揭开了脸上的面纱。(ianuaang)

  “哈哈,小光蛋锤长得挺有特点的吗?”

  北门大官人的目光没有离开我的脸,又说道:“怎么看着面熟啊?”

  我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瞄好了北门宏,他若认出我来,我必须先把他擒住。

  “你们说是不是很像伏牛寨的那个山大王。”

  一些蒙面家丁纷纷跟着话,“有点像。”“的确像。”“我看就是。”

  “哈哈,是吗?还有这么像的人啊?我倒想见见这个山大王了。”我笑着说道。

  那胖子往前凑了几步,说道:“大官人,他们俩的确有些像,只是那个山大王脸上有个牛字,这个没有。而且这个看起来要年轻一些,那个有些老。”

  “嗯,把脸遮上吧。”北门拍了拍我的肩,“好好干,争取早日立功。”

  “没问题!”我一挺胸,大声说道。

  北门大官人快步离去。

  悟净**师喊道:“开饭!吃完饭歇会儿,听我哨音,哨音一响,接着比试。”

  很快十几个蒙面挑夫挑着大木桶来了,里面是肉包子和汤。

  大家哄抢起来,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李喜一下就把大木桶举过头顶拿到一边,向我招手,“哥哥,快过来”。

  有几个要夺大木桶,李喜哪肯让,踢了抢的人几脚,再无人敢动。

  李喜扔给我两个包子,我用手接住,扯开面纱便大口吃了起来,还别说,北门家的包子比我山寨的包子还好吃一些。

  单臂英雄站在一边冷冷看着哄抢的人。我从木桶里拿了一个包子丢给了他,我以为他不备,肯定接不住的,可他猛地一伸手,包子就掉到了他的手心,单臂英雄也吃了起来……

  我走过去问道:“敢问大英雄尊姓大名?”

  “边俊。”他轻描淡写地说道,看都没看我,自己去木桶里拿包子。

  我追过去问,“哪里人氏?”

  “成都府华阳县。”边俊只顾埋头吃着包子,我等他问我,他却没问我。

  我自讨没趣,我走到李喜的附近。

  李喜包子吃得飞快,一两口就干掉一个,也不知他吃了多少个,又拿起大瓢去舀汤,喝了一瓢汤拍了拍肚皮,又开始吃包了子。

  李喜扔给我了个包子,问道:“哥哥,这包子味道怎么样?”

  “味道好极了。”

  “的确不错,只是没酒没肉,不过瘾。”

  我心说将来若能把李喜、边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拉上山,也不虚此行。看来,往外走走并没坏处,多认识几个朋友也便多条路。

  吃饱喝足,大伙便歇息起来,各种姿势的都有。

  那李喜四仰八叉地往一条大石椅上一躺,没一会儿就呼呼地睡着了。

  我看到不远处一人像白臂猿黄勃启,他老躲着我的样子,我便追了过去,他赶紧把布蒙上了。

  他靠一棵白杨坐着,头埋在膝盖上假意睡觉。

  我问道:“敢问这位壮士尊姓大名。”

  他也不说话,我一想,万一他再把我漏出来那不就前功尽弃了。算了,先不招惹他了。

  哨音一响,众人皆站了起来。

  此时,院里的火已经熄灭,大家脸上已经少了惶恐。

  我把李喜推醒,也站在人群当中。

  悟净**师指着李喜道:“你上午既然捡了一条命,下午你接着比,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本事。”

  李喜伸了伸懒腰道:“我还没睡醒呢,先让别人比行不?”

  “不行。”**师道。

  “那好吧。”李喜又拿了棍,“哪位英雄与洒家比试一番?”

  竟无人应声无人上前。

  **师道:“趁他还没睡醒,还可比一比,等他醒了,你们更不一定比得过。”

  还是没人敢上。

  “非得我点名不可?”**师巡视一圈,手指一汉子道,“你给我上!”

  那汉子没辙,只好拿了一杆枪,跟李喜战在一处。

  李喜晃晃悠悠,真跟没睡醒一样,有时还摇头晃脑,打着张口,那汉子一见李喜这状态,便脸露喜色,一枪连一枪地直向李喜刺去。

  李喜猛地一扬棍,朝汉子头上砸去,我大喊一声,“兄弟,别伤人!”

  李喜把棍一回,那人的枪一下就被打飞了,那汉子知趣地一抱拳,“甘拜下风!”

  汉子退到一边。

  李喜一个个将上来的人打败。

  李喜笑道:“再没人上我可就是第三名了!”

  “休得猖狂!”一个汉子跳了出来。

  这声音听起来耳熟,没错,肯定就是黄勃启,这小子又来这里凑热闹来了。

  黄勃启举起一把刀向李喜杀去。

  在李喜身边蹦来跳去,那李喜竟拿他无招,有时还能蹦上李喜的肩,真是轻如猿猴,折腾得李喜抓耳挠腮,两个战了几十回合不分胜负。

  **师道,“好了,好了,不用再打了。”

  **师指指边俊,又指指白臂猿,“你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个来打。”

  白臂猿便和边俊打在一处。

  没多少回合,边俊用链子锤便将白臂猿的刀卷飞,白臂猿竟然跳在了边俊的锤上,边俊把锤一收,白臂猿又跳在了边俊的头上……

  大伙一喝彩,白臂猿竟忘乎所以,在边俊头上跳了几跳,边俊将锤一扔,单手便抓住了白臂猿,可能用力过猛,白臂猿的衣裳竟被扯破了,胳膊上露出了白色的大长毛……

  “白臂猿!”竟有蒙面汉子叫出了他的名号。

  **师道:“给我把他拿了!”

  扑上几个汉子便把白臂猿给绑了。

  白臂猿嚷道:“为何要绑我?”

  **师道:“你也算是有名号的人,先是水寨的人,又是伏牛寨的人,无论水寨还是伏牛寨,都是我们北门家的死对头,我们北门大官人早有交待,这两个寨的人见一个杀一个,你不是自投罗网又是什么?”

  我拷,这白臂猿这不是倒霉催得吗?这时我怎么救他?

  “哈哈哈……”白臂猿笑道,“我黄勃启今日来揭这红榜便是弃暗投明,没想到北门家也都是些糊涂虫!”

  “大胆!再胡说,我割了你的舌头!”

  “我是水寨的人不假,可那水上嫖什么货色,大家也是知道的,我早就看他不起,后来我投了伏牛寨,以为遇了明主,可那个牛显比水上嫖还混蛋,他睡田师中的老婆,他睡人家的新娘,他还睡北门家的小妾,只要他喜欢的,没有他不睡的。整日无所事事,吃喝玩乐,我早就看不惯他了,我跑下山揭了这榜,就是想找个明主,没想到啊……也罢,任由你们处置吧。”

  “押下去,交给北门大官人!”

  “是!”几个汉子押着白臂猿就走了,白臂猿临走看了我一眼,大步离去。

  **师道:“比武继续,如今是争第一。周发润,你比不比,你如果不比,便给你算个第二,你如果比,还有可能是第一。”

  我说道:“我当然要比。”

  我朝边俊一抱拳,“承让。”

  我拿起芦叶枪挺枪待战。

  边俊炫了炫链子锤,我也炫了炫手中枪,两个人都没急于出招,而是先在观众面前现了一次演。

  “好!好!”喝彩声不断。

  边俊链子锤向我飞来,我一闪而过,挺枪向他刺去,两个人斗得不可开交,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我自己都怀疑我还是我吗,怎么这么大本事了?

  我心说,边俊只有一条胳膊,却跟三头六臂一般,只见他四周全是飞锤,密不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风,我的枪再密却也扎不进去。

  战了好些时候,我的枪轻轻一挑,借他的力竟把他的锤挑飞,那枪直逼他的面门而去,只差一寸我便收了枪……

  “好,好,不错!你要真是我师叔就好了。”悟净**师道。

  大家也齐声喝着彩,有些人竟然围住了我,将我举了起来,抛来抛去,欢呼声四起……将我放下来后,问这问那,跟我套着近乎。

  **师喊道:“大家静一静,前三名站过来。”

  我、边俊、李喜站在了一处向大家挥手。

  “请揭面纱,让大家见见你们的真面目。”**师又喊。

  我们三个一一揭掉面纱。

  “我叫周发润。”

  “边俊。”

  “姓李名喜,字高兴。我叫李高兴。”

  “好,现在接着选后面的七名。”

  为了加快速度,又分了几个组同时比武,我、边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